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73节

  第551章 失踪的保镖找到了

  我笑着说,“你买好了?”

  他拉我手起来,“买了,放在车里,走吧,你不是还有两节课吗?”

  我看看时间,这才想起来,着急起来,“是啊,哎呀,要迟到了,快走快走。”

  我拽着他往外面跑,上课前十分钟走进教室,实在没位置坐了,我们就坐在了最后面一排。

  最后面的地势比较高,就是有些远,好在能够看的到黑板,我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有些近视,看不大清楚东西,低头看会儿书,再看黑板,字就模糊了。

  卓风坐在我身边,正在看新闻,偶尔发一两条消息,该是在处理公司的事情,我则有些心不在焉。

  他发现我没认真听讲,手肘撞我,我冲他笑笑,写了张字条,“姐夫,我看不清楚黑板的字。”

  他一怔,看着我的眼睛,点头写道,“下了课我们去看看眼睛,该是近视了吧?”

  写完,他将我手里的书本接过去帮我写笔记。

  我记得之前上大一的时候他也这样帮过我,他的字特别的好看,我当时照着学了很长时间,到现在还没学会,我的字之前很丑,他强迫我临摹别人的字写了很久,现在的字不丑越好看,乱糟糟的,像过了电的头发。

  下课后,卓风打了两个电话,说的是医院的事情,并且,失踪的保镖找到了。

  “姐夫,你去忙吧,我自己能行的。”

  他想了想,不放心的说,“先去看看,我帮你请假。”

  他直接给校领导打电话,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挂了电话就拽着我走了。

  保镖在医院,看情况不是很好,在动手术,家里人都来了,看到卓风就开始哭。

  保镖的母亲年纪不小了,还有老婆孩子,小姑娘怯生的看着我们,眼睛通红,泪珠子还在往下流。

  卓风一直皱眉没吭声,后来听说手术很成功才松口气。

  李哥安排保镖家里人去休息,给了钱,说了一通保证后就离开了。

  我们坐在保镖身边等,十几分钟过去,麻药过了,他睁开眼,看了我们很久才说话。

  “卓总,卓太太。”

  我一愣,有些不自然起来,这个称呼还真是奇怪啊。

  我要澄清,卓风看我一眼,将我的话全都逼了回来。

  保镖说,“周哥不行了吧?”

  他说的周哥就是死的那个,姓周,叫周水。

  卓风点头,“发现的时候在池塘,已经不行了。”

  “我就知道那个人肯定下死手,他不听,非要跟着,结果……卓总,查到是什么人做的吗?”

  卓风要头。

  他又说,“我猜测是张博远的人,卓总可记得我们之前跟张博远的人打交道,他的手下哥哥清一色的打手,穿着黑衣服,手上戴黑手套?”

  我大惊,接话说,“还戴着黑色面具?”

  他点头。

  卓风解释,“恩,上次这群人进了卓尔家里,砸了东西后就走了。”

  之后我回了学校,张欣和高可可喝醉呕吐,我大闹,再之后学校出事。

  这一切都清楚了。

  不管是冯科还是张博远,目的是将我逼进学校住,张欣那边给我小鞋穿,之后再给我下全套。

  那就是说,这里面张欣肯定脱不开关系了,高可可未必都是无辜,可背后是谁呢?

  冯科和张博远都参与的话,那最后获利的可不一定是他们。

  张博远可是利用了自己的女儿,而我现在对外的身份是冯科的老婆,他折磨我用这种办法的话,对他和公司可没半点好处啊。

  我们三个同时垂头,在仔细的想,最后想到了一个人,不禁同时抬头,看着彼此。

  “李思念?”

  我大叫。

  卓风吸口气,点头又摇头,“是她,也不是。”

  我不懂,“什么意思?”

  “李思念能这时候回来,用了不少办法,所以我相信。”

  我接过话头说,“你相信她背后还有别人?”

  卓风点头。

  当初李思念败走,卓风可是一点没放松的,叫人盯着不说还将李思念回来的最后一条线给掐断了,可她竟然在卓风的眼皮底下这么快的转身回来,足见她背后的人势力多么厉害了。

  卓风现在欠款还一大堆,管理是陆少的公司,背后利用卓尔集团慢慢拉拢生意,可也没有李思念翻身这么快,着实叫我们都捏了把汗。

  保镖还说,他不是失踪了,是被人追,当时周水出事的时候他被人追着跑,最后开车离开,在之后就被人追到了山上,才逃出来,前一天还有人在追他。

  卓风又简单的了解了一些情况,这才带着我离开。

  坐在车里面,我担忧的问他该怎么办,他说等一等再说,现在还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不能操之过急。

  “姐夫,我相信你。”

  之前因为陆少的话和一些照片我就怀疑卓风跟李思念之间有一腿,实在是我不对,现在知道了事情的具体经过,我为自己的愚蠢狠狠的骂了一句傻逼。

  卓风却笑,轻柔我头顶说,“不怪你,早晚都会知道,这件事也未尝不是坏事。”

  是啊,如果不是这件事,我到现在还疏远他,那我们只能越走越来远。

  他发动了车子,问我想去哪里,我看时间不早了,“去吃饭吧,回家吃,我来做。”

  他想了想,摇头,“家里没动作,还是下次吧,吃好了我们附近转转就回家休息,我明天有事忙,我叫佳佳陪着你。”

  “好啊,那我想去看看开心姐姐。”

  卓风想了一会儿,“也好,我们明天晚上一起过去。”

  之前说好的一起去,因为临时有事耽误了,这会儿跟着陆少一起过去,陆少一路上不说话。

  “陆哥,开心姐姐没事了吧?”

  陆少摇头,“问题不大,就是不爱吃东西。”

  “找医生了吗?”

  “恩,说没什么,可她吵着要出来玩。”

  上次开心就好要出来玩,我哄了好长时间,在那里闷久了好人都会闷出毛病来,更何况是现在就有问题的爱心呢。

  “那趁着我们现在都在,就带她出来走走呗,不会出事的吧?”

  陆少摇头,“不行,不放心,等等再说。”

  陆少最近一直沉默寡言的,他是无比担忧开心姐姐的,从前开心姐姐是名牌演员,是大明星,光鲜亮丽,在多少男人之间行走游刃有余,风流无限,可因为这件事,她竟然成了只能在小房子里面哭泣的可怜女人,身上所精力的事情是多少都无法承受的。

  我深吸口气,依靠在卓风身边,想起自己来。

  是否因为我从小就是个苦命的人,在黑暗的地方长大,所以即便出来后精力在多,还是无法在我黑暗的生活中造成多少负担,反倒叫我更加强大。

  不知道这对是好事还是坏事。

  开心亦如往常,到了晚上六点,就会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第552章 我养她

  我们的车子停下,她特别的开心拉着我和陆少的手往里面走。

  卓风跟在我身后,脸色不是很好。

  他该是没想到开心会变成现在这样,这件事中,他多少要负责的。

  可当时他自身难保,谁又会知道开心被折磨成这样子呢?

  罪魁祸首该是张博远,却不是无辜的我们。

  开心拉着我们坐下,提着一件件被她用剪刀剪坏的裙子给我们瞧,“我自己做的,好看吗?”

  陆少笑笑,“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开心嘿嘿的乐,跳着脚,提着裙子对我们说,“我换了给你们看,给我拍照。”

  开心一转身,陆少的脸就沉下来,他的心里是难过的。

  之前陆少说过,如果可用钱做到的事情那就不是事儿,可除了钱,他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法子叫开心好起来。如今,却即便使用钱,也无法叫开心好起来了。

  我问他,“如果开心好不起来呢?”

  陆少给我看了他早就准备好的戒指,“那就结婚,我养她。”

  当时陆少的脸上表情是坚定地,透着光。

  我还开他玩笑,“你可别忘记了,以前开心喜欢的是我姐夫啊。”

  陆少笑着问我,“你会相信?”!

  好吧,我还真不相信,当时那种情况,相信背后都是安排好的,只是已经不重要了。

  只要开心还在,陆少这边就是有希望的。

  开心换了衣服出来,背后一块漏洞,半个身子都露出来。卓风转身,背过去没看。陆少脱了自己的衣服给开心穿上,拉着她的手,问她,“不冷吗?”

  开心笑笑,“不冷。我不冷,不好看吗?你的衣服有味道,我不穿。”

  陆少听话的将衣服拿下来,闻了闻,“没有味道,我都戒烟了,你不是一直讨厌我吸烟的吗?只有香水味,你闻闻,是你身上的香水味。”(!≈

  开心捧着衣服使劲闻了一下,笑着说,“是,我喜欢。”

  我看不下去了,心口难受的厉害。

  卓风拉我出来,我躲在他怀里哭的泣不成声。

  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为什么都要被折磨之后才能在一起?只保留从前的感情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分分合合,备受折磨?

  卓风安慰我说,“坎坷过了就是曙光,我们现在不是在看着曙光前进吗?”

  从开心那边回来,卓风说会去国外联系个好的医生过来,陆少使劲搓脸说,“等这段时间过了吧,冯科那里该收尾了吗?”

  收尾后,冯科该面临着跟卓风一样的境地,欠款千亿,公司破产,冯氏都会被牵连,冯家内部动乱,冯科内外受困,他的事情更多。

  卓风一点头,递给我一颗葡萄,“是。”

  一个月后,五一小长假,谢晶晶说等长假回来就正是上课了,叫我放心,其实她不知道,我每天都有的新消息,卓风的人都在那边护着她。

  五放假,我就跟卓风回了家。

  桌子上放着等报纸上报道的冯科公司的消息铺天盖地,卓风却只轻描淡写的告诉我,“一切刚开始。”

  这天晚上,张川再一次打电话给我。

  我起初还在想他为什么还跟我联系,接了电话才知道,他是想提醒我,我妈妈那边出了事,大柱子失踪后人就被放在医院,医药费欠下不少不说,大柱子一家人在到处找我哥哥的下落,叫我小心。

  我表示感谢,挂了电话就跟着卓风去了医院。

  妈妈当时是被二柱子用斧头劈伤的,据说警察来看过后,要带人走,二柱子老婆哭死的闹,还要跳楼,这件事就一直悬着,可其实,背后不知道是谁在操控,一切看似平常,早已经乱成一锅粥。

  妈妈脸色不好,躺在小小的床上,皮肤白的跟被子一样。

  她看到我来很意外,激动地泪眼汪汪。

  我却一点感情触动都没有。

  “大妞。”

  她颤抖着叫我的名字。

  我躲开了一些,低头看她。

  一个女人,难道不该活的有姿色,有活力,有自尊吗?

  即便她没读过书,受到的教育也是叫她没有地位和自我,可这多年,她走南闯北,落户一又一家,受的苦还不够吗,为什么不知道反抗,为什么不抗争下去?

  现在的社会跟从前不一样了,她完全可以依靠各方力量叫自己逃出火坑,却偏偏走了最极端的方式。

  我对她,真是一点同情不起来。

  “你的医药费我就已经交过了,你可以在这里继续住下去,直到你出院都不用担心。但是你记住了,钱是你的医药费,你如果想用来做别的事情就想想自己。”

  我提醒她,这点钱是她的命,再用来给那几个畜生儿子,那就等于放弃了她自己的命。

  她可以不顾自己,我可不能叫卓风的钱白花。

  “大妞,女儿,你,你过来,叫妈妈看看。”

  我没动。

  看我什么?我长大都现在,她没有尽一份作为母亲的责任,更没有叫我享受到什么叫母爱和关心。我对她,真的一点的母亲的亲情都没有。

  “你好好躺着吧,我们走了。”

  我拽着卓风一起出来,路过走廊的时候,看到了二柱子。

  二柱子看我们一眼,眼睛横着飘过去。

  不打招呼也好,我免得生一肚子火气。

  卓风站着没动,看着二柱子走远。

  我好奇的问,“怎么了?”

  “过去看看,我觉得有些不对。”

  我跟过去,卓风走的很快,身后的保镖也跟了过去。

  二柱子发现了我们,突然停下来。

  狭长的走廊过道上,人来来往往,都在看我们。

  我们堵住了路口,很多人怨声载道。

  卓风还是不动。

  二柱子看我们,脸色不是很好,哼了一声,瓮声瓮气的问,“跟着我做什么,我还能怎么样,看清楚,我是她儿子。”

  呸,一家子都是吸血,还儿子?

  “二柱子,你来看看也是应该。不过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卓风问他。

  二柱子慌张起来,将手里的包往身后藏,跟着说,“我来看我妈肯定要带些东西,都是她喜欢的地里种的,不行啊?”

  卓风点头,“可以,你进去吧。”

  二柱子不服气的龇牙,“有钱了不起?”

  他一走,卓风立刻叫人跟了上去,没多会儿功夫,里面传来了二柱子的嚎叫,一个保镖出来,将菜刀提了出来,我吓了一跳。

  “二柱子,你疯了?”我大叫的冲进去。

  二柱子被缚住双臂压在地上,脸都被压得变了形,哼哼唧唧了一阵说,“我愿意,我就是看她不顺眼,为什么偏心将钱都给了我哥,我就不是她儿子了?不就是我哥会说会哄人吗,她不对我好也行,还拿着我的东西给别人,再说了,我只是威胁她,她是聚宝盆,招手就拿钱,我要她给我钱,她不给,你们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