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92节

  第592章 我想给她一个家

  “我就问问,没有人跟着你了我还是不放心你。”

  我吐了口气,“不叫人跟着我,也不代表我就随时向你汇报我的去处,没事的话我挂了。”

  直接挂断,心情畅快不少,他操控我都成了习惯,不受他操控还没习惯。

  到了地方,卓风的信息发了过来,“在肖老大住两天再回来,我去调查清楚,别怀疑我。”

  我盯着短信楞神,将他的号码从黑名单里面放出来简直就是个错误,这会儿就开始不断给我电话和短信了,想的正出神,司机塞给我零钱都忘记去接。

  “姑娘,不要零钱了?”

  我不好意思的说,“不,不是,抱歉。”

  抓起零钱就走,我还忘了车里的包,又跑回来将包提出来才往哥哥的别墅房子走去。

  很远就听到哥哥正跟嫂子在吵架,还在大哭,房子里面炸开了锅了。

  我推门进去,两个小家伙蹒跚的想我冲过来,已经会走的她们咿咿呀呀的说话,该是在诉苦吧,我心疼的抱她们,可是抱不动了,只能牵住她们的手往里面走。

  推开门,就看到了满地的狼藉,嫂子坐在角落哭,哥哥站在饭厅的窗户边上吸烟,两个人争吵已经挺直,正处在冷战时期。

  我将孩子送给保姆,叫他们去楼上,坐在了嫂子跟前,没急着问,先帮忙收拾了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才坐稳,哥哥已经走出来,给我倒了杯咖啡,嫂子也不哭了,可是两人还是都没说话,房子里面只有忙碌的脚步声。

  我瞧着两个人的样子,有些心痛的问,“你们都是为什么什么吵,说说吧?吵完了心里就痛快了?”

  哥哥皱眉不吭声,叼着香烟没点,耷拉着脑袋坐我对面。

  嫂子已经换了位子坐,连连叹气。

  半晌,哥哥才说,“我说办婚礼,她不同意,孩子都生了,不领证不办婚礼,你说孩子户口咋办,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吧,我想给她一个家,却不想要,不想要就走。”

  “我不走,孩子我还要带着,你要走你走,婚礼我不会办,结婚证我也要,户口我想办法,无非是罚款,我交得起罚款钱。”

  哥哥一听,眼珠子就睁大了,“说的什么话,这是交罚款的问题吗,这是成家的问题,我都说了,我肖老大绝对会给你幸福,为什么不相信,既然这么不信任,当初干嘛跟我在一起?”

  嫂子也是嘴上不饶人,还嘴说,“我看上你是是因为知道你对婚姻也不看重,谁知道最近你就非逼着我结婚,我不想结,不要拿孩子当借口,孩子也不会成为我必须结婚的条件,你拿孩子威胁我就不应该。”

  我理解嫂子的心思,她不想被婚姻束缚,可对孩子是不会少了半分的爱的,可我哥哥深受老思想的纠缠,一定要结婚,两个人的问题就在这里出现了,随着孩子的越来越大,我哥哥这边期盼婚姻的想法更多,嫂子却依旧坚持,那矛盾更严重,可争吵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叫两个人还好好的感情会变淡最后走向陌生,好比我跟卓风,从前就没争吵过,后来争吵出现,一次比一次严重,到了现在我不相信,才会造就今天的我们。

  我已经得不到我爱的人了,我不想看着身边的人也跟我一样,可这件事我只能和稀泥,不能叫任何一个人让步,谁让步都是委屈了对方,并且谁都没错。

  “好了别吵了。”我大叫一声。

  两个人立刻安静下来,只在楼上传来两个孩子的哭闹声。

  到底都是心疼孩子的,嫂子起身去了楼上,“我看看孩子一会儿下来,卓尔正好周末别回去了,在这里住两天吧。”

  “恩,知道了嫂子,你先上去吧,我等你。”

  嫂子看我一眼,又无奈的看一眼哥哥,这才往楼上走。

  房门关紧,里面传来哄孩子的声音,哥哥也才舒口气,给我个眼神,“出去说。”

  站在院子里面的凉亭里,瞧着脚边的水池子,哥哥到底是喜欢鱼的,鱼儿游来游去,各种品种的鲤鱼养了好多,交错在一起的画面实在是美好,心情也安静不少。

  “你嫂子的想法我实在想不通。”哥哥无比惆怅。

  我问他,“那哥哥还爱嫂子吗?”

  她点头,“说不出口,可都在心里呢。”

  “那就是了,嫂子也爱你啊,要不早就走了不是,你们之间只有孩子,没有婚姻,这么过着是觉得十分没有安全感的,可哥哥想一想,如果没有了爱情即便有了婚姻又会怎么样?你看看我,跟冯科之间就是最好的证明了。我没法说你必须同意嫂子的想法,可至少在你爱她的基础上好好想想自己需要什么,婚姻有些时候不是那么重要,现在离婚率那么高,有些时候我都在想,婚姻到底是爱情的开始还是结束呢?”

  他一怔,看了我好半晌,才说话,“妹子长大了。”

  我笑笑,“早就长大了,你们一直当我是孩子。”

  “恩,我都老了,哎,还活不明白。”

  谁能活明白啊,都是欲望导致的,事情经历那么多,回过头去好好想想,其实人啊,都是欲望在作祟,可谁都不是圣人,欲望能叫人成活也能叫人成魔。

  “哥哥,嫂子坚持你就别急吗,慢慢来,互相融合,你们都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还想着要分开不成?好的爱情不容易呢。”

  “我知道,就是脾气上来了,你也听到了,你嫂子也是倔脾气,一旦撞上了,火山爆发一样。”

  “不记仇就好,以后好好说呗。”

  “恩。”

  哥哥继续低头抽烟,我也没有再说什么。

  安静的了一会儿,嫂子在里面问我吃什么,我想了想,“火锅吧,我跟嫂子喝两杯。”

  嫂子爽快的一点头,笑着转身进去准备。

  哥哥看一眼,无奈摇头,“夫妻没有隔夜仇的,但是老吵也不行,我错了。”

  “哥哥错了就去跟随嫂子说,跟我说没用,嫂子跟你一样都是爽快人,你们相处很融洽的。茫茫人海中,能够找到情投意合的人实在不容易,好好珍惜。”

  “恩。你跟他……怎么样了?”

  哥哥说的‘他’是卓风。

  我愣了一瞬,笑了,“哥哥想问什么啊?直接问。”

  “你们没可能了,是吧?”

  第593章 很不好

  我点头,“他都结婚了,并且之前他老婆还找过我,我这都直接划清界限了还来找我,是不是挺可笑?”

  哥哥猛吸一口香烟,将烟头扔出去很远,声音有些沉闷,“恩,都知道你们的事,自然会怀疑的,谁都不相信你们说断就断了。”

  是啊,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还怎么相信别人?

  “哥哥,以后不提他了吧,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了。”

  哥哥却笑,眼睛都迷到了一起,不是嘲笑,是肯定的,“你说过无数次这种话了。”

  啊?

  我愣神,哥哥继续说,“好了好了不说了,回屋吃饭,你嫂子的火锅底料调的味道特别好。”

  我捏哥哥的腰,“是啊,你都胖了,不锻炼了现在?”

  “锻炼啊,耐不住这喝水都长肉,没办法,我少吃点,陪你多喝点。”

  晚上,可真是醉的不像话,嫂子酒量好,陪我喝到后半夜,我估计是因为最近陪客户得到了锻炼,酒量也见长,喝了好几瓶黑啤酒都没醉,后来还自己洗了澡玩了会儿电话才睡着。

  半夜起来去卫生间,听楼下哥哥在讲电话,一只漆黑的灯,照亮他半张脸,他很是发愁的样子。

  我本没想听,可他说了我的名字,“卓尔很不好,说了半宿的胡话。”

  净胡说,我才没有,我清醒着呢,哥哥这是给谁打电话呢?

  他继续说,“是,我劝说了,她说以后不叫我提起你,你说我还能说什么?我知道,我知道,恩,恩……你那边调查的怎么样?哦,知道了,那你忙,成,改天见了面再说,这两天她都在我这里,好,好。”

  他这是跟卓风打电话呢?

  我直接出去,站在哥哥跟前,低头看他。

  他看我一眼,不自然的搓了搓鼻子,喝了口水,“怎么起来了,才五点。”

  “你不是也起来了?”

  “恩,接了个电话,有点事,你接着睡去。”

  我对他拧眉头,“哥哥,你有事情瞒着我,刚才在跟谁打电话呢?”

  哥哥很是尴尬连续抓后脑勺,“没谁,联系鱼塘的事儿。”

  “哥,你学会撒谎了啊,说不说?”

  我坐在他眼神,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肯定有事,瞒着我不说还是跟卓风一起瞒着我,难道他也不想我跟卓风分开叫我做卓风的小三?

  “哥,说不说,不说我现在就走去问他。”

  “嘶,你这孩子,懂点事,真没什么,别多问,以后就知道了。”

  越是瞒着我越想知道,“说不说,你说不说。”我扯着他衣袖,哥哥的嘴巴跟贴了封条一样,一个字都不肯说。最后惊动了嫂子,嫂子无奈也过来说他,他才不得已说,“卓风在调查刘豆的事情,好想在查什么,我也不知道,就问我你在这里怎么样,具体我不清楚,不过他就是叫我劝你别跟他分手,没别的了。”

  “哎,我说你是不是疯了?卓尔现在是单身,卓风都结婚了,你这个当哥哥的还叫卓尔跟着卓风不清不楚的吗?你有病啊你?”嫂子一听不愿意了,在哥哥的手腕上狠狠的扭了一把,哥哥痛的直咧嘴,也没吭声。

  嫂子过来劝说我,我没听,当时就提着东西赶了回来。

  路上嫂子还在打电话告诉我不要生气别乱来,我安慰了几句,直接去了办公室。

  却不想,沈之昂的电话打了过来,“过来,我做了早点给你,顺便说说这批货的事情,我想到一个人,你该感兴趣。”

  我看时间还早,交代值班的前台在办公室等我,先回了住处,才开门,沈之昂围着围裙站在门口熨衣服,回头看我一眼,掐断了香烟,之后问我,“这么快?”

  我打量他,真像个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家庭妇男,他老婆回去了?

  “你老婆呢?不在这里?”

  “当天就走了,只是路过,吃个饭就回了,坐吧。”

  我坐在饭厅,等他给我断饭菜,玩快递过来,我啪啦一口米粥,夹着咸菜吃,还没吞进去,就被他口中的这个人名字给噎住了。

  “李思念找到了我,知道吗?”

  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我很是意外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半晌才顺畅下去一口饭菜,惊讶的问,“她找你做什么?”

  “哼,做交易,知道是什么吗?”

  他扔出一摞子文件,我翻开一瞧,愣住了,这李思念疯了?

  “她给你的?”

  沈之昂点头,“很意外是吧,你的文件她原封不动的改了公司名头给我拿来,这是什么意思你该知道吧?我们的合作的条款项目直接泄露的话对我可没有坏处的,可对你坏处可不少,她改了价格,高出三倍,要抢了你的合约,你说诱惑这么大,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我盯着上面的一些数据看了又看,笑了,“沈总,你叫我来无非是告诉我一件事,告诉我这次合约不会作废,不然你怎么会将李思念的合约给我看?更何况,你既然都知道我跟卓风的事情,相信也该知道我跟李思念的事情吧,你要是跟她合作,无非就是叫我们之间多了一个地方,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懂吗?”

  我的敌人已经够多了,不在乎再多一个,如果只用三倍的价钱叫我认清眼前的人,我到时愿意他跟我毁约,我拿了违约金离开,转身跟别人合作也是轻而易举,大不了,我再利用卓风的关系呗,怎么算我都不吃亏。

  当然,这番话我不用说,相信沈之昂也明白,只是我们之间说的没有那么详细,他能叫我来,肯定是拿定了注意,我倒是不介意他多说一些别的事情。

  沈之昂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跟着就笑了,满脸的自信,“看来我没找错人,不管是做情人还是合作伙伴,你都是最好的人选,只是我有个疑问想琴儿听你告诉我。”

  我笑,放下碗筷,提醒他,“沈总,我想你搞错了,我没起诉你性骚扰,可不代表我就是同意了你必须跟我有一腿,而是想给你个面子,可你不能拿着这个面子不要继续做一些下作的事情,例如非要说我是你女人。再者,合作归合作,我想看在我借用你房子的面子上你也该给我个面子保持一下绅士风度吧。不然,我宁愿我先违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