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74节

  第553章 你为什么不把我掐死

  钱钱钱,人为了钱真的就不是人了。

  二柱子被姐夫的人押走,之后给他认识人打了电话,回头告诉我说,二柱子会被关一段时间。

  可妈妈却在床上大叫着要人放了二柱子,说她有钱,是她不对。

  我使劲皱眉。

  “疯了?你是不是疯了,看清楚,那个人不是你儿子,你没有必要为了他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你有钱可以去别的地方,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想方设法叫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你,你……当初你为什么不把我掐死?”

  我死了才不会看到现在这么不争气的她,她生我,是为了钱,养大我也是为了钱,是为了给我爸爸传宗接代,即便到了现在,她拉着我不放却是管我要她那个要杀了她的所谓的儿子。

  我的手拽了好几下没拽开。

  卓风急了,一声低吼,“松开,不然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妈妈浑身一怔,松开了我。

  卓风拽着她我往后面躲,对我妈妈说,“你自己想的跟我们没关系,你是否想继续留在那个家也跟我们没关系,钱我最后给你一次,一共十万,这笔钱你可以做你想到事,都给了二柱子去赌博吸毒都可以,花光之后你要是再来,我就叫人将二柱子送进去,至于你,生死我们都不会关心。警告你,别想耍花招。你跟卓尔之间的感情也从此一笔勾销,即便见到了你也别想跟她相认,记住我的话。”

  卓风最后冷眼扫她一眼,拽着已经无力的我离开。

  坐在车内,我一直无泪,只觉得很累,身心俱疲。

  这样的母亲,能叫我好到那里去?

  “姐夫,我真是个累赘。”

  “不怪你,是上一辈的人拖累了你,不要多想了,我们回去吧,五一放假想去哪里玩?”

  我想了一会儿,一扫刚才的事情,人情冷暖自知,妈妈跟我真的再无关系。

  “恩,能带上开心吗?”

  卓风摇头,“陆少那边估计说不通,医生带过来,正在治疗,这几天陆少都在那边,估计也是走不开,我想只能我们自己去了。”

  也好,我都很长时间没出去走走了,不过我还惦记着顾程峰这边。

  “姐夫,去看看顾程峰吧,听说顾家现在情况不是很好?”

  顾程峰的生意倒是不担心,而是他家里。

  顾洛的孩子没了,张朵说不知道,也在管他要孩子,背后李思念还在给顾洛希望,两边拉锯,顾洛深受其害,又因为孩子失踪没下落,现在已经崩溃,雷倒后一直在医院。

  顾程峰一面照看公司,一面去医院,忙的飞起,我都很久没看到他了。

  我们直接去的医院,顾程峰端着盆子出来,看到是我们,愣住了,跟着笑着问,“你们怎么来了?”

  “看看顾洛。”卓风将水果递给他,看病房里面,问,“没事了吧?”

  顾程峰皱眉,“问题是不大,就是太累了,黑白颠倒,人吃不消的,孩子没了我们都很担心,你知道的,我哥哥对那个孩子多在乎。”

  “进去看看吧。”

  顾程峰帮我们开门,顾洛看到是我们,也坐起身来,勉强笑笑,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乱的头发。

  顾洛是真帅气,像电影里面走出来的那种贵气十足的王子,他的身上总是多了几分高贵,之前我对他误会很深,总觉得徐娇娇的死是因为他,后来了解到顾洛这个人,才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暖男。

  “顾洛哥。”我笑着问好。

  “恩,坐吧,你们怎么来了,我这都要出院了。”

  卓风笑笑,叫我坐下,他在靠着窗子看了一下窗外,之后才转身问顾洛,“最近还有人跟着你吗?”

  顾洛摇头。

  “顾洛哥的保镖呢,我记得从前都有保镖跟着的。”我好奇的问。

  顾洛出事的时候身边保镖都不在,他昏迷在办公室多久了都不知道,等他醒过来自己叫了救护车,公司的人才知道他出了事。

  并且顾洛说最近一直有人在附近,卓风之前去查过了,可是没查到什么。

  “没注意,应该没什么事儿,我的保镖都放下了,之前一群人都在隔壁打牌,我一生气都给辞退了。”

  还真是不负责,我心里嘀咕。

  顾程峰没好气的埋怨,“还不是你平时给惯了,花钱雇人不知道用,还叫他们自己放养型的乱走?”

  顾洛没吭声,只继续看着我们,在我跟卓风之间来回瞧。

  他当初是反对我跟卓风在一起的,在顾洛看来,卓风始终都是他的妹夫,因为他一直都将徐娇娇看作是亲妹妹。

  却不知道,那个亲妹妹在失去了冯科的孩子之后不能生育而变了样子,将顾洛和顾家人都当成了敌人,还叫人绑架了顾洛,试图要抢走顾家的生意,背后联合冯科,争抢家产。

  若非当时卓风发现及时,真的跟徐娇娇结婚了,那后果才叫不堪设想。

  我有些走神,这会儿顾洛和卓风已经说了很多,正说到冯科这件事的时候两个人都没吭声了。

  我没大注意听,看两个人都不吭声了我就好奇的问,“怎么了?”

  顾程峰呵呵笑,“没事,突然就没话题了,我带你出去走走不?”

  我摇头,“是不是提到我了?”

  卓风看我一眼,没说话。

  顾洛问我,“卓尔,你想过将来吗?”

  我的心脏猛然惊跳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太对,我问,“顾洛哥,你在担心我,是吗?”

  顾洛点头。

  我笑着说,“其实你们该担心的是我姐夫啊?你看他,都三十三岁了,还是单身,两次假婚姻,名声早就坏了,谁跟跟他啊,还欠了那么多钱给不了,跟冯家是敌人,跟张家也是敌人,背后最好的后盾陆少还是个黑社会,你说他以后可怎么办啊?跟我这个有夫之妇纠缠不清,是不是很可怜?所以你们该担心但是他,不是我。我大不了不离婚,可我能做任何事情啊,我又不拿冯家的东西,我也不会跟冯科生孩子,我什么都不耽误的。我本来就一无所有,现在得到这么多,其实我才是最幸运的,你不用为我担心。”

  我说了这么多,几个人都没吭声,只用发亮的眼睛看着我。

  卓风走过来,轻轻的抱住我,“卓尔!”

  我笑着说,“姐夫,我没说错吧?”

  他低头亲吻我额头,有些凉,触感很软,笑着说,“没有,很好,谢谢你。”

  第554章 自驾游

  五一小长假,卓风开车,我们自驾游。

  我之前说想去看看刘薇的,她一直没去上学,休学又延长了一年,电话也少,我一直都担心着。

  到了乡下,看着黄灿灿的麦子,我就想到了当年我在乡下的样子。

  那时候村里头都不种麦子的,说是太累还没多少收成,所以地里都种了猪草,全村上下都养猪,也没见得清闲和富裕多少。

  经常有一群小孩子不上学,在地里面砍猪草,提回来一篮子喂猪。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遇到了卓风。

  “姐夫,你还记得当年你去乡下采风的事情吗?”

  卓风笑笑,“记得,怎么了?”

  “你为什么会去那里啊?”如果他不去那里,去了隔壁村,那我们就不会接触,即便我当时出了事,我们也不会相遇,更不会从村子里面走出来。我还读书什么大学?不要说随便出去看风景了,估计我会整日抱着孩子哭哭啼啼还挨打,怎么还会跟卓风在一起生死相依的?

  “恩,是巧合吧,我当时跟徐娇娇因为公司的事情闹了意见,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就临时带队去了山里,没想到就遇到了你。呵呵,那个时候你双眼大大的,亮晶晶的好像有光,我一瞧就喜欢,你跟周围的孩子不一样,看起来干瘦,身子也矮小,可是很灵动,脸上没有忧愁,我当时就像拍你的,一直没捕捉到好机会。”

  他拿出电话来,还是那张我提着篮子站在枫叶树跟前的样子,当时阳光洒下来,披在我身后,好像服了一层金沙,我的眼睛的确挺大的,正好奇的回头张望,其实我正在寻找他。

  我笑着问他,“知道我在看什么吗?”

  卓风摇头,“当时就想问你,后来给忘了,不会是看我吧?”

  我笑着说,“就是啊。”

  卓风笑着,抱我在怀里,低头亲吻说,“真的吗,那我们早就互相有好感了。”!

  我问他,“我那时候才十六啊,你喜欢我?我那么脏,像一个泥人。”

  他呵呵的笑,也不吭声,之后很是神秘的看我说,“我知道那个小泥人会变成这样子的话我当时就带走了。感觉到了,没有理由的。”

  当时卓风已经跟徐娇娇没了感情了,卓风曾在徐娇娇的孩子流产后一段时间一直心情不好,这才重新将摄影这个事情捡起来,没事就出来走走看看,才会遇到的我,之前他获得了几次大奖,其实也不过是个爱好,谁知道,这个爱好就叫他遇到了这辈子都牵绊不清楚的我?

  刘薇跑过来,在半山腰上跟我们招手。

  她不去上学是因为家里出了事。(!≈

  她的父亲生病后再没起来,双腿残疾啊,现在家里唯一的壮丁就是她了,三个弟弟还小,她说如果可以,估计就不去上学了,可实在不甘心,就想等手头上宽裕了一些,将三个弟弟送到市里上学,她一边照顾一边打工上学。

  我听了不禁心疼起她来,也明白她这么坚强的理由。

  重男轻女其实在我身边所有人的生活中都在发生,家里的父母为了要男孩子,不惜牺牲家里的女儿的前程,他父亲跪求刘薇退学,照顾家里三个弟弟长大,看似一切顺利正常,其实这就是深入骨髓的重男轻女啊。

  刘薇成了那个被吸血的一个,比我的遭遇还要严重。

  我深吸口气,心情复杂。

  我想跟她说我帮她,还不等我开口,刘薇就说,“卓尔,不要给我帮助,我会没自尊的。”

  刘薇总说,穷人家长大的孩子自尊心很强,却也是最自卑的,也很脆弱很敏感,她说拿了我好处,就等于失去了朋友,因为她总是觉得矮我一截,做事抬不起头。

  我明白她的感受,但我见不得我的朋友有难。

  “刘薇,我可以不给你钱,那你去劳动啊,只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却不是特意去帮你的,真的,你只是去试试,如果可以的话就过去,不可以了你也不会损失什么。”

  我记得之前哥哥那边需要帮手带孩子的,刘薇喜欢小孩子,又离市里很近,相信会对她有帮助。

  刘薇听了还在犹豫,我没强求,看着三个差不多的男孩子跑过来我就头痛,男孩子都被成为是重要人,却不知道,这样的教育之下培养出来的男孩子只知道吸血,不知道上进,大柱子家的三个哥三个就是最好的例证。

  反倒是这样成长下的女孩子很是独立自强,若非因为弟弟们的吸血,怕是早就飞黄腾达,过上好日子了。

  临走之前我给三个男孩子一点钱,他们抢走了跑开,一句感谢都没有。

  卓风笑话我好心打了水漂,我却不在乎的,“我之前在酒吧上班赚的钱,也不多,不过叫我知道了一个道理,有些人是不值得同情和帮助的,真希望刘薇也能想明白。”

  卓风清晰口气,拍我脸颊说,“睡会儿吧,我们晚上就到了旅游区了,到了以后可以看到日出。”

  我笑着窝在他怀里,看一眼外面的天色,闭上了眼睛。

  等他叫我起来,天还是黑的,周围特别冷,风很大,呼呼的吹在耳边,我缩了缩脖子,卓风的怀抱就过来啊,拉开身后的毛摊子盖我身上,“再睡就错过日出了。”

  我这才看清楚,我们已经在山上了。

  这里之前我们来过,因为喝多了酒,睡过了头,日出还是在卓风拍摄的视频上看到的。

  这一次,我一定不要错过,就好比身边的他,再也也会错过了。

  他拉我起来,我们窝在一起,头抵着头,看着远处的漆黑。

  黎明前的黑暗,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过了一会儿,天边升起一轮火,还有些暗,一点点的从地平线上移上来,上升到一半的时候顿时大亮,刺得人有些眩晕。

  “姐夫,姐夫,亮了,亮了。”

  卓风呵呵的笑,抱着我,生怕我踩空了滚下山去,温柔的告诉我,“知道了,看到了,坐下来,别跳,会摔倒的。”

  我特别兴奋,初升的太阳还没有那么热,只有火红的光,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顿时大亮的时候,我立刻闭上了眼。

  卓风过来捂住我的脸,吻就压了过来。

  我身子一歪,滚成一团。

  “刺眼了吧,小笨蛋?”

  我点头,慢慢睁眼,眼前还是有一团黑,可我能看清楚卓风,主动亲吻上去,“姐夫。”

  卓风轻笑,“上次不允许,这一次允许你勾引我。”

  我愣了一会儿才明白,上次我勾引他的时候多大来着?十七还是十八?他死不活同意,他都睡在我身边了还是不同意。

  我一笑,“嗷!”翻身,反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