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71节

  第546章 跑

  老师没好气的回头瞪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卓尔,你还狡辩,当时的事情我还不清楚吗,都是因为你,你说说你不事先找事,她能那么做吗?”

  啊?

  真是可笑,也就是说这都是我活该了?

  我问他,“老师,你的意思是说,现在你欺负了我,我为了自保打了你,你为了打击报复我,就是我活该吗?”

  老师一愣,继续朝我瞪眼睛,“卓尔,你别给脸不要,这件事我在帮你们调节,你说的什么话,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再者说,张家做的没错,就算是有错,也是因为你惹怒了她。”

  卧槽,要不是他是老师,我还能尊重他几分的话,我现在就像送他见阎王。

  我再也不想听他放狗屁,转身要走。

  不想,房门上了锁。

  我预感不妙。

  他在我身后问我,“卓尔?你说,事情没处理完,你能走吗?”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紧紧的挨着我。

  我推他,没推开,他狗皮膏药一样的又朝我挨过来。

  我只能往身后走,身后已经是房门,把手在我腰间,戳的我肉疼。

  “老师,你为人师表,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吧?”

  他笑,有口臭,臭气扑在我的脸上,“卓尔,我不知道呢?”!

  “你不配当老师。”

  他哈哈大笑,“谁告诉你我是你老师了?恩?”

  他扔了眼镜,镜片碎了,清脆的声音在偌大的空旷办公室里面回响,惊得我护身一颤。

  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太对,这里很偏僻,还是才建好的办公室,这边根本就是空着的,我还以为是新来的老师,压根没多想。

  “卓尔,我们做点什么比较好吧,这么热的天气,你说你穿这么多,脱了凉快不是?我们赤诚相见,说起事情才舒服啊。”(!≈

  我看他一眼,精瘦的身子,但绝对不像外表看的这样弱不禁风。

  这不禁叫我想到了之前在家里遇到的那个穿着黑衣服戴着面具的男人。

  是了,他们是同一伙人。

  “呵呵,老师,之前在我家里都没想跟我怎么样,在这里想跟我发生点什么不觉得太迟了吗?”

  趁他不备,我提起膝盖,猛然撞上他下腹,他吃痛,脸顿时扭曲,我推开他,转身开门房门就往外面跑。不想,面前围拢过来好几个人,三两下将我拉住,我尖叫,声音撕破长空,在周围回荡,身后有人来捂住我嘴,我大叫着撕咬那个人的手,那人闷哼,生气的踹我一脚,我觉得整个后背都麻了。

  跟着就有人来砍我的脖子,我挣扎,没砍中,痛的我倒抽口气。

  我不断尖叫的声音在若大的教学楼里面穿梭,可周围还是无人,哪怕一只飞鸟都没有。

  我依旧没有绝望,周围五六个人,想制服我很容易,拽着我往办公室里面藏,不用想也知道要对我做什么,尽管我已经结婚,生活孩子,背后还在跟卓风偷情,可我不是人人宰割的小雏鸟,想叫我妥协,没门。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转身,挥舞着巴掌拍了两个人,两个人被我打蒙了,愣了一瞬,我的一只手就被松开,我继续挣扎。

  或许是因为他们没太将我的挣扎当做一回事,这回儿有些松懈,我竟让轻易的逃走了。

  我一路狂奔,慌不择路,路上还险些跌倒。

  迎面,竟然遇到了突然出现的张川。

  他吃惊的看着我,我大叫,“跑。”

  张川却站着没动,他拉住我,我大惊,以为他们是一伙的,不想身后追来的人对张川说,“臭小子,你活腻歪了,上次就坏了我们好事。”

  哦,原来这群人是上次想欺负谢晶晶的那伙人。

  张川冷笑,“秃子,你也知道我就是喜欢多管闲事了,上次也是巧合,不过这一次还真不是,我是跟着朋友一起来招人的,没想到就被我遇到了,上次我没动手是不想惹事,这一次可就不会轻易放过你们了。”

  那个叫秃子的人还真是秃子,小小年纪脑袋上就没头发,从身后抽出一只巴掌大刀子,在手上来回掂量,冷笑着在我们跟前走,挑眉问张川,“那个女人可是冯科的女人,跟你还有一腿?你要是识相的,就让开,我们享受完了就让给你,不过我可提醒你们,这个烂货不知道是不是有病呢,跟了一个有一个的,一定挺骚。”

  张川呸一口,“就凭你们,我在外面混的时候你们还在网吧伤亡打游戏呢,这段时间不在外面,你们就作夭了,还不如回去做键盘下呢,拿着破刀子就像在这里称王称霸,也太小瞧我了。”

  说罢,张川瘦高的身子就冲了过去,我吓坏了,他一个人,对面五个,秃子手里还有刀子,我怎么帮,如何帮?只要不添乱都是万幸,正在被吓得愣神的时候张川已经放倒了两个,我在周围看一眼,什么都没有,只在附近放一些还没收拾好的砖块。

  就在我跑过去拿了两块砖的时候,听到一声悲吼,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秃子颤抖着扔了手里的刀子,转身带着人跑了。

  我大惊,惨叫着奔过去。

  张川倒在血泊里。

  他脸色苍白,捂着肚子,看着我,皱眉说,“卓风来了,在找你,快过来了,你别乱走,他们的人在附近还有几个呢。都要出人命了,还不乱走?

  我背上张川,他手长脚长,四肢拖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我歪歪扭扭的往外面奔跑,迎面看到李哥和卓风跑过来,我才松口气,“姐夫,张川被刺了一刀,快带他去医院,里面还有两个,跑了三个,那个叫秃子的刺的他,不知道是不是张博远的人,这群人张川认识,是上次欺负谢晶晶那群人,姐夫,我要报仇,我要去追秃子,你告诉我是不是看到去了哪里,啊?说话啊?”

  卓风脸色苍白,一把将我抱住,揉我头顶,低声说,“别慌,人都抓到了,救护车就在附近,我在呢,我在呢,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

  我愣愣的,躲在他怀里,这会儿才冷静下来,要不是他抱住我,我真的带着人追去,不知道能做出什么来。

  我不是慌张,我是……

  好吧,我是真的慌了。

  卓风带我上了车,谢晶晶跟着张川去了医院,我们则去了卓风的住处。

  才到家,卓风的拥抱就过来了,很用力,我能感觉得到,他无比的担忧。

  “对不起,我发现了不对,正带人过去,没想到路上出了点意外,对不起,对不起。”

  意外?

  我大惊,紧张的看他的身上,手臂上一条血痕,擦伤严重,他出了车祸。

  第547章 不疼

  卓风早就查到了这群人的动向,尽管还不知道是在给谁做事,可最近动作不小,我家里被砸了之后卓风就在调查,这会儿才有了消息说这群人来我学校,卓风就坐不住要过来,可没想到,中途被闯红灯的车子撞了,他被撞出了车外,好在人没事,最后是摔在了草坪上,手臂上擦伤,腿上还有一条伤口,倒是没什么大碍。

  他在路上就接到了谢晶晶的电话,所以更加着急,半路上抢了人家的车子过来,被警车和交警追了一路,上演一场生死时速。

  他说的时候倒是轻松,一点不在乎的样子,可我想想就觉得惊险。

  闹市区,车子多,他才出了车祸,就抢了车子走,路上还没人追着跑,换做是我都胆子都要被吓破了。

  我心疼的帮他处理伤口,他却一直在笑。

  “笑什么啊,都这样了还笑?”我用棉棒戳了戳他的伤口,他这才痛的吸口气。

  “呵呵,傻瓜,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我摇头,“我没事,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今天要不是张川,我也能跑出来,大不了被打一顿,不过我想我以后也要随身带把刀子才行,不然老实被捉住都没办法还手。”

  卓风吓得脸色白了一片,“你最多拿喷雾,刀子是不要想了。我的人当时没跟着你吗?”

  我想了想说,“跟着了,不过没看到在哪里,没找到吗?”

  卓风摇头,“还没找到,估计也是提前被人发现了支开。”

  我没当回事,“没事,人多,我目标小,发现不了我也是正常,回头找打他们问问就好了。你这里还疼吗?”

  我戳了戳他的心口,之前受伤的地方结了伤疤,身上当时挨了三刀的,摸着凸起来像是皮肤上长了什么肿瘤。

  我心痛的亲吻上去,想要抚平一切。

  他笑着说,“不疼。”

  “可是留疤痕了。”

  “恩,没关系,也不影响什么,我又不用身体赚钱。”

  我嘿嘿的笑,“那要是用呢?”

  “那我就在你这里卖点力气,关灯了就看不到了,呵呵。”

  我也笑,往他怀里贴,紧紧的抱着他,“姐夫,谢谢你。”

  谢谢他一直都在我身边,谢谢他一直都是我的爱人,谢谢他一直爱我如此之深,谢谢他始终如一。

  “姐夫。”

  “恩?”

  “我陪着你。”

  他微笑着,唇角上翘,低头抱着我,重重的吻住我额头。

  我抱住他,回应,激烈而又热情。

  就像陆少说的那样,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我们之间还能分开吗?

  他身上有伤,我不想伤到他,适可而止,他却不依不饶。

  握我肩头,将我掉了个方向,我一声低呼,看着他在我身下疯狂。

  “卓风,你要了我的命了,我,我受不了了。”

  他也不停止,一次次的深入,我禁不住浑身都在抖,猛然一阵凉意袭来,汗毛孔都瞬间张开,随着全身的颤抖一股暖流喷了出来。

  卓风抬头看我,微微喘息。

  我软在他怀里。

  他还是不肯放开我,抱我更紧,猛烈的撞击,伴随一阵强硬的律动,我尖叫着,“卓风,我要没命了。”

  “在我身下没命吗?”他捧着我的脸,热气喷在我的脸上。

  我哼唧一声,眼神迷离,早就没了意识。

  “卓尔,再继续叫。”

  隔日一早,医院来了电话,张川没事了,昨天送医及时,没伤到要害,只是失血过多。

  而卓风的那个两个保镖却出了意外,一个被发现在学校附近的池塘里,另一个则失踪了。

  卓风很生气也很伤心,跟着他的人都是他信得过并且已经跟了他很多年的人,死的这个我也认识,年纪跟李哥差不多大,做了卓风七八年的保镖。

  据说人死之前是被勒死的,并且用的是鞋带。

  这就叫人惊骇了。

  那个人身材高大,身手不错的,用陆哥的话说,卓风能一个打十个,那个人就能打十一个,这样的人竟然被悄无声息的用鞋带勒死,想想都后怕。

  卓风却看着我说,“如果当时那个人对付的是卓尔呢?”

  我惊得脊背一凉。

  两个保镖都跟我距离很远,他们跟着我这么长时间我都很少见到,也就是说他们隐藏的很好,之所以露面,那肯定是我这边出了事发现了什么,可当时我是被老师带走,他们不可能不跟着的,可人却在学校的很远处的池塘被找到,也就是说他们是提前北支开的。

  卓风又说,“是两伙人。”

  只不过同一时间,其中一伙人被保镖们拦住,我则离开了他们的视线,被带走。

  我倒抽口气,浑身冒汗。

  卓风紧紧握着我的手,对我说,“这件事清楚之前我都在。”

  我愣愣的点头,可想到冯科那边,我就犹豫了。

  我还是冯科的老婆。

  卓风看出来我的担忧,交代我说,“别担心,他现在忙得焦头烂额,还没功夫管这件事。”

  冯科的业务出现了问题,我这段时间都没去,他也没找我,看样子是真的忙的脚不沾地了,不然依冯科的性格,但凡是有一点点时间都不会放弃给我找别扭的。

  简单的是收拾了一番,我跟着卓风去了医院看张川。

  正好听到张川的爷爷瘸腿老张在里面咳嗽。

  谢晶晶告诉我,“刚才爷孙两人吵了,吵的很厉害。哎,卓尔,你还是别进去了,那个老头子身体不好,被气出个好歹来可不好了,张川身体都这样了他爷爷还骂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点不知道心疼人。”

  我看看紧闭的房门,也觉得不改这个时候进去,那个瘸腿老张,也是我的噩梦,可我或许是真的练就了钢铁之躯,现在竟然一点都不在乎,我只是想感谢张川,要不是他,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犹豫了一会儿,卓风也说带这我离开,不想,瘸腿张就出来了。

  他的腿还是瘸的,走路更吃力。当年我用筷子戳他的地方留了很难看的疤痕,眼眶那里空了,瘪了进去,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气色不好,脸发红发胀,捂着嘴巴猛烈的咳嗽了很久看向我们。

  他该是没认出我来,只轻轻一扫我们就走了。

  谢晶晶低声问我,“还进去吗,卓尔?”

  老头子一怔,回头,“你是大妞?”

  我一点情绪没有的说,“恩。”

  “你,你……你是我当年买来的大妞?”他满脸的不相信。

  我知道我变化很大,可也不至于叫他想看到鬼一样的看我。

  卓风挡在我身前,对瘸腿张说,“你有事吗?”

  瘸腿张愣了一瞬,看卓风,眉头皱的老高,摇头,继续剧烈的咳嗽,跟着说,“我,我就是,我就是问问,没事,没事。”

  病房里面,张川估计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对着门口大喊,“你快回去,我还死不了,别管我的事儿,我愿意的,我谁都不怨,你回去,别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