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67节

  第538章 试探

  “卓风,我没有你那么聪明,我也不会耍手段,我只是耿直的想要自己的安静,这些跟你的需求不发生冲突,你可以瞒着我做任何事,可不能伤害无辜的人,是,是我不对,我不该背后差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将人给我,信吗?那个人是无辜的,他不收我的钱,也不会出卖我,他只是一个热心肠朋友,并且他给我的这些还没有查完,你直接将人带走,这叫我怎么想?”

  卓风深吸口气,再看一眼电话,问我,“卓尔,你不信任我,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信任我?”

  我不知道,我信任他有什么用处吗,他背后做什么我都不知道,出卖我还是报复我,还是说因为我嫁给了冯科他在折磨我?我都不知道。

  我只想要所有人都平安,我以为我反抗,我自己做些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对得起所有人,现在看来我太高估了我自己。

  “卓风,求你了,别折磨我了,好吗?”

  我从未像今天这样无助过。

  当初安妮出事,我已经被扒掉了一层皮,最后看着李阳出事,我还是无能为力,现如今还看着无辜的人出事,我不知道我会怎么做?

  我无助的看着他,“卓风,求你了,别折磨我,把人交出来,成吗?”

  我真想给他跪下,如果有用的话。

  卓风豁然起身,扯着我的手往外面走,李哥跟着冲上来,紧张的看着我们。

  “卓风,去哪里?”

  “开车。”

  李哥犹豫,“可是人还没……”

  我慌张起来,抓李哥的手,“人怎么样,啊?李哥你知道是不是,人怎么样?”

  “这,卓尔,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我亲眼所见,事情已经如此,那照片是真的,视频可以作假,可事情和时间以及对方发给我的一些结婚登记的记录都是真的,还有什么是不对的?

  卓风也不吭声,抓我的手很用力,一直重下了楼,李哥追上来,无奈的回头看我们一眼,这才踩下油门,一脚下去,车子飞了出去。

  到了郊区,周围房子荒凉没人烟,到处草木丛生。

  卓风一直紧闭着眼睛闭目养神,我则无比慌乱,看着外面的一切,等车子停下来,我看到一座就要倒塌的危房里面走动的人影,吓了一跳,要推门下车。

  车门却上了锁。(!≈

  卓风在身后问我,“卓尔,告诉我,别人都跟你说了什么?值得你这样怀疑我。”

  我茫然回头,值得怀疑?现在不是已经事实摆在眼前了吗?

  “卓风,你……”

  “照片是真的,我跟冯科的姐姐假结婚,自然是没有结婚照的,当初我跟你解释过,都是假的,你为什么还是不相信?至于给你发的那些视频和截图,你有看过吗,我的脸是否出现在视频里面,时间地点都对吗?其中最后一个视频的时间是前天,当时我跟你在哪里?在陆少的会所,你喝醉了躺在我身边,好,这一点你无法确定,你为什么不亲自去调查。”

  我愣了一瞬,可我刚才也说我还没查清楚,对方的人就出事了,我没想下结论人就不见了。

  现在带我来的地方不是来找人的吗?

  我回头看外面,问他,“那这是什么?”

  “是冯科的人,我们都知道了,只是没动手,冯科还没想怎么样,人抓来了也是暂时关起来,只要人没事,就不能打草惊蛇,背后我们也在查。”李哥着急的解释说。

  可说不通啊,既然卓风都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不告诉我呢,还叫我胡乱猜测,任由我对他产生怀疑,他这么做目的是什么啊,有什么好处?

  “卓风,你,你在试探我?”

  卓风没说。

  他就是在试探我。

  我哑口无言。

  感情是禁不住试探的。

  我们之间,到底是有问题的。

  “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可有些事情不是我想怀疑的。”

  至少陆少的话我该相信吧,可我已经不想也没有力气去追问了,他竟然在利用这件事在试探我,试探我对他的感情?

  真可笑。

  感情是不能用来试探的,我就从未试探过他,即便不相信,我也会自己去查,自己去分辨,我从来不会卑鄙到去试探。

  “送我回去吧。”

  我无力的说。

  卓风一点头,车子开动,一会儿到了陆少的公司。

  我没跟卓风说一句话,开车门要走,卓风一把将我拽住。

  我愣住,茫然回头。

  他伸手擦我的脸。

  我竟然满脸的泪。

  他心痛的皱眉,拽我往他怀里塞,抱住我,深吸口气,“我从未想过要试探你,只不过……”

  他顿住才说,“我以为你不爱我了。并且这件事是李思念铺的路,我想顺手推舟看看她想做什么,却算错了冯科这边会动手脚。顾程峰的人太大意了,背后一动手就被发现,我还没发现,人就不见了,等我去找,人已经被带走。李思念来找我,跟我做交易,如果交出人来,她要挟我跟你分开。我还没说话,你就进来了。冯科那边有人看着,我不好下手,一旦交手,冯科会放开全部股份,你的公司就会出事,他利用你,要挟我,那在一个陌生人和你之前做选择,我固然会选择你。可我知道,你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叫别人受伤害,所以我还在观察。我算准了每一步,唯独没算准,你会如此怀疑我。”

  不是怀疑,是不信任。

  我为什么会如此坚定的不相信他。

  想到陆少的话。

  啊,陆少。

  如果这番话是别人对我说,我肯定会相信,甚至都没有分辨这里面到底是否不对。

  我抬头看着风,追问,“所以,你还是在试探我。”

  他被气笑了,“试探你做什么?你还用试探吗?任何事情都挂在脸上,看你眼睛就知道,昨天晚上你走后我就叫人去查了,迟了一步,才迟了一步就多生出这么多事。你是个直肠子,脑子没那些害人的想法,自然是想不到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可这样的你太容易被人利用。”

  被谁?陆少?

  我大惊。

  他皱眉,“想到了什么?”

  我没说,就算是打死我都不相信陆少会出卖我们。

  我摇头,只问他,“你跟李思念之间真的没什么?”

  他哈哈大笑,“我已经饥渴到饥不择食了吗?”

  我脸热的摇头。

  “就算是找女人,也不会是她。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问题,可我想,我至少在某件事上不是,尤其是对你,一想到你在冯科身边我就难过,所以我尽量多抽出些时间来应付你,只是这样做还是叫你误会了,你看看你,小脑袋倒是聪明,知道不能直接去问我,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不如自己去查,可你那边查为何不小心一些,你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你?”

  第539章 只是很伤心

  我倒是没注意这些,我以为顾程峰那边的人会很小心,并且是他介绍的,安做事就很稳妥的。

  卓风轻轻捏我鼻子,“最近都在调查大柱子的事情,那边还没动手,你这边就出事,在你怀疑我的时候我就察觉,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件事,说来这件事也怨我,如果我不对你隐瞒,那你对我怀疑就会少几分,只是我低估了你的吃醋的本事。你竟然会想到我跟李思念之间还会有什么?”

  我……

  我撅了撅嘴巴,没吭声。

  “傻瓜,别自责,就算你有错,也是我叫你犯的错,所以怨我吧,还有什么疑问,问我。”

  “什么都是我问你,而不是你告诉我?”

  “因为我觉得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对付冯科的手段,是你接受不了的。”

  我深吸口气,还是想问,“告诉我吧,我想我会接受。”

  “冯科那个人狠毒,做事精神,多疑,他还是个出手毒辣的人,当初陆少出事,他背后该死了一对儿老夫妻,这件事你觉得可以接受吗?”

  我一愣,所以卓风也会这么做?

  伤害无辜?

  卓风捏我的脸,笑了,“伤害倒是不会,只不过是借刀杀人,我不会亲自动手,最后都是冯科在做,只不过转嫁仇恨有些难,需要时间。还想知道吗?”

  我连忙摇头,这里面的黑暗是我无法想象的,我知道到多了我怕是会对卓风的疑心更重。

  我知道我不该做一个将脑袋扎进沙漠里的鸵鸟,可我真的无法接受另外一种性格的卓风。

  “卓风,你一直都这样吗?”

  卓风笑笑,搂我更紧,“不是,只不过人要想生活,要生活的好,就要做改变,从前我总以为我不会跟那群满身铜臭的人同流合污,可其实我在躲避的同时也被逼迫的成为我最初最厌烦的那种人,可没办法,生活就是这样,多少人是光鲜亮丽,其实背后事情很多,你无法想象。”

  那也是我一直不相干触碰的黑暗。

  做生意,就等于进入了疆场,生死轮回,在这里面,看似平和,其实暗中多少黑色,我真的无法接受。

  所以当初我想选金融,跟卓风一样做公司老总,他极力阻止我,只叫我选择做账目,至少看上去是平和安全,他说只要我哎算钱就可以了。

  可他不知道,其实我也在被逼迫着一路路的走向黑暗。

  “卓风,对不起。”

  “用不着道歉,我没怪你。只是……”

  他抬头看他,他却冲我笑,“只是很伤心。”

  我也伤心,不过这件事叫我学到了一样东西。

  那就是,感情是经不住考研的,再好的感情也不能考验对方,做不到完全的信任,就主动过去找答案。

  顾程峰说的对,我跟卓风之间之后误会,没有不想爱。

  回了楼上,陆少还没回来,卓风被手下人叫去了开会,我则坐在办公司,随手翻看电脑,顺便给顾程峰打了电话。

  他那边卓风早就有人通知了别轻举妄动,可我还是担心顾程峰。

  顾程峰接过电话,有些有气无力,“卓尔?”

  “你没事吧?”我问。

  “没事,就是挺担心,卓哥说等一两天人就会放出来,可我还是担心,那是我在欧洲的同学,很好的那种。”

  还是个海龟,是个讲义气的海龟。

  我表示抱歉,“顾程峰,对不起。我会将人安全带出来的。”

  “我知道,你别胡思乱想,我都说了你跟卓哥之间肯定是误会了,你就不相信。”

  我随便翻看视频截图,满是愧疚,“我也不是怀疑什么,就是想自己调查清楚了给自己的一个心里舒坦,谁知道事情还没查清楚呢就出事了。我……”

  我的手在一张画面上停下来。

  视频截图都是模糊不清楚的,估计是因为距离太远,放大后都成了马赛克。可我还是看清楚了,其中一张截图上面的人是陆少。

  上面显示时间是下午一点,当天我在冯科公司上班做账目,也就是那天见到了李思念,而视频上,李思念看着一个男人的背影,站在停车上的位子上,背影上看是卓风,可他的车子不对,并且当时卓风还在外地,可陆少却在不远处站着。

  再下一张,陆少会李思念站一起,他抽着香烟,脸的看的更清楚,是他没错。

  我想打电话问陆少,这会儿卓风就进来了。

  我离开叉掉了画面,将我的邮件推了出来。开了网页,随便的看。

  卓风在门口跟同事说了什么才转身进来,笑着问我,“醋坛子在检查我电脑吗?”

  我勉强笑笑,“是啊。”

  “那看到什么了?”

  “看到了很多啊,都是你跟李思念的婚纱照,我们都没有呢。”

  “那我们改天去拍,我找专业摄影师,你想要什么样的?”

  我噗的笑出声来,“不要,我是很喜欢着这些的,并且意义也不一样。”

  他坐在桌子上,抓我手,我看到他仍旧戴着之前向我求婚的那个女士的钻戒,本是女人的钻戒,戴在男人的手上怎么看都奇怪。幸好是开口的戒指,不然他都戴不进去。

  我轻轻抚摸着,想起了当时他向我求婚样子。

  “姐夫,当时你怎么想的,那么突然的向我求婚?”

  他哈哈大笑,“其实准备了很长时间,就是没挑选中时间,那次出差回来,正好拿到了戒指,就向你求婚了,还以为你会拒绝我。”

  可我那个时候还以为他是想要我,当时脸都要羞的烫出水泡来。

  “想什么呢?脸都红了。”

  我没说,心里却美滋滋的。

  即便我们现在碍于身份不能如何,可感觉还在,他还在,我竟然觉得已经很满足。

  “姐夫,我在想,如果冯科一辈子都不跟我离婚怎么办?”

  卓风坚定的说,“不会的,他肯定会离开。”

  “我说如果。”

  “那就叫他离婚。”

  我皱眉,“什么意思啊?”

  “恩,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到时候你就自由了。”

  额!

  我大惊。

  卓风却哈哈大笑,我却早就被吓住了。

  看似玩笑,可瞧得出来,他早就做好了这个打算。

  “姐夫,不要。你会出事的,我不想你出事。”

  “恩,好,我答应你,我不那么做。”

  可他又低声说,“万不得已。”

  那就是将这个目的放在了他的计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