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97节

  第602章 我们发财了

  我舒口气,好似我的脑袋瞬间就牢固起来一样的叫人安心。

  小黄毛哼了一声,嘴里面的烟蒂噗的吐出去,低吼,“卓风,你别说话。”

  卓风立刻没了声音,跟着语速很慢声音很低沉,冷的像冰刀一样的问,“你是谁?”

  隔着电话我都能想象得到卓风此时的脸色,微微眯起来的眼睛,犀利无比,震慑的眼神能够隔空杀死敌人。

  “哼,我是谁不要紧,你们卓家不是有钱吗,我现在需要钱,刚才你妹妹也说了,她可以给我们一千万。”

  蠢货,钱越多,这件事越难做,他简直是将自己往思路上逼,并且卓风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我心中冷笑,满脸镇定。

  “好,在哪里?我需要知道人没事。”卓风直截了当的说。

  “好,说话。”小黄毛将电话凑到我跟前。

  我低声说,“哥哥,是我卓尔。”

  卓风那边轻声嗯道,“等我,别担心,钱我会给他们。”

  给他们才怪,相信不但不给钱,这群贪婪的小屁孩子们后果还是还会很严重。

  可这件事背后的主试不能逃过去,我提醒卓风,“哥哥,你去看看嫂子,估计她那边该担心了。”

  卓风该知道我的话的意思,这件事跟他老婆脱不开关系。

  卓风恩了一声,低沉和浓厚的声音叫人无比安心,“放心。”

  “少废话,我来说地点,就在郊区山道上的榕树下等你,钱一分不能少,不然我们就随便将人仍在荒山野岭,叫你们永远找不到,或者我交给我的买家,也能买一笔好价钱。”!

  挂断电话,小黄毛将电话啪嗒一声仍在我脚边,继续抽烟,他该是很紧张,不过是故作镇定,到底是做坏事的料子,脑子转的还真快,很快他就拿出电话给对方打电话。

  “喂,姐,人我们都找到了,在车子上,但是吧,现在事情有点变化,你也知道,我们都是缺钱的人,我女人的奶奶还在医院呢,特别需要钱,所以你说的那个数太少,我需要加钱啊。”

  静默了一会儿,小黄毛脸色不好的问,“一人加一万?是不是少了点?”

  六个人,一人三万也才十五万,跟千万元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他侧隐隐的笑笑,露出一口整齐却发黄的牙齿,龇牙半晌才说,“哦,你只给我这么多啊,人不重要吗?卡尼该知道这个人是谁吧,你不知道我知道,我要是直接将人送回去了我拿到的钱可不止这个数了。”(!≈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小黄毛说,“恩,不多,我只要一人一百万就行,你送到榕树下来。”

  靠,还真是会做生意,两边都开加码,约到了同一个地方,这要是遇到了,肯定就是双方都吃亏,那他就白白拿走了一万多万。想想还真是刺激,不过亡命徒不是都这样吗?

  只可惜,他不知道这里面的盘根错节,不了解卓风做事习惯,钱不但不会拿,甚至都不会报警,只会提着一兜子假钱过来做交易,之后他们一个不少的全部被抓到,只要不打死,绝对不会叫他们都好过了去,最后才会送进进局子。

  不过好像这件事又好看了几分,因为卓风会看到对面的人,当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妻子的时候该是怎么样的感受,该如何处理?

  我盯着小黄毛看了半晌将视线收回,瞧着外面更加漆黑的夜晚,知道我们快要到郊区的山道口了。

  这里从前西边还有一条路,一直走会到我妈妈住的到地方,不过现在那边已经修建了水库发电厂,而整个村子都不复存在,我妈妈已经在隔壁的城市生活,拿着拆迁安置费,继续被两个儿子吸血,但是好像大柱子一直下落不明。

  我的思绪有些混乱的想,这会儿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我拖拽下来,抬头,看到了卓风。

  他身后放了几个包裹,塞满的是钱还是报纸就不知道了。

  卓风盯着我的脸看,问我,“没事吧?”

  我摇头,对他说,“还有谢晶晶,带我们一起走。”

  他重重点头,“知道。过来。”

  小黄毛拽我头发,“着什么急,钱呢?我需要看看钱带来没有。”

  卓风转身提了一个包裹过来,其中一个孩子跑过去,卓风将兜子的拉链拉开,那孩子顿时发出一串惊呼,回头冲小黄毛大叫,“黄毛哥,都是钱啊,我们发财了。”

  “不急,再将另外一个也拽出来。”

  我以为谢晶晶被扒开了衣服后没穿衣服的,看着她穿着小了一码的高中生运动服我就知道我就放心下不少,她脸上有淤青,该是反抗的时候被打的。

  我大叫谢晶晶的名字,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鬼叫什么,死不了,我用东西给迷晕了,还活着,将钱拿过来,我们将人送过去。”

  我站着没动,卓风扔了两袋子钱过来,抱起谢晶晶放在了身后不远的车内,再回来提了另外几袋子钱走过来,每一步都好像踩在坚硬的地面上,步履稳健,他沉稳不似在做交易,只相识来看一个朋友的坦然。

  钱都提了回来,小黄毛推开我。

  卓风接住我的那一瞬周围漆黑的夜幕里面跳出十几个人,瞬间将小黄毛包围起来。

  我没回头看,听他们被打的声音也知道场面多么灿烈。

  卓风帮我解开绳子,一直没说话,看我身上没伤,温柔的大手轻轻揉我头顶,紧紧抱住我,等我身后的声音没了他才松开我拉着我往车内的方向走。

  期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有彼此的呼吸声,我担忧的看着谢晶晶,帮她松开了绳子,整理好了衣服才说话,“别急着开车,我想还有人会来。”

  卓风转身,看着我说,“不会来的,她在酒店,我的人已经在那里了,那个孩子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

  原来他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一步。

  我看着他的眼睛,心中安逸不少,如果我们还是情侣,我肯定缩成一团依靠在他怀里祈求一份温暖,可我现在却只能故作坚定和坚强的稳稳的坐着,看似无常,其实心中早就惊涛骇浪,瑟瑟发抖了。

  “好,我们回去吧。”

  他将车子发动,李哥跑了过来,简单说了几分话,“人都教训了,那个姑娘没动,给她家里人电话了,的确有个病重的奶奶,并且才十五岁,还没成年,就算是抓了也白抓,我守在这里,等局子人过来,你们先回去。”

  第603章 少套近乎

  李哥看我一眼,对我一点头,转身跑走。

  车子开到了市中心,现将谢晶晶送去了医院,她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大吵着要报警,气氛一张脸都扭曲,看到我才知道没事。

  “我要打死这群小破孩。”

  见她没事,安抚了一阵,她坚持要出院,我就带她回了公寓楼。

  在楼下,我跟卓风坐在小树林里,长长的凳子上,坐着我们两人,他低头抽烟,一直没吭声。

  可他没想走,我就知道他是有话要对我说。

  静默了很久,他抽了几根香烟后才开口,“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是一定会,不会有任何后患,你要相信我。”

  从前他这样的话说过很多次,可那个时候我们面对的是他的父亲,故此我就算是有心也无力,因为他防不住自己的家里人,也无法对家里人下死手。

  可现在的这个人是他妻子,他就可以下死手了?

  我没问,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她我会送回欧洲,被软禁,一直到……”

  到什么?他没说完,也没说,只安静的继续点燃香烟,吐出一团白雾后继续说,“我知道说的再多都无用,我会做好了给你看,至少谢谢你。”

  我一怔,谢我什么?

  “谢你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原来是这件事。

  可打电话给他不是因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关系,而是我想到对方不会怀疑。

  我当时还在想他不接我会打给我,我想会打给顾程峰吧,或者陆少,再不济我打给沈之昂,甚至远在隔壁市的哥哥,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如果这次卓风没接电话的话,我以后再也不会联系他了。

  “我当时在外面,好在有私人飞机,你打给我的时候才从会议室出来,一整天都在山区开会,那边出了点事,沈之昂……”

  对了,他死对头现在是沈之昂。

  我心情复杂起来,可他们之间的恩怨我早就不想理会了。

  “姐夫。”我低声说。

  “我赶来的还算及时吧?”

  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极了多年前留在他身边的我,我当年也是如此小心翼翼,可他仍旧将我往顾程峰怀里推。

  我晃了晃头,将思绪甩开,继续说,“这件事我该谢谢你,没有你我怕是真的要被你妻子的人带走,死倒是无所谓,被糟蹋了也是肯定,毒打也说不定,不过我不想牵连我的朋友。安妮的死已经对我造成很大影响,我的朋友本就不多,如果再有人出事,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坚强。”

  亲人只有一个,我的朋友也都是围绕卓风转,好不容易走出来,我的身边多了不一样的圈子的人,对我极好,我们一路走过来到今天,我感谢谢晶晶的陪伴和对我的照顾,她不比我的亲人感情来的浅。

  “恩,我明白,她已经在飞机上了,这件事后续还需我的话给我打电话,你早点回去。”

  卓风起身,没看我。

  我却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他在内疚,我不知道在内疚什么,或许是因为这件事因为他才会影响到我,因为那个女人是冲着我来的,为了争抢自己的丈夫,想也知道抓我后都会用一些什么样子的卑鄙手段?

  我吸口气,笑了。

  他听到我的笑声才惊愕的看向我,“卓尔?”

  “姐夫,你没有必要自责,如果说我的丈夫跟别的女人藕断丝连我也会做坏事,只不过她的刀子用错了地方,我跟你并没有半分关系,我找你也是因为你的名声大,我们还是兄妹,这会叫小黄毛相信,不然今天我怕是真不知道被带去哪里了,早点回吧。”

  我的话是实话,可往往是话很伤人,刀子一样戳在他的心口上,痛的他呼吸都困难。

  因为,我感同深受着。

  很多次,我看着他身边的女人来来往往,我忍受着,我甚至在告诉自己对他我只能是痴心妄想,可我却依旧义无返顾的爱着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世事轮回,如今我们身份对调,伤心难过的人成了他,可我其实也不好过,我只是不懂的是,当年的他是否也如现在的我一样难过?

  我转身,疾步快走,险些撞上突然冲过来的人。

  我大惊失色的看着来人,跟着一个重重的怀抱,“吓死我了,没事吧?”

  顾程峰的身上还带着很重的酒气,透着淡淡沐浴乳的香气仍旧叫我有些不适应,可这个怀抱我是适应的,也是一晚上的我都在期盼的。

  我回应的保住他,“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你不是在陪客户吗,怎么过来了?”

  “我听客户说卓哥在到处拿钱,一千多万呢,我一听这事儿有点不太对,就问了人,最后问了李哥才知道,我就跑过来。”

  所以卓风给的钱是真的?

  我猛的回头,刚才长凳子上的位置上已经没了人影,远处的孤寂身影正在渐渐远走,风吹来,扑在身上,撩开他的衣服,更添个背影的孤独。

  我的心脏裂开一样的痛着,脊背都跟着发冷。

  顾程峰问我,“看谁呢?”

  我摇头,“没谁,走跟我进去吧,外面有点冷了。”

  进了公寓,谢晶晶也才洗了澡出来,看到进来的不是卓风而是顾程峰,满脸疑问,但是没吭声,冲我神秘的笑笑,自己捧着喷子对顾程峰说,“男神,你们聊,我去睡觉了。”

  她回了卧室,巴掌大的客厅里面就剩下我们两个。

  顾程峰拉着我坐下,手一直捂着,给我温暖,叫我安心,“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他埋怨我说。

  我摇头,“知道你忙,并且我当时情况太紧张了,我想到的就是卓风的妻子做的,打给你只会叫事情更加严重。”

  他恩了一声,继续问我,“卓哥呢,回去了?”

  我点头,没说刚才跟我一起的就是卓风。

  顾程峰帮我分析了好一会,都是我早已经想到的问题,最后告诉我说,“这件事卓哥就算是将人送走了,也不代表什么,那是周家的女生女,权利不小的,从前对付你们的是卓哥的父亲,现在是他妻子,哎,都是身边的人,处理起来其实很难,以后这样的事儿直接找我,我能好解决一些。”

  我可不想再拖顾程峰下水,可嘴上没说,心中却已经下定决定,以后在遇到事情直接找卓风,他屁股自己去擦,不要拉无辜的人。

  顾程峰陪了我半宿,我就躺在他膝盖上,他一直在安抚我,温柔的好像温室里面的水,终于等我睡着了头顶上的声音也消失了。

  早上,我竟然睡在床上,桌子上早已经放了早点,顾程峰已经离开了。

  我盯着早点看了很久,心中百味杂陈。

  这天中午,沈之昂来找我。

  他当真是能看穿人心的厉害人物,一眼看出来我的不对,捏我下巴皱眉头问我,“告诉我。”

  我无奈的推他,“少套近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