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77节

  第559章 追查

  我走上去想询问我妈妈的消息,可我竟然不知道我妈妈叫什么。

  我搓着衣袖有些不知所措,这会儿有个小姑娘跑到我身边来,仰头看我,“姑姑。”

  她吃着雪糕,已经融化了,汤汁流在手里和衣服上,我拿出纸巾给她擦。

  她站着不动,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姑姑,我认识你。”

  我笑,想着我失去的那个孩子,如果还活着,现在应该还只会哭闹和睡觉吧。

  “在哪里见过姑姑啊,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呢,父母呢?”

  “爸爸妈妈都去打工了,我在家里无聊,姑姑,你是我奶奶的女儿。”

  我擦手的动作一怔,眼神发亮的问,“你爸爸是谁啊?你奶奶呢?”

  “我奶奶走了,跟着我大伯二伯走的。”

  她就是三柱子家的孩子了呗?

  我重燃了希望,抓着她手,“乖,告诉姑姑,你家里在哪里,带我回去,等你爸爸妈妈回来好不好?”

  她回头指着远处的一个工地说,“我妈妈在里面干活。”

  我看一眼,拉着她去找。

  工地很大,周围干活的人男女都有,多半都是年轻人,估计大多是才来的乡下人。

  没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学历没有,能力不足,到了大都市只能做苦力,而工地就是第一个可以随便进出赚钱的地方了。

  小姑娘一眼就认出来远处蹲坐在泥潭里面砌砖的女人,穿着白花的衣服,赤足,身材矮小,只有一只手,我的心抽了抽。

  “那是你妈妈吗?”

  她点头,吃光了最后一口雪糕,“我妈妈,妈妈……”

  她大叫。

  女人正在用断肢的手肘灵活的捏着抹墙的工具,回头看我们一眼,愣了愣,扔了手里的东西,直接跑了出来。

  “大妞?”

  我没意外她认识我。

  当时我只见到了大柱子一家和二柱子一家,听卓风说三柱子一家是还算不错,家里三个孩子,两个大的都在上学,小的仍在家,吃百家饭,三柱子两口子经常外出打工,没时间照顾我妈妈却是经常给送东西的。

  我不禁对她生了几分好感。

  “是我。”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有,有事吗?怎么来这了?我还没下班。”

  我看一眼远处正瞧过来的男人们,说,“不是我财大气粗,是我实在有急事,今天的工钱我双倍补偿给你的,你能跟我出去说点事吗,行吗?”

  她愣了一下,摇头,“倒是可以请假,你的钱我不要,不过得等等我,我去洗一洗。”

  我笑着点头,牵着小姑娘的手站在树荫下等。

  等那个女人回来,身上换了干净的衣服,穿了一双黑色的布鞋,半只袖子卷起老高,脸也洗了。

  “走吧,离家近,回家说。”

  到了她家里,她给我烧水泡茶,小姑娘就坐在我身边,乖巧的吃着我在路上的小商店买的零食。

  我想我是非常喜欢小孩子的,看她安静乖巧的样子,我更想上前去抱住她,可一想到我的孩子,我就浑身难受,没了伸手的力气。

  “大妞,你能来,我很意外。”

  我笑笑,直奔主题,“我就想知道我妈妈现在的下落。”

  “走了。”

  “去了哪里?”

  她摇头,自己捧着茶水呼噜噜的喝,好久才说,“去了医院后我们去看过三次,头一次她给了我钱,我没要。第二次我带着孩子去的,说是想奶奶,结果她说不见,叫人给我们轰出来了。第三次就没瞧见人。二柱子在那,那个人驴,说话做事都不讲情面,有点二百五,我们没想闹,就走了。拆迁的事情是很久了,我们先搬出来的,钱给的足够,还有房子住,为了家里的孩子着想我们一条街的人都没犹豫,出来的早。可大柱子和老二不这么想,非要多弄点钱,当时拆迁人过来说情况,说可以多给,他还嫌弃少,老太太也是来说情的,谁知道就扯到了你身上,闹来闹去就动了手。”

  她还说我妈妈当时是拦着二柱子不要闹到我这里来的,大柱子在一旁煽风点火,我妈妈就被二柱子砍伤了。

  至于我妈妈去了哪里,她就不清楚了,不过肯定是被大柱子和二柱子带走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

  我出来的时候那个女人拉着小姑娘也出来,她们顺着街道去了街边的小卖部,买了一些孩子喜欢的铅笔和本子,她又去了工地,小孩子自己往家里跑。

  我就坐在路边的车子上看着这一切,手里要给孩子和那个家的钱都捏的变了形。

  心中感慨,人和人的差距还真是大。

  那两兄弟为了钱可以卖儿卖女,而一个跛脚的丈夫带着一个断肢的妻子就可以撑起一片天,有了房子,有了钱,努力工作,给三个孩子足够大的安稳。

  “李哥,你说,家庭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有人好有人坏?”

  李哥吸一口香烟,“恩,家是港湾,可这港湾是好还是坏,要看自己了。”

  我点头,明白又不明白,跟着又摇头。

  “走吧,去我老公那里。”

  李哥踩了油门,故意逗我,“去冯科那啊?”

  这个名字似乎已经很久不曾出现在我的世界中了,我笑笑,“李哥,你也学会开玩笑了啊,可这个玩笑不好笑啊。”

  李哥耸肩,“恩,就是想提醒你点什么。”

  我一怔。

  是啊,我还是冯科的妻子呢,一张口就叫卓风老公,实在不该。

  我点头,没吭声。

  到了陆少公司楼下,看卓风的车子不在,我想着是否先打个电话问问,不想那边没人接听,李哥就说先上去看看,或许车子出去了人在开会,最近事情多。

  我同意的点头,跟着上了楼。

  推开办公室房门,李思念坐在这里。

  我皱眉,本就心情糟糕,这会儿更加的糟。

  “你怎么来了?”

  李思念笑,将手里的文件啪嗒一声合上,靠在身后,先是仔细打量我,很久才说,“我来是对陆少表示感谢,可我发现,他的话并没有对你造成什么威胁。”

  我也跟着冷笑,“李思念,你算错了,这点闲言碎语的我还不至于,就算卓风跟你睡了我还是不在乎。”

  李思念哈哈大笑,“不在乎是好事,不过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来日方长。”

  我瞪她一眼,没还嘴,逞口舌之快没好处,对付李思念,我也是有办法的。

  最近背地里我叫人查了很多关于李思念的资料,就算还不知道她背后是什么人,可她又不是神,还就铲除不了了吗?

  我笑笑,坐在了她对面,将她刚才看过的资料也看了一番,跟着说,“李思念,没事的话请回吧,我想这里是没有人欢迎你的。”

  她也不吭声,只眼神复杂的在我身上来回的瞧,沉默了半晌,“卓尔,到了今天我才知道其实我们这群女人当中,最可怜的是你,最卑鄙的也是你,啧啧!”

  她留下一窜意味不明的的酸话,起身离开了。

  我则仍坐着,听着身后的房门哗啦啦的摆动,心里窝着一口怨气。

  第560章 老婆,我想你了

  从始至终如果没有李思念的破坏,我和卓风能成为现在和样子吗?

  当初她跟卓风订婚这件事也是用了非常的手段,卓风赔掉了整个公司给她补偿,还不够吗?

  现在卓风都已经三十三岁了,这八年来,卓风可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就算是因为我,难道卓风错了?

  成全别人是一种美德,即便很难,可也不至于破坏啊。

  我深吸口气,还是觉得憋闷的厉害。

  继续给卓风打电话,那边还是没接,我想继续打,冯科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犹豫了一会儿,知道他最近事情忙,卓风背后公司的业务做的不小,冯科焦头烂额,整日在公司都没出去,这短时间都没有跟我联系,突然跟我联系,是为了什么?

  我好奇接起来,那边传来了冯科的笑声,“老婆。”

  我皱眉,没好气的说,“冯科,有事吗?”

  “老婆,我想你了。”

  真恶心。

  我忍着心口的恶心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呵呵,想要你。”

  他好像,喝多了?

  我听着声音不大对,“冯科,你喝酒了?”

  “恩,嗝……喝了一点,才跟客户吃饭回来,你过来。”

  “我不去,有话在电话里面说的吧,我们没必要见面的。”

  他呵呵的冷笑,“你不来会后悔的,我这里有一些东西给你看。”

  “冯科,你别打哑谜,我是不会过去的,你想说什么就说,不想说就挂断了,我这会儿……”此时,卓风的电话打了进来,我没跟冯科说完就挂断了。

  “卓风,你在哪里啊,我在陆少的办公室呢。”

  卓风那边恩了一声,半晌才说,“我在外面忙,刚才在说事情,估计一会儿要去吃饭,你在那里交个外面吧,陆少也回去了,在路上。”

  “哦,行,我就是想问问你我妈妈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是已经交给顾程峰了吗,你去问他就可以,我这边……”他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变的远了,该是在跟客户说话,“哎,好了,我马上到,好的,蒋小姐,好,我马上到。”

  “那你先忙,我挂断了。”

  不想耽误他工作,我没多做纠缠,才要挂断电话那边传来了熟悉的笑声,“卓总,实在是太见外了,里面请。”

  我愣了会儿,电话也断线了。

  正在想这熟悉的声音是什么,陆少推门进来,风风火火的,看样子心情不错。

  “陆哥。”

  “想什么呢?”

  “哦,没事,刚才跟卓风通过电话的,你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恩,卓风在陪客户,我就回来了,我高兴?嘿嘿,当然高兴,开心情况有所好转,医生说会好起来的。”

  那可是好消息,“那我们去看看呗?”

  “暂时不用,等一等再说,啊,我问你,认识一个叫江华的女人吗?”

  我摇头,刚才电话里卓风好像就在跟一个姓江的女人说话呢。

  “我不知道啊,怎么了?”

  陆少蹙眉,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咣当一声将自己摔进了沙发里面,跟着说,“就是这个女人来的有些突然,我担心卓风这边会上当,说的条件太好了,未必是件好事。”

  我哦了一声,不是很懂,“那就叫卓风多留心呗,反正你是财政大权,你不给他钱就行了。”

  陆少呵呵的笑,看起来心情是真的很好,眼睛都笑的睁不开了。

  “陆哥,这会儿该放心了吧?”

  他点头,“放心,必须放心,哈哈,哎呀,心情好,妹子吃什么,哥哥请。”

  我想了一番说,“我想吃……”

  话还未说完,电话上来了条信息,跳出来的名字是冯科,是一条微信语音。

  我无奈的划开屏锁,开了外放的听,“嗝,你妈妈不想要了吗?过来,我想告诉你一些细节,想知道吗,呵呵,那毕竟是我岳母。”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陆少惊得从沙发上坐起来,我们四目相对,安静了一会儿路少说,“问他,到底想说什么,我去问问顾程峰都查的怎么样了。”

  我点头,打了字过去,“你到底想说什么,知道那是你岳母就不要做不好的事情,直接说。”

  冯科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我犹豫的接过来,无比紧张,“冯科,你想说什么?”

  “老婆,过来,过来我就告诉你,呵呵,我岳母这人还是不很不错的,除却有些喜欢钱,其实也是一个喜欢自己儿女的人,想我没有母亲,对母爱也是无比渴望的。”

  “你……”

  “哈哈,别怕,想知道就过来,陪陪我。”

  我知道我不去,他肯定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这个节骨眼上叫我过去也不过是想利用我妈妈威胁我。大柱子背后跟了谁还不清楚,要真的是冯科,那他说的也不是谎话,可叫我过去能做什么,冯科也不是非要霸占着我身体不行的人,在这里也不能像在法国一样将我关起来折磨我,无非是打我一顿,开出一些苛刻的条件,威胁我叫卓风放弃。

  可事情到了现在,卓风已经做了很多,我不能叫他放弃,任何人都不能放弃,想威胁我,也要看我是否答应了。

  我妈妈固然重要,如果非要在卓风和我身边的所有人来选择的话,我肯定不会选择我妈妈。

  拿定主意,我躲开了陆少,坐上车子,赶了过去。

  李哥告诉我如果半小时没出去就会破门,我叫他别紧张,说到底我是冯科的妻子,李哥怎么做都是错的,我也相信冯科不会愚蠢到这个时候对我动手。

  进门后,一股巨大的酒气扑面而来,我呛的后退几步,身后的门咚的一声被关上了。

  我猛然回头,冯科提着酒瓶子看着我,似笑非笑,一脸的阴险。

  “老婆。”

  我紧张的看着他,继续向后面躲,身后的客厅台阶将我扳倒。

  冯科的手朝我伸过来,我意外的看着他。

  “放心,我还没畜生到见了你就非要上了你。起来。”

  我看着他的手,没领情,自己站了起来。

  他从我身边走过,坐在了沙发上,给我一个杯子,“陪我喝一杯。”

  我可没心情跟他周旋,“你说,我妈到底在哪里?”

  冯科笑,“卓尔,你不是恨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