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83节

  第572章 就抱抱不做别的

  巧合,楼下的小旅馆还有一间,是个标准间,还是人家之前临时退订。

  “有了就好。”我说。

  顾程峰交了钱拉我上去。

  在顶层,靠近酒店的露天浴场,看起来还不错,我没带泳衣也没有办法过去,只能趴在窗户边行看着,顾程峰游泳了回来抹了把脸,强壮的身体上还流着水。

  他一面擦一面问我,“饿不饿,我叫人做了点吃的送上来,陪我喝点不?”

  我笑着点头,“好。”

  酒足饭饱,已经夜里十一点,顾程峰放了音乐,我们挨的很近,随着音乐的节拍慢慢的跳着舞。

  歌声很缓慢,舞步也很缓慢,跳着跳着,我们贴到了一起。

  面前的顾程峰褪去了年少时候的青涩,多的是成熟。他眼神如炬,盯着我的双眼,好像一团火。

  “卓尔。”

  我笑着应,“顾程峰,你成熟了很多。”

  他笑笑,“是吗,成熟点好,至少做事不会愣头青的叫你厌烦。”

  我摇头,“不会,我以前也愣头青啊。”

  顾程峰笑容更深,眼睛眯了眯,放在我腰上的手收紧,将我抱住了,“卓尔,我就抱抱不做别的。”

  我没反抗,任由他抱着我。

  顾程峰坚持锻炼,身上的肌肉明朗,硬如钢铁,却抱着我的时候温柔的像一团棉絮。

  “我……”

  顾程峰的话还没说完,房门被人敲响了,我们浑身一震,我也顺势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谁啊?”顾程峰不满意的嘀咕。

  他过去开门,才打开房门走近来一群人。

  我吓了一跳,拉着顾程峰往后面躲。

  他拽住也后退几步,不满的看着来人,怒吼,“做什么?”

  “做什么,给我搜。”那人怒吼一声,身后的人鱼贯而入,推搡着我跟卓风不断后退。

  我退无可退,撞在了身后的柜子上,把手硌的我后背一阵痛,闷哼,“额!”

  顾程峰转身拉我过去,彻底的怒了。

  “你们给我滚,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现在给我滚出去。”

  “你进去躲着,别出来。”顾程峰将我推进了旁边的房间,咔哒上了锁,我敲门不开,外面就传来了打斗声。

  顾程峰咆哮,“你们是谁派来的?”

  “谁?呵呵,只是找点东西就走,给我让开。”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不让。”

  “不让,再给我打。”

  我心惊肉跳,尖叫着拍门,随手抓了个烟灰缸就要冲出去,听着外面一阵阵打斗沉闷,我的心都要揪出来。过了一会儿,房门开了,我却看到的是一张叫我无比意外的脸。

  “卓,卓风?”

  卓风的身后不远处站着顾程峰,脸上挨了很多下,青一块紫一块,那群人已经走远,卓风看着我,拉我出来,我低吼,“松开我。”

  顾程峰朝我走来,指着卓风问,“卓哥,你这么做什么意思?找一群人来翻我的印章吗?太卑鄙了吧?我都说了,这次的合约我不会同意签,你怎么回事?”

  是因为简单的一个合同,卓风就叫人来堵我们的门?他不是在国外吗?

  我皱眉死死盯着他看。

  卓风身上的黑色西装有些不合身似的,松松垮垮,袖子也很长,他该是来的很急,鞋带都没系好,这会儿这个低头系鞋带。

  “我说过,我想要的东西一定会拿到。”卓风冷声回应。

  他的声音变化很大,冷的像刀子,我惊愕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突然之间觉得他竟然是这样的陌生。

  “卓哥,我敬重你,可生意归生意,你这样合作我拿不到利润,你不能强人所难。”顾程峰啐了口嘴里面的血,满脸怒气。

  卓风依旧稳稳的坐着,冷的想快冰雕,头也不抬,脱了外面的黑色西装后递给了身边的人,有人进来将另外一件衣服给了他,他起身穿好,系好扣子,还是那个光鲜亮丽的男人,魅力无限,可他的身上却少了几分人气,叫人望而却步的冷艳。

  “卓哥,你想怎么做都可以,我不会答应的,这个协议我不会签。”

  卓风没吭声,低头继续整理自己的衣服,确定整齐了才抬头,看着我们。

  我莫名的后退半步,挡住顾程峰,看着他。

  他变化好大,变的我有些不认识了。

  他没看我,只问顾程峰,“你自己做能拿到多少利润?全外包给我,我给你抽成,你坐享其成岂不是更好?”

  顾程峰冷笑,“卓哥,这个项目是我一手操作起来的,你想抢走好处和专利,为什么不跟我说,你私底下做了这件事,叫我损失很大,我好不容易才发展起来,你就想抢走我的全部好处,你问过我吗?”

  卓风没回答,只将一份协议扔在了桌子上,“印章我不会再找,但是合约你必须签,三日后我还来找你。”

  卓风这会儿才轻轻撇我一眼,却没有说话,直接转身往外面走。

  我呆了呆,觉得异常不对,大叫,“卓风,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怎么找到的这里,你,你不是在国外吗?”

  他背对着我站着,没有回答,只站了许久,默默离开。

  房门关闭,顾程峰暴怒的摔了手里的资料,“该死,他疯了?”

  的确是疯了。

  隔天一早,我接到佳佳的电话,陆少那边出事了,佳佳只说,卓风做的。

  顾程峰送我都陆少公司,他回公司处理事物,我才上楼,就听到了陆少在办公室里面低吼,“该死,王八蛋,他娘的疯了,算计到我头上来了,这批货我要出口的,他中间拦截算怎么回事?妈的,给我约他,我要问清楚。草!卓风是不是疯了?娶了个外国妞就不认识我们了,妈的脑子进水了是不是,看什么看,这个怎么解释,这种协议你能拿?你不要命了吗?滚滚滚,都滚……”

  咣当,陆少摔了手里的文件在门框上,我正好推门进来,脸上一扫冷风,擦着我脸颊飞过,留下一串冰冷。

  陆少愣了一瞬,无奈的叹口气,对手下人摆摆手,“都先出去,下午开会。”

  我让开一条道,所有人鱼贯而出。关了房门,上了锁,拉了帘子,坐在了陆少对面。

  他盯着我了一瞬,点燃香烟后才将肚子里面的火气压下来。

  “妹子,你都听到了?”

  我点头,“不光听到了,还见到他了。”

  陆少满脸冰霜,十足的黑老大派头,“这件事哥哥我可不会手软,我跟他的朋友没得做了。”

  第573章 卑鄙小人

  我没问陆少为什么卓风会这样,但听说卓风的老婆是欧洲有名的财团独生女,母亲还是政府要员,那孩子不过是卓风的接盘侠,这婚姻背后涉及了多少利益牵扯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说卓风是为了我而这样做才能扳倒冯科的话我宁愿做一辈子冯科的老婆也不想看到变成现在六亲不认的卓风,他针对顾程峰或许是因为我,可针对陆少又是为了什么?

  “陆哥,这件事我帮你。”

  冯科给了我一笔钱,数目不小,足够我买下整栋大厦开个公司了,我存着钱也无用,全拿出来做翻本生意,这个生意不对别人,只对卓风。

  卓风聪明,手段高,可我们人多力量大,多个脑子还敌不过他一个吗?

  事情发展了半个月,我手里的钱眼看着越来越少,陆少劝我收手,我只摇头,“陆哥,这件事做了就做到底,我们的资金是不多,耐不住我们活路多,他卓风不就是想整死顾程峰和你吗,最近半个月他可以没少抢走我们的生意,多少商家宁可赔偿也不给我们合约,他卓风就不想给我们饭吃。好啊,不给就不给,我们自己闯。顾程峰手上的这个专利拿下来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前期的投入,你的钱留着,顾程峰的钱都不需要动,我的钱来的简单,我用着得不心疼,投进去,我要看看他卓风到底想要什么,要我们都死吗?也要问我卓尔答不答应。”

  我跟卓风八年的拉锯感情,到头来为何就成为了敌人,我很多次都想不明白。

  可他在那天晚上带人踹开了顾程峰的房门那一刻已经惹怒了我,事后接二连三的事情叫我知道卓风他已经疯了。

  他生生的断了跟陆少接近二十年的交情。

  如果他想得到我才假结婚的,那他可以来找我,说清楚,出轨也好,情人也罢,我都认了,我卓尔也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生孩子做小三我都做过,还在乎这几年?

  可他卓风为什么一句解释都没有就要害死身边从前最在乎的人?

  顾程峰何其无辜,他当卓风是长辈一样敬重。从前的多少次生意不是顾程峰都听他的,到头来他要来顾程峰嘴边抢食,顺便踢翻了陆少饭碗,不管他目的初衷多么伟大,如今已经是一个卑鄙小人。

  当晚,卓风第一次主动约了我。

  很久前他每天都会在半夜打电话给我,不过我都接不到,也无心去接,我们之间太多话如今已经无法说,全都变成了一团积怨在胸口的怒火和怨恨。

  晚上到了他约好的酒店,才落座,身边的服务生就端上来酒菜,卓风还没来,是我提前了半小时过来。!

  没想到,几分钟后,卓风也来了。

  他坐下来,我们之间老长一个桌子的距离,低头都没说话,在安静的餐厅里面显得气氛无比的怪异。

  酒菜上齐,他先说,“都是你喜欢吃的,我早来了小半天,特意去厨房做好了过来。”

  我的心口被什么捣了一下,痛的很,“恩。”

  他转了一下桌子,将我最喜欢的糖醋排骨转到了我跟前。(!≈

  我却看一眼,伸长了筷子去夹旁边的凉菜。

  “不喜欢吗?”他问,跟着说,“我亲手做的,里面的排骨已经剔掉了,味道还不错的。”

  我一怔,筷子里面的青菜啪嗒的落在了盘子里面,我没吭声,只将筷子收回来,这才镇定的抬眼看他。

  他是真的变了。

  如果说是岁月在我们彼此之间都留下了不少的痕迹的话,我想对他来说,这岁月还真太仁慈,他一点都没变,青涩之下依旧是沉稳和成熟,只是他如今的身上多了很重的我认不出的冰冷和疏离。

  算下来,我们之间分开才多久?三个月,还是两个月,或者说是两个月十七天?我不记得了,可能很久了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坐在了我身边,我吓了一跳,浑身顿时紧绷。

  我以为,我还能泰然自若,在商场上针锋相对,背地里互相捅刀子,可我早就对他不抱任何幻想,可此时此刻,他挨得我如此近,我真的无比的紧张。

  局促的搓了一下手腕,我放下了筷子,这顿饭,怕是没心思吃了。

  他帮我夹菜,手臂也长,够到了远处的一块红烧鱼,清理了刺送到我盘子里,细致的样子叫我找回了多年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即便是我们随便的在外面对付一口吃点盒饭,他依旧能够仔细的帮我挑剔出我喜欢和我不喜欢的东西来。

  我深吸口气,忍了很久的疑问还是问了出来,“找我有事吗,卓总。”

  他手上的动作没停,忙碌的像一个川菜的服务生,看我的盘子已经成了一座小山他才放下筷子说,“是,有事说,卓尔。”

  一声剪短的不夹杂任何情绪的轻声呼唤叫我浑身一个激灵,我微微蹙眉,“卓总,你坐的我太近了,有些不大好,我们谈公事的话我想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

  他呵呵的笑了。

  我盯着他脸上的笑容有些楞,这样的笑容似乎已经很久不曾看到了。

  “我每天都给你打电话,可你把我的号码扔在了黑名单。”

  我一怔,我好像没有吧,我只是删除了啊。

  昂?

  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他担心我总是接到陌生人电话受骗上当,于是陌生号码是打不进来的,所以他的号码删除后自然是打不进来的。

  我有些不尴尬的哦了一声,撩了一下并不碍眼的头发。

  “别紧张,我今天只想叫你陪我吃顿饭。”他低声说。

  我垂眸,脸颊瞬间染上了一层热,再没抬头。

  “卓尔,我很想你。”

  我的心……

  我仔细的分辨了,我的心跳没有加快,更可以说,一点变化都没有,从前我们分开过,争吵过,他每次对我这么深情,我每一次都会激动很久,可今时今日,我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你在恨我吗?”他问。

  恨吗,好像谈不上吧,我们都在为了彼此做了不情愿的事情,当初我为了救他嫁给了冯科,事后他迫使冯科跟我离婚,目的已经达成,却跟别的女人上床,之后娶了别人,我不知道我们之间阴差阳错的发生了什么,可能真的是人家所说的有缘无分吗?

  多少次擦肩而过,到底还是没能留下彼此。

  而今日,却成了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