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68节

  第540章 姐夫,不要,求你

  我连连摇头,心里疯长了一团野草,荒芜的难受,“姐夫,不要,求你。”

  “恩,好,我答应你,不会那么做。放心,我有分寸。”

  我紧紧抱住他,心中疼惜,姐夫千万不要那么做,我宁愿做一辈子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我是婊子的女人,我也不要卓风出事。

  晚上卓风送我回来,谢晶晶抓我追问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看谢晶晶的担忧样子,还是说了。

  她听后很长时间才缓过来,问我,“卓尔,你不觉得整件事的关键就是陆少吗?”

  我当然知道,可我不知道如何去查找,我如果告诉了卓风这件事是因为陆少这里面说了什么,会影响两个人的关系。

  谢晶晶帮我出主意,“你的世界很大也很小,你知道吗?如果是我,我不会去求身边的人,我理解你不相信外人的心思,你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肯定会怀疑很多,疑心也重,可不代表所有的外人都不值得相信。你要是舍得,就花钱去找能人,找黑客,在网上很多,一搜就出来,叫对方查什么都能给你,对方也是靠着吃饭的,自然会知道什么叫小心,肯定不会出事,你只不过就会花一些钱罢了。真的。”

  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

  不过这件事,我必须自己来。

  三天后,黑客给了我回复,找到了陆少的最近出行记录,其中一个地方他经常去,实在外地的一个山区,那里没有监控了,黑客还是从陆少的电话上追踪到了地方。

  周末一大早,我租了一辆车子过去。

  到了地方才知道,陆少也在。

  他的车子停在门口,看样子房子是才建好的,并且是方圆几里最好的房子了。

  他提着东西进去,天还是蒙蒙亮,房子里面开了灯,从窗户上看影子,里面住很多人,几个人交头,陆少很久才出来。

  过了会儿,里面的人跟着陆少出来,我彻底的明白了陆少当初挑拨我跟卓风的意图。

  就算陆少故意跟我说了什么,他也是迫不得已,因为这里面的人是他这辈子最在乎的女人,开心。

  开心很瘦,肤色本来就很白,一点精神都没有,穿着拖鞋,哒哒的跟着陆少出来,白嫩的手臂搂住陆少的肩头,两个人依依不舍的亲吻,陆少交代了一番才上了车子。

  我也跟着陆少的车子回来,在路上,我给他打了电话。

  陆少在半路上等我,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

  我停了车,坐他身边。

  他吸一口香烟,之后扔出去很远,才问我,“知道多少?”

  我摇头,我不想说我知道什么,我在也不想怀疑任何人,他们都陪我走了这么长时间,做到从一而终已经不容易,背后做了什么肯定有自己理由,好在我跟卓风也没怎么样。

  “呵呵,卓尔懂事了。”

  “陆哥,我本来就很懂事的,只是有些时候脾气上来了就犯浑。”

  陆少点头,继续点燃了香烟,跟着才幽幽开口。

  他其实早就找到了开心,可是因为开心手上的东西交出去后没了东西可以威胁张博远,张博远的人就背地里做点手段,陆少说到手段的时候眉头皱的很紧。

  我知道,黑道上对付女人的手段非常狠毒,我已经遭受很多次了。

  陆少顿了很久才继续说,“我找到她的时候人都快断气了,好在抢救了过来。这段时间我说出差,其实就是在照顾她,后来实在不放心就安排在这里,多派了人手看着,想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就带回来,可她身体一直不大好,前段时间查出来怀孕了,我叫人找了医生打掉了孩子。”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陆少又说,“有个男人有病,我也担心了很久,好在没传染。”

  兜头一股冷汗,我吃惊不已。

  “卓风知道吗?”

  陆少摇头,“不知道。知道又怎么样,开心当时也猜到了,自己出来露面肯定没好结果,可她也是想借用卓风的手将张博远这个人扳倒,谁知道中途杀出来一个冯科,背后将你带走,卓风也被人拦抢,虽然说东西还在卓风手里备份着,可你现在还是在冯科手上,他不敢做什么,开心也说不怪谁,只怪她没本事。”

  能有多大本事啊,开心已经很不容易了,能从张博远那种畜生手里逃出来都是万幸。

  陆少又吸完一根香烟,烟包里面已经空了,他有些愤恨的捏成了一团扔出去,继续说,“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为了开心和你们都好。”

  我点头,我保护还来不及。

  “卓风那边更别说,他最近做的事情很危险,如果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下手更狠,那就是多少个你我都帮不了他的。”

  “陆哥,我知道怎么做,我……对不起,我一直成为你们的累赘,什么都做不了,还给你们添麻烦。”

  陆少笑着摇头,“傻妹子,要不是你,卓风早完了,我这边也支撑不了多久。其实最没本事的是我,看着风光,不过是个地痞。我公司再大,钱再多,还不是白道上一句话吗。我想转行,难!多少人盯着我呢,现在还盯着你跟卓风,我做不了什么,只想保护好开心。”

  我哽咽,抹掉脸上不争气的泪水,继续道歉,“陆哥,我之前还在怀疑你,真对不起。”

  他耸肩,“我的确做了。李思念叫我破坏你们,我做了,你没必要道歉。但是那些话我是认真的,卓风是我兄弟,你是我妹子,我看着你成长起来,手心手背都是肉,谁都不能吃了亏,我倒是希望你们分开,至少好过一些。”

  “陆哥,李思念威胁你什么?”

  陆少摇头,“没什么,只是那天我看到了她带来的男人,跟卓风很像,我还以为她是想找个卓风一样的替身玩玩,后来才知道她玩的是咱们。不过她找到我,我还是同意了,挑拨你跟卓风,我猜着你跟卓风会没事,我就想看看李思念做什么,她要是动手,我第一个不放过。”

  我笑,“没想到陆哥对我和卓风这么有信心。反倒是我小心之人了,我来这里就是叫人查到的你。陆哥,我都能查到你,你说李思念和张博远他们就不会吗?”

  陆少点头,“知道,查吧,我手里备份了很多张博远的罪证,并且还在搜查,现在看谁先动手,他要是敢先动开心,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只不过我还不想这个时候动手,开心还没好起来。”

  “陆哥,需要我做什么?”

  陆少看我一眼,捏我脸,刚才还沉稳老练的冷重瞬间没了影子,调笑的跟我开玩笑,“以身相许。”

  我都习惯了他这样说话,这才是他啊,厚着脸皮说,“那好啊。”

  “哈哈,傻妹子,我哪里舍得。你跟卓风好好的吧,有误会也不算什么,你们都大风大浪过来了,还能在乎这点误会吗。我现在就担心开心,你要是真想帮,就抽时间帮我看看她。她有些时候会发疯,自杀了很多次。”

  第541章 傻妹妹

  我答应了陆少,隔天就来看开心了,不过是在天黑的时候,来回开车我不敢开的快,走的很慢。

  开心刚见到我的时候很害怕,她好像很怕见到陌生人,跟着她的几个男人倒是不怕,估计是都在一起时间久了。

  开心从前喜欢开玩笑的,风情万种,妖娆的像个活的妲己,可此时的她再没有了从前的鲜活,犹如被人采摘下来扔在地上随意践踏的花瓣,即将凋零。

  我握着她苍白的手,她吃惊的瞪大了眼珠子望着我,突然就笑了,指着我的脸说,“傻妹妹。”

  她还是认识我的。

  第一天进步很大,我开心的开车回来已经很晚,顾程峰担心我,坐在楼下的客厅等我到睡着,我推门进去,他弹簧一样弹跳起来看着我,追着我问,“没事吧,去了哪儿,为什么才回来?”

  我只跟他说我最近很忙,顾程峰不是喜欢追着问问题的问,所以没追问,我上楼打算休息,他告诉我他朋友出来了,在卓风那里养伤,伤的倒是不重,就是人被吓唬的有些胆小,暂时躲一躲。

  我终于放心下来,躺在床上给卓风打电话。

  他那边没接,过了很久给我发了信息,“我在开会,一会儿去你那里,你先睡。”

  我看时间都晚上十一点了,他竟还在开会,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我也睡不着了。

  等到半夜,楼下传来他的说话声,看样子很开心,是在跟谁通电话,进来后声音就变的很轻了,挂断之后脱了鞋子,直接上楼。

  我盯着那扇门,看到那只戴着女士钻戒的手,笑着坐直了身子。

  他推门,看到我,笑了。

  我也笑,对他伸手,“姐夫。”

  他点头,走进来,坐在我身边,先是吐了一口气,跟着说,“冯科这边动作不小,我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他一动手我这边肯定不会闲着,明天开始,张博远这边要亏钱了,一旦亏到张博远受不了甩开冯科的时候就是冯科要垮台的时候。你明天找冯飞,将他之前给你的文件签字,之后的事情交给我来做。”

  我点头,到了今日,我还有什么可怀疑他的?

  他笑笑,捏我脸,继续说,“快了,这件事快了。”

  我高兴的笑,没有开怀大笑,就是微笑,觉得因为太高兴,嘴巴都要裂到嘴角了,有些酸。

  他也跟着我笑,突然搂住我,将我放倒,身子就压了过来。

  他的呼吸突然之间就变得有些急促,呼吸渐渐粗重,还什么都没做,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笑看着他,没开灯,光线很暗,他的脸在我跟前看起来有些模糊,可眼睛还是亮闪闪的,“姐夫。”

  “卓尔,给我吧。”

  我身子一跳,他的邀请像是触碰了我身上的某一条神经,惊得我瞬间没了挣扎的力气。

  思绪都变得有些模糊起来,我紧紧抱着他,脸颊贴在他的腮边摩擦,这份亲密已经疏远了很久。

  事情就要结束了,我就要自由了,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我期盼了很久,渴望了很久。

  即便还没有来临,我已经迫不及待,有些控制不住。

  我低声叫他的名字,“卓风。”

  卓风低头亲吻我,额头,鼻梁,嘴唇,脸颊,最后是脖子……

  一路点火,他的手温热,像是要将我烧着了。

  我口干舌燥的叫他,一遍一遍,“卓风,卓风,卓风……”

  他的动作大起来,解开我身上的扣子,一颗又一棵,身前一凉,他的身子就贴了火来,热浪顺着胸口一点点的传播,最后波及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卓尔,说你爱我。”

  “我爱你,卓风,我爱你。”

  他茫然的进入,有些干涩,微微刺痛,他抱紧我的时候低头在我耳边低语,“叫出来。”

  “啊……”

  沦陷的这一刻,我再没了任何思绪思考,什么道德,什么舆论,什么身份地位,什么你我他,现在只有我跟他,紧紧的相处,猛烈的进出。

  他像是隐忍了很久,终于等到这一刻,带给我巅峰,山谷,过山车一样的激情。

  从床边到地摊上,最后他将我抵在墙壁上,十指紧扣,背后是他的猛烈冲撞。

  偶尔浅而软的吻落下,皮肤传来一股热流,“卓尔……”

  “啊……”

  我们敬请的挥洒着身上的汗液和激情,攀附彼此,享受刺激。

  良久,他终于疲惫的将我送来,躺在我身边,呼吸粗重,伸着手臂将我搂在怀里。

  汗液粘稠,却好像黏住了我们彼此的心,不断的传递了浓情蜜意。

  他低声问我,“刚才弄疼你了吗?”

  我恩了声,没动。

  他低头看我,起身,“盖上被子,我去打温水来。”

  门外,却换来卓风和顾程峰的说话声。

  我惊愕的坐直了身子,顾程峰一直都在外面吗?

  “卓哥,你这样做对不起卓尔,她还没离婚。”

  “我知道,会离的。”

  顾程峰的语气有些急,“卓哥,你怎么那么确定会离婚,冯科要是死都不离婚呢,你们打算偷情到什么时候去?卓尔是无辜的。”

  卓风没吭声,顾程峰继续说,“卓哥,你还嫌伤害卓尔不够吗?她现在是冯科的老婆。”

  “咣当!”浴室的房门被摔紧,外面没了声音。

  过了一会儿,卓风回来,放下盆子,洗好了毛巾过来。

  我仍旧躺着没动,仰头看着外面的月光,皎洁无痕,白花花的月亮光束洒在床边,恬静而又凄美。

  我伸长了手臂,还是够不到,身边蹲着的卓风帮我擦洗。

  我把玩着手指,看着空洞的月光,觉得自己的身体也空了起来。

  我对他说,“姐夫,冯科会跟我离婚的吗?”

  卓风没有立刻回答我,良久才答应我,“恩,会的。”

  “真的吗?”

  “真的。”

  “那是多久呢?”

  一天,一个月,一年,还是一辈子啊?

  “短期内就会。”

  短期内?那是以什么样子的一种形式呢?是他死了还是残废了?

  我不禁后怕起来。

  我起身抓着卓风继续帮我擦洗的手,紧紧的握住,手上还有水滴,很热,好像火炉,我盯着他的眼睛看,“姐夫,别说坏事,就算是离婚也不能是非正常的渠道。我要的是你完整的人,不是一个面对各种危险的囚犯。”

  卓风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跟着笑了,“我什么时候成囚犯了?”

  不,他没正面回答我,“姐夫,求你了,答应我,我要的是完整的家,家里面有你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不是一个无尽的等待和残缺不全,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