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8节

  第54章 两个女人都占着

  我明显的感觉到了他浑身一怔,看着我的时候好像刀子一样割向我的脸。

  我吓得猛地甩头不去看他,他扯着我肩头叫我看着他,“你说什么,你跟顾成峰……你……”

  他满脸的震惊。

  我没解释,也不想解释。

  不想,他低呵一声,“停车!”

  司机停了车,他推开车门就走了,直奔顾成峰的家。

  我吓得当场腿就软了,也跟着跑了出去。

  卓风也不知道怎么走的那么快,我追的上气不接下气。等我追上了他已经进了顾成峰的家门口,正推门。

  我大叫着,“顾成峰藏好,不要出来。”我拉住卓风,连忙解释,“姐夫,姐夫,我没做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姐夫,我们真的没做什么,姐夫……”

  卓风站住,却依旧浑身怒火,好似要喷火的巨龙。

  顾成峰到底还是出来了,站在门口看着我们。

  我提醒他,“顾成峰,都是误会,你别出来了,我们没事。”我又拽卓风,“姐夫,我们走吧,我听你的,姐夫,姐夫……”我都带着哭腔了,我见过卓风打人,那么狠那么动力,并且他之前打过顾成峰的,依照现在卓家和顾家的关系,两家再出点什么事情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脑子再笨也想的到后果不好。

  “姐夫,姐夫,我求你了,姐夫……”

  卓风站着没动,只低头看我,又将我往身后拽。

  顾成峰还是走了过来,“怎么了?”

  我都要被急死了,“顾成峰,你进去行不行?我求你了,我刚才说错了话,都是误会,你进去。”

  顾成峰却不怕死的走上前,距离卓风只有一步之遥,脸色同样不好,“你放开卓尔,就算是误会你也不能这么折磨卓尔,她不想回去你就该放开她,她成年了,不是小孩子。卓哥,我忍你很久了,如果卓尔愿意跟你走我没的说,可她不愿意,你没必要逼她。”

  卓风没说话,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可从他僵硬的脊背可以看到他此时事多么大的怒气。

  我死死的攥着他的右手,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一个拳头挥出去了。

  “放了卓尔。”顾成峰低吼。

  我被惊的浑身一个激灵,忙对顾成峰说,“顾成峰,我没事,不是姐夫强迫我的,我就是闹脾气,就是昨天晚上知道了一些事情。你知道的啊,不是劝我了吗?我现在好多了,不会放在心上的。我知道怎么做,你快进去,姐夫是误会了。我刚才是故意那么说气他的。你进去,快进去。”

  我两头相劝,这个事情真的是我的不对,我后悔死了。

  卓风果真没有再往前走,松开了握着的拳头,回头问我,“知道了什么?昨天晚上什么事儿?”

  我怎么开口?

  我摇头,“就是我胡思乱想了,其实没什么的。我就是偶尔闹闹小脾气,姐夫,我们回去吧,我现在特别困,真的。”

  顾成峰看我,我给他使眼色,叫他别说。

  顾成峰紧皱着眉头,盯着我看了很久,真是够意思的果然一个字没提。

  卓风也看着我的脸色,良久一点头,拉着我往外面走,走出去没两步还是回头提醒顾成峰,“我允许你们做朋友,却不允许你们成为男女朋友,你该知道为什么。”

  我愣愣的看着顾成峰,他好似在卓风的这么一提醒想起来什么,浑身一震,脸色瞬间大变,满是愁容。

  我回头望着他很久,卓风拖着我往前走,我还是对顾成峰说,“等我给你打电话找你玩啊。”

  过了很长时间才听到他回我,“我等你。”

  卓风拉我上车,没急着叫司机发动车子,安静的坐在车内,车内气氛一度骤降,紧张的我浑身都在发冷。

  “到底昨天晚上什么事?”

  我心虚的垂头,我的谎言总是很容易的被他揭穿。

  可我闭口不说,他也不会知道。

  “没什么,姐夫,我困了,我想回去睡觉。”

  “……回去说。开车!”

  车子缓缓而动,漫长而又曲折,似乎距离顾成峰这里很远,未等到家我就睡着了。

  卓风抱着我下车,我迷迷糊糊的趴在他怀里,看着他白净的衬衫领子,想到了片里面律动的男女,女人的指甲伏在男人的肩头和脖颈间,好像蛊惑人心的魔咒。

  我也学着那个样子,轻轻的将手放在卓风的脖颈间。

  他浑身一个抖动,回头看我一眼,将我放了下来,“醒了?进去吧,抱不动你了。”

  我笑笑,点头牵住他的手。

  上楼的时候我问他,“姐夫,为什么你不允许顾成峰跟我做男女朋友啊?”

  他没吭声。

  我连忙解释,“我不是想做他女朋友,我就是想知道原因。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当他是我朋友,很好的朋友。”

  “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猜,是因为娇娇姐。

  每每遇到了娇娇姐的事情,姐夫都会选择胡乱的搪塞我,从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也习惯了不去追问。

  到了家里,偌大的两层洋楼,富有时代气息的建筑和装修,看起来别致又奢华,我还挺喜欢的。

  “姐夫,我要睡那边的有落地窗子的房间。”

  不想,从那个房间里面走出来的却是李思念。

  “卓尔,真是巧了,我也喜欢,不过你喜欢我就让给你了。”

  我脸上的笑容艮然碎裂,“姐姐!”

  卓风轻轻推我,“进去休息吧,你的东西都放进去了,被褥都是新的,睡一觉,我中午叫你起来吃午饭。”

  “……哦!”

  我的情绪真的跟坠入了山崖一样,咚的一声,因为李思念的出现摔的粉碎。

  李思念笑着走到了卓风身边,垮住了他的手臂,两个人笑看着我。我的眼前又蹦出了男女纠缠的身体,心开始怦怦乱跳,匆匆逃开了。

  这一觉,睡得我浑身不舒服。

  等卓风过来叫我,我只觉得头痛欲裂,眼睛发涨,浑身都在酸痛。

  卓风帮我用毛巾擦了脸,又递给我一杯冰水,喝进去才觉得舒服了很多。

  他做了中国菜,四菜一汤,味道鲜美,我喝了一大碗香汤。

  李思念不在,我就很自在。

  姐夫似乎也很自在,总是脸上有笑容,亲切和蔼。

  “姐夫,你最近都有时间吗?我想去这里最有名的那个岛上玩,带我去呗?”

  “恩,后天吧,你叫上顾成峰,听说高可可和一些同学也在,是吗?”

  据说今年的而法国旅行很便宜,并且风景比每年的要好,因为天气原因,这里也少雨多晴,来的人自然就多了,不光高可可,班上的很多同学都在。

  可我只想跟卓风一起去。

  不过,与其看着他跟李思念一起,我当电灯泡,还真不如多叫上一些人呢。

  我答应下来,“高可可那边估计是肯定愿意来的,可我叫了她,顾成峰就不会过来了,我还是挺愿意顾成峰跟我一起的,高可可总是发脾气,玩的不舒心。”

  卓风轻笑,帮我加了条鱼,对我说,“那是大小姐脾气,喜欢耍小性子,其实没什么,之前你们不是相处的很好嘛?小孩子打过闹过还能做朋友,以后就不会分开了,都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

  “那姐夫有从那个时候过来的好朋友吗?”

  卓风点头,“有,很多,有一些你还见过,怕是你忘记了,回头我们还能见到。快吃吧,吃好了我带你去附近转转,这里的游乐场不错。”

  啊,我最喜欢游乐场里面的过山茶了,刺激,特别能发泄情绪。

  吃饱喝足,他拉着我开着车子去了附近的游乐场,买了两张票,这一次他选择跟我一起上去。

  我们坐在一起,挨得很近,我故意往他身边坐,他也拉着我往他身边靠。

  过山车惊险刺激之时,我高吼,大叫,他在一旁镇定的好像在平地面上,面不改色。

  下来后,他帮我整理头发,递给我冰淇淋,继续往前走。

  我们坐了飞机,乘了轮船,最后去了附近的玻璃桥,我都要被吓得半死,卓风却依旧镇定如常。

  “姐夫,你一定是钢铁打的,不害怕吗,那么高……”

  他云淡风轻的笑着说,“从前训练比这危险的多。”

  我这才知道,姐夫当过两年兵,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锻炼身体的。

  我们玩完回来都已经天黑了,这会儿时差算是真的调整过来了。

  趴在床上,我看着窗户的外面,脑袋依旧在晃,好在在游轮上,身下就是游动的水面。

  姐夫在隔壁看资料,我似乎能够听到他敲打键盘的声音。

  半夜起来,我看着他书房的门开着,一条光线从里面射出来,我悄然的走近,端着两杯水要进去,就听到里面李思念的说话声。

  “昨天晚上不好吗,怎么今天就这么抗拒我了?”

  我的心轰然的一震,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卓风没说话,李思念又说,“我难得有时间过来,你还是对我不理不睬的,这要我们关系怎么继续下去?”

  “我现在有些忙。”卓风很是无奈的说。

  “白天大把时间都给她了,晚上一点点时间都不给我?卓风,我已经退让了,你想两个女人都占着我没意见,毕竟你我之间有交易在,可你至少要一碗水端平吧!”

  卓风深吸口气,仍旧没说话。

  “怎么,憋着不难受吗,还是说想留给她?卓风,我想做,我很想做,给我吧……”

  我的心又是哄的一声,彻底清醒,转身跑走,等我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才发现,水杯子的水都撒光了,衣襟湿了一大片。

  而隔壁,传来了关门声,“咚!”

  我的眼前在一起浮现照片上的画面。

  第55章 有其母必有其女

  我咬着被子,紧张的全身都在冒汗,隔壁不知道什么时候传来了声音,李思念走了,走得很匆忙,似乎一路走一路在打电话。

  卓风一直都在书房里面没出去。

  我躺在床上犹豫了再犹豫还是决定先过去看看。

  推开房门,就看到他依旧坐在电脑桌前低头看资料,偶尔提着笔写一会儿,偶尔停下来看看电脑。

  始终没注意到我的到来。

  我脚步很轻,走进去看了看四周,不知道我在找什么,如果我能找到李思念留下来的内衣,那我可能就真的死心不再过来打搅姐夫。可我没看到,干净的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姐夫注意到我的时候我都已经走到他身边了。

  他愣一下才转头,“睡醒了?还是吵到你了?”他伸手过来揉我头顶。

  我深吸口气说,“姐夫,我就是做噩梦了,我想跟你待在一起。”

  “不睡了?”他放下手里的资料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帮我整理了衣领子,又捏我脸,“做什么噩梦了?”

  我张了张嘴,我想说我梦到了他跟李思念在床上云雨,而我就在旁边观看,这算不算是噩梦?

  可我没说,我只说,“我就是梦到了不该梦的东西,吓到了。姐夫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

  “恩,马上结束。明天要去公司开会,资料有些不全,我临时加班整理。这里的人做事是在太慢,很多零散的工作,还需要很久。你坐在这里行吗,困了就睡在这里,我送你回房间。”

  我笑着点头,看着姐夫眉眼的温柔,不知道是因为刚才云雨的结果还是什么,我看的有些痴迷,盯着他的眉眼看了很久。

  不过,在他身边是真的很舒心,坐在小凳子上,头枕在他膝盖上,睡的比在床上还要舒服。

  早上醒来,果真是自己睡在自己的床上。外面的阳光很足,从窗帘透过斑驳的光线。我拉开窗帘,光线投射进来,刺眼而又眩晕。

  外面传来姐夫做饭的声音,他该是又在做我喜欢吃的排骨汤了。

  我登了鞋子就跑出去,果然闻到香气。

  姐夫围着白色的围裙在厨房忙,阳光照耀之下凸显他的脊背更加宽厚伟岸。

  我走过去,抱着他的脊背,他愣一下,拍拍我的手,“洗漱了吗?”

  “没有,就是想抱抱你,姐夫又给我做排骨汤了吗?”

  “恩,你夜里睡不好,多喝一些有助于能量补充的。去洗漱吧,出来就可以喝。”

  我乖顺的好像一只祈求得到主人给我零食吃的小狗狗,蹦跳着去了卫生间洗漱,出来后就看到满桌子的饭菜已经摆放好。临近中午,姐夫做的这么丰盛,看来是要一整天都不在家里了。

  我坐在他身边,他帮我盛饭,给我盛汤,夹菜,又递给我一杯鲜榨的果汁,对我说,“都吃光,下午我怕是要忙到很晚才能叫你一起吃饭,你要是饿了就自己热着吃。”

  原来姐夫的公司就在附近,我调皮的问他,“姐夫,我跟你一起去上班,好不好?”

  他想了想,“可以,快吃吧。”

  没想到他真的答应,我高兴的眯眼带笑,一口气吃光了所有,拍着鼓鼓的小肚子,兴奋的提着书包在门口等他。

  他换好了西装,头发也梳理的光亮整洁,一面扎着领带一面出来,穿上了鞋子提着包拉着我,上了车子,动作一气呵成,好似已经习惯身边有我的这个小累赘。

  我乐在其中。

  车子拐了个弯就到了,一座三层的小楼,这里处理市区的边沿,很是安静,周围更多的是住宅,环境很好,办公自然是也是舒服的。

  他帮我开了门,按了电梯,进了三楼顶,往西面走,又继续向上,前边的三层楼与后面的高建筑一起的,上面的数字是三十,这栋大厦还蛮高,一直到了顶层,电梯才叮的一声停下来。

  电梯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清一色的大鼻子法国人,各种颜色头发,更多的是秃顶。

  我问姐夫,为什么外国人头发稀疏,年纪轻轻就谢顶。

  他笑着说不如国内的吃食好,你要是不好好吃饭也谢顶。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

  姐夫回头看我一下,好似明白了我的动作的用意,笑的一脸灿烂。他对我低声说,“跟我去办公室吧,开会很无聊,你坐在边上做数学题。”

  “好!”

  他领着我进去,开会的人还没来全,倒是有几个中国人在,男男女女的都在看我。

  姐夫就拉着我坐在了他的位子上,帮我将书包里面的书本拿出来,指着其中一道题告诉我,“这个题很典型,你多做一些,明白里面的转换方式。我给你抄的很多,你按着做下来试试看。”

  “恩!”

  我拿了笔出来,低头开始做题,等我一道题做完,会议室里面也坐满了人。

  足有三十几个,围绕着桌子,没有一个空位。

  一个男人搬来了一张椅子给卓风,他挨着我坐在我身边,气息温热,全都喷在我的脖子上。

  他说话铿锵,底气十足,偶尔低头看我一眼,指着我的习题错误用手指戳一下,继续抬头说工作上的事情。

  一场会议下来,姐夫喝了三杯水,两杯咖啡,期间还将兜里的香烟拿了出来,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我偷偷的将他的香烟藏好,他看我一眼,冲我抿唇笑笑,没吭声。

  他说过戒烟的,但我最近还是能够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道,怕是偶尔烦闷也会抽一两根的。

  会议进行到了下午还没结束,我做完数学题拿出英语书来背单词。姐夫就递给我一份便当。

  我一愣,抬头看过去,满桌子的人都在看着我,我有些紧张起来。

  卓风不顾所有人的眼神低声对我说,“吃点垫垫肚子,我们还有很久才结束。”

  我想,都不吃,就我一个人吃多不好,我摇头,“姐……哥哥,我不饿,我等一等吧,我还不饿呢。”

  他也没强求,将便当放我身边,继续展开资料开会议。

  他说的是法语,说的很快,文件上的文字也都是法国字。

  我敬佩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心花怒放。觉得我的姐夫真的是一个厉害的人,他会写诗,我看过他获得奖的证书;他会画画,我看过他曾经因为画画拍卖的照片;他还会摄影,那些名贵的摄影照片镶成了画框摆在家里的墙壁上;他还喜欢健身,会一点格斗,打架也不在话下。

  这样美好的姐夫却是李思念的,我就有些心里不平衡。

  可他现在至少也是我的,是我的姐夫。

  我高兴起来,回头看他。

  他百忙之中回头看我一眼,伸手揉我头顶,递给我一杯水,我喝光了他起身去接水,回来继续开会。

  会议到了天黑,才算结束。

  人都走了,姐夫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检查了我的数学题,夸奖我做的不错,这才拉着我往住处赶。

  还未进住处的门,就看到了住处的家里面亮着灯,一个纤细的身影,来来回回的在客厅里面徘徊。

  李思念来了。

  她光着脚踩在地毯上,打着电话,对着电话里面咆哮,“有其母必有其女,当初她妈妈是怎么做的现在她也会怎么做,你还以为她是什么好东西?我说过,那些事情不要再提。我知道,哎呀,妈……你还想我怎么样?我答应了你的事情我都做了,现在反悔来不及了。是,我们睡了,睡过了。你女儿被睡了,满意了?”

  李思念的尖叫声好像外面陡然吹进来的冷风,惊的人脊背发冷。

  我和姐夫就站在门口,他一手牵着我,一手提着书包,我们都呆住了。

  姐夫的脸色却是很平常,只是微微蹙着眉头,薄唇也咬成了一条线。

  他在生气。

  “卓风,卓尔?你们……”李思念看到我们,脸色大变,刚才脸上的怒气瞬间变成了笑脸。

  她对电话很快的说了什么就挂断了,朝着我们走过来,想要接过卓风手里的书包。

  卓风却没动,拉着我从李思念的身边走过去。

  李思念跟在我们身后笑着说,“是家里的事情,卓风你也知道,我妈那人就是喜欢唠叨,我最讨厌唠叨了。”

  卓风将书包递给我,“你先进房间,我做好了饭叫你出来,你房里还有一些水果,先垫垫肚子。”

  我接过书包,“哦,好,那我先进去了。”

  我飞快的躲进去,不想参与姐夫的怒火中来。

  下意识的我在想,不知道李思念这样的嘴脸能隐瞒多久。

  我才关上房门,外面传来了姐夫的咆哮,“谁允许你胡说八道?”

  李思念也跟着尖叫,“我哪里胡说八道,反正是那样的事儿,事到如今你还想反悔什么?”

  卓风没有回答,两个人的声音也瞬间消失。

  我就坐在床上,抱着熊猫,望着门口,害怕的缩成一团。

  从前卓风和徐娇娇争吵的时候我也会这样,害怕他们的吵架殃及到我,可每次徐娇娇都会提到我,越是提到我,卓风越是暴怒,两个人的战火被无限扩发。

  可此时,他们却没有争吵下去,甚至传来了做饭的声音。

  姐夫的厨艺很好,他说只会做那么几道菜,反正我是吃不腻的。

  半个小时后,姐夫过来敲门。我高兴地跑过去,看到的却是李思念。

  李思念站在卓风身边,笑着冲我伸手,“过来吃饭吧,吃完了我们一起出去见个人。”

  我好奇的问,“谁啊,姐夫呢?”

  “你姐夫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只有我们两个。”

  难怪姐夫没来敲门叫我出去呢,我坐在饭厅的椅子上,端着饭碗,觉得有千金重,李思念总给我无比沉重的压力。

  我问她,“带我去见谁啊?”

  “呵呵,见到了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