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84节

  第574章 我知道你恨我

  我没想多在这样的问题上做纠缠,瞄了一眼他无名指上的钻戒,还是当初他向我求婚的那一只,而不是后来补定的那一只,只因为他后来补定的那一只给了他现在的妻子。

  我不禁自嘲的笑了一声,身子往外面挪,语气疏离,故意压低了声音冷声道,“卓总,我们来是谈公事,没有话要说我就先回去了。”

  话虽如此说,我还是坐着没动。

  他微微眯了眼睛,促狭的眼睛里面满是邪魅的笑意,半晌才说,“好,我们说正事。”

  我这才松口气。

  “你这次投了不少钱。”他说。

  我点头。

  “钱不够的话你在国外的账户上还有,也差不多这个数。”

  我猛然抬头,仔细的打量起他的眼睛来。

  他却笑笑,无奈摇头,“我知道你恨我,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没有必要将自己的家底都搭进去,我可以提醒你,这次的生意对你没好处。”

  我知道,可好像我不做点什么对我也没什么好处,我成功的将他所有针锋相对的针刺都引向了我,这会换来顾程峰和陆少的安全,我觉得我做的很值。

  “卓总,我想做什么好像跟您也没多大的关系,并且我的钱是我的钱,你的钱是你的钱。”

  我极力想要掰扯出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会叫我心情好很多。至少,我现在能吃出嘴里面的红烧鱼有点没熟透,糖醋排骨也变了味道。

  卓风正在说这次我的投资风险,他将利弊全都告诉了我,临了看着我,突然问我,“真不后悔?”

  我笑笑,放下筷子,“卓总,我从前觉得你做菜真好吃,我很喜欢,每天都吃上一口都满足,你那个时候经常给我做,可现在吃的饭菜多了,我甚至吃过陆少给我做的糊锅的蛋炒饭,还吃过顾程峰给做的各种美味佳肴,这段时间以来我陪客户吃山珍海味,多少高档餐厅高级酒店出入,此时的我突然觉得,你的手艺其实也不是很好。至少现在的鱼会糖醋排骨味道不如东边那家川菜馆的好吃。”!

  我知道,我的话很伤心,不过这番话要放在谁的身上听。

  如果是在乎我的人,肯定会伤心的皱眉,可不会在乎的人呢?

  就像此时面前坐着的卓风,他就不在乎了,故此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同时,我也告诉他,我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我不会接受他的好意,建议也好,警告也罢,我是一条道跑到黑的人,不然也不会直接跟了他八年,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是生意嘛,不是有去无回的,他说的那些问题我懂,可不代笔我没脑子,难道他忘记了,我这个人对数字很敏感,每一笔开销我都花在刀刃上,是否见到了回头钱,我还是很清楚的。(!≈

  我捏着顾程峰送我的鳄鱼皮小手包,手感很好,我捏了好几下,眯眼笑着问他,“懂我的意思了吗?”

  卓风没吭声,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我笑着说,“没事的话我就走了,以后我们来日方长。”

  可不是情人,是敌人。

  商场就是战场,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们不用刀枪,只用金钱和计谋,互相捅刀子,不见血,却能叫彼此伤的体无完肤。

  感情已经叫我们之间伤害的遍体鳞伤,如今莫名的成为了敌人,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否活着看到最后的阳光。

  从酒店出来,卓风坚持要送我,我拗不过,只好同意。

  顾程峰说在公寓等我,我着急回去,路上卓风就好像故意的不叫我不回去一样,车子开的及其的慢,我一路心焦,可也忍者没催他,等到了地方,卓风还是不放我走。

  车门上了锁,我自己要去开锁,卓风的手顺势就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大惊,抽了两下没抽动,他握的更紧。

  “卓尔。”

  “卓总,请你自重,放开我。”

  “如果我不呢?”

  我皱眉,怒瞪他。

  他陡然接近,呼吸温热的喷在我的脸颊上,半晌后说,“知道你恨我,就那么恨我吗?”

  我不恨,我只是不想见到他,现在我过得这么好,为什么还要给我自己找个痛恨的人,李思念已经走了,冯科也不在,我谁都不恨。

  “卓总,你最好松开我,要不然我喊人了。”

  卓风定神,距离很近,他在我的脸上看了又看。

  我顺势收回了手,开了车门,他在我身后突然问我,“知道我的事情了?”

  我一愣,没动。

  “孩子不是我的。”

  我深吸口气,这件事我知道,他也是受害者,可结婚是在我跟冯科离婚之后才做的,并且那么突然,是他与那个叫江华的女人之后发生,这一串的问题是因为我而造成的吗?

  “卓总,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去计较了,你也知道,我现在很好,你已经结婚,还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不管是不是你的孩子,你都是孩子的父亲,你要尽到一个作为父亲和丈夫的责任,你我之间没有那么多是非恩怨了。”

  “卓尔,你甘心吗?”

  我不甘心又如何,难道我还能逼着他离婚放弃一切?他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我阻止不了。依照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那种认人宰割的人,此时的一切还不是他自己选的吗?

  “卓总,晚安。”

  我推开车门下来,才站起身,看到顾程峰站在公寓楼门口看着我,他弹飞了烟头,站着没动。

  我勉强笑笑,走过去,眼神闪躲,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怎么站在外面喂蚊子啊?”

  “恩,担心你,你再不回来我就去找你了,没事吧?”顾程峰抓我手腕,他的手心有些凉,侧身看着车子的方向,该是知道车里面的是谁了。

  卓风还没走,也没下车,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我催促顾程峰尽快跟我进去,他也站着不动。

  不想,这会儿卓风下来了。

  “有事吗?”顾程峰语气不是很好,冷声看向卓风那边,连声称呼的都没有。

  “恩,有点事。”卓风倒是没什么变化,锁了车门,直接朝这边走来。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针锋相对,我被夹在中间,心情复杂。看看顾程峰,他一双好美而有深邃的眼睛上满是冰霜,布满了怒气。看看卓风,他平淡的好像此时的天气,连一丝风都没有,察觉不出任何异样。

  静默了片刻,卓风低低的嗓音,好像盘旋在我耳边的天籁,说出的话,却犹如当头劈下来的斧头,“卓尔,跟我走。”

  第575章 卓风,我不爱你了

  卓风这个时候还叫我跟他一起走,摆明是了是想叫顾程峰难堪的,他已经在这里的给我了两三个小时了,这会儿天已经黑下来,我还跟着卓风走怎么说都都不会。

  很多年前,我记得也有过这样的场景,当时卓风极力要将我退给顾程峰,我也想留下,可到头来,卓风还是不情愿,非要拉着我走,当时两人还动了手,只是那个时候顾程峰还是一个半大的少年,力气再打,也赶不上卓风,可此时,卓风已经是中年,身边的顾程峰正值壮年,论起强壮不相上下,可抡体力,卓风处于下风。

  我深吸口气,不想两个人再动手,轻轻推了卓风一下,“卓总,我不会跟你走的,刚才能说的话都说完了,您现在可以走了,多谢款待,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已经安全到了宿舍门口,并且我有朋友在,我想我是不方便跟你走的。”

  卓风看我一眼,又很快将视线移动到面前的顾程峰面前,笑了,“卓尔,你必须跟我走。”

  我怒了,难道说卓风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如何给我自由和尊重吗,我忍着最后的一口气,“卓风,我不走,今天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跟你走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卓风继续看我一眼,这一次没有将目光移开,还是笑,皮笑肉不笑,阴冷的表情叫人十分害怕,我没敢多瞧,很快将目光移开,拉着顾程峰要走。

  卓风在我身后说,“你不想听解释吗,有关于那天的事情。”

  那天……

  我亲眼看到在他别墅房子里面的江华,散落的衣服,垃圾桶里面的套子,和他发愁的表情,是吗?

  如果现在卓风还是单身,依旧与我纠缠,我想我肯定会想挺清楚这些,至少叫我也死的彻底一些,可现如今,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别人孩子的父亲,与我毫无关系,那些过往是否解释清楚好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摇头,“不了,都过去了。”

  卓风不依不饶,走上前抓我。

  我惊得猛然回头。

  一直隐忍的顾程峰彻底的怒了,低吼一声,“放手。”

  卓风没放,只依旧盯着我的眼睛,透过有些漆黑的光线,一瞬不瞬的看着我,轻声笑道,“卓尔,你不想知道我什么会跟别的女人结婚吗,为什么我要做接盘侠,为什么我又在做这些之后回来找你吗?真不想知道?”

  他为什么不直接说?

  我能想到无数种理由,却没有一种理由可以摆脱他已经变心的事实。

  他从前不是这样,还是说我认识的卓风本就是眼前这个暴力心狠手辣,阴冷的家伙?

  我真的不是认识他了。

  我挣了挣手,没挣脱开。

  顾程峰闷哼一声,一拳头砸了过去。

  卓风没有躲开,只偏头,吐了口血水,跟着继续抬头坚定的问我,“真的不想知道吗?”

  我惊愕的皱眉,心口猛烈的跳动,如今的卓风当真与我相识的那人不一样。

  “卓风,我,我们之间已经分手了,我们纠缠了八年,还不够吗?”

  “不够。”

  我脑海中回忆起他当年抱住我的事情深情的在我耳边对我说的那番话,一辈子,差了一分一毫都不是一辈子。可在这一辈子中,先走的先离开的会是谁呢?我想,一直都不是我。

  “卓风,我已经累了,放过我吧,好吗?”

  卓风没吭声,只喉结上下滚动,半晌后,声音压的更低,问我,“卓尔,你如果说你不爱我,我立刻走,你敢说吗?”

  我……

  我爱他吗,爱是什么?

  我很多次问过我自己,可在每一个时间段我给自己的答案都各自不同,从最初我的不求任何汇报,等了他三年后,我见证了他身边纠缠不断的李思念的那份执念,到了最后的各种破坏,我的答案就变成了委曲求全。

  可我很累,我不知道死过多少次,山上的伤口,心理上创伤,早就叫我失去了最初最美好爱情的幻想。

  后来,我暗自思量,爱情该是我们共同成长,换同患难。

  我一次次的不如危机,他每次都出现在我身边,这已经足够了。

  坠入深渊的背后带给我们的是对美好生活的更加向往,可美好生活开始了,他却离开了。

  当我看到江华站在门口的那一刻,我的心真的死了。

  眼见不一定为实,可他为何不给我一个解释,没多久就传出来他结婚的消息。

  他给过生命中三个女人婚姻,其中我也算一个,可这样算是爱吗?

  我们订婚了,之后呢?他结婚的对象都不是我。

  我的心被人硬拽出来一样的疼痛着。

  我深吸口气,提不起来一丝一毫力气,争辩已经无用,再次相爱已经不可能,我们之间还能剩下什么?

  我低声说,“卓风,我不爱你了。”

  我没抬头,不知道他此时的脸色是什么样子,只看着他渐渐松开我的手,了无生气的垂落,我不敢多看一眼,转身,拽着顾程峰往里面走。

  进了公寓,顾程峰拉着我站在角落,躲避在阴影下,外面没多久就传来了车子发动的声音,呼啸着跑走,好似飞起的巨鹰,叫人心都提到了喉咙口。

  漆黑的光线下,顾程峰没有问我什么,只轻轻拍着我的脊背,“想哭就哭出来吧。”

  我才挂在眼圈里面的泪水转了一圈,到了最后却无法流出来,只能吞进肚子里。

  “我没事,你这么晚了没开车来,怎么回去啊?”

  “哦,我没事,我只是担心你。不后悔吗?”

  我抬头看他,好奇的问,“后悔什么?”

  “后悔没跟他走。”

  我摇头,“不提他了,我再问你了,干嘛转移话题。”

  他笑笑,吐了口气,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拉着我靠近他。

  我脚步不不稳,踉跄着扑进他怀里,他低声问我,“真不后悔,你刚才那么做可是等于在告诉卓哥你以后跟着我了。”

  我知道意味着什么,尽管我还没准备好跟顾程峰在一起,可我至少还是准备好了跟卓风分开。

  “我们都已经成为敌人了,难道还叫我转身扑过去,我不想再纠缠不清了,你该给我加油,干嘛还叫我改主意?”

  顾程峰呵呵的笑,听得出来,他是真的在开心着,默了一会儿,“恩,我知道了,我加倍努力,进去吧,我打车走。”

  我点头,站了一会儿才转身上楼。

  躺在床上,烙饼一样,再没睡意。

  隔日一早,顾程峰打电话给我说买了早餐放在楼下,叫我去拿,我随便穿的一件衣服看到了他放在门口的早餐,贴着一张卡片,“爱心早餐。”

  我笑笑,他的汉字还是那么的难看,歪歪扭扭。

  我正要转身,瞥见角落站着是熟悉身影,脸上的表情瞬间就荡然无存。

  “啪嗒”早餐落地,洒了我一鞋面。

  他走近,低头看我,满脸担忧,“没烫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