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89节

  第586章 你放屁

  他继续说,“江华的事情不是我不认,但是我在想我是否做过,我酒醉,可不代表我是畜生,见了女人就要扑的人你会喜欢吗,我们在一起多久,互相不了解吗?的确,我突然结婚,可我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单纯的表面,你可有想过我是因为为什么?”

  我讥讽,冷笑,“我那个时候已经离婚了,可我等到的却是你跟江华的苟且,是不是我再早一点到就可以捉奸在床了?事后呢,你跟我解释了吗?我去找过你,你如何给我的答案,你竟然在问我想知道什么?”

  他也极力反驳,脸上一改刚才的温和,刚毅都好像刀子,还击道,“因为我相信我深爱的卓尔肯定会了解我,那是个误会,你为什么不相信,你只相信你看到的吗?未必是真的,再者,你看到了什么,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满地的衣服还是那些用过的套子?我很少回家,之前你去过几次自己不清楚?那一次我用过套子,你不在,我准备那些东西做什么?你叫我解释,我当时也处在迷糊中,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时候我清楚,即便我解释也无用,你已经将我们说好的不分开的当成了耳旁风。”

  我……

  我再一次哑口无言。

  他继续说,“卓尔,你爱我,你爱我爱的够吗?”

  我大怒的爆了粗口,如果不够,我为放弃一切直接跟冯科走,只想保他平安吗,他能力有限,我不能只做一只被他保护在身后的小可怜,我不想再次看到他失去亲人,我……哪里做错了?

  我咬住薄唇,大叫,“你放屁。”

  他死死的盯着我,半晌却笑了,很是无奈,再一次迈步靠近,一把拽我拉近他怀里,双臂铁一样的将我揉进怀中,有些沙哑的说,“骂个够吧。”

  我浑身一怔,这份震惊不是因为他刚才的话,而和我自己的感受。

  我爱他,一直都是。

  我以为我早已经心如冰川,可刚才我那鱼伦次的一句谩骂早就暴漏了我自己的内心所想。

  我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漆黑,心里却在无限制的放大。

  可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有些相爱是可以不顾一切的在一起,有些相爱是相忘于相互的。!

  我们互相为了对方,却千次万次的分开,到了现在,还不是走不到一起?

  “姐夫,松开我。”

  我硬着心肠说。

  “……”他浑身颤了一下,茫然的抬头看我。

  我没去瞧他的双眼,生怕这一瞧就叫我刚才还算清楚的思维彻底凌乱,我推开他,侧身看着公寓楼的一侧,上面的黑色漆已经掉落,还有一些裂开的口子,被夜风吹动,哗啦啦的往下掉落,犹如我们刚才争吵的时候互相穿上的一层刚毅的外衣,可其实早就脆弱不堪,不过一个转身,就能叫对方彻底放弃。(!≈

  早在第一次我提出分手到现在,我知道,我们之间实在不可能。

  爱,是爱着的,却少了一份非要在一起的信念。

  尤其,他是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而我是谁呢,我谁都不是。

  我低不可闻,“早点回去吧,卓总。”

  我转身离开,决绝而又冰冷,楼道里面的风吹得我一身激灵,我的步伐有些飘渺,每一步却都好像踩在了满是刀片的地上,这份痛牵动全身。

  身后传来卓风的低吼,“卓尔……”

  他该是还有别的话要说,却早已经被大风淹没,我的耳朵也选择性的失聪。

  躺在床上,注定了又是一个无眠之夜,半夜谢晶晶回来,偷偷给我放在床头两只水煎包,香气顺着鼻孔钻进去,却无法勾起我任何欲望。

  谢晶晶自己吃好了洗漱回来继续看书,她知道我没睡,还是没打搅我。

  我实在睡不着,翻来覆去反倒叫我浑身难受,索性坐起来,抓着油花花的水煎包吃。

  她看我一眼,要说话,跟着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心情不好?跟我说说?”

  “恩。”我含着水煎包,腮帮子鼓囊囊的要命,话到了嘴边几次都没吐出来。

  她倒了水给我喝,“慢点,我又不跟你抢,说吧。”

  我含糊不清的说,“卓风来了,刚才在楼下,跟我说了很多,他的意思是还想和好,可是现在是有妇之夫。”

  谢晶晶先是长长吐出一口气,跟着问我,“那你是不想同意却又心痒痒呗?”

  我一愣,含着嘴里面的包子就忘记了嚼,呆呆的看着她。

  她将水杯又往我跟前送,继续说,“我说的对吧?你不是不爱他,是你现在长大了,思考问题很理智,可这样却叫人觉得你没了感情。可你想想,卓风就不够理智吗,他当初跟你的时候不是也义无反顾吗,你跟冯科还没离婚的时候他就没离开过,现在他结婚了你反倒离开了。卓尔,我觉得你有点自私了。”

  我眨巴着眼睛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做错了?

  她轻拍我肩头,“其实你你做的也没有错,划清界限是很好的,对你自己负责,也叫卓风能够好好的顾及他家庭。事情也本来就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道德束缚,在情理之中你做的对的,可在感情上,是你亏了卓风的。我倒是挺为卓风抱不平,他这么做或许有别的原因呢?”

  能有什么原因会叫他回过头来对付陆少跟顾程峰呢?

  我总觉得他都是在报复我。

  “晶晶,我就觉得我不该继续错下去,如果说他跟我还能在一起,那么结婚也好,离婚也好,我都等,可现在他不给我任何希望和保证,我实在没有安全感。他结婚也是在我离婚之后了,跟我是否离婚没关系的,看他的样子,也不是要离婚的准备。并且你也瞧见了,我最近这么忙是因为什么,不就是想保护好陆少和顾程峰吗,他再有难言之隐也不该对付身边的人不是?我不理解,真的不理解。”

  谢晶晶皱眉,半晌才摇头,“哎,想不明白,不过我就是劝你别自责,你对他没做错什么。他一次次纠缠就是他的不对了,就好比张川,如果不是他一次次纠缠,我现在也不会这么恨他。”

  是啊,有些时候,划清界限才是最好的。

  我将最后一口包子吃完,喝光了水,眼看着很晚了,我也睡不着,“不睡了,我们看书到天亮。”

  她笑笑,递给我一本书,“那就陪我一起学。”

  为了考上研究生,整日不睡觉的时候还真不少,只是我的事情太多,常常是才抱起书本就已经累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今天是个例外,我看到很专注,直到天亮了还不想停,楼下宿管阿姨将早餐送上来的时候我才想起来都天亮了。

  谢晶晶洗了把脸,将早餐的名片递给我说,“顾程峰男神给你的。”

  第587章 这叫生活

  我笑着接过来看了一眼,“吃吧,给我留点就行,吃饱了我要出去。”

  她哈欠打了一连串,“还出去啊,不睡会儿?我要吃饱了睡两个小时再起来再战斗。”

  “恩,要去公司呢,今天有事,对方合作的项目原材料出了点问题,我要去瞧瞧。”

  谢晶晶捏着一块蛋挞,对我竖起大拇哥,“厉害,女中豪杰,我佩服你,跟陀螺一样,事业学业两不误啊,我是不行了,我要去睡觉,哈!”

  我简单洗漱,穿好衣服,嘴里面叼着牛奶的包装袋,直接去了我家。

  这个房子再一次装修好后我都没回来过,衣服都没一件。

  我进来的时候正看到沈之昂一件件的拆开自己的包装衣服摆在架子上,悠闲的很,没一点出了事的样子。

  我坐在距离他不远处的凳子上,瞧着他将皮鞋擦得锃亮放上去,虽然只有三双,还是摆放整齐,规规矩矩。

  我笑着说,“你这是洁癖啊?”

  “这叫生活。”

  我耸肩,“那沈总可真是会享受。”

  “还好。吃过了?”他问我。

  我点头。

  他放好了鞋子,在旁边的盆子洗了手,一面擦手一面朝我走过来,伸出手,我下意识的躲,他还是将收伸到了我嘴边,跟着笑了,“吃什么好东西了,嘴角还挂着碎末?”

  我脸色发热,“没,就是吃了两个蛋挞。”

  “恩,早上吃那个对胃口不好,我做了早点,跟我一起出来吧。”

  好像这里是我的家,他却反客为主了。

  我跟着出去,还未走到饭厅就闻到了里面的香味,不知道他做的是什么,味道真好,喷香扑鼻,闻起来无比的令人舒服。他帮我拉开椅子,我坐进去,就递过来一只盘子,呈上来凉快煎饼,外面包裹的酥脆,热气扑面,我能闻到里面的一些青菜和烤肠的味道。

  我记得很早前就在学校门口吃过这样的煎饼,不过卖相就没有这么好了。

  “没看出来,沈总还是这么一个细心的人。”

  他笑着问我,“会做煎饼就是细心的人吗?”

  我接过他给我的热牛奶,我怔住,场景竟然如此熟悉,是在梦里还是在很久的以前,只是当我抬头,看到人却是如此的陌生。在我无数个早点的生活中,面对面坐着的一直都是卓风,却不知道何时如今面前的人换了一个有一个,到现在竟然是他。

  我愣神之际,沈之昂已经坐在了我对面,端着手里的牛奶仔细看我。

  我不好意思的垂眸,将视线移开,“看我做什么?”

  “看你在回味什么,跟我在一起很不自在吗?”

  这倒不是,很相反,跟他在一起只会叫我觉得更加轻松。从前我跟卓风在一起也没有这么轻松过,他总是深沉话语少,多半是命令我,再多就是霸道的擅自做主,可从未像今天这样感觉的。

  他松了口气,笑着问,“不回答我那看来我说的对了,我想我这个人还是很有趣的吧?”

  沈之昂这个人怎么说呢,我现在的了解是他很绅士,但或许是因为那张阴柔的脸吧,我总觉得他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更可以说是更加会隐藏。

  跟这种人在一起不需要时刻提防什么,因为提防了也没用,只能被他算计的更加清楚。

  我笑笑,没回答。

  “吃东西吧,吃完我们去你公司,我们要详细的说一下这次的事情。”

  我预感,事情跟我有关系。

  到了公司,沈之昂也不嫌弃我公司小,坐在唯张会议桌子上,自己倒了水,拿着资料一条条的说,他先后说了这次的损失和交期延后的弊端,脑子转速飞快,数据都很清晰,我惊讶于他的算计,也惊讶于他做生意的头脑,诚然,我还真不是这块料。

  一整个上午,我的脑子都在告诉旋转,反倒没觉得多累,到了中午,肚子实在叫嚣的厉害了我才主动提出来休息一会儿,可吃饱喝足,我就困倦的厉害,沈之昂看出来我不对,主动提出去说出去先走走一会儿回来,我借空趴在桌子上补觉。

  这一觉睡得实在是沉,睁开眼,已经是下午两点,我惊愕的看着放大的人脸,惊叫着站起身。

  沈之昂似笑非笑,距离我很近,“我这么可怕?”

  我这会儿才知道,我竟然睡在他的怀里,难怪这一觉睡的这么舒服呢。

  我摸了一下脸,不好意思的道歉,飞快的去了卫生间。

  镜子里面,因为一直趴着的姿势造成半张脸上满是红印记,估计就是沈之昂裤子上的褶皱,我洗了把脸出来,倒是精神了不少。

  “沈总,实在抱歉,我昨天晚上一夜未睡。”

  “想我?”他继续似笑非笑的说。

  “不是,在准备考研,所以最近比较累。我们继续说正事吧!”

  沈之昂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敬佩,最后就呵呵的笑出声来,“没想到,跟我打交道的人都是高材生,我竟然有点自卑起来。”

  他的玩笑话一直叫人很轻松,不是故意的阿谀奉承听着虚假,都像极了真诚的表述,我也没在乎,继续端着资料低头瞧。

  商量好了晚上出来,已经天黑,沈之昂接了个电话急匆匆离开,临走之前竟然告诉我说,“我老婆来了,失陪。”

  我点头目送他离开,想着是否叫谢晶晶出来一起吃,沈之昂又突然跑了回来,突然的出现吓了我一跳,我白着脸拍着胸口问,“做什么,忘了东西在办公室了?”

  “卓总?”

  “恩?”

  他眼神发亮,像极了填上才亮起来的星星,气息很近,我觉得有些不自然往旁边走。

  “别动,我问你一句话。”

  他很是郑重其事的盯着我的脸。

  “说便是,沈总如果很喜欢这种性骚扰式的逗趣我想我不会介意,可如果你是故意,我真要想想我们是否要合作了。”

  他呵呵的笑,喉咙上下滚动,半晌才在薄唇中挤出一句话来,“卓尔,如果我跟我老婆离婚,你会不会考虑我?”

  哈?

  我直接摇头,“不会,再见。”知道这种人都不过是看热闹图开心,其实都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多才,多金,还生了一副好皮囊,不管到了哪里都会有人往身上贴,男人女人,很多种,这群人玩得起,放得开,拿得起,放得下,哪哪都好,唯独没有爱情。

  我这个人是一个被情惯着长大的甜包子,从里到外都裹着一层叫爱情的东西,所以没有感情这个东西我还真的碰不得,因为我拿不起,放不起。

  我已经错过了八年的好时光,不想再浪费八年,我还有多少个八年可以浪费呢?

  跟谢晶晶吃过饭回宿舍,很晚的时候,陆少给我打电话,叫我过去,电话里面开心一直在哭,我问都没有问就跑了过去。

  开心已经不在,坐在会所包厢里面的除了陆少还有卓风,满地的酒瓶子,两人都醉倒了,看样子没少喝。

  看我进来,陆少哼唧,踢翻了面前的酒瓶子,伸手指着我说,“妹子,你还爱他吗?他这个王八蛋刚才问我,为什么你不爱他了,你说是不是笑话,你不爱他爱谁,你不爱他他就疯子一样的折磨我们所有人,你说是不是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