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69节

  第542章 跟他离婚是肯定的事情

  卓风吸口气,重重点头,反手握住我的手说,“懂,我发誓肯定是你想要的那个样子,听话,上去睡觉。”

  我还是拉着他不放,他笑着捏我脸,“听话,我今天不走了,留下来陪你。”

  从前觉得躺在他身边真的很踏实,有他在,我就会睡得很香甜,有他在我连梦境都是美好的,可现在却觉得只要我一翻身,他就会走,整个人都觉得不安,噩梦连连,一整宿都没睡好。

  早上,他习惯的起来很早,转身轻轻拍我,问我,“想吃什么?”

  我拽他不放,“我们一会儿叫早点外卖,我想你再陪我一会儿。”

  “听话,早点外卖不干净,我去做,一会儿就好,做好了再来陪你。”

  不,分开多一份我都不愿意,“不要,留下来。”

  “呵呵,傻瓜,不饿吗?昨天那么长时间,很耗费体力的。”

  我也跟着笑,还是拉着他不放,“反正不准你走。”

  他无奈,只好继续躺下来,抱住我,“好吧,继续睡会,八点我必须起来,今天会很多事情。”

  我点头,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叫我珍惜无比。

  再睡一觉醒来,他已经离开了。

  床头的床柜上放着他做好的三明治和牛奶,牛奶一直都是热的,现在已经没了温度,我看了一会儿,没胃口的继续躺着不想动。

  到了中午,我才脑袋沉重的起身,谢晶晶已经去了学校,我看时间还来得及,打算先给卓风回个电话,不想顾程峰从楼上走下来。

  我惊愕的看着他问,“你没去上班啊?今天不是周一吗?”!

  “恩,今天没事情做,我打算休息一天,最近都在忙的,你没吃早饭吗?”

  我摇头,“没什么胃口,想一会儿喝了牛奶就去找晶晶吃午餐了。”

  他走下来,低头盯着我的身前看,我被看的浑身发毛,下意识的低头,没觉得睡衣哪里不对。

  顾程峰指着我的脖子说,“多涂些隔离霜吧。”

  我脸一热,不好意思的转身,镜子里面的那个我,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皮肤都好了很多,脖子上一块清晰可见的吻痕,已经成了紫色,在衣服领口处若隐若现。(!≈

  他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无奈的吸几口气对我说,“卓尔,我还以为你拎的清楚,没想到还是个没主见的傻子。”

  的确,我是很没主见,可这件事不是快结束了吗?

  “卓风说已经接近尾声了,冯科那边我都很久没见到,我最近也没去公司,跟他离婚是肯定的事情,并且我相信卓风会做的很快的。”

  我异常坚定。

  “希望是吧!”

  看顾程峰满脸愁容的样子,我没敢多在家里待,草草的洗漱换了衣服就出来了。

  谢晶晶拽着我看,笑的一脸春风得意。

  我们去食堂吃了饭出来,路上遇到了高可可。

  最近谢晶晶和我都住在我家里,宿舍里还剩下高可可和张欣,估计这两个人也是不经常回去住的,甚至在学校都很少见到,今天在食堂看到高可可还这是令人意外。

  高可可看我们一眼,当做看到了空气,直接掠过我们离开了。

  谢晶晶没好气的歪了歪嘴角,哼了一声,“神气什么啊,我都要打招呼了。”

  我笑,“没事,走吧,不打招呼也没什么,我们下午的是经济法的课程吧?”

  谢晶晶看了一下课程表,“恩,哎呀,我之前的作业题还没写呢,要是抽查就糟糕了,我的学分啊。”

  我想了想,好像我写了,只是没写完,拉着谢晶晶先去教师赶作业,“那我们先去写完了,狠简单的。”

  “恩,你觉得简单了,我觉得难死了,你都有社会经验了,我的经验才一点点,当初赵会计工作的时候就觉得吃力,哎,真是做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谢晶晶发了一路的牢骚,我听到耳朵都要长茧子了,实在没办法拽着她快走进教室,她的嘴巴才安静下来。

  因为来的早,同学们也都还没到,教室里面稀稀疏疏的坐着七八个人,其中三对儿是情侣。

  谢晶晶对我吐舌头,低声说,“虐狗啊。”

  我笑,没吭声。

  我们习惯坐在中间的位置,看的清楚,听的也清楚。

  正埋头研究作业,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我和谢晶晶都吓了一跳。

  她惨叫着蹦跳起来,我也回头,就看到了大柱子那张嬉皮笑脸的嘴脸,真的令人作呕。

  他今天穿了西装,很正式的样子,看他的样子却永远都配不上那一身西装,猥琐的面相,老鼠一样的圆溜溜的眼睛,真是白瞎了身上的名牌衣服。

  我拉着谢晶晶躲开他,“大柱子,你来干什么,没吃到教训,是吧?”

  我彻底的明白了什么叫没脸没皮,大柱子就是一等一的没脸没皮。

  他呵呵的笑,坐着看向四周,声音压低,“别嚷啊,叫你同学们好好写作业,你们也坐下来,我们好好说几句话。”

  我冷笑,他能说什么好东西出来,无外乎是威胁我要钱花了。

  但是教师里面真不是讨论这种话题的地方,我看一眼谢晶晶,对大柱子说,“你吓坏了我同学了,我待会儿跟你算,现在跟我出来说。”

  站在学校的彩屏上,阳光洒下来,晒的人有些懒洋洋的,可看着大柱子的样子就浑身冒冷汗。

  他毛手毛脚的,也不知道什么事情那么高兴,说话也不在正题,一会儿问我什么时候放学,一会儿问我什么时候去公司,一会儿问我一个月多少钱,就是不说来做什么。

  我急了,要打电话报警,他这会儿才着急的说,“报什么警啊,我就是找你说说咱妈的事情。”

  我妈,那是我妈,却将我视为别人的孩子,而将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照顾,我真是无法想象的,可在法律上,她还是我妈,大柱子这边如果真不管,我这边必须照顾。之前跟我哥哥通电话,哥哥的意思是人可以接过来,但是不能继续跟大柱子这边牵扯不清,这边是无底洞,天不干净的,一代一代的吸血,谁都受不了,并且我们也没有任何义务管大柱子一家子的吃喝拉撒。

  “大柱子,我妈那边我会想办法,我现在想听你的意思。”

  大柱子呵呵的笑,“我就是觉得吧,那是你妈,人要是出点什么意外,你这边必须管,是不是?我说的没毛病吧?”

  我点头,的确没有。

  “那就好,你承认那是你妈就行,但是我有个条件。”

  我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大柱子,你想怎么样?”

  第543章 拿了钱我就消失

  “我需要钱啊,你还用问吗,你看我,现在也是小老板了,可做什么买卖不都要投资吗,我就想着要你给我钱,妈这边我就不管了,你爱咋处理咋处理,我这边只想要钱,我要做投资,做点小生意,回头赚钱了我娶老婆养孩子,那都跟你没关系,你可能我说的没错吧?”

  这叫没错吗,我又凭什么给他钱啊?

  “大柱子,你给我个我必须给钱的理由。”

  “呵呵。”他冷笑,手指在干净的下巴上抚摸,一脸的流氓样,打量我一番后对我说,“我知道,你是有钱人的老婆,背后还有个有钱的老情人,朋友也都是有钱人,就你那个黑社会大哥也都不差,那你给我点钱也没什么吧,还不是你一个月的开销,不多,我就要个把万就行,我也不贪心,拿了钱我就消失。”

  能相信他的话可就出鬼了,今天给个把万,明天呢?后天呢?

  我才没有那么愚蠢。

  我看一眼他的脚,问他,“你的手筋脚筋都接好了?”

  他一愣,脸色就变了,“你还想打我?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可是守法公民,并且我都了解你现在的情况了,你那个老情人都自身难保,你家男人也不管你,还虐待你,你可没有靠山了,你要是再对我动手,我有的是法子修理你,大不了同归于尽,反正我一无所有,我还怕了你不成?”

  说的好像我怕了一样。

  我笑,“大柱子,你觉得即便是这样我就会任由你威胁敲诈了吗,我妈那边你可以不管,直接滚蛋,想要我的钱?没门。”

  我转身就走,大柱子在我身后狂叫,“大妞,我告诉你,你对付我那一套我可不在乎,现在我不是自己一个人了,我也有靠山。”

  我皱眉,狐疑的回头看他,他对我哼了一鼻子,“走着瞧,等我给你做把大的。”

  大柱子靠山不就是李思念吗?李思念回来后可没稍做坏事,威胁陆少挑拨我和卓风,还故意叫人查到她跟卓风有一腿,之后就是在冯科这边叫做手脚,又在生意上四处捣乱,可现在李思念也都是小打小闹,没多少实质性的手段,她不似从前了,卓风叫她家的那棵大树倒了之后,李思念做不了多大的事儿,背后也无外乎就是依靠张博远和冯科啊,之后呢?

  顾洛也过来了,专门对付她,最近都没见到顾洛,顾程峰也很清闲,估计顾洛在找李思念的事儿,她该是忙得脚不沾地,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对付我?

  那大柱子的背后靠山是谁?

  他话中的意思是连冯科和张博远都没放眼里,那会是谁呢?现在商界还有谁有有将这个本事啊?

  我暂时还没想到。

  瞧着他走远,我回了教师,谢晶晶担忧的望着我,也没法问。

  上课要开始了,我给她写了字条,“没事,放心。”

  谢晶晶对我比划一个的手势,这才认真听讲。

  晚上放学回来,谢晶晶父亲出差过来顺便给她带了些东西,我叫李哥送她过去后自己则回了住处。

  顾程峰还没回来,卓风还在加班,家里只有我自己。

  我想着是否再租辆车子去看看开心,这会儿房门开了。

  “谁回来了?”

  门口没人应答,我诧异走过去,陡然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的陌生人站在门口,我们四目相对,那个人手里的刀子闪烁的诡异的光束射向我,我尖叫着往楼上跑。

  男人却没来追。

  我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要打电话,座机被掐断,可手里的移动电话却刚才放在了楼下,那个好人的脚步声慢慢接近,我惊的心都要跳出来。

  我的房间是靠近阳台的,我锁了房门,直接跑出去,看看楼下,看看隔壁,最后选择往屋顶上走。

  顺着屋顶后面有梯子,我要跳下梯子才能出去。

  不想,对方不止一个,是七个。

  我才爬上屋顶,对面就有人也跳了上来。

  身前身后都有人,七个人男人足够将我抓到了,我一时间没了主意。

  可我没动,他们也没动,正在僵持,房间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山响,像是在砸东西。

  一阵猛过一阵,惊的我心头疼。

  过了很久,声音没了,楼下的车子发动,看着我的人也跳了下去,一车人,扬长而去。

  我惊愕的呆了半晌,很久都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等顾程峰在楼下大叫我的名字,我才回应,“我在这里。”

  顾程峰疯了一样的往楼上跑,看我没事才松口气,“怎么了?进了贼?”

  我摇头,家里没监控,只有路口有,这群人都带了黑面具,衣服都是一样的,很普通,看不出什么特点。车子是什么样子的我都没看到,听发动机声音应该是很好的车子。

  估计车牌号码都被遮挡了,所以我想查估计也是查不到了。

  我很快冷静的分析出来,拉着顾程峰下楼,没进去看被咋成一团的房间,我告诉顾程峰,“这里住不了了,你去找你哥哥吧,我回学校。”

  “什么?卓尔,你疯了,发生这么大事儿,你怎么跟没事人一样?”

  这件事在我看来事情一点都不大,并且我冷静分析过了,现在找也没用,只能在等,我猜到了对方还会再来,至于是谁,我想我能想象得到。

  白天大柱子还来警告我,晚上我这里就被砸了,手段还这么专业,我盘算,对方肯定就是大柱子所说的靠山。

  “顾程峰,我自己解决,你回去吧,我知道你哥哥那边还很忙,张朵最近不是在想抢走孩子跟你哥哥打官司吗?你去帮忙,我这边没事。”

  “什么叫没事,你想担心死我啊?卓尔,你看看你的房子。”

  顾程峰指着房子叫我看。

  我撇一眼,里面没有一样完整的东西,全都稀巴烂,我也不心疼,钱是冯科出的,坏就坏了,房子拆了我都不稀罕。

  “没关系,再买,你先回去。”

  我转身往外面走,顾程峰追我出来,他实在拿我没办法,只好给卓风打了电话,等着卓风过来才安心离开。

  卓风拉着我站在房子外面看,笑着问我,“这不是给了你一个去我那里住的机会吗?”

  我也跟着笑,“姐夫,你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没开心笑,看对方的意思是就是家里去我那里住,你学校住不了,那边有张欣和高可可,这里也被毁了,冯科那边更是回不得,只能去我那里。”

  我可不想去,至少现在不想去。

  “姐夫,我不想去,我不想放着谢晶晶不管。”

  卓风也没强求,将我送到学校后交代我暂时不要跟张欣起摩擦,又留了两个人给我才走。

  再一次回了宿舍,看着这个一点温暖都没有的宿舍我就觉得浑身不知自在,跟谢晶晶商量是否出去租房子住,她却断然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