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93节

  第594章 名存实亡的婚姻

  “哈哈……”他仰头大笑,满脸敬佩,“我没看错,你倒是厉害,能叫李思念离开国内的人实在是不简单,直说了吧,李思念找我是事实,但是我不会跟他合作,并且……”他伸出手来给我瞧。

  我盯着那白嫩的的手指头看了半晌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不明白的问,“什么意思?”

  “没看出来吗,戒指没了。”

  我倒是没注意。

  昂,离婚了?

  我惊愕的看他。

  他点头,“没错,我离婚了,本就是名存实亡的婚姻,当初两家联姻,结婚当天第一次见面,之后再没见过,哦,别说,昨天她顺路过来,顺道去离婚,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有意思吧?”

  这样的婚姻在他们这种有钱人家还真是不少见,不过一直不见面的还真是少,纯粹的联姻大多最后也都有了孩子,有了牵绊,闹上一阵子才会分开,他们倒是干脆。

  他陡然靠近,眯眼看我,温柔的气息就好像春池里的水,“所以,你可以考虑我们是否该正式交往了。”

  我呵呵的笑出声来,“你们这是想立刻跟我这个是交往才离婚的吗?”

  他说,“我说不是,你会相信吗?”

  “自然是不相信的。”我说。

  “可这是事实,她在外面已经跟别的男人生了两个孩子,我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想过多的追问,三年的婚姻终于该到头了,我不能耽误了自己三年再叫自己错过好女人,你说是不是,卓总?”

  不得不说,他是真好看,不似卓风的刚毅,脸上更多的是阴柔,不失一丝英气,也没有油头粉面的软柔,多的是别样的吸引。

  可我见多了好看的皮囊,知道这样的人内心一般都清白不了多少,自然不会上当。!

  我笑笑,捏着筷子,啪嗒米粥,说,“我会考虑,不过现在不是。”

  生意要做,人不能得罪,这番话也不是给他希望,而是不想撕破脸,他是聪明人,知道我说这番话的意思,不过没逼迫我什么,安静的坐下来,也跟我一起安静的吃饭。

  饭毕,他突然问我,“听说你的工厂出事了?”

  “恩,消息倒是灵通。”

  “李思念找我还卖给我一个人情,她说工厂出事,可以去问她负责。”(!≈

  李思念倒是不嫌事小,我点头,不过即便她不说什么,我也知道跟她脱不了干系,既然还能回来,说明当初我对她的报复还不够,看来是我太心软了?

  好啊,活得不耐烦了,我就给你点颜色瞧瞧,李思念还以为我是当年的那个只知道躲起来哭的小丫头吗?

  我抹了嘴,“沈总,不介意的话开车送我一程吧,我要去公司,相信你也有兴趣知道一些事情,这对我们合作很有帮助。”

  “好,给卓总当司机,我很愿意。”

  到了公司,沈之昂自己坐在角落看报纸,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再看着肖恩给我的刘豆的调查结果,肯定了当初我对刘豆的怀疑,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敢妄下判断。

  刘家,刘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天下之大,姓刘的不少,可都能凑到一起来还真是少见呢。

  我问前台,“你几点下班?”

  “今天周末,原定是两点就走的,卓总要是有事我就再等一等。”

  “恩,给刘豆打电话,就说业务上的事情,叫他来,之后你就可以走了,明天按时发工资。”

  “知道了卓总,嘿嘿。”

  一听发工资都开心,这个月业绩不错,我答应了给她们奖金并且要公司聚餐的,我都要兑现,但是这顿饭就意义不同了。不过在吃饭之前,我还要再问问刘豆,他在我这里可没亏待他,落井下石,不管来头如何,我都不会手软。

  刘豆是在一个小时后过来的,才坐上凳子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喝水,他身强体壮,身上火气旺,办公室的空调已经开的很低了,他还是热的满头汗水,我又递给他一瓶冷的矿泉水,叫他喘匀了气再说正事。

  他哈口气,一面擦额头一面看角落坐着不吭声的沈总,给我使眼色。

  我笑笑没吭声。

  刘豆凑过来低声问我,“约会了?”

  我瞪他,他跟我也没大没小的开玩笑。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刘家人,我想我对他印象真不错,这个孩子有潜质,我很想好好带着他的,就算说我公司开不起来,以后做不大,我也会带着他一路成长,却不是成为今天这样,希望他不是我想的那样。

  过了一会儿,他自己吃了一片口香糖,嚼的吧唧吧唧响,问我,“卓总,好了,我歇过乏来了,跑来的,累死我了,说吧,什么事儿?”

  “恩,这次工厂出事你功劳不小,我打算给你点奖赏。”我说。

  他嘿嘿一乐,没什么特别表情变化。

  当时是他给我的视频,做没做手脚他应该知道的,那么短暂的时间里面他肯定做了很多准备,不可能没有任何破绽。

  “刘豆,你在我这里实习多久了?”我转开话题。

  他细长的眼睛上下翻动了一会儿说,“恩,三个月了,之前卓总公司才开始我就来了,多谢卓总栽培,不然我现在还在到处投递简历呢,我在宿舍可是拿钱最多的一个,嘿嘿。”

  竟然还知道。

  我笑笑,“这是你的本事,你能力够,吃得开,我不过是给你提供了一个平台而已。对了,昨天大火的的时候你都在的吗?”

  他点头。

  “那还发现了什么?”

  他想了一下说,“没了,就当时遇到了卓总,我偷偷拍了视频给您看了,不过不是很清晰,我拍完就没再看,后来您就给删除了,现在想想当时天黑,或许不是卓副总裁呢?之后我就追过去人就没了,然后就起火了。”

  “哦,然后你拨打了求救电话,再之后呢?”

  他继续想,“哦,对了,我的包,我的包丢了,我一转身就没了,然后我去救火,出来之后就有消防员给我了,我当时翻找电话还在就放心了。卓总你不知道,我的电话可是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买的呢,现在电话真贵,这要是丢了我就买砸核桃的电话,便宜还抗造。”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他说话语气很逗,纯正的北方口音,听起来很逗。

  可他说的包丢了,我还不敢保证说的事都是真的,看他没什么不正常,再没多问,直接叫他离开了。

  刘豆一走,沈之昂就阴阳怪气的问我,“你这是利用我呢?”

  我笑,“是啊,不愿意啊?”

  “我巴不得呢,利用就利用吧,我也不在乎,不过都利用我了,我就给你说说,他没说谎,以后合作还是很满意,这孩子不错。”

  可我还在心里打鼓。

  沈之昂看出我不对,追问我,“可否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倒不是不能说,我说,“张博远的前妻姓刘,刘豆是他前妻的哥哥家的孩子。”

  第595章 是不是都有病

  最近张博远到处认亲戚,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聚拢到了一起了,我不能不怀疑。

  “哦,倒是值得怀疑,可你该知道,刘家那个媳妇是怎么死的。刘家对张家恨之入骨,呵呵,你不知道,我知道。刘家的事情当年在我们那一带可是很出名的,刘家是大家,一家子人不少,做生意自然不少,里面的事情也不少,突然刘家败落,张家发迹,你想想为什么?”

  被侵吞。

  张博远登着媳妇家业爬上去,回头害死了自己老婆。这件事当初卓风跟我说过一些,实在是因为对张欣没什么好印象也没多问,现在看来倒是派上用场了,不管刘豆是不是张博远派来的,这件事都简单不了。

  即便刘都是被人陷害,背后也是跟着张博远脱不了关系,而这个时候李思念会来了,不难看出,李思念跟张博远之间多少是有些的勾当的。

  我深吸口气,觉得这群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害人的把戏一次比一次多,怎么就没完呢,各自开门做生意,谁都不碍着谁,非要斗个你死我活,是不是都有病?

  沈之昂笑笑,劝说我,“有些时候或许就是巧合呢,不过我给你提个醒,张欣对刘家的事情可是不知道的,你可从这里入手。”

  张欣当初暗中牵线,叫我跟冯科才能放了卓风,这件事着我一直记着呢,在张欣看来,张博远是她的父亲,对她百般的好,可事后的几件事我将张欣打了,张博远却没将这个女人当做一回事。

  在张博远看来,身边的人不管是不是亲生的都是一枚棋子,都是可以供求他生意的一个工具而已。

  张欣这里,我还真可以利用一下。

  我点头,当即叫人发信息给张欣,不断的将刘家当年的事情告诉她,就算不能影响什么,至少可以叫张欣这一块石砖松动松动了。

  “沈总,您对我帮这么大一个忙,我该怎么谢谢您呢?”

  他呵呵一笑,折好报纸,意味深长看我半晌,眼睛都眯到了一起。

  我笑笑,知道他的意思,但是不可能的,想叫我出卖身体,门都没有。

  “沈总,走吧,午饭我请。”!

  沈之昂叹口气,“哎,多年不追求谁了,还真是累呢,呵呵,看来我要多找别人给我出出主意,不然一直这么干耗着,我也着急,追求你该是一个很不错的事情。”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无奈摇头。

  吃了饭回来,沈之昂又跟着我在市内转悠了一圈,路过商场的时候他非要下车去看看,一个男人懂得生活在很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很少男人喜欢花心思去奉承女人了,当今社会,人心复杂,各种诱惑,出轨包养男女都在其中,可这背后牵扯的都是金钱和利益,真正为了感情的实在少之又少,就算有了感情,因为各种复杂的引诱分为的也很多,好比我跟卓风。

  沈之昂的底细我都调查清楚了,他身边的女人不多,结婚之前有过一个谈了多年的女友,却因为当时他家里的逼婚而无疾而终,在那之后那个女人离开去了国外,再无联系,现在已经是一个三个孩子的母亲。结婚这三年,他除却应酬的逢场作戏,只有一个女人出现过,便是从前身边的一个低级的秘书,可只好了一年就分开了,那个女人找了个年纪大的老头子,现在成了名副其实的小三,两个人再也无瓜葛,不过是想靠身体上位的无脑人士,对于在沈之昂这种人来说,实在是没有任何可留恋的。

  到了商场的七层,他站在电影售票厅门口,问我,“想看什么?”(!≈

  我惊愕的一阵就开心的笑了,从未如此有人会这么突出起来的安排什么意外的小惊喜给我了。

  我抬头看这电影排次,一直都不曾关注这些东西,在我的生活中,从来都是高于正常同龄人的想法的,小女生才有的一些想法和追求我这一生估计都不会有。

  我无奈的摇头,“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如果选错了,岂不是很无趣了?”

  “恩,我来选。”

  他介绍片子的内容,之后回头问我,“想一想?我去买爆米花和零食。”

  我眼神追着他一路看过去,大把年纪了跟着小姑娘一起挤在一起买零食的场面实在是有趣,我多瞧了两眼,看一眼时间,最后选择了科幻片,这是我一直都喜欢的。

  “好,科幻片,适合我们这种人看。”

  我问,“为什么?”

  “恩,小孩子的那种情爱都太过虚假,战争片烦躁,不适合约会,那就只有科幻片了,不烧脑,感官刺激也过瘾,专注的时候我还能偷偷的亲你占个便宜。”

  我呵呵的笑了好长时间,手里的爆米花险些倒在地上。

  他呵呵的笑,一面提着零食一面拽着我往里面走。

  他选的是最后的位子,说是坐的高看的清楚。

  或许是因为新鲜吧,我几乎都不来这里的,之前跟着卓风在一起只来过一两次,不是他没时间就是我们之间忙于奔波,实在享受不到这份安逸。

  周末的人很多,座无虚席,人多热闹,看的也开心,电影时长三个小时,还没结束我的爆米花就吃完了,他举着手里的爆米花,我一下一下的吃,偶尔还接过他给我的可乐,电影结束我也吃饱了。

  灯光打开,我擦了擦手要起身,他仍就坐着没动。

  我开玩笑的问,“你是来看电影还是来看我的?没偷亲我是不是觉得可惜了?”

  他说,“是,所以都不想走了。”

  我笑着拽他,“走吧,多大人还跟个孩子似的?”

  “恩,不大,只比你大四岁。”

  昂,他才二十八?哦,肖恩给我的文件上侧重点写了他的一些经历,我没注意他的年龄,记得当初好像有人跟我说他跟卓风同龄的啊?我笑笑,很意外的点头。

  他却继续说,“知道你不关心我,就算背后调查我也只关注我的情史和我做生意的经历,是不是听说我三十好几了?哼,我有那么老?”

  我惊愕他的敏感和聪明,我只微妙的一个表情他就能看出我的不对,跟这种人打交道很累也很长记性,我总是将喜怒挂在脸上,跟着他也是想多学点东西。

  只比我年长了四岁,说话做事,却已经比我高出了好几倍。

  “都被你瞧出来了,我是不是现在该脸红的表示一下什么?”我笑着说。

  他哈哈大笑,提着空的袋子起来,伸了个腰身,猛然间弯腰,抱住了我,亲吻过来。

  我的嘴巴里面还有可乐的味道,估计还有嘴边的爆米花,他就像啃苹果一样吸吮,绵长的吻过后,他眼睛亮亮的看我,笑着问,“不生气?”

  我还真不生气,只是有些被吓到了,轻轻推开他,低声说,“我只是在想,是否真的要起诉你了,这里有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