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81节

  第568章 不够爱

  “陆哥,谢谢你,我知道了。”

  陆哥那边我肯定会去,他帮了我哥哥不少,最主要还有我放心不下的开心,可至于卓风那边,我是不会再联系了。

  如此过了一个暑假,还剩下一个星期才开学的前一天,哥哥带着嫂子过来了。

  我一直都住在学校,因为想要考研,不得不努力一把,谢晶晶一面在酒吧打工一面学习,忙的飞起,人也销售了一大圈。

  我带着她跟哥哥出去吃了顿好的,回来的时候谢晶晶去上班,我则跟着哥哥又去了酒吧。

  嫂子带着孩子回了酒店,到了地方打电话祝福我们不要太晚。

  哥哥眉头痕迹很深,放下电话后第一句话问我,“最近过得不好吧?”

  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我很好啊,虽然瘦了点,不过很健康,“哥,你想说什么?”

  “卓风那边我知道点消息,你想听吗?”

  哥哥是直肠子,说话做事都不会拐弯的,直接这么问着实叫我有些尴尬的,可我没多少惊讶,只说,“哥,我没事,卓风那边的事情跟我没关系的。”

  “傻不傻?到底卓风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厄!

  他说的对,我的命和现在的一切都是卓风给我的。

  我缓缓垂头,喝了口辛辣的酒,半晌才缓过气来说,“哥,那你叫我怎么办?我们之间太多事情了,他想我求过婚,我们分分合合很多次,我还有过孩子,最后我们要成为什么关系比较合适呢?”

  哥哥也是无奈点头,猛吸口香烟才说,“有些时候是挺奇怪的,你说谁都没想到你们最后分开,都到了最后了,眼看着冯科这边撤资放手,张博远离开,李思念也成不了气候,一切都好了,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或许是命运吧。”

  “我不信命,妹子,这件事有什么过不去的呢,卓风要是肯认错,找你认个错就过去了呗,不是说男人女人在怎么样,是身不由己啊,你想想你当初不也是身不由己吗,如果卓风也在乎你跟冯科的话最后也不会帮你不是?”

  当初我是身不由己,我为了卓风嫁给了冯科,可卓风呢?他是为了我才跟一个认识一两次的女人上床吗?

  不管他是否真的当了父亲,这件事都对我造成不小的伤害,我要的不是解释也不是包容,是不够相爱了。

  “哥,你爱嫂子吗?”(!≈

  他点头,“爱说不出口的,可说了就肯定认了,我爱,她是我妻子,我孩子的母亲,我肯定爱,不爱也不会在一起啊。”

  “是啊,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跟嫂子的身份呼唤,你跟卓风身份呼唤,你会怎么做?”

  “解释,求饶,怎么做都行,只要她原谅。”

  “是啊,可是卓风呢?他什么都没有,只在一天下午去找我,问我想知道什么,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吗?”

  哥哥深吸口气,眉头痕迹更重。

  “哥,卓风做的一切说明了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吗?”

  “不够爱。”

  “对,我们都一样,不够爱了,折腾了这么久,精疲力尽,我们都爱不动了。他当了父亲也好,成为别人的丈夫也好,不管睡没睡那个女人,现在我所看到的都是一个不想解释不想努力的卓风,我知道他一直耗费心力的拉我到他身边很吃力,人人都会累,可我就不累了吗,难道这八年来我过得就好吗?”

  “妹子,别说了,喝酒。”

  酒伤肝,可不醉伤心。

  我猛地关进了肚子,再叫了三杯,最后醉倒在桌面上。

  翌日才发现我睡在了酒店,嫂子在照顾我,我竟然吐了一整宿。

  “嫂子。”

  嫂子坐在凳子上睡着了,听到我叫她身子一歪,险些倒在地上,我伸手抓她,她反手扯住我,紧张的问,“没事了吧?”

  我勉强笑笑,这才发现,说不出话来。

  她叹口气,扭开了矿泉水给我,“喝吧,吐了一夜,哭了一整宿,能说出话来才乖呢,你先躺着,我叫你哥给你买点药来。哎,才喝酒不能吃药,那买点奶进来吧。哎,傻丫头。”

  这一醉叫我病了三天,嫂子围着我转,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出院后我就送他们回去了,谢晶晶还不放心的摸我额头,“没事了吧?烧了三天,好人都少出毛病来了。”

  我笑着问,“那我现在是不是变成傻子了?”

  她也嘿嘿的笑,“没有,还是很聪明,我回头问你几道题,先回去吃饭,饿死我了。哎,高可可回来了,抱着孩子,小家伙特别可爱。”

  我一愣,问道,“带孩子上学啊。她也不考研,这大四了都,不去实习吗?”

  “不知道了,估计是回来办什么实习手续的吧,走去看看去。”

  高可可的孩子跟冯科长得真像,尤其是那双眼睛,桃花眼笑起来风情万种的。

  高可可抱着小家伙跟我打招呼,半开玩笑的说,“你说奇怪不,我们都是冯科的女人,我没结婚却有了孩子,你这都离婚了还没个动静。”

  我勉强笑笑,佩服她的坦然,却在心底嘲笑自己的无能,我竟然觉得冯科挺可怜。

  “那冯科没再联系你们吗?”

  高可可摇头,“谁知道呢,不联系更好,我毕业后就出国的,你忘记我在欧洲还有房产啊,我去那边生活,即便不工作也足够我们娘俩活两辈子了,以后他长大了自己去闯呗,我不告诉他父亲是谁就成,冯科相帮就帮,不想帮就算了,反正我的孩子要归我养。”

  我定定的看着高可可,她从前浑身都吃刺,无时无刻都在准备着针对身边所有人,可现在抱着孩子,笑的一脸幸福,满面春风,处处柔和,与从前那个高可可大相径庭。

  那孩子很顽皮,手劲很大,攥着我的衣服乱扯,高可可笑着说话,孩子似乎听懂了,眼镜眨啊眨的看我。

  我也笑笑,小孩子咿咿呀呀的说了一番话,高可可咯咯的笑着开心。

  我想到了我的孩子,那么小,还没出生,甚至没来记得呼吸空气就不在了。

  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觉得这一切好像梦啊。

  隔天,准备好了开学的东西,我去了墓地。

  先去看了我的孩子,小小的墓碑上放了一只飞行棋和一只变形金刚,看样子是才摆上去的,我好奇的转了一周看过去,没瞧见人,清扫了墓碑,安静的坐在一旁枕着墓碑听这里的风声,很久才离开。

  之后换了个方向先去看了二表姐,出来后才拐过去站在徐娇娇的墓碑前。

  她的样子永远的不会再变了,相片上的她依旧是美丽的。

  我蹲下来轻轻的擦,对她说,“姐姐,我现在都快赶上你离开时候的年龄了。”

  第569章 强扭的瓜不甜

  世事难料,因果循环,到了最后,我们成为如今的样子,不知道早早离开的人是否还会在乎这里的一切?

  “姐姐,卓风当了父亲,孩子不属于你我,呵呵,很意外吧?”

  无法得到回应,我还是想到如果徐娇娇在的话该是怎么回答。

  她肯定刁蛮的瞪眼,跳着脚去大闹,指着孩子的母亲说对方的不好,即便分开了得不到,也会闹的所有人鸡犬不宁。

  从前觉得徐娇娇这样真没礼貌,像个泼妇,现在觉得,她活的才是最洒脱的那一个。

  想了就去争,得到了不喜欢了随便丢弃,看似冷血,其实多情。

  “姐姐,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我现在时间很多。”

  我转身离开,瞧见了山下停车的豪车,下意识的多看了两眼,可从车里面下来的人却很陌生,我不禁自嘲的笑,“车子一样的很多,可坐在车里面的人却大不相同。从前属于卓风的车子,现在该是变卖了吧,那重新买的车子里面坐着的是他们一家三口。”

  隔天开学,冯科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正跟谢晶晶忙着搬宿舍,因为要考研,我们就被分到了独立的公寓住,比较安静,人也不多,我不想打搅这里的同学,躲开了人群出来接。

  “喂,抱歉,刚才在搬宿舍。”

  冯科低沉的笑声传来,“想你了。”

  我一怔,也跟着笑了,“是吗,那就来看看我吧。”

  “呦,学会开玩笑了,不容易。”

  我也跟着低声笑,“人啊,就要活的有趣一些才行,你最近怎么样?”

  “恩,还不错,生意步入正轨,一切都好。我听说了一件事。”

  关于李思念的。

  这一个暑假我只做了两件事,准备考研和对付李思念。

  尽管还没揪出李思念背后的人,我只耗费光了李思念的全部的资金,如今的她自身难保,更不要说对付顾洛和我了。

  顾洛为了表示感谢,给了我一笔钱,我留着钱也无用,直接全都投了进去,最后吃空了李思念。

  她走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天很黑,她穿了一件红色的风衣,没有撑伞,任由雨水落下来,只对我说,“卓尔,我甘拜下风。”

  我笑着回答她,我这人还是手软,不然我会逼得你也家破人亡,可我不想那么做,所以你现在只能走。

  她笑笑,转身冲入了雨夜,再没了影子。

  她走后,这里终于安生了,晴空万里,半个月不曾下过雨了。

  顾洛抱着孩子离开,顾程峰忙着卓风临走前给他的那个节能汽车的项目,忙的脚不沾地。

  陆少这边依旧开会所开赌场,公司还是半死不活,他的重心全都在开心这里。

  一切都步入了征途,失去的,得到的,都有了如今正常的模样。

  冯科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我想他该是猜到了什么。

  “说吧,你想怎么做?”我问他。

  他又是低沉的笑,跟着说,“知道你不会轻易放弃,张博远现在在法国,我前天才见过,你如果非要用公司做赌注的话我不会拦着你,可你该知道,公司不全是你自己的,我不能赔掉我的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给你玩,所以我想我是不会同意的。但是你也该知道,没了公司给你做后盾,你是对张家来说,不过是一只蚂蚁,被踩了就再也起不来了。”

  我失声笑道,“冯总,你这样就不可爱了,你这么说是想将我从公司里面踢出去吗?”

  冯科一点没犹豫,“是。”

  我没意外,直接说,“好,给我足够多的钱我就答应,你去准备合约吧。”

  拿到钱是一周以后,冯科再一次给我来了电话,他已经回来了。

  晚上,我们约在了咖啡厅。

  他没什么变化,只是更白了,显得更加阴冷,我坐在他对面,他一直没吭声,审视我很久,“你变化不小。”

  我笑笑,“人总要成长起来的。”

  如果还像从前那样像一只白莲花的,我怕是现在早就被李思念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我点了你最喜欢的卡布奇诺,还有抹茶蛋糕,一份牛排和水花沙拉,还满意吗?”

  我笑笑,“还好,你才回来的吗?”

  “上次通过电话后就已经回来了,是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处理好了股份的事情我也该回去了。”

  我点头,喝了口咖啡说,“多谢你。”

  “谢我什么?”

  “谢你给我了钱。从前不知道,其实钱真的很重要,有了钱可以做很多事情,也可以买到很多从前买不到的东西。”

  他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吃东西。

  我漫不经心的吃着才端上来的牛排,意外的看到了他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心口奇怪的感受,知道跟我没关系,还是问他,“有喜讯了?”

  他愣了一瞬,笑了笑,没回答。

  我也没追问,毕竟,跟我没关系。

  吃过饭后他送我回了学校,突然问我,“卓尔,后悔了吗?”

  我失声笑出声来,“很多人都这么问我,你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我。想听什么答案?”

  他摇头,“我问的不是你跟卓风,是你跟我。”

  我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答案很伤人。

  他伤害我,利用我,威胁我,可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比我那几年跟着卓风学到的东西还要多,最后意外的这笔巨款的确叫我震撼。

  可我不后悔跟他离婚。

  “冯科,你其实会找到相爱的女人,你也会是一个好男人,我希望你幸福。强扭的瓜不甜,我想你该懂。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是不是?”

  他只定定的看着我,再没说话。

  饭毕,他送我回去,我起身离开,还未转身,身后的车子已经疾驰而去,将我淹没在烟尘之下,再没追到他的半个身影。

  晚上睡觉前,冯科发了信息给我,“卓风没有结婚,也不是孩子的父亲,你应该去找他。”

  我盯着电话屏幕看了很久,越看越模糊,脑子也跟着糊涂。

  看着看着,我就哭了。

  人人都在劝我去找卓风,可为什么不是卓风来找我?

  我不懂,真的不懂,就算孩子不是他的,那跟别的女人上床怎么说,他不解释一下吗,戒指给了别的女人如何说?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我晃了晃脑袋,抹掉脸上的泪水,闷头哭了一夜。

  谢晶晶安静的坐在我身边看着我,也不问我什么,等我哭够了才说话,“卓尔,其实我刚失恋那会比你还严重,可我也走出来了,后来张川找我的时候我不是没想过复合,可我无时无刻不在告诉我自己不能,分开了就是分开了,有了裂痕的两个人不肯能再走一起的,卓风背地里跟别的女人上床,那就永远不可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