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62节

  第528章 到底怎么想的

  拽着谢晶晶出来,一路上都没说话,谢晶晶看着我一脸的担忧,我勉强对她笑笑。

  她知道这件事对我的打击,自然是不敢多说,我也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童年的记忆是伴随终生的,如何忘记?

  即便是冯科如此对我,我仍旧没有多恨他,长大后的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淡忘的,可童年的记忆却是永远刻进身体里面的,这才会导致多少孩子痛恨自己的父母,才会走向极端。

  那个人,他不是我父亲,永远都不会是。

  到了家里,顾程峰没去上班,做了饭等我们,我没心情吃,谢晶晶倒是吃了不少,端着酒瓶子过来,放我跟前,“卓尔,我陪你。”

  我看一眼,摇头,“晶晶,你胃不好别喝酒了,我也不想喝,我一会儿就好,没事的。”

  顾程峰安慰我,“忘不掉就永远记在心里,有朝一日会还回来的,那种人会有被报复的那一天。”

  我吸口气,“知道,你们别担心,我没事,真的没事。”

  谢晶晶和顾程峰对视一眼,知道我不是没事的样子,可也不知道怎么劝说,就没吭声。

  吃过饭后张川又来了,这一次买了水果过来,都是谢晶晶喜欢次的,他最近的表现叫人觉得改变了不少,可我还是的对他不怎么放心,特意拽着谢晶晶提醒她。

  她笑呵呵的告诉我,“我不喜欢他了,不过他现在的表现就当做是在弥补我,我不会动心的,你放心好了。”

  我对谢晶晶的话将信将疑,可看着她开心,还是没阻拦。

  顾程峰拉我神神秘秘的上楼,坐在房间里面,他也不说话,半晌才问我,“你怎么想的。”

  我不明白,“什么啊?”

  “你跟冯科之间,到底怎么想的?”

  “就是不可能,只是现在离婚还不行,他不同意,证件什么的都在他手里,现在冯科整天见不到人,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卓风说叫我等一等,我不知道在等什么,很迷茫。”

  “卓哥那边肯定在帮你,可我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见不到人,忙的不亦乐乎的,还挺高兴,每次看到他都笑呵呵的,我还以为事情快解决了。”

  我摇头,“不知道,他不跟我说,说我知道多了怕冯科那边发现,我就没多问。”

  顾程峰赞成的点头,“你知道就好,就是瞒不住事的人,不知道也不是坏事。之前给冯科下毒的事情冯科肯定是在记恨我的,这一次动手,也是冲着这件事来的。”

  昂,他不说我都快忘记了,之前我还想给冯科下毒,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来的大胆的想法,估计是真都被逼急了,那个毒药是一种上瘾的药,吃多了会离不开,我当时就想控制他,谁知道他发现那么快。

  “顾程峰,你的公司没事吧?”

  “没事,卓哥那边那关我放心,我就是担心我哥。你知道李思念吧?”

  又是她,坏女人总是有人喜欢有人惦记,顾洛看着挺精明一个人,原来是个爱情傀儡,我有点头疼的问,“别告诉我他们又好了?”

  “差不多,哎,可是李思念开出条件来了,不要张朵的孩子,你说这不是明摆着挑拨离间,叫我哥哥难做吗,我哥可跟冯科不一样,我哥哥爱孩子,自己带,所以公司都不要了,就想照顾好孩子,冯科就是狼,什么孩子不孩子的,谁挡道就砍谁,所以说啊,李思念这招还真是狠毒,我哥哥那边知道自己怎么做,可你也知道,感情吗,能叫人疯狂,他现在想过要放弃孩子,张朵这边却不接受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张朵之前跟张家接触不就是想要孩子的吗?我听张欣亲口对我说的。

  我也有些想不通了,“张朵又不想要孩子了?”

  “恩,奇怪吧?”

  “之前张欣说张朵与张家相认就是想抢走孩子的,这会儿怎么又不要了?她想干嘛?”

  哪有母亲不爱自己孩子的,不过也是,张朵当年还不就是将自己的亲生骨肉送人了,可她也不是多狠心的人,事后还将孩子找了回来,可怎么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她当孩子是什么了?

  “在张朵和冯科看来,孩子就是工具,争抢占有资源的工具,你不要将张朵想的多么的无私。”

  他们是自私的小人。

  顾程峰唠叨突然问我,“你跟卓哥和好了吗?”

  算不上和好吧,我跟卓风之间暧昧不明,只不过僵持着最后一道防线,可心还是在一起的,我只等着离婚的那一刻再不顾一切。

  这件事我没多想,也没时间多想,现在我只想离婚,尽快离婚。

  可顾程峰突然问我,我就有些迷糊了,我跟卓风之间,到底算什么呢?

  “顾程峰,我不知道。”

  “你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对自己负责人一点,谁都有青春的,卓哥年纪不小了,你不知道背后追他的人多少,倒贴都愿意,卓哥就跟出家人一样,谁来都推开,就想着你,卓尔,你这么吊着卓哥也没好处的,你说,要是冯科一直不离开呢?”

  是啊,冯科一直不离婚,那我跟卓风之间算什么啊?

  我深吸口气,心口难受起来。

  顾程峰看我一眼,顿了半晌仍旧继续说,“你想清楚,很多事情不是脑袋一热就可以的,你跟卓哥之间牵扯不断也不是一次两次,可总要有个好办法,从前是卓哥对不起你,现在呢?你又对不起他,你们啊,都不想想以后呢?”

  以后?

  我计划好了以后都,只要离婚就可以有以后的,可是冯科一直不离婚呢,死都离婚呢?

  他是那么的狡诈,冯科就算是死也不离婚可是做出来的。

  我突然有点害怕起来。

  “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可是作为好友和前男友的身份提醒了你了,你好好琢磨琢磨吧,我走了啊,去公司看看,新项目忙的我头痛。”

  我愣愣的点头,目送他离开。

  房间安静下来,我却安静不了了。

  一直守着最后一道防线不想叫卓风那边难做,身份尴尬,可我却忽略了以后。如果冯科一直不离婚呢,他宁愿失去了所有,宁愿自己走投无路,还是要拽着我,我能怎么做?

  打离婚官司在法国是一段很长的漫长战役,如果真的走到最后那一刻,我想我已经累到无法再去拥抱别人了,还如何给卓风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真自私。

  我在吸口气,还是心口痛的厉害,浑身颤抖,坐立不安。

  这会儿,电话响了。

  我好奇的拿过来看一眼,是陌生的号码,我狐疑的接过来,对方呵呵的笑声叫我心情更加糟糕。

  “你有事吗?”

  第529章 这是冤家

  一点不奇怪我父亲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我的号码从未缓过,离开国内去法国后卓风拿着我的电话,号码他一直在用,后来回来,他又给我了我,我父亲有我的电话相信也是当时李思念给的他。

  “大妞,你妈妈病了,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身,你可去看看她,毕竟她是妈妈,你去看看也没什么的,你恨我是应该,可也该想想那个女人生了你,生病了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的。”

  我不想去,非常不想去,这是我第一个想法,一想到那个乱糟糟的家,我就浑身难受。

  父亲又说,“你妈妈生了七个,在家里的有三个,老二是我女儿,被送走了,老三还没找到,你是大女儿,她在别家还生了几个儿子,都是儿子。我知道了生男生女是我的问题,可我当时不是不懂吗,现在我懂了,也就后悔了,你说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咋就那么混蛋呢?不过我现在日子好了,我赚钱了,也有了妻儿,我年纪也大了,我就想着能对你们好点,你不接受我部员你,可你妈妈她都没读过书,没见过世面,她哪里懂那些,她市侩,认钱,没亲情,可到底给你了一条命,你说是不是?”

  就因为她给了我,我就要原谅她的所有错误吗,简直不可理喻。

  我对着电话咆哮,“我不去,不去……”

  楼下的谢晶晶和张川听到我叫喊蹬蹬的跑上来,紧张的看着我。

  我抹掉脸上的泪痕,“我没事,是我爸。”

  谢晶晶不敢相信的问,“打电话纠缠你?太不像话了,他到底想干嘛?”

  我说,“我妈妈病了,要我过去看看,可我不想去,为什么要道德绑架我的事情,我是无辜的。”

  谢晶晶点头,抱住我,“不要去,凭什么他们自己错误要我们来承担,千万别过去,去了就是等于认同了他们当年的错误是应该的,我们多无辜啊,出生没有办法选择,可既然选择了叫我们出生就该给我们一个好榜样,我最痛恨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了,不要去。”

  张川站在门口怯生生不吭声,看着我们,呵呵的一乐,“恩,不去。”

  张川跟大柱子走的近,那边有事情他肯定知道,看他那样子也是想劝说我的,可他没吭声,我也不会发贱的多问。

  不想,爸爸的电话没过多久又打了过来。

  我生气的要摔电话。

  谢晶晶将电话抢走直接关系,安慰我说,“不搭理他就行了,没必要生气。”

  我大口喘息,强迫自己不去多想,当年我生病,大夫没说,可我也知道是抑郁症,好在不严重,不就是因为媒体逼迫喝父亲给我的压力吗才叫我的心理扭曲一心想寻思吗?

  我那段时间如何走出来都已经忘记了,我只想着叫自己尽快结束自己的生命,好在身边有卓风细微照顾。

  现在我是自己,我不能再叫自己陷入困境。

  “晶晶,我们出去走走。”

  憋闷久了我就会胡思乱想,我可不想叫自己崩溃无法收场,生活要继续,一切都要继续,我振作起来。

  谢晶晶拉着我出来,张川也离开了。

  临走前张川拽着谢晶晶说了会儿话,我没注意听,谢晶晶也没跟我说什么,我在没追问,可等我们走了一圈回来,谢晶晶到底是没忍住告诉了我,“张川说你妈妈不是生病,是被二柱子打的,二柱子是个酒包,就喜欢喝酒,一喝酒就打人,他老婆都是被他打跑的,家里剩下俩个孩子没人照看,你妈妈帮忙过去做饭,二柱子就说了孩子两句,你妈妈看不过去训了二柱子,二柱子拿着刀子就砍了你妈妈,现在还在医院,人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说胡话,吵着要见你。”

  我没多么难过,也没觉得多么不舒服,没有任何感受,我对那个女人,没有一丝好感。

  “晶晶,我知道了,回去吧。”

  隔天早上,张川提着早点过来,可我和顾程峰已经做好了早点,他尴尬的看着我们,抓了抓头,“我,我是不是来的有点不对啊?”

  顾程峰呵呵的笑,“没关系,坐吧,我们也是才做好,不知道你要来,都买了什么?”

  顾程峰将东西接过去看一眼,“哦,我去放好,一起吃吧。”

  张川当时家里拆迁,他们家地方大,后面还有两块地,拿了不少的钱,在景区还有一栋别墅,现在租出去了每个月租金都不少,他爷爷,也就是瘸腿老张,因为年纪大,现在卧床不起,他爸爸在外面做工,每个月寄钱回来,他就和弟弟一起照顾爷爷。

  条件是好了不少,若非李思念想利用他,也不会将他弄到学校来,不过张川也不是笨的人,平常看看书,考试还真过得去,除了英语,都还不错。

  跟谢晶晶这件事后,张川变化真的很大,我都有些不认识他了,想起来之前他来学校找我,非要抓我去跟他爷爷生孩子的事情好像发生在上个世纪,可不过转眼才一两年。

  张川年龄其实还很小,才十九,估计是因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他身上可看不出丝毫的孩子样子。

  “我,我吃好了就走。”张川看出来气氛不大对,端着碗一顿猛吃,吃完了抹嘴要走。

  顾程峰知道不好开口说什么,是讪讪的笑,谢晶晶一直在玩手机,估计都没听到。

  我看张川也是心里过意不去的,问谢晶晶,“晶晶,你不是要去学校的吗?”

  谢晶晶看看时间,点头说,“是啊,你不去吗?哦,我忘记了,你要去公司,我也没什么事情,我就是去学校看看书,我读英语成绩一直不是很好。”

  我看一眼张川,他呵呵笑,“我也不会呢。”

  谢晶晶哦了一声,继续玩。

  顾程峰看不过去了,“谢晶晶,你那破游戏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快点吃,我送你们过去?”

  张川知道顾程峰在帮他说话,立刻说,“我送,我送,我顺路,我也要去学校的。”

  谢晶晶这会儿才明白过来,放下电话看看我,看看顾程峰,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张川那边,无奈蹙眉,半晌才说,“张川,我跟出去说。”

  张川放了碗,听话的一点头,起身跟着谢晶晶出去了。

  谢晶晶比张川大了三岁,看起来两个人倒是张川更成熟。

  顾程峰回头看一眼,意味深长的摇头,“这是冤家,一个猛追,一个木讷,难。”

  我笑,“其实不是木讷,是晶晶不想给张川机会,你知道之前张川是因为什么进来的学校,谢晶晶之前特别伤心,这段时间才走出来,张川那边估计是想通了什么,才回头继续追求,可谢晶晶不同意。”

  顾程峰点头,“浪子回头金不换,不过张家啊,不能说家里风气不好,是实在是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的,张川的爷爷当年那么对你,他家里人也好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