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63节

  第530章 你知道为什么

  我我噗嗤一声笑出来。

  顾程峰敲我头顶,啪嗒一声,我吃痛的捂着脸,“疼,别用力打我,下手这么重。”

  “哦,知道痛就对了,要不然你不长记性,当年的事情对你打击多大,你还笑得出来,我要是你啊,现在就将张家人全都赶出去,这辈子都被想在这个地方立足,竟然还允许他接近我朋友,想都不要想。”

  我笑他,“你还说别人,你不是也有大男子主义?谢晶晶是成年了,我要尊重她的想法啊,我给人赶走了,那晶晶怎么想?你做事不走脑子的吗?难怪不照小姑娘喜欢,哎呦,还打我?”

  顾程峰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瞪我,“我是不招小姑娘喜欢,你知道为什么。”

  我……

  我张了张嘴不吭声。

  他却笑,吊儿郎当的抓着一个三明治起身跑走。

  我愣神的坐在桌子前看着桌面上的事物发呆,是啊,我知道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喜欢的是我,自己一直不接触别的女生吗,跟卓风一样。

  哎!

  说别人是冤家的人,其实我们才是,我们都是爱情的傀儡。

  谢晶晶没多一会儿进来,脸色不是很好,提着书包问我,“不走吗?”

  “晶晶?”

  “恩?”

  “没事吧?”!

  “没事啊,人被我赶走了,以后都不回来了,免得烦,小屁孩子跟我转什么,我不担心他耽误我,我还担心我耽误他呢,小孩子一个,走了,我要去图书馆看书,不跟你抢时间上班了,走啊。”

  看谢晶晶没当回事,我才放心下来,跟着顾程峰送她去了学校,交代了一些事情,才安心离开。

  顾程峰将我送到冯科公司楼下,看一眼高耸入云的大厦,蹙眉的问,“大周末的还叫你来,肯定没好事。”

  我回头看一眼,周末人都不在,冯科叫我来看账目,我没多想,这会儿经过顾程峰提醒也觉得有些心没底,不过冯科能对我做什么?谁都睡过了,他要是想强要我,我就跟他拼命,别的事情他也难不住我。

  我提着包上去,在我的办公室门前看到了等在这里的冯科。(!≈

  冯科穿着笔挺的西装,看上去神采奕奕,好像有什么高兴的事情,眼睛都眯在一起。

  我将他打量一番,问,“有喜事?”

  他笑着点头,“算是吧,不过是觉得见到了我的老婆就开心。”

  花言巧语倒是他的强项,可我一点不感兴趣,“别说好听的,说吧,叫我来什么事儿,我可是牺牲了我的周末时间来加班的,你要给我加工资才行。”

  他笑,抓我往他的办公室走,推开门,看到了叫我意外的人,父亲。

  父亲笑呵呵的起身,看着我,瞬间两个小家伙跑向我,吓了我一跳。

  “姐姐,姐姐,这里真大,真高,原来你在这里上班,爸爸带我们过来的时候我们都不相信你是这里的大老板,姐姐,姐姐你今天好漂亮。”

  我使劲皱眉,心中是充满了鄙夷的,孩子们小,做什么说什么肯定都是家长教的,他们之前还对我那么生疏,现在却热情似火,明摆着就是有人故意教唆。

  我回头看看冯科,他一片淡漠,这件事看似跟他没关系,其实关系重大。

  父亲那边站了起来,拽走了两个孩子,嗔怪的说,“别闹,不要缠着姐姐。呵呵,大妞,爸实在是找不到你,可我听说你结婚了就特别高兴,没想到在这里上班,昨天晚上就过来了,因为是周末,都找不到人,我就叫了这里的保安帮我找,你电话关机,保安就帮我联系了我女婿。”

  女婿?

  呸!

  我嫌弃的要吐,后撤半步,看一眼无比危险的冯科,他可不是享受被人称之为女婿的那种人。

  我深吸口气,看一眼父亲,“你先坐着。”拉着冯科出来问。

  冯科笑眯眯的,还有些黏糊,“老婆还是头一次这么热情的拉我手。”

  我没搭理他的无聊,“冯科,说吧,你想怎么样?利用完我朋友,知道用处不大就开始利用他们了吗?还女婿?你不觉得恶心吗?”

  冯科呵呵的笑着,握我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吹,跟着一个吻落上来,低声满脸的暧昧说,“我这只乘龙快婿不好吗?”

  我恶心的甩开他的手,“冯科,你疯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利用他们给我试压,叫我不跟你离婚吗?别痴心妄想了,我这辈子没恨过谁,包括你从前那么对我,可对你也谈不上多么的恨,可我最恨的就是他们,我的父亲和母亲,是我最痛恨的人,你该知道,你现在却把他们百我跟前,这叫我无比恶心,你最好将他们送走,别逼我,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

  “呵呵,老婆不要生气,刚才你也听说了,那是你爸爸自己要来,我可没有做过任何事情,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完全可以利用你家里人对付你啊,哈哈……”

  疯子。

  我使劲推他,转身要走。

  快走几步挡在我跟前,依旧挂着笑容,“别走啊,为什么不相信我?你我之前最后一点信任都没有了吗?卓尔,你也不要逼我,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不过现在我还没小人到利用他们,你觉得他们值得我利用吗?”

  我没吭声,值不值得都会被利用,他们是我这辈子的软肋。

  “冯科,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对你都不会有感情,如果你觉得针对我叫高兴,你尽管对我下狠手,我不会害怕。”

  八年来的所有事情足以叫我练就一身刚强之躯,想要打倒我,还早着呢。

  冯科不生气,反倒是满脸满足的冲我微笑,沉默了半晌才说,“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是我老婆,我心疼还来不及,我这就叫人送走他们,你满意了?”

  “哼,最好是这个结果。”

  冯科笑着转身,对着外面的保安招了招手,就有几个人冲了进来,三两下驾着我父亲离开,两个孩子还在大哭大闹,其中一个尖叫着骂我是狐狸精。

  我微微皱眉,不敢想象一个小孩子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并且不止一次,足见背后那个所谓的父亲都教了一些什么东西给他们。

  一大两小被送走,偌大的办公室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冯科拉我去了财务室。

  第531章 徐娇娇抢不到就抢卓尔

  财务室有七个财务和一个会计主管,现在都在,看到我们进来,起身问好,继续低头看账目。

  冯科指着一堆账本对我说,“你今天的任务,别说我给你找乱子,我叫你来真的是想看账目,坐吧。”

  我没打算再闹,坐下来整理了一下桌面,开始看账本。

  冯科没走,端来了合约,也坐在我身边。

  工作确实比上学要累,才一个上午,我就腰酸背痛,正扭着脖子打算休息,冯科伸手帮我捏脖子,“累了吗?去我办公室睡一觉吧,我一会儿叫你吃午饭。”

  我看看时间,十一点半了,还真该休息休息,不然脑子不清楚,我才起身,冯科也跟着我一起站起来,我打量他,“你也去?”

  他笑眯眯的点头,凑过来,不顾周围人的目光,“我陪着老婆有错?”

  我浑身一僵,又坐了下来,“那你去吧,我还想再看看。”

  冯科也不恼,也跟着我一起坐下来一同看。

  时间到了就一起吃了午饭,午饭吃过,我有些脑子不清楚,想睡觉,又碍于环境不适合,看着书本眼睛都在打架。

  正想闭眼趴在桌子上睡,冯科起身弯腰问我,“困了吧?”

  我迷迷糊糊的恩了一声,他拽我起来,“听话,去午睡。”

  我实在撑不住了,跟着他一起出来。

  “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你走吧。”

  冯科嗯了一声,果真转身,离开了。

  我还有些诧异,回头追着看,一个女人的手从叫门口的拐角处,正抓着门把手,而那个女人的手我最是熟悉了,李思念。

  我立马来了精神,脱了高跟鞋追了过去。

  却还是迟了一步,房门关了,冯科出去,厚重的房门摆动两下,我听到李思念说话,“人送走了?”

  冯科没吭声。

  李思念继续说,“你就那么心疼那个女人?她可是卓风的女人。呵呵,现在得不到了反倒心疼起来了?别告诉我你真的爱她。”

  我莫名的紧张起来。

  冯科却笑笑,“你想做什么?”

  李思念却道,“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顺便通知你,我做事不要插手,你该知道我的习惯,见人杀人,见佛砍佛,你要是挡了我的路,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冯科也笑,“看来卓风对你的打击还不够厉害,这么快翻身了?”

  “那倒是未必,卓风对我还是有感情的,不然你以为他什么每次对付我都手下留情?啧啧,男人啊,就是贱,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们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各种誓言,不喜欢了就一脚踢开,回头继续对老情人左好右好,真是不懂,那个卓尔就那么厉害?卓风喜欢了八年还没够,玩了我又甩了我,还是要那个卓尔。你也是,你冯科什么女人得不到啊,非要一个卓尔?就那么喜欢跟卓风抢女人?徐娇娇抢不到就抢卓尔,好玩吗?”

  冯科没有说话,门外面安静了起来。

  我却能够听到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跳声。如果李思念说的都是真的,她跟卓风之间……

  我不敢相信,不能相信。

  我以为我在乎的知识卓风的人,其实我在乎的也是身体。

  我的身体出卖了我自己,难道卓风早就在我之前出卖了肉体?

  我慌乱的摇头,泪水流出来。俩个人还说了什么,我完全听不到了。

  慌乱之中,我抹掉脸上的泪,蹑手蹑脚的离开,推门进了办公室,直接锁了门,心口剧烈的疼痛着。

  这会儿,卓风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慌乱的险些丢了电话,接过来声音都在抖。

  “姐,姐夫。”

  “怎么了,冯科欺负你了?”卓风着急的问。

  我说,“没有,就是,刚才在睡觉,做了个噩梦,我没事。”我吸口气,慢慢镇定下来。心中也在安慰自己。我不是也跟冯科在一起过吗,为什么我要单方面的叫卓风守身如玉,他当初还跟李思念假结婚了呢,这些都是迫不得已,我相信卓风不是真心所愿。

  “没事就好,我是想提醒你,李思念回来了,还没查到她的行踪,你小心一些。”

  “不用查了,就在这里。”

  “什么?”卓风很是惊讶,我也惊讶,他竟然对李思念的行踪一点不知道。

  我问他,“姐夫,你不是一直在找她吗,一直都没找到吗?之前她破产,离开后一点消息都没有,那总要有踪迹的吧。”

  卓风恩了一声,很是无奈,“当时事情多,没顾忌到,我这边也是担心你,没有想那么多,她现在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我叫人盯着,你小心就是了。”

  我愣愣的点头,“知道了,放心吧,我没事。”

  那么,我是真的没事吗?

  挂断电话,我愣神的看着电话上“老公”的名字,直到电话自动黑屏上了锁,我才将目光收回来。

  说心里不在乎是不可能的,我在乎卓风,就肯定在乎他的一切,他的身体和他的心。

  所以,反过来想呢?

  是啊,卓风也会在乎我啊,我跟冯科之间不也有过关系吗?那这件事在卓风看来是否也跟我一样在意?

  如此想,我的心就平衡了,也同样为卓风心疼,他在知道我被冯科强要后该是多心痛?

  我发了信息给卓风,“姐夫,我想你了。”

  他那边很快回复我,“同想,继续睡吧,我晚上去接你。”

  我笑着删除信息和通讯记录,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午觉。

  醒不过来不是冯科叫我,而是被外面的争吵给吵醒的。

  我爸爸又来了。

  阴魂不散,足够形容我父亲了。

  第一次相遇,说了我母亲事儿,第二次主动来找,我就点怀疑他的目的,第三次又来闹,我彻底的明白了他的意图。

  他这是来敲诈勒索,要钱来了。

  好在我没相信他之前的鬼话,什么女儿父亲,什么亲情家人,都是胡说八道,他接近我,主动对我好,来求和,说好话,目的只有一个,钱。

  他大哭着跪在地上的样子实在难看,拉着孩子博取同情,吃像更加难看。

  所以,这一次站在他跟前,我居高临下的时候是真的一点同情都没有。

  “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将从前的事情全都说出来,我是受害者,你是施暴者,该受到惩罚的是你不是我。想要钱没有,不光拿不到钱,你还会继续吃官司,至于你身边的两个‘香火’跟我毫无关系,你要么滚,要么就等着吃官司,自己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