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91节

  第590章 不想叫你老婆误会

  我马不停蹄的赶过去,到了地方只看到累瘫的消防员和满地的狼藉。

  货全都被烧了,损失不小,不过这些都是前期投资的货,损失早就计算进去了,除非卖收废品的,现在看来,都变成了环境污染。

  刘豆蹲坐在地上,满脸黑灰,惊魂未定,看我一眼,搓了搓脸,“卓总,我看到防火的人了,我们是不是要报警?”

  我一怔,“你认识?”

  他点头,“必须认识啊,我都见过很多次了,这是视频。”

  他将电话递给我,我盯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眼珠子都要飞出来,卓风的背影是肯定熟悉,可他的目的却令我实在费解。

  看完后我将电话还给他,没吭声,心里难受的厉害,也很无助,卓风这是要做什么啊,一会儿害我,一会儿帮我,一会儿沈深情款款一会儿又对我不理不睬,他到底想怎么样,不折磨我是不是就过得不舒心?

  刘豆也没急着催促问我意见,拉我坐他身边,摸了半晌才说,“卓总,这件事是不是很奇怪,您说他一个总裁啊,跑出来放火,那得跟咱们多大的仇恨?”

  我瞪圆了眼珠子,摇头,我不知道。

  “这件事我觉得吧,还是要问问当事人,卓总裁可是风云人物啊,之前几次的确是对我们动了手脚,可事后还帮了我们不少,卓总记得不记得之前我跟沈总喝酒的事情,我酒量够好了,沈总更厉害,后来实在受不了了临时出来,就在会所门口遇到了卓总裁,总裁跟我说了几句话,我受益匪浅,无疑是在提醒我如何做呢,我当时照做,回头沈总就松口了要亲自见您还叫我写好合约,事情就那么成了。”

  我深吸口气,脑袋嗡嗡的响,一个头两个大。

  刘豆也跟着吸口气,继续说,“还有一次也是这样,暗中帮我,后来经常遇到我都不奇怪了,知道是您之前的关系,别怪我多嘴啊,我觉得卓总裁这是故意的,想叫卓总回头呢,卓总,您不如去找他好好问问,这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我们可都招架不住啊,我们渺小,那卓总裁可是神仙,真的会把人折磨死,刚才要不是我跳进去救火,这周围的仓库都完蛋了。”

  刘豆黑着脸,喝了口水,回头将衣服披在了身上,一只鞋子都不见了影子。他来这里是按照原定计划清点货物的,之后好卖给一个小公司做废品回收,腾出空间来我们好存放沈之昂那边的成品,谁知道这就出了事。

  刘豆提醒的对,如果大火不及时扑灭,周围会全部遭殃,可是他放火干嘛啊,疯了吗?

  我跟刘豆交代了一番后面的事情,将视频拷贝过来,他电话里的视频删除后我直接打车去了卓风的住处。!

  站在他的别墅外面,我没直接进去,直到他老婆也在国内后我知道做事不能冒失,不然会更加叫人误会。

  我将电话从黑名单里面拉出来,直接打了电话过去,第一遍无人接听,第二遍还是无人接听,第三遍再打,人就出来了。

  卓风脚步很匆忙,从院子里面跑出来,直接开了远门,就奔向我。

  我下意识的躲闪,他要抱住我的双臂就僵在了半空,尴尬的笑笑,后退几步才说,“知道你来了,我就没接,为什么不直接进去,这里最近治安不是很好。”

  我看一眼房子里面,直接说,“不想叫你老婆误会,所以不进去了。”(!≈

  “……她?”卓风诧异的问。

  我点头,“恩,找过我了,不过我来这里不是因为这个,我是想问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他好像有些不懂,皱眉,打量我后,微微靠近过来,嗅我身上的味道,突然紧张起来,抓我手往院子里面拖着走,“进去再说。”

  再一次进来,我竟然有些害怕,尽管没做亏心事,可一想到我再次回来,我们分手,他已经成家,我就特别排斥这里。

  我有些局促的坐着,他给我倒了茶水,还将才做好的水果沙拉送到我跟前,这才问我,“你从哪里来,身上很重的味道。”

  “恩,你该知道我从哪里来。”我说。

  “我不知道,我的人最近都没有跟着你,知道你不喜欢。”

  我冷笑,还在装蒜,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我将电话拿给他看,他瞧了一眼,眉头痕迹很深,看完了之后又将电话还给我,半晌才说,“你认为是我做的?”

  我惊讶的张大嘴巴,“不是吗,这个人不是你吗?正脸都有,衣服,身材,深情,都是你。”

  “那个人不是我。”他坚定的说,很受伤的样子。

  我冷笑,要被他逼疯了,我眼睛不瞎,我们相处了八年,他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就算光线黑暗,轮廓有些不清晰,可我也知道那里面的是他。

  他又将电话拿回去,自己解了锁,我一直没换密码,是他生日,他解开后看我一眼,我心虚的眨眼,他没什么表情变化,将视频发送到了自己的电话,之后用自己电话编辑了一条短信,之后再没声音。

  我也不急,等着他给我编造谎言,继续伪装。

  过了半小时,他电话叮的一响,一条信息发了过来,他点开看一眼,划开电话之后递给我。

  欣喜是一个英文名字,我没仔细看,只看内容,是汉语,“视频时间是半小时前,人物不详,地点处在山岗西面的仓库,视频讲过剪辑,里面的人物都有些虚无,是对接的东西,不可信。”

  什么?

  我皱眉,盯着最后三个字看了又看,再看着卓风。

  我结结巴巴的说,“这,什么所以?”

  卓风吸口气,竟坐在了我身边,我拘谨的往旁边挪了一下。

  他没有动,只无奈的笑笑,温柔的问我,“就那么恨我?”

  我皱眉,说不上恨不恨的,就是现在对他失去了信任,并且他老谋深算,做任何事情都不叫人知道前因后果,实在没有安全感,我实在受不了他这样,几次叫我们吃亏,这一个月可都损失了不少了,就算现在翻盘还是被捏在手心,我们都没有办法左右什么,这才是最可怕的。

  “卓尔,你恨我可以,至少该听我说完一些事情,我相信你会有个判断。的确,我结婚了,不是因为你和冯科的事情,你很我是也应该,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议,可最近的事情我敢保证,我做的每一件都不是要伤害你们,你该相信我。”

  我不相信。

  我咬住薄唇,没说出来。

  “这个视频的结果你也看到了,是别人经过处理的,至于里面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你为何如何笃定是我,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

  我……

  第591章 视频

  我张了张嘴,诧异的问,“为什么要我相信你?”

  他用牙签戳了一快水果送到跟前,我看一眼摇头。

  他自己吃了进去,回答我说,“可以不相信,你可以拿回去找别人去查,不过不管是谁,对于这种诬陷实在拙劣,首先,就算是放火我也不会亲自去,我为什么要叫你恨我?我已经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再继续叫你恨我吗?我不会那么愚蠢,再者,这个人做这个只有一个目的,挑起你我之间更加深的误会。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卓尔,你能第一时间过来找我,说明在你心底还是没放下我。”

  “你少胡说八道,我才没有。”我的确没有。

  他笑,笑声低沉,满是高兴,笑过后继续追问我,“谁给你的视频?”

  “刘豆。”

  “哦,那个上大学实习生,不错的一个孩子。”

  我觉得不会是刘豆做手脚,他没有这个必要啊,是我给他一个工作呢,他是体育生,没有教师证,专业受限,找不到工作,我当时直接叫他过来的,工资什么都给的高,不至于落井下石要害我才对。

  卓风也说,“不该是他,如果是他直接录制的,我想是手机的问题,如果不是直接录制,那就是被人控制或者威胁了,才出来的大学生没有人脉家底,很容易走上邪门歪道被人利用,你回去好好观察观察,不要直接戳穿,至于我这边,我给你一个交代,并且,事发当时我在这里睡觉,不相信你可以去看楼上的监控录像,并且,你说的那个女人,不在这里,从前和现在以及往后都不会来。”

  那个女人?哦,他老婆。

  我嘲笑的说,“你老婆自己不肯承认吗,还那个女人?”

  尽管我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已经不需要吃醋在意什么,可为什么就是觉得我这句话说的如此不淡定,并且隐约还有些醋意?

  我偷偷吸口气,尴尬的搓了搓自己的衣袖。

  卓风的手就覆盖了过来,我惊得连忙抽手,他却笑着继续将手拉住,我急了,捏了他一把,“别这样,我走了。”

  直接起身,我就要走。

  他急忙跟上来,脚步比我还要快要,腿本来就长,几步就追上来,将我揽住,抵在门口。

  我无奈的仰头看他,“姐夫。”

  他听不得这个称呼,眉头皱的老高,“卓尔,以后还是叫我卓风吧,我不再纠缠你,至少现在不是。”

  这人没完没了,只要不纠缠我,什么时候都行,我也算是松口气。

  “那就好。”

  “但是你不要躲着我,这段时间我做的事情我说了,不是针对你们,以后你会慢慢懂,我不是在害你,我给你的生意可以不接受,不过你要离开沈之昂。”

  呵!

  说来说去还不是想控制我,说是不纠缠我,这么做还不是叫我留住心里的位置给他,哪怕是一个陌生的客户都不允许我接触,凭什么?

  我暴怒,使劲推他,却没推动,“姐夫,你让开,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是否照做是我的事情,我可以走了吗?”

  他很是吃力的一点头才让开,我挤着一条缝隙从他身边跑走。

  走出去一段路终于遇到了出租车,我急忙赶回公司。

  都下班了,公司大楼也没几个人,有的都是在加班,楼下保安看到我主动问了好,笑呵呵的问我身为老总还这么勤奋努力实在难得,我笑笑,问他是否我的公司人员都按时上下班,他帮我查了一下楼下签到名单,我看到刘豆最近都没来,拍了照片后感谢一声就走了。

  刘豆是实习生,还没毕业,他走的是业务员,我一直准许他不用经常过来,有事就来,没事就在学校,可他是个勤奋的孩子,就算没事也过来,最近都没来,的确是挺叫我意外的。

  办公室被收拾的很干净,我开了保险柜,看里面不多的现金和印章,拿出来刘豆的档案,查了一些他的资料,想了很久才离开。

  隔日一早,我托了肖恩帮我调查刘豆的家庭,还将视频给了他,他当时看一眼就说,“呦呵,做的挺好,你找谁做的?”

  我惊愕的问,“你什么意思?”

  “那,我们经常做这些,哪里有问题都知道,你看这里虚化的厉害,这里也是,人头和身子是拼接的,手法其实很好了,可我们做得多,自然知道哪里会出现问题,看样子时间还很赶,所以有些细节没处理好,不过一定是假的,不是卓风。”

  我倒抽口气,这个刘豆有问题。

  他将视频拿走后告诉我,“这次不收你钱了,看你跟卓风别扭我也不是很好过,不过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个视频是假的啊,我可以查出来是谁的手法,这一行厉害的人不多,估计做这个钱没少花,还有这个刘豆,恩,好查,走了。哦,你没事去看看你哥哥嫂子,最近两个人经常吵架,你去劝劝。”

  我一点头,头也没回的离开。

  坐在去往哥哥别墅房子的出租车上,想着心事。

  刘豆背后会是谁呢,不是卓风那会是谁呢,卓风说的也对,他如果想动手脚没必要做这么卑劣,并且手法实在太小儿科了,就没想到我回去查验视频的真假吗?并且,刘豆当时提醒我主动去找卓风。

  这背后的意思是什么?

  我当时也是生气,没多想,直接过去,现在就有些后悔了。

  还未到哥哥家里,卓风电话打了进来。

  我犹豫着接起,“姐夫。”

  “……哎,叫我卓风,听话。”

  我无奈的蹙眉说,“恩,知道了。”

  “问你件事,你见过她之后呢,她跟你说了什么?”

  他口中的她是他的老婆,我记得当年她称呼李思念和徐娇娇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知道当年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背后是如何称呼我的,我有些走神,就没回答他的问题。

  他那头继续说,“别瞒着我,说,我要知道。”

  “哦,没什么,就是去警告我,也就这些。”

  “那你就照做了?”

  我笑,“不然呢?不过她是否警告我都会做,是吧?”

  我发狠的说,心底却难受着。

  他很是沉重的叹息一声,“恩,会叫你改变心意的,去哪里了?”

  “没必要叫你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