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94节

  第596章 你这张脸我见过

  他却不依不饶,继续靠近,扭着我的腰,再一次亲吻过来。

  我不知道多久没有跟别人亲吻过了,确切来说是我没有跟除了卓风以外的人亲吻过,从前跟顾程峰亲吻也就像完成任务一样,没多少感觉,可这一次,身为成年人的我,在与卓风经历了感情波折的八年后,头一次被一个男人抱着亲吻,这份感受是说不出来的甜蜜的。

  无关乎爱情,无关乎任何,有的只是对这份亲吻的享受。

  他的吻技很好,主动迎合牵动,手上的力道也不给我任何压力,在得到我回应的时候就放下了侵略的霸道,柔软的像是将我围在了棉絮中。

  良久,他微微喘息着将我松开,笑看着我,一直没说话。

  我仍旧被他捧在怀中,像是在欣赏他已经很久不曾得到过的宝贝,小心翼翼的。

  “卓尔,我很久没有这样对一个女人如此看重,你不是第一个,但是我想你该是最后一个的。”

  这种话对小姑娘说说肯定会心动,再会脸红的表示一下什么,可到了我这里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即便我没有心若磐石,也在就成为一块无法渗透进去的坚硬。除了跳动,我的心脏再无任何波澜。

  “沈总,散场了,你的表演也该结束了。”我推开他,提着包先出来。

  沈之昂扔了垃圾袋,看着我,“还吃东西吗?”

  我笑,揉了一下肚子,“的确是吃不下了,不过不介意陪着沈总多吃点。”

  “那胖了可怎么办,尽管我还会希望你胖一些,不过都知道女人喜欢骨感。”

  我可从未特意去减肥过,从前本就是个瘦体质,后来经常劳累,也就成了怎么吃都不胖的人,即便怀孕过后还是如此,好像更瘦了些,“还好,胖一点无所谓的,走吧,我请。”

  我看过资料上说沈之昂喜欢吃干锅鱼,于是我就带他来了市内最大的一家干锅小吃,除却热闹这里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便宜。

  环境也不错,他要求坐在大厅里面吃,我们就坐在了靠近窗户的位置。

  才落座,他就点了一份鲅鱼的干锅鱼,之后问我是否放辣,我想了想说,“其实我是喜欢吃辣的。”只不过从前卓风总要求我少吃,说对胃口不好,并且我几乎是不吃的,后来经常跟着谢晶晶一起出来吃饭就知道了我还是很喜欢吃辣的,尤其是怀孕之后。

  “好,辣多放一些,两杯扎啤。”

  一杯酒下肚,我就彻底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吃饭出来,还有些头晕,不知道这扎啤还能叫我醉倒,沈之昂扶着我出来,叫了出租车,直奔我的住处。

  他将我放在床上,没离开,我有些头晕,勉强睁眼看他,不过我没醉,还在跟他开玩笑,“还有事吗?沈总?”

  他一本正经的说,“我在想是不是要趁人之危,这样生米煮成熟饭了即便你告我也值了。”

  我呵呵的笑,仰头捶他,“你敢。”

  “恩,不敢,所以没想别的,就想看着你,需要我做什么?”

  “给我杯水吧,我要柠檬水。”

  “哦,那我要等很久了,我这里只有矿泉水。”

  “不喝。”或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我就想撒娇,不管身边的人是沈之昂还是谁,我就想放低姿态,叫自己做一个柔弱的小女人,借着酒意,放松自己,或许是因为自己实在太累了吧,本就不是一个要强的人,非要争抢,以至于我现在真的是身心俱疲。

  “等我给你醒醒酒吧,我去煮点东西,别睡着。”

  我胡乱的点头,闭眼等待,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他推门进来,放到我嘴边一个水杯,温的,我喝了之后还有点酸,没多久到了肚子里面就跟冰一样散去了我的酒气。

  “什么东西啊?”

  “醒酒汤,我的独特秘方,好用吧,对胃也好,还喝吗?”

  我摇头,扶着他坐起来,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我指着他的脸说,“真的太熟悉了,你这张脸我见过。”

  “哦?”沈之昂笑了,靠近我追问,“再想想在哪里见过。”

  我摇头,“不知道,总之见过,第一次见你就觉得好熟悉,可我始终想不起来。”

  他点头,“那就等一段时间在想,我不及,有点是时间等。”

  我身子一歪,软在了他怀里,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反倒叫按住肩头,靠的更紧了。

  男人特有的结实肌肉,叫人倍感安心,我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找到这份舒心了,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机关算计,害人害己,阴谋手段,统统都离我远去。

  我只管依靠在坚强的臂弯下,享受这份安宁。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周围寂静无声,头顶上的男人一动不动低头看着我,半晌微微低头,浅浅的一个吻,我躲开,他却笑了,勾起的唇角满是魅惑,好像正在我面前跳着脱衣舞的妖精。

  我指着他的鼻子说,“妖精,别想勾引我。”

  他呵呵的低沉的笑,“不愿意我就不勾引。”

  “恩,听话,听话。哎……”我长叹一声,无奈的皱眉,“最近喝的多,容易醉。”

  “是容易醉还是有人叫你醉?”

  我咯咯的笑了很久,“你这情话说的一套一套的,想必是个情长高手,你厉害,呵呵。”

  “呵呵,情话也要分对谁说,面对你我就想说。”

  我继续咯咯的笑,掰开他还要印上来的脸,“别占我便宜,你已经占了我一晚上便宜了,小心我告你。”

  “哈哈,你告我吧,我等着你告我,知道在你心里留不下什么位置,至少叫你记得我是个坏人也好,有些时候我在想,如果当初把你带走的人是我该多好啊,这八年来,从前总觉得不打搅你是件好事,现在想起来,是我太迟钝了。睡了?”

  我听得如痴如醉,脑子不太清醒,可还是听到了,只是没有办法思考,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渐渐的困意袭来,我就睡着了。

  半夜,我起来倒水,沈之昂的房间早已经黑了灯,我经常深夜就起来之后再也睡不着,最近的确是睡眠太少,总梦到身边的人突然出现又离开,可每当我起身看着身边空无一物,这颗心才会真的空起来。

  电话一闪,一条短信无声的钻了进来,我拿过去看一眼,是卓风的。

  还是一串号码,我连名字都没改,顺手划开屏幕锁,改了名字,这才看内容,“在哪里?想你了。”

  我无奈的吸口气,回复,“在家。”

  “……跟沈之昂?”他直接问。

  我笑笑,回答,“是。”

  没有过多的解释,更加不需要解释,误会更好,可不想,他却说,“十分钟后到。”

  第597章 抓奸

  我一惊,慌了手脚,手里的杯子碰一声落在了地上,沈之昂房间的灯也开了。

  我急忙去捡,不想玻璃碴子就划破了我的手,真是越忙越乱,我不知道我慌张什么,清楚地知道我都跟卓风分开了,还被当做抓奸的一样在这里慌张。

  沈之昂穿了一条睡裤出来,一脸的没睡醒,茫然看着我,我随便的用纸巾擦了擦手,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吵醒你了,我是打算离开的。”

  沈之昂朝我走过来,抓我手低头瞧,“包扎好了再走,别动,我看看。”

  他声音低沉,困意也随之一扫而今,抓我手往客厅走,开了药箱给我擦手,我着急的看时间,十分钟好像很长的,怎么这会儿就到了,我起身要走,他一把将我拽住,上下打量我,“有急事?”

  我摇头,“不是,就是想早点回宿舍。”

  “蒙我呢,你学校这会儿也没开门,你怎么回去?”

  我……

  我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撒谎,正发愁,门开了。

  卓风有我这里的钥匙,很早就有,只是没想到他一直留着。

  三个人,三对儿眼睛,互相看着对方,很久都没什么声音,良久,卓风才迈步走进来,紧盯着我被沈之昂握住的手。

  “沈总。”卓风先开口说。

  沈之昂笑了,点头,拉我往他身后站,明了的说道,“知道为什么卓尔要这么慌张了,是因为你要来,抓奸?不巧,我们刚结束。”

  该死,还嫌弃事情不够多?

  我轻轻扯他的衣袖,要解释,沈之昂回头瞪我,像是在警告,其实在提醒我,如果我真都要跟卓风划清界限,还必须要叫卓风以为我忘掉他了,这个美好的误会也或许就是一件好事呢?

  我深吸口气,咬住薄唇没叫自己发出声音。

  卓风走过来,看着我们,眼神里面没有一点善意,静默了一会儿,问我,“卓尔,伤到哪里了?”

  我垂眸没吭声。

  卓风又说,“跟我走。”朝我伸手。

  沈之昂不愿意的往前跨步,将我的身影彻底的挡住了,“卓总裁,您这是明抢啊?就算是您明抢也要问问当事人卓尔是否愿意跟你走,是不是?卓尔,跟他走吗?”

  我没吭声。

  我知道跟卓风离开后很多事情就该顺理成章了,可我不能那么做,我清楚知道我现在的位子,更加知道卓风是谁的丈夫。不管他结婚是因为什么,我们走到今天已经注定了一切都不可能。

  可我的内心却是无比难过得,我不想伤害卓风,所以这开口拒绝的话就久久没能说出来。

  僵持之中,卓风继续上前,歪头看我,脸上满是凝重,叫我心口难受的紧,“卓尔,走不走?”

  我紧紧的抿着唇,还是不知道如何说。

  沈之昂继续挡住我,与卓风四目相对,“卓总裁,我说的还不够清楚?”

  “你给我让开,我跟卓尔事情跟你没关系。”

  沈之昂冷笑,“是没关系,可我至少知道身为别人的丈夫不能在外面继续牵扯别的女人,你这样做对得起谁?好歹我沈之昂是离婚之后才来找卓尔的,你情我愿的事情,谁都没强求谁,反倒是卓总裁,非要在半夜带走一个不愿意跟你走的女人吗?”

  沈之昂的话像刀子一样戳在了卓风的心口上,每一个音都重重的敲打他。

  身份的尴尬,注定了我们之间多了有一重无法逾越的鸿沟。

  “卓风,我不会跟你走的,你要是有急事,明天去我办公室找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并且……”

  我的话没说完,沈之昂接过话头,“并且我们正热乎着,被人打搅了实在是心情不好,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

  “咚!”

  一声闷响,沈之昂的脑袋偏离半个身子都倾斜,卓风的拳头跟风一样砸在了他的脸上,沈之昂在片刻的缓和下也站起身来,毫不犹豫回应,两个硕大的拳头相互碰撞,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声响。

  我被吓的只知道傻看着,等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我才上前去拉架。

  拽一个,拖一个,谁都不谦让。

  家具碰碰山响,身上的皮肉喝拳头撞击在一起也沉闷的令人发颤,我见着拉不住了,只站在一边,看着两个人打的两败俱伤。

  等他们都带着伤的躺在地上,还相互不依不饶的拿着东西砸对方的时候我才走过去,举着酒瓶子一人敲了一下,咣咣两声,两个人同时昏死过去。

  我叫了救护车,故意安排了一个房间,先醒过来的是卓风,而我却坐在沈之昂的病床前。

  他眼巴巴的看着我,没什么表情,脸上的红肿看起来就好像是小丑,令人觉得有些滑稽。

  “卓尔,过来,听话。”

  我心口一颤,绷着身子坐着没动。

  “过来我看看,你伤到了没有。”

  猛然心尖锁紧,刚才还铁石心肠的我彻底的沦陷,无奈的蹙眉说,“没事,你好好躺着,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瞧瞧。”

  他摇头,挣扎着要起来,其实都是外伤,唯处伤口最大的在脑袋上还是我用酒瓶子敲的,我心软的走过去按住他,“别乱动,行不行?”

  “卓尔,你们……”

  他竟还在追问这个问题。

  我没回答。

  他继续说,“发生了也正常,他说得对,我现在是妇之夫。”

  我心口无比难受,耷拉着脑袋不敢看他,对卓风,我到底还是放不下的。

  “姐夫,好好养伤别说话了。”我哽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我不心疼他是不可能,他说十分钟后过来,我就开始慌张,当真觉得他是来捉奸都一样,还不是我心里发虚放心不下,这说明我在乎他。

  软弱的泪水到底还是流了下来,我忍着不哭出声来,默默的低头抹泪。

  卓风颤抖着手帮我擦,一直叹气,他比我更加清楚我们现在的出境跟关系。

  “对不起。”他说。

  我摇头,抹掉擦也擦不干净的泪水,很久才说,“为什么要道歉?”

  “我结婚是意外,别恨我,我迫不得已。”

  人有很多种迫不得已,我当初也是,他现在亦如此,只是目的不同,经历不一样,他体会不带我当初受的委屈,我更加体会不到他现在的无助,我们都是被爱情折磨得要疯了一样的可怜人。

  我勉强笑笑,“我知道,可做都做了,就要坚持,我不想叫你难做,我们只能分开。”

  “卓尔。”他捏我手,我没回应,只笑看着他,听到沈之昂因为痛而闷哼,我立刻将手抽走,起身去了沈之昂那里。

  我故意将他们安排在一起,就是想叫卓风知道我分手的决心,却不知道,在伤害他的同时,反噬给我的却是更大的伤害。

  连着两天,我都备受这份无法割舍而又疼惜的折磨煎熬,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要求将两个人分开病房养伤,可卓风却直接出院了。

  他走的很匆忙,听说有急事,来办理出院手续的李哥看到我后拉我去了医院后院的地方说话,“卓尔,你们现在……”他欲言又止,一脸的愁容。

  我坚持说,“没什么,只是误会,他看到我跟沈总……”我没说清楚,这样不明不白的才好对彼此都好。

  “哎,傻姑娘,卓风为了你……你还是好好想想,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