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88节

  第583章 被猪啃了

  我坐在他身边给他送了杯水,安静的包厢内就只有我们彼此的呼吸声。

  “卓风,放过我吧,好吗?你打我一下,给我个甜枣,我受不了的。生意难做,我可以自己做,我不想要你施舍给我,再者,我做生意不全是为了我自己。你那边想怎么对付我都可以,别跟我见面,别跟我纠缠,成不成?”

  我近乎于带着祈求的说,可看他的样子,怕是也没听进去我的话,只喝光了桌面的酒,依旧沉默。

  看时间不早,那边包厢还有同事,必须回去,再次起身,他没拦我,只在我身后说,“这个生意不好签,你拿到了好项目就要握住,别拒绝我,后天我带人去找你。”

  我还要扯着嗓子对他吼,电话却响了,知道肯定是刘豆那边,拿出电话对卓风交代,“我不会见你的。”

  出了包厢拐过回廊,沈之昂正在一间一间的找我,我听到了他开门口询问的声音和对里面不瞒回应的暴怒。

  “沈总。”我急着跑过去。

  他愣了一瞬回头看我,皱眉打量我,“去哪了?”

  我笑笑,“走丢了,顺便在外面透了会儿气就回来了,有事吗?”

  “哦,没事,就是你不在我出来看看,走吧。”

  我跟着他一同往回走,他走出没两步又站住了,猛然的回头惊得我差一点撞到他的胸口。

  我惊愕的后退两步,“怎怎么了?”

  “你的嘴巴怎么了,被猪啃了?”

  我一怔,抹了把嘴巴,刚才的确是被人啃了,就当做是被猪啃了吧,我没吭声,捂着嘴巴,眨巴着眼睛,摇头没说话。

  他笑笑,皮笑肉不笑,告诉我说,“我来的时候看到了卓风的车子。”!

  我没吭声,不知道如何接茬。

  他见我没说什么也没多做纠缠,对我情不可闻的哼了一声,拽着我往回走。

  进去后才知道,这群人都醉倒了。

  唯独前台小姑娘不会喝酒,一个人还算清醒,她手里攥着车钥匙,见我们回来,就立刻起身着急的说,“卓总,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我正愁怎么办呢,别人还好说,那个刘豆我抱不动啊。”

  我笑笑,“没事,我叫人安排,你现在自己开车回去就行。”(!≈

  我还有事情问沈之昂。

  等前台小姑娘离开,不等我先说话,沈之昂先开了口,他眼神很怪异,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

  我被看到浑身不自在,也没扭捏,都是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对于他这样的打量我没放心上,刚才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饿的厉害,我端着水果盘子吃的了几口就放下了。

  刚才见到了两个人我才才想来都是睡,胖子是个沈之昂那边的一个经理,后来自己单做,现在生意还不错,工厂也很大,至于质量方面我就不得而知了。那个秃子也是这一行的长辈,背后可都是大单子,沈之昂的看着都是小打小闹,但是他走的不是数量而是质量,价格方便还是比较高的,但是这次给我的价格偏低,我就当做是见了个大便宜,现在却不这么认为了。

  卓风也想吃着一杯羹,奈何他手头上没有技术,只能在背后做些小的分成拿,可是他能够联系那两个人可就是很蹊跷了。

  卓风不可能不知道我跟沈之昂已经做了交易,他非要我跟那两个人合作的背后会是什么原因?

  他不知道我已经签约了吗?

  “沈总,您认识一个胖子一个秃子吗?”

  我的话有些刺耳的,因为这两个人可都是沈之昂的长辈的人,尽管胖子从前也是沈之昂的手下可好像也是远方的一个亲戚关系,至于那个秃子就更不用说了,就是他父亲。

  只是沈之昂的父亲跟他母亲离婚后,他改了姓,跟那个秃子就断了来往,这件事是发生在几年前,当时我看报纸的时候注意过,那个时候我还在担心报纸报道我做小三的事情,却被沈之昂这件事给盖住了。

  沈之昂当初突然主动与我联系要谈合作,这背后肯定跟卓风有关系。

  那新闻事件发生的很蹊跷,并且来的很快也很突然。

  所以,我没猜错的话,沈之昂这里面是想报复?

  他报复的人是卓风啊,所以抢走了卓风要给我介绍的人,可卓风就不知道吗?我更加怀疑的是,卓风背后真的在帮我?他该是在利用我。

  看着沈之昂变幻莫测的脸,我知道我说的八九不离十,这里面的事情不简单。

  只是我发现,或许还不迟。

  生意要做,人我也不能得罪,卓风跟沈之昂之间的事情也跟我毫无关系,我并不想搀和,但是这件事我要说清楚才行。

  我不在乎钱,可我在乎的是以后顾程峰和陆少那边的生意。

  沈之昂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喝光了两杯子的酒才端着手抽香烟,依靠在身后的沙发上,仔细打量我很久才低声问我,“你知道多少?”

  看来,我猜对了。

  “既然是沈总先找上我们,又从中给我们下了套子叫我们为难的往里面钻,不过我也要感谢沈总能够给我们公司一个合作和翻身的机会,可我不想在这一桩生意中被当成靶子,有些话我要先说清楚。我不管你冲我来是因为什么,是复仇也好,是想借用我的手作为跳板,都不要将我们和我身边的人牵扯进来,我还可以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跟卓风之间再无任何关系,你们之间的恩怨不要牵扯上我,如果你觉得不可以,我们随时都可以终止合约,我回头还可以跟卓风送我的两个人情客户做生意,他亏欠我的我拿着也舒心,你说呢?”

  沈之昂没说话,秀气的脸上更添了几分秀气,阴柔的像极了一尊坐在这里的杀手,身上啐了毒液。

  安静了一会儿,沈之昂呵呵的笑了,手掌在桌子子上猛烈的一拍,跟着说,“好,没想到卓总这么实诚,我就应了,不过生意还是要做,我只求卓总一件事。”

  我没吭声,这件事时好时坏,肯定都跟卓风有关系。

  我跟卓风之间的恩怨我不希望别人插手,就好比他跟卓风之间恩怨我不想插手一样,他无外乎说的就是跟我合作或者是发现了什么不告诉卓风。

  我可没闲心跟卓风套近乎,他能够亏陆少的货和顾程峰生意,还能背地里抢走我们的人,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

  “沈总,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不要说出来就好,至于我呢?我还是那句话,我跟卓风之间,现在只有姓是一样的。”

  第584章 动手动脚

  沈之昂哈哈大笑,重重点头,阴柔的眼睛瞬间睁开了,可里面却丝毫没有笑意,陡然接近我,惊得我绷直了脊背,身后已经毫无退路,只能任由他的脸不断放大的接近我。

  扑面而来的香烟和酒气实在难闻,可在他的身上还透着淡淡的香气,他在距离我一寸的地方停下来,努嘴,那薄唇相处。

  我作呕的将他推开,“流氓。”毫不迟疑,一把巴掌甩了上去,跟着,我脱了皮鞋,直接敲在他的额头上。

  他一直伸着半个身子没动弹,这一巴掌下去,脸上起了巴掌印,脑袋上也挂了彩。

  我愣了一瞬,没搭理他,要走。

  他叫住我,随便用之间捂住自己的额头,跟着说,“别那么急着走,我们之间还有些详细的是工作没交接好,你看着我的生意做的大,可我相信人不多,一直都是自己来做,你不想跟我说说详细的流程吗?”

  我转身瞧着他的额头,有些心虚的恩了一声,弯腰穿上鞋子。

  他也扔了纸巾,一点点血红,脑袋上还是流,我这才知道害怕,“沈总,你没事吧?”

  刚才踹了卓风那一脚也是用尽了力气,我垂眸瞧着桌面,竟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沈之昂笑笑,“无事,死不了,说吧,我听着。”

  我将我们的工作流程说了一下,他一直点头,听过后才吭声,“很好,但有一个环节要修改一下,你们那边人也不多,我这边的人也不多,那来回奔波肯定时间上太长,不如就走快递运输,磕碰损坏算我的,我最近都在这边,交接也快速,成品拿过来我会第一时间检查,出了问题自然是我的,不会是你的。”

  这人看着听阴险狡诈,还是一个公正的人,我之前考虑就是这个,但是不想多麻烦对家,就只能延长交货时间,他也知道延长了双方损失比较大,不过他能主动提出来我也自然是欣然接受的。

  “好,就这么定了,我回去叫人去修改一下,回头再打印出来交给沈总一份。”

  从会所出来,我跟着沈之昂身后,抬头,看到了他开着车门问我,脑袋上还粘着纸巾,瞧着狼狈不已,“卓总自己开车的吗,你喝了酒,我叫司机送你吧,别担心,我不会做什么的,不像某些人,动手动脚。”

  恩?

  我正纳闷,顺着沈之昂的眼神看过去,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卓风正提着手里的黑色西装走出来。

  三个人,六只眼睛,互相看了看,意味不明。

  卓风该是听到了刚才沈之昂的那番话,眼神犀利的像刀子,轻轻的从他的脸上扫过去,直接走到我身边来,就要拽我的手。

  我惊的跳着脚躲开,脚下时节没注意看,踩的落空,直直的往下跌落。

  面前沈之昂低吼,跟着就落入了他结实的怀抱,好像铁一样,反倒叫我的鼻子撞的痛了。

  我还没站稳,头顶上传来沈之昂低沉的微笑,“卓总,这么急切就投入我的怀抱,是不是早了点?我是该接受呢还是该接受呢?”

  我横他一眼,低声警告,“你说过不会将我拉在你们中间,别得寸进尺。”

  我推他,自然是没叫身后的卓风看到,自己开了后面的车门钻了进去。

  坐在车内,我故意绷直身子,胡乱的抹了把脸,没去看外面。

  沈之昂没急着上来,该是在跟卓风交谈,任由外面狂风暴雨,都跟我毫无关系。

  良久,沈之昂跳上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歪着身子回头冲我呵呵的一笑,“你借用我的手躲开他,我借用你的手奚落他,我们扯平了,下不为例,不然我怕我会沉浸在这种互相利用的游戏中不能自拔,呵呵,有趣。”

  我自是理亏的没吭声,车内一度安静。

  到了地方,沈之昂已经睡了,我下了车交代司机等我一下,从楼上拿了一件风衣盖在他身上才问了司机沈之昂住哪里。

  他就住在距离我公司不远处的一个酒店,我想了一份将我的家门钥匙给了司机,“暂时叫沈总住在我那边吧,在酒店到底是不方便的,这是我家的地址,车子也有地方停,早点休息。”

  司机对我连声道谢,车子开走了我才往宿舍里面走。

  推门进去,就听到谢晶晶在里面蒙着被子大哭,我吓了一跳,撩开被子一瞧,更是一阵心惊肉跳,她的脸上和手臂上全都是支架抓痕,触目惊心,有一些地方还流着血,黏在了被子上。

  我拉她起来,“怎么了?说话,别知道哭,谁做的,跟我说,我去收拾她。”

  我是真生意了,我护卫小犊子似的,身边的人谁都不能出差错,一点点不对我都能炸毛。

  谢晶晶看我回来哭的更大声音了,抱住我哭了我一身泪水。

  良久,她才停止哭声,抽噎着告诉我,“是张川。”

  “啊?别告诉我你还跟张川有联系,上次可是你主动叫张川退出的。”我不相信的问。

  “是啊,可是他女友就是不肯放过我啊。”

  张川有女友了?算来张川现在该是也在实习才对,家里有点钱可以交足了学费,还能多余的钱叫他挥霍摆阔,可他交女友了不是该好好收收心了?

  “到底在怎么回事,说。”

  我递给谢晶晶一张纸巾,继续追问。

  她断断续续的说的有些不连贯,我也是听了个大概,不过也懂了。

  大概意思就是张川的宿舍放着谢晶晶的一些相片和送给他的东西,这女友主动去帮张川搬宿舍,该是联系好实习的地方打算在外面租房子住,不想就被发现了,几番询问张川也是说的含糊其辞,这就叫那个女生误会,当天就拉着人来找谢晶晶,说她们乱搞男女关系。

  靠之!

  还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先后道了吧,那个女生怎么嚣张?

  我气不过,拽着谢晶晶去找张川。

  张川还没搬完东西,宿舍里面只剩下两人,其中一个看到是我,当时就给张川打了电话,“川子,回来一趟吧,你惹怒了学校大姐大了,谁?你自己不知道?心里没个数吗?就是那个卓尔。”

  挂断电话,那个男生看我们一眼自己看书去了。

  我和谢晶晶在楼下等,没过十分钟,张川回来了。

  他先看到的是我,最后将眼神落在谢晶晶身上,黏糊糊的,正要发笑,却皱了眉头,满脸紧张的问,“怎么了,谁打的?”

  谢晶晶没吭声,只狠狠的给了他一个眼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