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9节

  第56章 徐娇娇的妈妈

  李思念带我去见的人竟然是徐娇娇的妈妈。

  我如何都没有想过我会见到娇娇姐的母亲。

  她跟徐娇娇很相像,两个人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她已经被岁月染了很重的痕迹,皮肤松垮,头发也白了很多根。

  她身上穿着很厚的棉衣,似乎很怕冷,脖子上围了围巾,戴着墨镜,脸很白。

  徐娇娇也很白,徐娇娇传承了她母亲身上全部的优点。

  “你就说卓尔啊。”她笑着问我,和蔼的好似我的亲生母亲。

  我重重点头,不敢说话。

  失去了自己女儿妈妈一定很伤心很难过,就好像当初我二妹妹被我父亲送走的时候我妈妈哭泣的那么伤心一样,所以我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了就叫她更加伤心难过。

  “真好看,呵呵,长的这么水灵,难怪会留在卓风那里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好奇的看着她,又看看李思念。

  李思念也温和的笑着,说,“是啊,好看的小姑娘,就是有些倔脾气。阿姨不是很早就想看看她了吗,我就给你带来了。”

  徐妈点头,“恩,我看到了,看到了,心里头啊就踏实了。哎……说来,思念,你说我那个女儿多么命苦,在的时候吧跟别人抢男人,死了还是得不到什么的,空有一个墓碑能怎么样呢?当初她跟我说找一个小姑娘给卓风生孩子,到时候她来养,我就反对。没想到,事情到底是变了,变了。”

  徐妈满脸愁苦,摘了墨镜低头擦泪水。我看到了她眉心上的眉心痣,好像一颗红豆镶嵌在里面。

  我曾听我奶奶总说,有了那种眉心痣的女人都是祸水,不过那是迷信罢了,可徐妈看起来仍旧风情万种的。

  只是她说出来的话,却叫我不舒服。

  “一个小丫头片子代孕,后果会怎么样她没想过吗?自己不能生就非要生?不过,思念,你也要注意了,卓风好歹是个男人,身边放着个大姑娘,如何都不好的,你该知道的。”

  李思念只笑着点头,看看我,没吭声。

  徐妈又说,“你去看过娇娇了吗?在国内的墓碑上,刻着的是卓风的妻子。说来也是好笑,这人没抓到,自己倒是直接给娇娇扣住了。嘶吼在底下还怎么自由啊,生前就是卓风的傀儡了,死后还没自由,我想起来就难过。”

  老封建迷信,没想到她会这么想,难道就不想想那是姐夫对娇娇姐的一种心理慰藉,并且成为卓风的妻子也是娇娇姐一直期盼的事情,卓风没做错。

  我深吸口气,就想反驳她。

  李思念看我一眼,那一眼似乎在警告我什么,我没敢吭声。

  徐妈又说,“好歹是个男人,做出来的事情都不是男人该有的样子,整天带这个大姑娘到处走,还说是妹妹。哼!谁知道是不是妹妹啊?啊?丫头,你告诉我,你告诉阿姨,你跟着卓风之间到底发展成什么样子了?娇娇当时那么哭着跑回去,就说你们关系不简单,是不是这么回事。你告诉哦,你告诉阿姨。”

  我深吸口气,我觉得有必要说清楚了,“阿姨,不是的,我就是卓风的妹妹。我叫卓尔,你不要听外人胡说八道。我哥哥给姐姐立下了墓碑那也是想圆了姐姐的梦,姐姐一心要嫁给卓风的。姐姐去世之前还要跟卓风去领证书的呢,但是当时问吵架了我就不知道。阿姨,姐姐不在了,你也要想开一些,你还有顾成峰啊。”

  阿姨愣愣的看着我,盯着我眼睛看了很久,突然又哭了起来,嘤嘤嘤的哭声传在耳朵里,就好像是猫爪子在抓着心口。

  李思念带我出来后站在街边上吹风,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低头看我一眼,对我冷笑一声。那表情,就好像被人抓坏了脸的丑八怪,惊悚恐怖。

  我吓的缩了缩脖子,“姐姐,我们回去吧,姐夫一定在着急找我们呢。”

  “……呵呵,卓尔,你知道在办理结婚证之前的十分钟卓风接到了一个电话吗?那就是他们争吵的原因。”

  我心头一跳,茫然问她,“是谁打的呢,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一通电话叫姐夫和姐姐吵起来的?”

  李思念没有说话,只茫然的继续看着街面,面对着车水马龙,默了很久才拉着我往回走。

  她踩着几公分的高跟鞋,走路很快,咔咔的脚步声落在地面上犹如撞击在我心口上的洪钟。

  我勉强小跑着跟上她,等我们回去后,她拉着我在门口叫我保证,“不准将我带你去见谁的事情告诉卓风,知道吗?如果你还想在卓风身边的话就要听我的话,就好像当初听徐娇娇的话一样,知道吗?”

  我犹豫着,没答应。

  她却不在乎,对我冷笑,拉着我回了住处。

  姐夫还没回来,我们吃光了剩下的冷菜冷饭。李思念一直在低头摆弄电话,我也给姐夫发了条信息,姐夫回复我说你在开会,叫我等一等就到家了,问我吃什么。

  我看看桌面上的残羹冷炙,对姐夫撒了谎,“我和李姐姐吃完了,姐夫想吃什么,我来做好了等你回来了。”

  卓风那边没回复我,不过我知道我姐夫平时喜欢吃面条,这里只有挂面,我打了两个鸡蛋进去,又将豆腐乳拿了出来,现在也只有这么多了。

  姐夫是一个小时后回来的,匆匆忙忙,放下手提包就进了厨房,他回头看我一眼,笑着捏我鼻子,“还知道我的口味,你们都吃了什么?她呢?”

  “李姐姐在楼上睡觉。姐夫,你那么忙吗?那我自己跟顾成峰去玩好了,不打搅你工作。”

  他一面低头吃面,吃的很没形象一面摇头说,“没关系,今天就没事了,就是想带你出去才加班的,已经签订了合约,现在没事做,明天准时带你出去,跟顾成峰收好了吗?”

  我点头,“早就说好了,他说随传随到。”

  姐夫吃光了我做的面条,擦了嘴角,叼着一块西瓜拉我进书房。

  “姐夫,我还没做做作业呢,我现在做。”

  他皱眉,问我,“那你一天都在做什么?”

  我跟着李思念去见了娇娇姐的妈妈。可我不能说啊,尽管我是多么的抗拒听李思念的话,可我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乱说的,李思念是要跟他结婚的人,我说多了李思念多不好,姐夫的婚姻岂不是很不开心了?

  “姐夫,我睡了一整天,嘿嘿……”

  他狐疑的看着我,捏我脸,“那晚上还能不能睡了,是不是明天要出去玩太兴奋了?”

  我笑着点头,撒谎的我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

  好在他没怀疑,拉着我坐下来低头看书,我则翻开了数学本子,沉浸在高数的美妙中。

  很晚的时候姐夫才叫我去休息,给我一杯热牛奶,看着我喝光了才放我去休息。

  我进了房间,却没关门,转头看着他上楼,去的就是李思念的那个房间。

  我深吸口气,觉得,我晚上又睡不着了,姐夫跟李思念在床上……

  哎!

  顾成峰的消息成串的过来,电话震的都要散架了。

  我不耐烦的打开电话看,一个个照片,吓得我浑身冰冷。

  我将电话打过去,问他,“你从哪里看到的,谁发给你的,还是你监视我?”

  顾成峰笑话我,“你傻不傻,我还用着监视你吗?我妈妈一年不出门一次,今天早早的就出门了,我能不担心?我就是跟过去看看,没想到见到了你和李思念。你们去干什么了?”

  他发给我的照片全都是我和李思念,还有我们从酒店出来站在路边的场景。

  当时我看不到李思念的脸,这张照片上的样子却是那么的清晰。李思念就好像带着无比巨大悲伤,泪水都要落下来,似乎在看着面前已经死去的亲人那本的悔恨,她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表情?

  我问顾成峰,“我说了你能替我保密吗?”

  “这不废话吗,我什么时候不替你保密了?”

  “就是李思念带我过去的,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阿姨说了很多奇怪的话,说我跟在卓风身边目的不单纯,不过我没放心上,我知道阿姨心里难过,失去女儿的母亲都不会太好过的。”

  “……哦,还有呢?”

  “没了。啊,顾成峰,你能查查吗,今天李思念告诉我说当时娇娇姐跟卓风要去领证之前卓风接了个电话,所以两个人才争吵,姐夫才被气走的。我想知道那个电话是谁打的,万一跟娇娇姐出事有关系呢?”

  顾成峰也是很惊讶,一阵惊叫,过了很久才说,“我可以去找,现在不行。卓哥的电话是国内的,我要跟我国内的朋友联系。这样,我们明天见了面再说,或者将卓哥电话偷来看看就知道了。”

  我答应下来,我们约好了见面的时间,最后还是商量偷卓风的电话。

  可是姐夫的电话不用偷的,我想用就拿走了。

  哎,或者我直接去问呢?

  琢磨了一晚上没有个头绪,反倒是睡的跟猪一样。

  隔天到了地方,顾成峰就把我拉走了,一把将我抱在怀里,嘴巴撅起来就要亲我。我要躲,他就被卓风给推开了,“做什么?”

  顾成峰要亲吻我呗,好在没得逞,要不然就挨打了。

  我偷笑的看着顾成峰的样子,卓风很是生气的瞪着他。

  顾成峰笑嘻嘻的冲我们笑,之后说,“法国礼节,卓哥别多想,呵呵……”

  “顾成峰。”

  正僵持着,远处一道清丽的声音传来过来。

  我和顾成峰同时低呼,“高可可。”

  第57章 还生不生孩子

  高可可笑的一脸阳光,拽着手里的行李箱,看到顾成峰就扔了行李箱往他跟前走,紧紧的贴着他。

  顾成峰吓得一阵哀嚎,直接逃走。

  我笑的前仰后合,却在看到李妍的时候笑容瞬间碎裂。

  李妍的出现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

  李思念说,“我听说我家妹妹也来了,就叫来了跟你们一起。你们都是同学,玩到一起去的,正好有个伴,我们走吧!”

  李妍就好像没发生什么一样冲我招手,还要过来拉我手,我故意躲开站在卓风身边。

  卓风过来牵住我的手,看一眼已经跑走的顾成峰和高可可对我说,“我们先上去吧,他们闹他们的,还有很多船。”

  我高兴的点头,回头冲李妍瞪眼,跟上姐夫,先上了船。

  船不大,只能容下三个人,所以李思念就被留下了,姐夫不肯松开我,李妍非要上来,卓风要带着我先下去等,最后李思念主动提出来她下船,将李妍推到我跟前,我不得不答应下来一起跟她过去。

  在船上,发动机嗡嗡的叫唤,我们也没有空闲说话,迎着风,感受着这里的风浪和阳光,心情大好。

  到了小岛上,姐夫帮忙提行李箱,之后就有人过来推车,将我们的行李箱送到客房,姐夫指着周围的方向给我介绍,“咱们的房子在那边,顾成峰的房子在那边,你想找他玩的话距离有些远,不过这里有自行车,你不会骑吧?正好我可以教你。”

  我拍手叫好。

  在姐夫这里整天就是坐他的专车,我真没有机会学任何交通工具的。

  我跟姐夫往前走,突然就看到跟在我们身边的李妍,追问姐夫,“那姐姐呢,还有李妍呢。住哪里?”

  “住那边。”

  哦,跟我和姐姐的房子很近。

  李妍却拽住了我的手,“卓尔,我们一起吧,楼上楼下的,你自己选住哪个,好不好?我不想跟我姐姐住在一起。”

  嘿,你不想跟你姐姐住一起还拉着我,那不就是说要李思念跟我姐夫一起了?

  我不愿意。

  虽然知道没什么不可能,人家是男女朋友,并且已经谈婚论嫁,可我还是不愿意。

  我深吸口气,直接拒绝,“我不要,我不想和你住一起。”

  李妍眉头皱起来,打量我,看一眼我身边的卓风,对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还记恨我呢?我不是道歉了吗?再说,之前的事情我也不是诚心的,是顾成峰打了我的朋友的。”

  她不提这件事还好,说了我就生气,要不是她用那种损招,我姐夫也不会同意跟李思念和好,还敢说?再说了,要不是她打击报复我,我的习题册子也不会被批了墨汁。我气不打一处来,一伸手推开她,“你要是真知道错就该离我远一点。”

  姐夫过来拉我,看我一眼,对李妍说,“你姐姐照顾你方便一些,卓尔我来照顾,你们都是小孩子,需要有人照顾,顾成峰那边空着只有他自己,高可可是跟着高家的助理过来的,都有家长陪同才能住进去,要守这里的规矩。”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姐夫要这样安排呢。

  李妍看我一眼,没吭声。

  姐夫回头指了一下我们住的房子说,“这个岛上会出现一些动物,估计会吓到你们,没有家长陪着自己住是不可以的,并且这里的要求是满20岁才能单独入住,顾成峰就满了20了。”

  这里的规矩还真是,太好了!

  我笑着对李妍给她一个白眼,跟上姐夫往前走。

  身后,李思念已经过来,船上的顾成峰也跟着跳下来,跑到我跟前,甩开被高可可拽着的手臂,对我祈求似的说,“卓尔,跟我住一起。”

  我为难起来。

  我跟他还想要商量娇娇姐的事情呢,住一起自然是方便,可我不想放弃跟姐夫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再者,高可可也不会同意我跟顾成峰一起住啊。

  高可可抢话道,“顾成峰,你是不是脑子坏了,人家卓尔有卓哥照顾,用得着你吗。你来照顾我,不行吗?要不然你就别想安生的睡觉了。”

  顾成峰都要被气的歪了鼻子,哼了一声,将高可可推的远了一些,“你在我那里才睡不着,指不定半夜爬不上我的床做什么。我还是个小处男,别坏我名声。卓尔,你跟我走,快点!”

  我险些笑出来,顾成峰是处男,鬼才信,但是我不能去。

  “顾成峰,我不去,我跟我姐夫一起,我去陪你了,那我姐夫这里就没人陪着了。”

  身后李妍大叫着说,“正好啊,姐姐你去陪着卓哥,我喜欢自己住。”

  额……

  我这不是把自己给卖了吗?

  我使劲皱眉,回头瞪她。

  李妍冲我满脸高傲的笑。

  李思念没说话,一时之间气氛尴尬起来。

  顾成峰却笑了,“那成,卓尔,你跟你姐夫一起吧,到时候我去找你玩。还有高可可,你助理在那边呢,别跟我套近乎,小心得罪了我将你家的合约解除,看你回家怎么交代。”

  顾成峰冲我扎眼,潇洒的离开。

  高可可气的直跺脚,到底还是追了上去。远处正搬着行李的高家助理大叫,“可可,咱们的房子在那边,你走错了。”

  我们哄然大笑。

  姐夫很是感慨的看我一眼,笑着说,“欢喜冤家,你不去是对的。走吧,我带了烧烤架。我们中午开始烧烤吃,卓尔还想吃这里的鱼吗?”

  我重重点头,想起这里的鱼就流口水,“姐夫,我喜欢,你烤的味道正好。”

  我们渐行渐远,我突然回头看一下,李妍已经和李思念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到了住处,卓风叫我住在二楼,房子比较封闭,他说二楼会安全一些,我没拒绝。

  但是我看一楼也不错,索性就霸占着一楼他的房间不动弹。

  他也不催我,收拾好了衣服开始装烧烤架,摆放好桌子,等一切就绪了也接近中午。

  他叫我用对讲机挨个叫人过来一起吃,可来的就只有李思念和顾成峰。

  高可可被助理关了禁闭,中午还要午睡,娱乐节目看来是不会参加了。

  李妍性格孤傲,本就不喜欢跟我们凑在一起的,但是李思念不同,就好像我一直在守着姐夫一样,她也要守着姐夫,同时像我提防她一样的提防着我。

  其实我很想告诉她,没有必须提防我。我知道我如何做,再不会做之前那些蠢事整日想着爬上姐夫的床。我只求姐夫一直在我身边就好,是我姐夫,是我哥哥,是我的一个相识的人就很好。

  吃着烤鱼,我跟顾成峰躲到了角落,端着盘子,我们上了楼。

  姐夫的电话就放在床头边上,到了国外之后他的联系少了不少。

  我拿过来,直接输入密码解锁。

  顾成峰好奇问我,“你还知道密码?”

  我点头,“知道啊,是姐夫带我回来的那一天的年月日,就是我的生日。打开了。”

  赫然,一张照片,我看的愣住了。

  那是之前他在乡下拍照的时候拍的我,我提着箩筐,箩筐里面是一些猪草,我正扭头,那样子……

  怎么说呢,叫我想起来山楂树之恋里面的那个女主角。

  我想我现在的变化是真的挺大的。

  顾成峰也凑过脑袋过来,一把将电话抢走,哼哼了又哼哼,“真是没看出来啊,卓哥其实对你还是有点心思的,这照片还留着呢?其实我也有,嘿嘿……”

  我对他说,“都是姐夫拍的照片,很多他都留着啊,家里很多不认识的女生,墙壁上挂着的你不是见到了,那都是获得过奖项的。”

  顾成峰不相信的拧眉头,直接拨开了通话记录,却是空的。

  他失落的看着我,将电话放下来,“看来得叫我国内的黑客朋友查了,就是卓哥的电话一直都有一些防盗的功能,你没见他有三个电话吗,查起来不容易。”

  这我不太懂,可能是因为之前姐夫说的商业上很多事情必须防备,才会如此小心吧。

  我最后看一眼电话屏幕上的照片放了回去,锁了屏幕,坐在床头上吃着烤鱼愣神。

  顾成峰嘀嘀咕咕的算计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了主意,“要不你直接去问?”

  呸,这是什么好主意,卓风要是肯告诉我,我还用的着猜吗?

  我横他一眼。

  他悻悻的,“还是我去办吧,你个笨蛋。”

  他一只油腻腻的手又来扯我脸,我气的一个盘子拍在他脑袋上,他吃痛大叫,那手还是不老实。

  我气的飞起一脚,没踹到,他就跑了。我追着出去,两个人在院子里面追打了好一会儿才消停下来。

  他笑嘻嘻的看着我,我已经被气的火冒三丈。

  “顾成峰,你再捏我脸我就踢坏了你。”

  他笑呵呵的走过来,低头看我,很正经的皱眉问我,“踢坏了你赔不起,还生不生孩子了?”

  没正经!

  我一把油手抓过去,他白色的衣服上五个指印,他满是心痛的一声哀嚎,“卓尔,你给我站住!”

  我对他吐舌头,他又过来追我,那两条大长腿,几步追上我,一伸手将我抱住。

  此时,远处传来卓风的低吼,“做什么?松开她!”

  我哈哈大笑,有姐夫在,顾成峰别想欺负我。

  顾成峰却不松手,低头亲我脸,跟着对卓风带着几分挑衅的说,“卓哥,我们的事你就别管了,再说了,卓尔又没拒绝。”

  谁说没拒绝了,我回头给他一拳头戳在他胸口,他哎呦一声,还是追了过来。那边卓风继续低吼,“别闹了,卓尔,过来吃鱼。”

  我蹦跳着跑过去,丢下顾成峰,等我坐下来就看到顾成峰站着没动,满脸神伤。

  我的心也微微刺痛了一下,嘴里面鱼的味道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