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7节

  第52章 臭不要脸

  顾成峰这里挺好的,我来之前还在犹豫是不是真的要过来,毕竟这小子一直对我有非分之想,可也挺担心他的,本来就那么瘦,再饿瘦了就不好看了。

  我看到他的时候简直是眼前一亮,他变化真大,现在的他很成熟,不过才一个月没见,就好像好几年没见似的,我都有些没认出来。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虽然说还是那么瘦,可现在精壮了很多,身高好像又长了,我仰头看的好累。

  他伸手抓我脑袋,又来扯我脸颊,拉我的肉老长才松开,眯眼笑着对我说,“傻瓜!”

  我笑的眯了眼睛,一面揉脸一面问他,“我还没睡好呢,你给我准备好睡觉的地方了吗?我的熊猫买了吗,姐夫说不让我带。”

  姐夫在我身边低沉的笑,宠溺的也来揉我头顶,对我说,“那个东西都黑成那样了你也不扔,我买给你的新熊猫怎么都不要呢?”

  因为那只熊猫是当初姐夫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他那里也有一只,一直摆在床头,我也就格外珍惜我怀里的那只喽。

  我没说理由,只冲他抿唇笑着,却看到李思念的眼神的时候笑容有些僵硬。

  姐夫说是陪着我,可还带着李思念,我就知道,这个旅途只能是我跟顾成峰在一起厮混了。

  “好了卓尔,我跟你姐夫先去公司一趟,你跟着顾成峰好好休息,我们明天见咯。”

  看吧,她又将我姐夫给抢走了,我还没办法。

  我点点头,目送着他们离开。

  卓风走出去两步又突然走了回来,递给我一个包,帮我拉开了拉链,之后告诉我,“这里面有你需要吃的药,别忘记吃了,还有习题册子和书,你记得看,我回来了要检查。”

  我笑着点头答应,姐夫给我寄予厚望,我绝对不会叫他失望。

  他又揉我头顶,看一眼顾成峰这才离开。

  顾成峰站在我身边端着手臂哼了哼,“瞧你那死样子。”

  我冲他皱眉,“哼什么哼,跟猪一样。”

  “你说谁是猪?”

  “你,你是猪,你不是猪吗?”

  他生气又来捏我脸,“你见过这么瘦的猪吗?”

  我笑着戳他胸口,想戳他脑门还够不到,说,“是啊,你就是瘦的一头猪啊,嘿嘿……”

  他也跟着我呵呵的笑,一伸手,将我扣在了怀里。我的呼吸都被堵住了,使劲推他还没推开,挣扎了好半天才透出一口气来,我没好气的仰头瞪着他,“你想闷死我啊,别这样,松开我。”

  “不松开,这里都这样问好,我习惯了,我要趁机好好抱抱你,你都不过来看我,不知道我想你吗?”

  我鼻子一酸,也没哭出来,就是挺难过的,我也挺想他这个朋友的。

  “顾成峰,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要不是我说过来看你,姐夫就也不会带我来这里啊。”

  “哼,算你有良心。走,带你吃好吃的去,吃饱了回去睡觉,我陪你睡。”

  臭不要脸!

  这里的吃的真的不好吃,都是同一种味道,我觉得吃多了人的胃口都会差了,吃了一圈都一个样子。

  我端着一块披萨啃了又啃,“顾成峰,这里的冰淇淋倒是很好吃,可这个披萨就不好吃了,还不如阿姨自己做的呢。”

  他也点头,从我这里抢走了一口冰淇淋,“我也发现了,尤其你在的时候冰淇淋特别甜。”

  他就会撩人,我听的多了也还是觉得心头很暖。

  我拍拍鼓起来的小肚子,“我吃饱了,我们回去吧,在国内现在还是半夜呢,我困得要死了。”

  顾成峰一拍手,扔了几张法国纸币在桌子上,拉着我就往外面走。这个人走路好似没长骨头一样,总靠在我身上,一路上东倒西歪的,我走的都有些不稳了。

  “顾成峰,你别老靠着我,实在……”

  我一转头,好似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盯着那个白色身影看了老半天,确信我没看错。

  “高可可……”

  顾成峰听我大叫高可可的名字险些跳起来,睁大了眼睛顺着我喊人的方向看过去,不等高可可走过来他就要拉着我跑,“走,快走!”

  “去哪里啊?”我被他拽着跑,脚不沾地,耳边的风都呼呼的响。

  “别被那个女人抓到了就行,快走。”

  从这以后我就知道,顾成峰这辈子最怕的女人就是高可可。

  他连拖带拽的拉着我去了地下停车场,上车后还不忘四周看了看才将车子发动。

  到了地方他将我往沙发声一扔,质问我,“是不是你告诉她我在这里的?”

  奇怪了,法国那么大,高可可想去哪里我还能拦住了,再说了,我又没说。

  “我没说过,她问过我很多次的,我真都没说。”

  顾成峰皱眉,坐在我身边,默了很久才深吸一口气,无奈的蹙眉嘀咕,“我也没说啊,我家老头子现在在荷兰,不会遇到高家人才对,那会是谁说的呢?”

  我也纳闷。

  我们正想呢,我的电话就响了,我挺纳闷,我姐夫不是说我的电话在这里没信号的吗?

  顾成峰瞪我,“笨,卓哥给你办理了国际业务,估计是怕找不到你。你接了吧,问问他什么时候忙完。最好别忙完,你就一直在我这儿了。”他说话的功夫又往我身上贴,一伸手,将我拦在怀里,离我特别近,呼吸都喷过来。

  我看到了他下巴上长出来的胡茬子,我伸手去扯,他很是享受的闭上眼睛笑着对我说,“好看吧,长了胡子了,我也是男人了,能跟你生孩子,咱们生几个?”

  我生气,抬起一脚狠踹。

  “哎呦!”顾成峰倒在了地上。

  我接了电话,高可可的咆哮声传了进来,“卓尔,你太不够意思了,跑那么快做什么,就是不想叫我找到顾成峰是不是?”

  我解释说,“没有,我是被顾成峰拉着走的。再说了,顾成峰不想见你啊,你自己想办法呗。哦,你这是一直跟着我过来的吗?我想起来了,你问过我放假了去哪里,所以你就跟来了?”

  高可可在那边一阵大笑,“算你聪明,我不知道是哪一天过来,我猜到了顾成峰肯定会来接你,所以我早就在机场这里等了,已经等了十来天。”

  哎,高可可要是学习有这个决心那做什么不成啊?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笑话她说,“你可真是太没出息了,就为了追求他?顾成峰哪里好,笨蛋!”

  最近的时候高可可跟我一直没有矛盾,她还经常去学校找我玩。李妍那边再没找到我麻烦,学校从前老是看我不顺眼的同学也因为高可可对我大为改观。我还挺感激高可可的,她说我们这是不打不相识。

  所以,就算是朋友吧!

  不过她却总说,“我才不做你朋友,我没朋友,我对你好就是因为你是顾成峰喜欢的女孩子,别自作多情。”

  想起来高可可说这话的时候的酸样子我就想笑,并且她对对我的笑声骂我一句,“笨蛋!”

  我又将这句话还给她。

  我们就会同时笑出来。

  她也在电话那头笑的很大声,之后问我,“说说,你现在在哪里?”

  我嘿嘿的乐,“你又想套我的话了,我才不说呢,要问你自己去问顾成峰啊。”

  我将电话给顾成峰,他生气的对我瞪眼,使劲摇头,直接走掉了。

  我也有些失落,还挺为高可可可惜的,“他走了,不告诉你,我也没办法。你还是早点回家吧,好不容易放个假,才一个月,你想都这么过去了?”

  “……恩,我知道,我就是想见见他,我好想他。”

  我没了话接下去,这样的思念我能够体会,可我也帮不上。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心思,可我真不知道这是哪里,“高可可,我不知道我这是在哪里,你知道的,我英语还行,法语就真不会了,这里到处都一样,我分不清楚具体地点的。”

  “我知道,我没埋怨你,算了,我自己想办法,你别担心我了,挂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那边就将电话挂断了,我挺难过的。

  我回头看一眼站在二楼的顾成峰,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我当顾成峰是好朋友,顾成峰却喜欢我,高可可喜欢顾成峰,我却帮不上。可如果我帮了,那顾成峰会怎么想?也一样会伤心难过的吧!

  做人真难!

  我皱眉。

  他就在楼上轻笑,冲我招手,“上来,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他将他的房间让给了我,说他过两天要去上班,来回会很晚,怕打搅我休息,所以不跟我一起睡了。

  切,说的好像我很愿意一样。

  我躺在满是阳光铺盖的床上,盖了被子,闭上眼睛就睡得香甜,等我睁开眼,天都黑了。

  我愣愣的坐在床上认了好久的方向才回想起来我在法国不是在国内。

  才开门,就听到顾成峰在楼下的低吼声,“你说什么,我怎么会知道?你别想打她的主意,跟你没关系。是,是,是卓家怎么了?那能一样吗?她不同,哎,你不懂。哥,哥,你是我亲哥还不成吗?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管我事情,难道我姐姐的死你就没有责任了吗?好,我知道。什么?你说什么?你插手试试?”

  默了一会儿,“碰!”顾成峰起的摔碎了电话,整个楼似乎都在颤抖,回荡着他的怒吼,“混蛋,刽子手,就是你杀了我姐。我迟早都会找到证据……”

  第53章 我就不能找个小哥哥过夜了

  我吓得浑身一个机灵,他抬头,看到我,脸上的怒气还未消,大口喘息,很久后才对我粗哑着声音说,“吓到了吧?听到了吗?没错,是我哥,我一直觉得是他叫人杀了我姐,卓哥说当时家里的监控坏了,可是家里只有阿姨,阿姨都不知道监控是什么,当时也睡着了,是被人吃了安眠药,那我姐被杀那段时间肯定很痛的吧?”

  我一阵心惊,这些事情我是不知道的。

  我蹲坐在二楼的楼梯间,靠在楼梯的把手上,歪头看着他,楼下的地毯上满是电话的碎片,顾成峰孤单的影子就好像一条线,笔直才矗立在中央,凸显他的孤单。

  我问他,“你为什么说是你哥哥害死了娇娇姐?”

  “因为是有他那么很我姐,也只有他才会认为我姐会抢走他的东西。咖啡馆全球经济产业链,生意是很大,钱也很多,可就非要杀人吗?我姐的确在争取,可不是没抢走吗,我家老头子不会给我姐啊,我哥怎么就不相信呢?我亲眼目睹他们争吵,之后没多久我哥就失踪了,我知道是我姐找人做的,我家老头子还曾多次的去问过我姐,我当时看到了我姐一个人在哭,她肯定是也还害怕后悔的才会将我哥放了,可我哥回头就将我姐给杀了,这个事情不是很好想吗?”

  我不敢想象这里面的事情到底是多么的卑劣,可人死了,死无对证,证据也没有,就算有杀人动机又有什么用呢,家里人的包庇,各方面的疏忽,如何查啊?

  卓风一直都在查的,到底还是一无所获啊。

  我深吸口气,觉得好像头顶上被遮盖了一层黑布,如何都看不清楚外面的阳光。

  “顾成峰,如果真的是你哥做的,你会怎么样?”

  他看看我,没吭声。

  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惊慌和不知所措,一面是自己的同母异父的亲姐姐,一面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哥哥,顾成峰的位子多尴尬啊,手心手背都是肉,姐姐和哥哥都对他很好,他能如何做?

  沉默很久,他很是无助的一声长叹,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我看着他半晌,很是心痛的走过去,靠在他身边坐下,默默的陪着她。

  过了很久,他终于平息下来心情,用手肘碰我,“饿不饿,我给你做点宵夜吃,睡得好吗?”

  我摇头,“还没消化呢,之前吃太多东西了,我想给我姐夫打个电话。”

  半夜三更的,我就怕我姐夫和李思念睡到一起去。

  顾成峰猜到了我的想法,没好气的瞪我一下,扯了我的脸,还是将我的电话递给我,警告我说,“你那点小心思能作妖到什么时候去,别想甩开我。”

  我咬了咬嘴唇,还是将电话拨通了。

  姐夫那边没接,忙音一断,我的心就得到了谷底,心中又想起了顾成峰的那句话,“卓风是个正常男人。”

  哎……

  我就不是个正常女人了?

  我抱着电话愣了会神,问顾成峰,“你不去找你的法国妞们吗?你不是正常男人嘛?”

  他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过来看我一眼,举着手里的铲子指着我点了有点,发狠的说,“你要不要试试?”

  呸,美得你。

  我气得瞪他,趴在沙发上继续给姐夫发消息,那边却发来了微信。

  姐夫很少跟我聊微信的啊,确切来说,卓风是很少用这样的工具来跟我联系的。

  我好奇的点开,赫然一张图片,画面有些发黑,我看不真切,盯着看了半晌,才确信,那不就是两个纠缠的身体吗,尽管是图片,可我隔着屏幕都似乎看到了男上女下的那种身体律动,充满了的阳刚气息的身子在黑幕之下和女人的身体上的强筋有力,冲撞之中叫人热血沸腾,浑身都在痉颤。

  我深吸口气,将图片存了起来,不知道是出于一种怎么样的心里,总觉得拿着这个可以跟姐夫要挟出什么来,不想,等我保存好再回头去看,里面已经撤销,只有一条空白的撤销的提示。

  我痴痴的盯着屏幕看了很久,额头上的汗珠子都冒了出来。

  顾成峰过来拉我去吃早饭,我愣愣的看着他。

  “怎么了,脸色那么白,怎么了?”他过来抢我电话,我紧张的缩了手,“顾成峰,你别看,你告诉我,我姐夫住哪里?”

  “……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卓哥在这里的分公司,这都几点了,你想过去?卓哥叫你过去?不许去,太晚了,虽然说这里的治安还不错,可也不能去,我不允许,跟我睡。”

  “哎,顾成峰,我不跟你开玩笑,你告诉我,在哪里,我想去,我现在就想去。”

  顾成峰狐疑的盯着我的脸看了又看,突然就笑了,坐在我身边,跟我肩头挨着肩头,耸肩问我,“知道什么了?在电话里听到不该听的了?”

  我身子一夸,脑袋都耷拉下来。

  他继续笑着说,“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人家是那女朋友,都正常成年男女,睡了就睡了,也不代表什么,再说了,你现在过去干什么,插手叫你卓风拔出来?”

  我皱眉,说的什么话啊?

  “拔出来不拔出来也进去了,你啊,给我清醒点,你是他妹妹。”

  我是他妹妹……

  我咬着嘴唇,心里发冷,浑身都冰凉。

  “给我过来,吃点东西,我带你出去玩,闹一闹就忘记了,这不是还有我呢吗?”

  我哪里还有心情想别的?

  我摇头,“不去,我没心情,我现在就是心理难过。”

  我死死的抓着电话,也想学顾成峰那样发泄一样的将电话狠狠的扔出去,这才叫人心情舒畅,可我做不到,电话是卓风买给我的,我的一切都是卓风给我的,我不能破坏。

  似乎,现在也只有这些才会叫我坦然一些了。

  “顾成峰,我就是心理难过。”

  他轻笑,揉我头顶,一拉我,将我拽进怀里,低头亲吻我额头,捆我在他怀里,“你啊,就是笨,死心眼,我不好吗,你这样我也难过。”

  片刻的温暖也融化不掉我心里的难受,我将他推开,跑上楼,“我要去睡觉。”

  他在楼下对我低吼,“我陪你,你等等我,你敢锁门试试。”

  我就锁了,三道门,全都锁了,哼!

  可我哪里睡得着。

  我强迫自己不去想卓风和李思念的事情,却无数次打开那张模糊的照片,一遍一遍的看,看到最后已经看的我眼睛黑花,如何都分辨不出里面的内容。

  直到天亮,我才觉得舒服了一些,却困的厉害,眼睛都睁不开。

  顾成峰疯了一样来敲打我房门,我懒得去理会他,却听到了卓风在外面叫我。

  “卓尔,是我,我来接你过去,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

  我楞了,坐在床上看着紧闭的房门在迟疑,良久,我深吸口气对着那道房门说,“姐夫,我不想去了,我想在顾成峰这里住着,你去忙你的吧,我不想给你添乱。”

  外面卓风没说话,不知道在跟顾成峰低声说些什么,很久后对我说,“不可以,给我出来,收拾好了出来,我在楼下等你。听话,别闹小孩子脾气,我昨天工作到很晚,才出了公司,你要闹也回去闹,这是顾家,不是咱们家。”

  顾家怎么了,顾家没有叫我闹心的事儿。

  我倔强起来也跟一头牛一样,我吸口气,又说,“姐夫,我没闹,我就是不想老跟着你在一起,你走吧,我要睡觉了。”

  顾成峰外面却笑了,“傻啊你,你锁了门我就没钥匙了,我可进来了啊,你再闹我不带你玩了,出来!”

  说完,顾成峰用钥匙将房门从外面打开了,我就看着两个一样高的男人走了进来。

  卓风似乎真的有些生气,我盯着他的脸看了又看,他的眼睛下面一片青黑,眼袋都要垂下来了,眯着眼睛看我。

  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红血丝,不禁在想,这是晚上大战好几个回合睡不好了吗?

  我更加不想走,“姐夫,我不走,我要这里住,这里舒坦。”

  “别闹,跟我走,这里不是咱们家,跟我闹回去闹,听话!”

  我看一眼卓风的样子,将脑袋别过去。

  顾成峰却嬉皮笑脸的看着我,来捏我脸颊,他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在闹,不知道是不是对卓风说了,看他的样子就好像看好戏似的,“我说你个死脑袋,回去了才好办事啊。”

  什么啊?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他,好像懂了。

  卓风哼了一声,他也懂顾成峰在说什么,警告顾成峰,“在你这里住是因为你们是朋友,你不要教坏她,见一次就够了,不要胡乱说话。”说完,他又对我说,“跟我回去,想出来玩我再送你过来,这几天不行。”

  我到底是拗不过卓风的,后来几乎是被姐夫提着走出顾成峰的家里,我一路回头望着顾成峰,可他却对我一脸的坏笑,“回去吧,我这里也有事,茫然了再去找你,我知道你的住址。”

  我对他大叫,“你不够朋友义气,我跟你绝交。”

  “哈哈,好啊,那你做我女朋友吧?”

  卓风突然停下来,回头看顾成峰一眼,又看看我,我吓了缩了缩脖子,顾成峰却笑得一脸灿烂,对我挥手,“再见,我的女友,回头见。”

  臭不要脸!

  我呸他一口,迫不得已上车子,卓风坐进来,扭头看我一眼,对我探口气,解释说,“实在是没办法才将你送到他那里,公司有事没忙完,叫你一个人住酒店我不放心,现在我租了一个房子,付了一个月的房租,正好可以住到你开学,顾成峰想找你可以直接过来,但是不能过夜。”

  昂……

  我嘀咕,“你怎么还在外面过夜呢,我就不能找个小哥哥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