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86节

  第579章 跟我睡,或者做我的女人

  我恍惚了一会儿,端着酒杯,低头看一眼,却放下了。

  我对酒本就不感兴趣,还是一个喜欢喝酒闹事的人,知道今天事情比较重要,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因为喝酒错过这次的好机会。

  “沈总,我不会喝酒,可否以水代酒,并且我现在有些不方便。”

  的确,我大姨妈来了。

  他笑的眯了眯眼睛,没有强求我,点头将酒水换成了果汁,还用手背碰了一下杯子的温度,跟着说,“女孩子吗,还是要照顾一下比较好,既然这样,那就喝果汁,酒水还是我们男人喝吧,你的文件带来了?”

  我提着心放下不少,他是真的在跟我谈生意,而不是生意中中那些老一套的要占我便宜之后再给我签字。

  我将文件拿出来,双手奉上。

  他接过去,叼了一根香烟在嘴边,旁边的大波女人打开打火机,香烟点燃,他猛吸了一口,皱眉掀开我给的文件,跟着就笑了,“不错,卓总的文件总是做的很详细,但是……”

  话锋一转,他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跟着就哈哈的笑了出来,声音很大,惊的我浑身不自在。

  文件啪嗒一声撂在了桌面上,跟着说,“有些时候我是不看这些的,尤其是在卓总面前。”

  我跟他第一次见,可他给我的感觉好熟悉,又不知道是哪里熟悉。

  诚然,他很好看,不是帅气,是好看,阴柔的美,比冯科还要秀气,若非因为看到他脖子上凸起来的喉结,还真看不出他是个男人,这与古代那些唱戏的奶油小公子如出一辙,可他的声音很低沉,如雷一样震颤。

  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等待他给我最后的决定。

  如果这笔生意依旧泡汤,他给我再多的违约金也无用,这等于是断了我最后的路。

  随着他的安静,我也开始紧张。

  等待无疑是令人焦灼的,尤其是他这审判一样的眼神,着实叫我吓了一跳。

  我深吸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住气。

  他喝了口酒,等将这根香烟吸完了才说,“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怕是有点吃力。”

  这句话犹如一个很重的锤子,狠狠的敲打在我的额头上,痛的我从头顶到脚底都在颤抖。

  可我没急着发问,想也知道,这笔生意是被抢走了。

  手段千千万,最后的结果都一样,不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能力,是我低估了卓风的狠心,他要我们都死,死在他的手上。

  卓风回来后就没消停,不断的破坏我们的生意,若非因为从前的过往,我还以为卓风才是我们的敌人。

  沉默了一会儿,沈之昂看了一眼手表,拍身边女人的后背,正色起来,“出去。”

  女人不情愿,看样子还是老情人,横了我一眼不说还撒娇的拽着沈之昂的手,“沈总,人家不走,您才来就赶我走,不愿意。”

  沈之昂低沉的哼了一声,用了力,推开女人,“出去,给脸不要。”

  女人生气的跺脚,最后刀子一样的看我一眼,不情愿的离开。

  屋内,只剩下我们两人。

  随着沈之昂的眼神像浓雾一样罩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女人为什么会对我那么痛恨,沈之昂对我有需求,男女之间的那种。

  他开门见山毫不避讳的说,“跟我睡,或者做我的女人,以后的生意好说。”

  怎么说呢,自从自己决定接受卓尔集团这个空壳子公司以来,我遇到过很多人,其中不乏少数向沈之昂一样的男人,玩玩,闹闹,当真的也有,可都是含蓄的,至少在生意上是暗中送秋波给信号,像沈之昂这样毫不掩饰并且丝毫没有色情的意味的人还是头一次。

  他直白的以为这是一种邀请。

  “卓总可以不答应,合约我还是会签,可我们的合约长短,其中的数目大笑小,都要看我们之间的关系长短。你的事情我知道,我不在乎。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想了念了,就要做点什么。我看上你了,你可以跟我睡一觉,提上裤子拍拍屁股走,互不相欠。你也可以跟我长久发展,我当你是女友,是未婚妻,还能成为夫妻,我带你肯定不差,不过这是后话,相信你也没那么快忘掉一个纠缠了八年的男人,可这里生意呢,就远了。”

  他的话掷地有声,好像落在地板上的石头,一下一下的敲打我。

  默了一会儿,他笑,继续说,“我不强求你,别看我文化不高,只读过大专,我也没有卓风那些花花肠子和风暴脑子,可我敢说,在国内,你跟了我,没人敢动你。”

  说完,他没等我回答,兀自从兜里面拿出来一只钢笔,在文件上签了字,之后递给我,潇洒的好像一个风流倜傥的大少爷。

  自信而又端庄的笑挂在脸上,阴柔的好像一幅画。

  “我说到做到,卓总得我冒犯了你,那也可以告我,我会照常赔偿,生意却不会受影响。你看如何?”

  我抿了抿唇,竟然一点反驳的想法都没有。

  不是我想同意,是我觉得我找不到能够反驳的话。

  敢问世间,谁能将一个男人的需求如此坦荡的说出来,前后的好坏都告诉我,甚至还敢作敢当的拍胸脯保证说他就是那个坏蛋,是那个奸诈小人,他能够承受法律和道德双重批判,最后都不会影响他跟我的合作?

  我深吸口气,心口有一块东西颤了一下。

  见我还是不吭声,他也没在强求什么,喝了口酒,又点燃了一根香烟。

  安静之中,我的电话响了。我下意识的低头去看,一闪即使的名字知道那个人的号码该是在我电话的黑名单里面。

  我没去碰,只依旧的安静坐着。

  这个问题扔给我,像是一颗重磅炸弹。

  在接受和拒绝之间,我竟然一时之间找不到任何选择的想法。

  继续沉默中,我拿定了注意。

  笑了,将文件接过来,看一眼,合并上,之后说,“沈总,我会起诉你性骚扰,之后我会按照时间打款,你那边做好准备开工。”

  沈之昂眼神发亮,跟着就笑了,点头说,“好,我等着,等着我们的合作。”

  我最后看他一眼,这个人,真的好熟悉,却没想起来是哪里熟悉。

  我起身离开,推门的那一刻,看到了正朝这边走来的卓风。

  我不高兴的吸口气,迎着他要走过去,伸手,巴掌没拍上去,他第一时间握住了我的手,凑上来,上下看我,“没事?”

  第580章 是不是变态

  我能有什么事儿?

  再者,我有什么事儿了跟卓风有什么关系?

  在卓风身后,是急忙跟上来的顾程峰,他估计是跑着进来,没走电梯,直接爬楼梯的,此时正在大口喘息,一脸担忧的瞧着我。

  我看看顾程峰,看看卓风,推开了卓风朝顾程峰走去,轻轻扯他的手,“上来做什么,我都要走了。”

  顾程峰脸上多了几分高兴,好像我在卓风跟他之前选择了他而高兴,他牵我手,也上下打量我,“没事吧?”

  我摇头,“没事,走了。”

  顾程峰还想跟卓风说话,我拽他的手,他才张了嘴巴,声音还没发出去,“……好吧,走了。”

  才迈步,身后卓风也跟着走上来,在我们身后说,“那个人不该接触,你会吃亏的。”

  做生意而已,他已经签字了,这笔生意我投入这么大,需求量也不少,沈之昂签了字,那我们之间就会合作,按照规章办事,我能吃什么亏?

  要问吃亏,我觉得此时我肯定会在卓风这里栽跟头,被当做小三还是被当做情人?

  显然,这都是我不想发生的。

  从会所出来,外面的天还是很亮,有些刺眼,顾程峰拉着我进了车内,卓风就站在门口,望着我们离开。

  车子开出去一段路后顾程峰才说话,“我看到卓哥进去了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可我上不去,门口的门卫说我没有会员卡不叫我进,我事先办了会员卡才进去的,幸好没发生事。”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问他,“那办理会员卡多钱啊,我给你报销了?”

  他呵呵的笑,“不多不多,就是担心你。”

  我没接话,这件事我不想多说什么。

  到了公司,顾程峰说回公司开会,晚上接我来,我想了想行程安排,估计是来不及了,“我要出去,你别来接我了,到时候我们在陆少的公司集合,我估计最后会去那里。”

  顾程峰点点头,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象征性的踢了一脚车门,“说什么就说,吞吞吐吐的。”

  顾程峰呵呵的笑,“别踢车,想踢踢我。”

  “噗。快说吧,整天没正经。”

  “恩,想问你,那个沈之昂真的没有对你怎么样吗?”

  我摇头,异常坚定的说,“是,没有,肯定没有,满意了?”

  当然,是有的,只是我没当做一回事,至于那个什么性骚扰的律师函也不过是说说,面对公司的危机,此时这点事情都不算什么,我可不能给自己找关注点。

  顾程峰相信的一点头,冲我摆手,“成,知道了,走了。”

  我对他大喊,“慢点开。”

  他按了一声喇叭,车子绝尘而去。

  因为卓尔集团是个空壳子,所以之前的公司大楼也早就不是我的了,我只租住了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容纳三四个人的那种,除了前台和两个文员就是一个接待的业务员,小业务员叫刘豆,是个才毕业的大学生,娃娃脸,身高马大,看起来很强壮,他有一个铁胃,喝酒可是一等一的厉害,我有些时候就喜欢带上他,他最近业务少,他也处处碰壁,整个人看起来不是很开心。

  我则带来了叫大家开心的事情。

  将文件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几个人同时看向我。

  刘豆将文件抓过去,立刻眼神发亮,大笑着起身抱了我一下,转身将文件给别的同事看,转身对我竖起大拇哥,“卓总,厉害,这个项目不好拿,我都要跑断了腿了,您去了一次就拿下来了,厉害,真的,厉害,老实说,喝了多少?”

  我笑,“一口。”

  “啊?一口?白的红色还是啤的?”

  我继续笑,“果汁。”

  刘豆不相信的摇头,“不可能,上次我去可是喝了三箱啤酒呢,那个沈之昂眼皮子都没动一下,他说我喝死了给钱,喝不死也不签字,你说气人不,不知道他是不是变态。”

  角落坐着的前台笑眯眯的,清脆的声音说,“刘豆,你不懂,这就是人格魅力,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是卓总做不到的?”

  大家都知道我不会做出卖身体赚生意的事情,从前出去我都把人带上,一来是作陪,二来是想叫他们锻炼一番,知道我在谈判的酒桌上很少喝酒,话都不多说,对方有过分要求我几乎都是直接还击,绝对不留情面,固然不会将我想成这次生意是因为我靠出卖身体赚来的。

  刘豆接触过沈之昂,他给刘豆的最大印象就是能喝,并且看着挺阴狠的一个人,其实还是很正派的,他以为,我肯定被酒灌得起不来了才能签字。

  我没说沈之昂的无理要求是什么,只想做这一次生意再想以后的路,沈之昂是一个很好的活招牌,他的厂子七零八落的,大多都是小作坊式,可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好的,很多大型企业的配件都需要他来做,这笔生意谈妥了,等于以后我的路子就拓宽了,我不愁没有资源,自然不会将卓风那边放在眼中。

  可我也知道,我不能掉以轻心。

  隔天,沈之昂打电话给我,约我谈合作的细节,之后就会安排赶工了,我带上了公司员工,赶到之前去过的会所的时候却发现他仍旧只有自己。

  我有些尴尬的扫了一眼偌大的会所房间,他直接约我单独来的话,我大张旗鼓的可是等于给他脸上摸泥了,不知道是不是我这边的疏忽。

  沈之昂倒是没在意,指着刘豆哈哈大笑,“你小子,来,我今天高兴,我们不醉不归,来。”

  气氛瞬间轻松起来,沈之昂期间也叫了两个公司的助理一起过来,交接了一些合约的细则后开始吃吃喝喝,唱唱跳跳。

  玩到正嗨,我起身出来去卫生间,才开了卫生间的房门,沈之昂挡住了我的出口。

  我惊愕的看着他,被他身上的香烟和很重的酒气呛的连连咳嗽。

  他低头闻自己身上的味道,跟着很是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抱歉,嗝,实在是失礼,我,我还是想问你,上次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没收到你的律师函,那就是说你在考虑?”

  我竟然想笑,他长得一副女人的脸,双颊绯红,个头大约一米八三的样子,比我高上差不多一头,他的样子却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在乞求着自己丈夫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