第26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61节

  第526章 我想离婚,特别想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我有那么厉害吗,我可不敢打死人,我就是打了张欣巴掌。”

  “恩,就拍了几十个,不多。”

  我继续笑,像从前一样,窝在他怀里撒娇。

  这样的轻松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了。

  顿感,时光匆匆,我们竟然都已经这么老了。

  “姐夫,我二十三岁了,还生过孩子,简直无法想象。”

  他点头,亦是无比惆怅,“是啊,我都是老头子了。再等几年,估计会被你嫌弃”

  我摇头,我才不会嫌弃他,只要他不嫌弃我蠢笨就好了。

  “姐夫,我想离婚,特别想。”

  “会的,再等等,时间问题,冯科会离婚的,等一等。”

  他重重的一个吻落在我额头,半晌才松开我,“谢晶晶那边是否是冯科做的还不知道,等查到了就告诉你,不过暂时还是别叫她再多麻烦事,小姑娘经历的事情少,我担心会承受不了。”

  我当年被记者堵在学校门口的时候也得过一段时间的心理疾病,要不是卓风一个月的精心照顾,我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子,现在想来还有点害怕。谢晶晶看着厉害,其实也是一个小姑娘,这样的事儿不能再发生。

  “我知道了。你回来了就不走了吗,事情办理的顺利吗?”

  “很不错的,在外地开了个新项目,顾程峰也加入了。”

  “啊?就是节能汽车的项目?”!

  “恩,猜到了?聪明。”

  所以顾程峰来这里之前就在计划的事情早就被卓风着手办了,看似一切都是顾程峰而起,其实是顾程峰处于被动,冯科那边即便是动手也迟了。

  新项目国内的大力扶持,可因为都在研发阶段,资金什么的银行那边是很难拿到的,前期投入又比较大,自然是各种环节都受限,但是只要谁先拿到一手的资源,开发起来,之后跟着起来的都是小头利润,自然都想抢在头一刀了,就好像杀猪,谁不希望吃到头一口啊,看似复杂,道理其实很简单。

  卓风这边很早之前就在计划,却因为各种事情一再被耽误,之前在欧洲也接触过,到底是没发展起来么现在看来,已经成型了,并且他欠下的钱就是用这个新项目偿还的,足见这里面的利润之大。

  我深吸口气,敬佩卓风的毒到眼光和他对事情的专注以及能力,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他笑着捏我脸,“不急着回去,陪我吃个饭吧。我很想你!”

  我点头,“好。”

  卓风开车,从地下停车场出来,直奔另外一个地下停车场,到了附近陆少的会所,他特意带我去了一个小厨房,亲自做饭给我吃。

  我是真的很久都没有吃过他做的饭菜了,无比想念。

  他刀法快速,一会儿四菜一汤端上来,扯下围裙给我倒酒。

  我接过来闻了一下酒的味道,“姐夫,我喝酒会耽误事的。”

  “没关系,在这里睡一样的,陪我一次。”

  “好吧。”

  酒杯相碰,叮的脆响,“祝我家卓尔越来越漂亮。”

  我呵呵的笑出声来,“姐夫,该说祝我学业有成。”

  “从前经常这么说,你不是不喜欢?”我挑眉。

  “恩,那是时候不是青春期叛逆不懂事吗,你竟然还记得。”

  “记得,你的所有我都记得。第一次见你,带你回来,抓在楼下,种种的事情我都记得。”

  我心口一痛,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他记忆深刻,可我对他呢?

  我喝了口酒,“姐夫,我不记得了呢。”

  “没关系,我记得就行了,你的脑子现在只需要好好学习,还想考研究生吗?你看顾程峰研究生后出来比从前进步不小,现在成熟多了。”

  “顾程峰本就是做生意的料,我总觉得我脑子不够用。”

  “慢慢来,在冯科那也是一种锻炼,不过记住,适可而止,工作重要,学习更重要。”

  饭毕,我醉醺醺的,卓风过来牵我的手,“去楼上找个地方睡吧,一晚上没睡好吧?”

  我有些酒意,笑着点头,“是啊,我想你。”

  有些心里话,不借用喝酒的机会我是不会说出来的,姐夫说这是嘴硬心软,其实我是倔。

  我嘿嘿的冲他笑,他也回头看我笑,拽我往怀里靠,我贴近他胸口。

  他低头看我,吻引上来,很重,呼吸也满是热,“卓尔。”

  “姐夫,我,我还没离婚,我不想叫你难做。”

  “我知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就想抱着你,亲亲你。之前失去你,我以为天塌下来了,你竟然真的跟他结婚了,我想过无数次我们相遇的样子,没想到你挺着肚子出现了。”

  我痴痴的笑,软成了一团靠在他怀里。

  “我是想看看你,孩子的事情不想告诉你的,我不想你担心。”

  “傻瓜,我猜不出来吗,你才结婚多久,就算有了孩子也不会是他的,你不承认,我也知道。傻卓尔,我的傻卓尔。”

  卓风抱我起来,“上楼休息,我陪着你。”

  我点头,搂住他脖子,嗅着也不知道是谁身上的酒气,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酒精上头,我反倒睡不着,窝在他怀里,揪扯他的衣领口,生怕一松开他就跑走了。

  “姐夫,陪着我。”

  “恩,我陪着你,这辈子都不走。再拽就勒死我了,听话,松开,我抱着你睡。”

  我听话的笑着将他的衣服松开,他起身将外面的衣服脱了下来,躺了下来。

  我使劲往他身上贴,紧紧抱住,很是满足,“姐夫,姐夫。”

  “恩,睡吧。”

  渐渐的沉睡,梦到他突然离开,我豁然惊醒,大惊着坐起来,他果真不在。

  我惊慌大叫,“姐夫,姐夫,姐夫……”

  他的脚步声门外传来,推开门,走进来,满脸担忧,“怎么了?”我死死攥住他的手,带着哭腔,“你说不离开我的。”

  卓风眉头皱紧,抱我在怀,“没离开,在外面打电话,不想吵到你。”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需要你。”

  “好,好,好。”

  我渐渐地又睡着了,这一次梦到了他将我抱在怀里,我们从山上下来,我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他用宽大的西装给我遮风挡雨,我们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只有我们两人。

  睁开眼,天都黑了,卓风也在我身边睡着,脱去了外衣,只穿紧绷的内裤。

  他最近有些壮实了,小麦肤色,健康美好,肌肉紧绷,八块腹肌清晰可见。

  我玩心大气,捏捏他的鼻子,扯扯他的头发,最后两指向下,轻抚他的胸口。

  他的手猛然抬起,捏住我的手,我吓了一跳,抽了几次没抽出来。

  他笑着翻身,低头吻我一下,在我耳边吹热气,“调皮。忍不住了怎么办?你负责吗?”

  第527章 我只是负责点火

  我摇头,“不负责,我只是负责点火。”

  卓风笑着,压我在身下,低头眼神灼灼的看着我,跟着就从我上下来了,“快睡吧,明天早上起来我送你回去,周末跟你同学好好玩,冯科这边如何联系你问什么的话就说不知道。”

  我听话的往他身上贴,“知道了姐夫。”

  早上起来,卓风给我做了早饭,吃过饭后我们一起出来,他叫李哥送我,他则自己打车去了另一个方向,坐上车子我才回想起来,他去的可不是公司的方向,而那个方向却是冯科的公司。

  我问李哥到底我姐夫背后都在忙什么,李哥只笑着告诉我,“事情是好事,就是麻烦了点,你要相信他。”

  我一直都相信卓风厉害,可从来不知道到底有多厉害,不过这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姐夫都应对自如,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好起来。

  才回到家,谢晶晶就吵着要出去玩,张川早就离开了,顾程峰还在楼上睡觉,昨天他去了陆少的公司找我,姐夫扑了空,后来回来很早就睡了,我没去打搅,拉着谢晶晶在附近转了转,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出门。

  到了中午顾程峰给我们打电话,问我们回不去不回去,谢晶晶说晚上去图书馆,我们决定吃了午饭就回去。

  才从商场出来,在门口,遇到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在遇到的人,我爸爸。

  他牵着两个男孩子,该是来商场买东西,其中一个男孩子还在哭,另外一个也在闹,吵着要吃冰淇淋。

  我们在门口相遇,是他先看到的我。

  我皱眉没吭声,只打量他。

  对于他,我是打心底里憎恨的,就算他不是我父亲也不该对我当年一个小孩下手,他难道就不知道我还是个孩子,他那么做跟出生有什么分别?

  我越想越是痛恨,恨不得立刻扑上去跟他撕扯,将这辈子的恩怨都扯清楚。

  他冲我呵呵的笑,扯两个孩子的手,“叫姐姐。”!

  两个孩子仰头看,其中一个怯生生的,另外一个指着我大叫,“坏女人。”

  我皱眉,走上前一个巴掌拍过去,熊孩子最讨厌了,真是没礼貌,尽管我也有过孩子,可我孩子绝对不会成为现在这样,有熊孩子就有熊家长,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如何教育自己的传香火的孩子的。

  我真是不懂,男孩子是人,女孩子就不是人了吗?

  真正传香火的不该是女人么?这些个男人还都是女人生的呢。

  重男轻女这种思想什么时候能从社会上剔除?(!≈

  当真是魔教一样的存在。

  那个孩子被我拍了一下没哭,只躲在父亲背后瞪我。

  我冷笑,对父亲说,“熊孩子就是欠揍,你回去好好教育教育,不然长大了他指着骂的人就是你。你不好好教育,到了社会上很多人都会帮你教育的。”

  父亲呵呵的笑,也不生气,问我,“大妞这是在这里逛街吗?我们都很久不见了吧,你过得好吗?”

  他态度倒是好,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如果跟我针锋相对我肯定不会谦让,可他现在这样对我笑呵呵的,我反倒觉得没面子了,收齐脸上的不快说,“恩,最近很好,你来这里做什么?”

  “啊,这不是两个孩子要吃冰淇淋吗,听说这里的好吃,我就带来了,可找打了一圈都没有找到。”

  这里只有两家冰淇淋,之前张欣喜欢,已到了休息日就带我们过来,都很贵,一只就要一百多,这个钱在张欣不算什么,可在我父亲这里看来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两只就是两百多,他一天的收入才多少,为了儿子可真是舍得。

  想从前在乡下,我连红色钞票都没见过,就不要说吃什么冰淇淋了。

  这差距就是不一样。

  我心里不平衡,可也知道我不是他亲生的,这待遇上不同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那个时候家庭也困难,吃不上饭都是常有的事儿。

  我吸口气,指了指里面,“在三楼,是比较便宜的了,上去吧。”

  我拉着谢晶晶要走,父亲却不肯放过我,继续笑呵呵的说,“大妞,别走,爸爸没给你买过呢,给你也买一只吧,我知道这点钱在你看来不算什么,可也是爸爸一点心意不是,你,你别拒绝我。”

  我心情复杂的皱眉,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将他上下打量,从前想养大我叫我生儿子的男人,现在在我面前自称是我的父亲,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他继续说,“当年的事我混蛋,我喝多了,我有些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你别怪我。还有就是,这三个女儿中,你最听话了,爸爸真的错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我养大的不是?你就别恨我了,我知道错了,我不是都坐牢了啊?我以后改好,真的在改好,你看我现在赚钱了,能买的起,真的。”

  他说的无比可怜而又真诚,我有片刻的恍惚,觉得我跟前站着的男人真的就是我的父亲,而当年的林林种种真的就烟消云散了。

  我愣神之际,刚才还在哭鼻子的小男孩子拽我的裤子,“姐姐,我爸爸在道歉了,你原谅他吧。”

  我一怔,心底顿时柔软起来,如果我的孩子没死,那会不会更懂事更可爱?

  我盯着小孩子的眼睛看,眼角还有泪痕,看着就叫人觉得心疼。

  我帮他擦掉泪,他抓我手,“姐姐,姐姐。”

  姐姐?

  是呢,同父异母,还真是他的姐姐。

  我咬着牙齿没吭声。

  父亲又说,“大妞,要是不想进去就在这里等我们,我买回来给你,你长大了,可在爸爸看来还是孩子,呵呵。”

  我心口剧难受,我多渴望我的爸爸从始至终都这么想啊,可我的童年却是他打骂以及嫌弃中长大,即便长大了一些他就开始对我有了别的想法。

  如今,他却口口声声说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女儿,他要弥补。

  如何弥补,我心灵上的创伤如何弥补?

  我摇头,推开了孩子的手,对父亲说,“你走吧,我跟你没关系,我不是你女儿,过去的事情我不会忘记的,你也最好别忘记你曾经做过什么,你对我是伤害一辈子都不会过去的。”

  我清楚地记得当年他捏我胸口的时候的样子,恶狠狠的,恨不得要吃了我,当时我还不懂他口中的为什么这么小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明白,他是嫌弃对我长的太慢,身体不发育,该有的没有,自然不好下手,所以他每次看到我二表姐就会下狠手。

  我恨,这么恨该如何原谅他,无法原谅,永远都不会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