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87节

  第581章 抱歉,抱歉

  “你,嗝,不给我个痛快话,我就过段时间再来问,你,你好好想想,我不差。”

  他扶着墙壁,一脸的醉意,歪头哈了口气,“我也要去卫生间,憋,憋尿难受。”

  我这回是真的笑出来了,无奈的摇头,指了指他身后的卫生间,“你该去男式卫生间。”

  “……”他懵懂的回头看一眼,跟着就笑了,“呵呵,抱歉,抱歉,看来你有拒绝我的理由了,真是抱歉。其实我不是坏人,我就是不知道怎么追求女孩子,我,嗝,我不说了,太抱歉了,我没想着要去女卫生间,嗝……”

  他喝的东倒西歪,扶着墙勉强站稳,推门进去,我担心他摔倒,他却在晃了晃身子后直接拽着房门转了个圈,优雅的像个舞蹈演员,继续对我道歉,“抱歉,抱歉。”

  这是真喝多了。

  我想等他一起出来再走,靠在门口稍作休息,这里的环境太嘈杂,我实在受不了,从前很少来,现在也真的是不喜欢,正琢磨时间也不早了,一会儿就跟沈之昂商量回去,明天早起还要上班,我不知道之后还要安排什么,是联系客户那边还是后期定位?正胡思乱想,身后一道熟悉的脚步声穿来,我还没回头,那更熟悉的说话声就像是敲打在我后脑勺的锤子一样,震动我脑袋疼。

  我皱眉,转身看过去。

  卓风正阔步走来,脸颊也红红的,看样子是才喝酒的。

  我意外的是,他竟然也在这里,不过想来,这里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地方,人家来不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卓总?”我勉强笑笑。

  他刚才跟我打招呼,好像也叫我卓总来着吧,我这回儿有些狐疑的想,就听他继续说,“卓总,在这里等谁吗?”

  我笑笑,“是的,卓总好。”

  我们疏离而有正式,像极了商业圈子里面暗中角逐的圣斗士,而表面平和的如此虚假。

  他眼神灼灼,上下打量我,陡然之前凑近几分,嗅我身上的味道,“卓尔,你喝酒了。”

  我点头,后退,“是,卓总没事的,请先离开。”

  “呵呵,我要去这里。”他治了一下我身侧的卫生间说。

  我愣了一瞬,不好意思的点头,里面是才进去的沈之昂,知道他醉成那样子怕是出来后都找不到回来的路,我正发愁要不要先离开,卓风的手突然伸过来,直接扶住了我的腰。

  我浑身触电一般,拨开他的手,厉声呵斥,“你别碰我。”

  他笑笑,果然收回了手,跟着说,“卓尔,你这样其实很迷人。”

  我使劲皱眉,卓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令人作呕,还是说他本来就是样子,看似正人君子,实则是一个内人阴暗恶毒的魔鬼?

  我再也忍受不了想直接离开,不想他拽住了我,“卓尔,别走,听我说完。恨我也要分清主次。沈之昂已经结婚了,他跟你合作另有目的,你别上当。”

  沈之昂是否结婚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反倒是卓风,他反复警告我是什么意图?

  “卓风,我跟沈总之间只是合作关系,他是否结婚我不关心,反倒是你,我觉得你该想想你自己,你也是有妇之夫,你现在这样接近我有什么目的?再有,我跟沈总之间合作是我们努力的结果,你想从中作梗可以,拿出本事来,你想叫我们都死在你手上也要看看时候,我不是八年前那个只知道哭的傻子,你松开我。”

  我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此时说出了我一直埋在心底的怨气,可我不后悔,反正早就跟卓风撕破了脸,之前他几次从中作梗都已经叫我跟陆少这边怒火暴涨,陆少说可以再忍忍,是看在从前的面子上,可我忍不了,他卓风为什么要对自己从前的朋友下狠手?

  我继续向后面躲,死死盯着他的眼。

  卓风阴险的笑了。

  我预感不妙。

  他陡然一个公主抱将我抱起来,我正要挣扎,他低吼,“别乱动。”

  我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袖,看着卫生间的房门被推开,沈之昂晃着身子出来,却因为房门的方向他是背对着我的,我刚要张口叫他的名字,卓风已经抱着我拐过了回廊,继续警告我,“再乱动,你知道我能做出什么来?”

  我一怔,仔细看他一眼,冷声问,“卓风,你一直都这样吗,在我的面前隐瞒了八年,你不累吗?”

  他笑笑,“累,所以现在不想装了,进去。”

  走到一个房门前,他将我放下,指着面前的门,自己不开,叫我开门,我回头看他一眼,扭开了房门把手。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坐在包厢里面的中年男人,一个秃头,一个胖子,正在喝酒,身边坐着坦胸露乳的妹子,身上唯一的一点布料就是一条丁字裤,穿了等于没穿。

  这种感官上带来的不好叫我浑身不自在,我转身要走,卓风也不拦我,问我,“你走了我也交个这样的来。”

  我冷笑,“跟我有关系吗,你睡过的还少吗,哦不,确切来说,你卓风睡的女人可都是主动往你身上贴的正儿八经想跟你在一起的女人,啧啧,品味不错。”

  他眉头立刻皱了紧了,抓我手腕,嘶的龇牙,一脸的不高兴,皱眉说,“别闹,听电话,我给你介绍生意。过来。”

  什么?

  我睁大了眼睛,被他硬拽着往前走,两个人这会儿也回过头来,或许是因为音乐声音太大,刚才我跟卓风的纠缠并未叫两人注意到。

  这会儿走的近了,两个人才纷纷回头,秃头男将嘴里面的香烟按在烟灰缸里面,另外一个放下酒杯缓缓起身,冒着红血色的眼睛就好饿狼,不断的在我身上瞧。

  这样赤裸裸的眼神我已经经历过,没了先前的不自在之外只有厌恶,我忍着脾气,也大次次的打量两人。

  “卓总,这就是您的未婚妻吧?”

  呸,还叫我未婚妻,这不等于是在我的脸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吗。

  我很是生气,“不管你是谁,说话放尊重点,我也姓卓,并且卓总已经结婚,我现在单身。”

  那胖子听后脸色不好的点点头,跟着就笑了,呵呵的说,“对不住,对不住,这不是说走了嘴,坐坐。”

  卓风没动,两个人也没坐,气氛一度骤降,半晌卓风才说,“一个小时前的那个合作我接了,不过不是跟我,是跟她。”

  他说的是我。

  第582章 放屁,都疯了

  我一愣,什么合作,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茫然的看着卓风,又看看两个人,看得出来,他们是不情愿的。

  我是谁啊,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有点钱而已,还是冯科施舍给我的,那卓风可是名声响当当,在国内国外都是厉害人物,混的风生水起,这种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主动塞女人介绍生意,突然说将生意给我了,那谁愿意?

  我也不愿意。

  我扯开手,态度及其的恶劣的说,“卓总,不管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谈的什么生意,跟我都没有关系,听不懂吗?”

  卓风也不吭声,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白烟袅袅,在周围蔓延,我有点看不清楚他的脸,那是发怒还是什么?像极了很久前看过的一个电视剧里面演的一个杀人犯,满脸的阴狠。

  我倒抽口气。

  这会儿功夫,胖子呵呵的一声笑,“卓总,这件事我们要回去商量商量才行,您也知道……”

  话没说完,卓风将手里的香烟弹飞,直接飞在胖子的脸上。

  胖子一怔,脸色发白,暴怒,却没发出来,只鼓着肥厚的腮帮子怒瞪着卓风。

  卓风眼睛眯了眯,促狭之中透着阴霾,让犹如一只就要发怒的猎豹,尽管无声却已经透着杀气。

  而一直不吭声的秃子说话了,连声答应,“好好好,跟谁合作都是合作,没有卓总的介绍我们还不认识您的未婚妻呢,呵呵,这是三生有幸,签约就行,等卓总的合约拿过来我们就签字,价钱绝对最底,质量也是最好,您放心,放心……呵呵。”秃子说完,回头用手肘戳胖子。

  胖子还在暴怒,始终没吭声,可他也是敢怒不敢言。

  卓风没等到两个人同时回应,还是没说话。

  半晌,胖子才轻声咳了一下,及其为难的点头,“好,我们签约就行,一切听卓总的安排。”!

  这话无比生硬,可他还是答应了。

  卓风笑笑,阴狠的样子依旧没散,指了指胖子,“价钱是原来都二分之一,你同意吗?”

  我大惊的看着卓风又看看那个胖子,绷不住还是说话了,使劲推了卓风一把,他木头一样依旧站着不动,只身体歪了一下,跟着回头看我,脸上的阴霾瞬间散去换成了宠溺的微笑,问我,“还嫌高?”

  我呸他一口,“卓风,你疯了?那价钱已经是最底了,你疯了?”我看向胖子,尽管刚才他对我眼神不善,可我不想在这一行混不下去,压低价钱这种事我可不会做,这根强盗有什么分别?我对胖子说,“老板,我不会签字的,价钱你们照旧,别听他说的话,我已经找到了合作方,以后我们有机会我会主动投递合作方案的,价钱绝对尊重市场来做,肯定是有钱大家赚,别听他的话,抱歉。”

  我转身要走。(!≈

  卓风伸手将我拉住,眼前画面都穿,我脚步不稳,滚进了卓风坚硬的怀抱。

  他死死的抱住我,要将我勒死一样,冷笑问胖子,“她刚才说了什么,听到了?”

  胖子一怔,有些不懂的看向我,我要说话,卓风捂住了我的嘴。

  秃子笑呵呵的继续说,“没,没听到,只说了直接签约,价钱是原来的二分之一,我们绝对保证质量。”

  放屁,都疯了?

  卓风是不是变态?

  我要大叫,挺直了脊背挣扎,终究是无法动弹,只能听到自己被他捂住嘴巴之后发出的呜呜的捂住。

  胖子盯着我的眼睛,半晌才对卓风一点头,汗珠子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好,好,我照做。”

  卓风这才松开我,笑眯眯的凑过来,薄唇擦着我的脸颊,我暴怒,对她一阵拳打脚踢,“卓风,你是神经病,亏得我爱了你八年,你疯了,疯了,你疯了,滚远点,别碰我。”

  卓风岿然不动,任由我狂风暴雨一样对他,最后看着他嘴角上被我的指甲划伤的一块血痕,我才渐渐停歇下来啊,大口喘息的怒瞪他的脸。

  此时的卓风是我一点不认识的人,除了这张皮囊,他哪里还有从前那个争执的卓风的样子?

  “闹过了吗?”卓风深吸口气,自己了纸巾擦嘴,对于我的粗暴一点反应没有。

  我没吭声,这会儿才发现刚才的两个老板都离开了,两个穿的极少的女人也不见了。

  “卓风,既然人都不在,我就把话说清楚了,你以后想做什么想怎么样不要牵扯上我,我们早就分开了,知道吗,分手了。你是你,我是我,如果非要说我们之间一定牵扯些什么叫你放不下的话我改还不成吗啊?”我尖叫,撕声力竭失控的我早就没了一直保持的镇定的好形象,我就像个在骂街的泼妇,满嘴污言秽语,不惜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他,我想这样会叫我们的关系更加恶劣,他厌倦了,腻烦了,失去了这种狩猎一样的兴趣,会对我放手。

  却不想,他突然靠近我,亮片早已经发红的薄唇封住了我嘴。

  我挣扎,踢踹,他都屹立不动。

  “卓风,你想做什么,告诉我,我奉陪,折磨了我八年还不够吗,你还不够吗?”

  卓风也有些微微喘息,低头看我,半晌才说,“我在帮你。”

  “你放屁!”我踢他,估计是提到了什么地方,他闷哼一声,眉头皱的很紧,这才将我松开。

  我连忙往后面躲,紧紧的贴着墙壁打量他。

  他该是真的被我踢的痛了,弓着腰,像一只虾米,一直没抬头。

  我看了一会儿也有些担心,低声问,“没事吧,我叫救护车。”

  “没事,一会儿就好。”

  他声音很微弱,浑身都在抖,我这才凑过去瞧,身后的白色衬衫都被汗水湿透了。

  “我叫救护车,很痛吗,我踢到了哪里,给我看看。”我慌张起来。

  他摇头,仍旧弯腰不动,半晌才说话,“没事,别乱动,我没事,踢到了要害了。”

  昂?

  “对,对不起,我,我就是太急了,你忍一忍,我去找人来将你送医院吧。”

  他一伸手,将我拽住了,我愣神的看着他,哪里可有刚才那种发痛的样子,可他的脸色还是很苍白,眼睛都是红的,手上的力度却不减,“一会儿就好,你别走。”

  我的心软了下来,无力的看着他。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猛吸了好几口,烟雾溃散,散播在周围,看到人心口发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