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64节

  第532章 我给你十分钟,立刻走

  父亲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半晌才说,“大妞,你就这么狠心看着爸爸受苦受难吗?你妈妈那边我是指望不上了,我其实不想找你的,可我的女儿就你们三个,我只知道你钱多啊,你说你那么多钱给我点算什么呢,是不是?女儿,求你了,给我点吧,我这边还有两个儿子要养,真是没办法了才来找你,你妈妈也病了,住医院也需要医药费,我个大男人也不能指望女人不是?”

  简直放屁,狗屁不通的逻辑,我的钱多就可以随便撒出去了,我的钱赚来的就容易了?我牺牲了八年的青春换来的钱也不是我的钱,那都是卓风的钱,即便是,我也不会给他。为什么给他,他是谁?是害了我整个童年的畜生。即便是我父亲,可不代表他就可以在我的身上不断的吸血。

  我真想现在就踢死他,为什么这种人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我冷眼看着他,一点同情都没有,看着他哭泣祈求我会更加痛恨他。

  “我给你十分钟,立刻走。”

  我仍保持最后的理智,面对畜生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坚持。

  冯科坐在角落不吭声,他端着面无表情脸是在看热闹,这一切背后的推手就是李思念,冯科不帮忙不阻拦,他只想坐收渔翁之利,看着我受委屈,知道这里卓风进不来,卓风的人也进不来,就没有办法帮我解决这件事,所以我该哭着求着他帮我,向他低头,叫我依赖他。

  真是太天真了。

  我卓尔,再如何软弱,也不是从前那个只知道寻找港湾庇护不知道反抗的傻子。

  我看一眼冯科,继续打量跪在地上的父亲。

  “你走还是不走?不走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抓你。”

  父亲浑身颤了一下,他最是害怕的就是自己再进局子。

  他慌张的垂头看着地面,愣神很久才说,“我,我,女儿,给我一百快也行,爸爸不来了,真的不来了。”

  我冷笑,“一百?一分都没有,不走我就打电话了,你走还是不走。”我拿着电话,看着他。

  他满脸的慌张,起身,看一眼同样跪在地上的两个孩子,半晌才说,“我走,可我没有能力抚养他们,我,你好歹是他们姐姐。”!

  什么?

  我大惊,他简直无耻到一定境界。

  两个孩子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汤,听到他这么说直接扑向我,抓我的双腿,大哭着叫我姐姐。

  我皱眉,这样的孩子我真的同情不起来,如果是我的孩子,我宁愿到处捡垃圾要饭也不会叫我的孩子饿着,更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看一眼冯科,他仍旧不动容。(!≈

  好啊,他还想继续看热闹,那我就给他一个看热闹的机会。

  我起身,扯开两个孩子,低头看着父亲。

  “可以,如果你的好女婿同意了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父亲大喜,看看我,又看看我身后坐着的冯科,想问冯科的意见,却又有些胆怯,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僵持中,我给冯科投过去一个好笑的表情。

  安静了一会儿,冯科起身,“好吧,我喜欢孩子。”

  我笑,身后的父亲也笑,跪在地上咚咚的磕头。

  我对父亲说,“答应你的可是他,不是我,所以以后要孩子就找他不要找我。首先,孩子是不是我弟弟都还不知道,我没有权利和义务去抚养他。再有,你的孩子你自己不管这是遗弃,我有权利去告你的。最后我还是要提醒你,孩子是被他带走的,我可没同意。你可以走了。”

  也就是说,冯科要带走孩子,那就归他,我可不会插手,就算孩子是我的弟弟,如何证明?我可不是眼前这个所谓的父亲的女儿。被陌生人带走孩子,出了什么事请的话,他这个父亲要负主要责任的。

  父亲一怔,摸了把脸上的汗珠子,眼珠子瞪的老大。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在说些什么。

  他不会轻易将他最在乎的‘香火’留在这里,这是他的宝贝,一辈子都想要的儿子,比他自己的命都重要。

  我冷笑看着他。他正在迟疑,在犹豫。

  孩子似乎也看出来不对,哇的一声哭出来,哭声震天,再一次闹的整个办公室不得安静。

  良久,父亲起身,拉着孩子走了。

  房门咚咚山响,冯科走到我身边,低头打量我。

  我也仰头看着他,“冯科,你喜欢孩子?”

  冯科笑,“是,喜欢。”

  “喜欢孩子为何不抚养你自己的孩子?还要弄死我的孩子?”

  他脸上笑容渐渐隐去,没有吭声,只捏我的下巴,很用力。

  我痛的直皱眉,却没躲。

  他笑笑,“卓尔,你越来越有趣了。”

  “是呢,你也是。我们夫妻真是好,这样才叫生活多姿多彩啊。”

  “哈哈,我喜欢,我喜欢,哈哈哈……”

  冯科大笑着离开,我却松了口气,顿感浑身疲惫,跟这个疯子在一起,我都要时刻保持警惕,刚才若非我头脑清醒,说不准就被他卖了,自己还不知。

  冯科的纵容只会叫李思念变本加厉,我父亲回去了不代表不会再来,所以,我要先下手为强。

  从公司出来已经天黑,卓风的车子在街角的对面,我跳上去,他的手就伸过来抱住了我。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周围,冯科早就离开,可不代表他的人不会在附近。

  卓风轻笑,亲吻我说,“放心,他的人都走了,在忙他的事情。”

  我猜测,卓风离开的这段时间,没少给冯科制造麻烦。

  他问我,“怎么样,你父亲走了?”

  “恩,走了,不过肯定还会再来。”

  卓风皱眉,微微垂眸,想了一会儿才说,“我叫人去处理。”

  我不想叫他太累,冯科这边已经不好对付,并且李思念又回来了。我们分工合作,他继续对付冯科和张博远,我来对付李思念。

  卓风哈哈大笑,轻轻揉我头顶,“长大就长本事了,好,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给你几个人用。”我高兴的点头应了。

  一起吃饭回来,卓风还不想放我走,说是去陆少的公司,等一等送我回去,我跟着过去,开了门就看到了没精打采的陆少。

  “陆哥?”

  “恩。”

  “陆哥怎么了,还是没找到开心姐姐吗?”

  “没。”

  卓风对我眨眼,示意我别多问,我也没多说,想了想岔开话题说,“陆哥,我学会谈合约了,你教我的那种办法特别好用,我能将价格压低,对方还无话可说。”

  陆少愣了一瞬,皱眉想,跟着一点头,“不错,有进步。”

  看陆少兴致不是很高,我也没再多说什么,不想打搅他,就暂时不吭声了。

  卓风有事被叫了出去,房间里面就只剩下我跟陆少两人。

  过了一会儿,陆少突然说,“卓尔,你知道之前卓风跟李思念假结婚的事情吧?”

  我心里难受的跳了一下,没敢直接问,生怕他就说了我接受不了的东西。

  陆少看看我,哼了一鼻子,“没出息,这就难过了?我要是告诉你两个人睡了,并且前不久还睡过一次,你岂不是更难过?”

  第533章 保护

  陆哥跟卓风是兄弟,可他往往是偏向于我说话的,他总说,女孩子,不容易,尤其我在他看来还是孤儿一样的存在,家里人不爱,在卓风这里不能受一点委屈。

  当初我做卓风的“小三”,陆少提醒过我无初次,也是他一口答应帮我办理了出国的手续,背后不知道跟卓风吵了多少次。

  他才初衷是希望我好过,所以从来不会隐瞒卓风的任何事情。

  卓风前不久还跟李思念睡了?

  我垂眸,说实话,我很难过,心口像是被你狠狠的砸了一下,痛的我浑身难受。

  陆少又说,“难过就对了,所以说你在冯科那里别想着守身如玉什么的,上次床也不少什么,卓风是不会在乎的,我是担心你把冯科逼急了,对你没好处。孩子的事情我听说了,这里面冯科肯定动了手脚,你身体那么差他都想动你,现在你身体恢复了却学会尊重你了?我看冯科是在憋坏,没准就想整次大的,我提醒过卓风,就算你跟冯科没离开,也被接触,卓风不听,还说这是保护你,呸,保护个屁,看着自己女人整天被一匹狼盯着自己能舒服?卓风背后做的是生意上的事情,可远水解不了救火,能打击的了冯科,却不代表可以叫冯科放弃对你的想法,别怪我没提醒你。”

  陆少的提醒句句都像针,狠狠的戳在我心口,惊的我浑身难受。

  我垂头看着地面,半晌都没有任何回应。

  陆少的意思是要我别那么矜持,既然我选择了对冯科左右逢源,那就别抬高自己的身价,不然冯科可是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

  可是卓风却觉得冯科不会做什么,只要我顺从,冯科这边就会对我另眼相待,这是一种保护。

  其实俩个人的做法和担心都没错。

  可我现在难过得不是这个,是卓风前不久跟李思念睡过。

  来之前我还问卓风是否不知道李思念的消息,他说没顾得上,上次李思念出事到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陆少说的前不久是多久?

  “陆哥,你说的前不久卓风跟李思念之间……的事情是多久?”

  “啊,几天前吧。”

  我心口剧痛,雷劈一样,脑袋都在嗡嗡的响,浑身不自主的颤抖。

  陆少把玩着打火机,继续说,“我在外地,可不代表什么事都不知道,我当时就想提醒你,可发现都迟了,你当时应该在学校,李思念过来有一段时间了,不然你以为你妈妈出事是怎么回事?二柱子打了你妈妈,是因为二柱子听说了你妈妈手里有钱却不拿出来,全都给大柱子花了。人啊,就是贪念太大,大柱子当初被你打坏了,李思念背地里没少想办法,就是想破坏你妈妈这边的团结,这条线索隐藏的可够深的,李思念真不愧坏的流水的卑鄙小人,厉害,我都没想到,她能做的出来。说来也怪,卓风都知道这件事,却不提前提防,不觉得奇怪吗?再有,卓尔,卓风很多事情都瞒着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最好还是主动问清楚,他跟李思念之间到底如何,我总觉得卓风有些不太对。”

  这次卓风回来的确跟从前不一样,虽然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可瞧着卓风就叫我觉得有些陌生的。

  陆少的话惊得我直抽气,如果卓风想做什么,那太容易了,我对他可是无比的相信的。

  “陆哥,你说卓风能害我吗?”

  陆少没说话,是将打火机打开又关闭,啪啪直响,房间里面回荡着我们沉闷的呼吸。

  他该是有口难言,有苦难说,心里明镜,却不能说出口的吧。

  卓风和陆少之间,是否也有些事情发生?

  我打量陆少的脸色,他皱着眉头,嘴里面叼着香烟,一脸的不高兴。

  我没追问什么,只继续琢磨这件事。

  卓风竟然全都知道,知道二柱子打了我妈妈,是,他没有必要告诉我,因为我说过跟我妈妈之间再没任何联系。可李思念呢?她早就回来了,为什么卓风说不知道,两个人还……

  我使劲晃了晃了脑袋,有些心烦气躁的在房间里面走,来回踱步,如何都叫自己都安静不下来。

  我不能这么激动的,暂时不想跟卓风对峙,我想自己去查,所以我要镇定。

  可我镇定不了。

  “陆哥,我,我先回去了,卓风回来后你就跟他说我不舒服先回去了,别说为什么,还有你这边……还是暂时什么都别提,行吗?”

  陆少点头,点燃了香烟,半晌才对我说,“卓尔,陆哥不是想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哥哥我就是看不过去,卓风这不是摆明了耍你吗,是,你们现在关系啊特殊,可他卓风还背后跟李思念搅合在一起,我实在看不过去,你自己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事儿,别怪哥哥没提醒你,凡是别太相信人,还有我也是,我说了你是否都相信,自己斟酌,走吧。”

  陆少可很少说这么有道理的话,所得我头昏脑涨,我现在脑子不清楚,做不了任何决定,只能暂时先离开。

  从这里出来,我是从后门走的,打了计程车,直奔我的住处。

  谢晶晶已经回来了,顾程峰也在,两个人在打牌,看样子还挺开心,看到我进来纷纷看向我,谢晶晶扔了手里的牌,向我走过来,问我,“卓尔,吃饭了吗,你脸色怎么差,是不是累着了?”

  我摇头,“没事,晚上走夜路太害怕了,我吃过了,你们吃了吗?”

  顾程峰知道我胆子大小,我可是不会怕黑的。

  他不相信的走过来看我,“真的怕黑?”

  我勉强笑笑,点头,“是啊,黑怕。”

  “真没事?”

  “真没事,你们玩什么呢?”

  谢晶晶来了兴致,拉着我过去,说了一遍规则,我也加入了进去,可我心不在焉,输的一塌糊涂,时间差不多了我要上楼睡觉,顾程峰跟在我身后。

  “卓尔,别拿我外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顾程峰可以为我做任何事,可我不想拉他下水,这个事情我要自己查。

  “顾程峰,我最近的确有事,但是我只能自己解决,你在这边认识的人多吗?可靠一点,我需要用人。”

  “哦,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明天给你联系方式,我晚上联系联系。”说完,顾程峰继续疑惑的打量我,看我的浑身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