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99节

  第608章 乌龙

  这叫我想起了很多年前,那时候我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已经穿着破烂的衣服忙前忙后帮家里干活了。而隔壁家的三个男孩子整天就知道玩闹,特别调皮,又一次因为一个苹果打了起来,三个人揉成了一团,最后才知道那只苹果是想送给我的,却都想抢着来送,谁都不想让,大打出手了。

  就在打闹中,苹果被瘸腿老张家跑出来的猪给肯吃了,三个人看着没了的苹果只剩下一块皮,当时就追着跑,猪嗷嗷大叫,三个孩子也带着伤跑的欢唱,我就提着猪草看着他们开心的笑。

  后来三个孩子都被送走了,我当时以为是真的像家里人说的被送走上学,其实他们都在十岁那年被家里那个酗酒的父亲给变卖,再没回来过。

  如果当时懂事,我真该抢走苹果自己吃,不管是谁送给我的,我都会万分感激。

  人生在世,总有遗憾,哪有十全十美?

  有钱人的苦恼是得不到真爱,却不知道其实真爱就在身边,只不过诱惑太大,不知道满足。而贫穷则依旧贫穷,烦恼事情更多,其实高兴的事情也更多,事事珍惜,处处留情谊。

  我深吸口气,听不得外面的打斗声,拿着电话出去。

  两个人好像商量好了一样,都没打脸,身上已经不知道伤了多少地方。

  我问他们,“用我叫救护车吗?”

  沈之昂摇头,转身的时候卓风踢了他一脚,整个人倒在地上,卓风没给他缓和的时间,拳头又挥过来,最后一拳,对着沈之昂的脸,沈之昂大怒,“说好的。”

  卓风冷笑,“你算什么东西跟我说好。咚!”这一拳头下去,沈之昂彻底昏迷。

  我说了不去帮忙,只叫救护车的,拨打电话,叫来救护车,看着沈之昂被抬上车子,卓风拉着我就往外面走。

  我踩着高跟鞋,走路有些不方便,一路小跑,高跟鞋在地上发出一串清脆的声响,“姐夫,你带我去哪里,我要去医院看看才行。”

  他突然停下来,满脸不高兴的问我,“你在乎他?”

  哪里的话,我为什么要在乎沈之昂?我就是不放心,毕竟还是一个大活人呢。

  “姐夫,别跟个孩子一样,好不好,你松开我,你站住,把话说清楚。”

  卓风拽我走出去几步,无奈的又停下来,转身看我。

  “姐夫,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只是不想你跟他走的太近。”

  “我没走的近,我知道分寸,并且我跟跟沈总只是合作关系,他没地方住,我就将我的房子给他住了,我住在公寓的你都知道的,你松开我,捏痛我了。”

  卓风立刻松开手,有些心痛的看着我,我揉了一下手掌,继续说,“你关心我知道,可有些事情我不希望你插手了,刚才我说的话你该听到了,我们分手了,可我们还是亲戚。可亲戚之间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必须互相通知和插手的啊,是不是?你不要忘了,你是有妻子的人,难道每次见面我都要提醒你的身份我们才能好好说话吗?”

  卓风脸色一白,嘴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一点头,“我知道。”

  “知道就好,我去医院看看,不知道他伤的重不重。”

  他却站我跟前拦着我不叫我走,“不许去。”

  我吸口气,这会换成是我要发怒了,“姐夫。”

  “这是底线,我知道我的身份,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就算我是别人的丈夫,我还是你姐夫,你的事情我有理由管,那种人不能接近,尤其是现在,我不准你去。”

  “那你想怎么样?”我无力的问。

  “跟我去酒会,如果他非要去自己会去的,死不了。跟我过去,正好我没舞伴,你的衣服我都准备好了,妆容不错,头发散开就好,走。”

  他的手又拽住我,我挣了挣,没挣脱开,他回头看我一眼,一弯腰,打横将我抱了起来,我一阵惨叫。

  “听话,这件事很重要,我知道你恨我,嘴上不说,心里我都知道,可事情不是你表面看到那样,跟我去酒会,我就全都告诉你,听话。”

  酒会已经开始,他是主角,迟到的我们一瞬间成为了会场的全部焦点。

  率先走过来的顾程峰眼神怪异的看我们,我冲他皱眉,也不知道卓风这是要做什么。

  左右两排的人们的眼睛就跟探照灯一样齐刷刷的在我跟卓风的身上扫。

  卓风倒是不在乎,还有些高兴,我不是很自在。

  如果卓风现在是单身,我宁愿盯着被人指着鼻子骂我是骚狐狸也要站在他身边,可现在的出席,我无疑是将自己推到了小三的位置,想到这一层,我要推开卓风走开,他的手却握的更紧,冲我温和的笑着说,“别闹,有事情要宣布,听话。”

  我盯着他的眼睛竟然自信起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

  他带着我走到了舞场中央,拿了话筒,一手牵着我,一手握着话筒,好像天下都在他手中一样。

  安静的舞池中央占满了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我们。

  静默了很久,卓风才开口说话,声音低沉,“感谢你们的到来,我卓风深感荣幸。酒会我开办过很多次,可每次都没有主题,今天却不同。你们也看到了,我牵着我卓尔一起来,相信你们也猜想我带她来这里的目的。”

  一阵吵嚷过后,他继续说,“没错她也不知道,跟你们一样不知道,所以她刚才还在跟我闹脾气。其实,呵呵……这件事也不算是惊喜了,不过是早就有所准备,就是想提前给卓尔一个交代。周家跟我卓风之间的婚姻我相信你们都知道,只是这婚姻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我也预感不好。

  “我娶的女人不叫周梦茹,叫刘芳,而真正的周梦茹却在国内,另有其人。那么也就是说,这一桩婚姻其实就是乌龙,当然了,内容很复杂,几天后会有相关报道,不过再那之前,我还是要做点事情,叫卓尔知道,我卓风从未改变过什么,提前公开只是想叫她吃一颗定心丸,叫她继续留在我身边。仅此而已!”

  他的话音未落,场面一片混乱,因为随着卓风的倒戈,事情被揭穿,这里面因为周家而投资的人都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他们以为自己依靠的是周家,其实只是卓风,他们以为周家会投资,其实只是卓风的空壳子,这就很好解释了为什么卓风经手的所有股票都在跳水下滑,亏钱的是周家,而得利的是他。

  除却震惊,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情绪表达这样的心情。

  卓风心思缜密,他能做出这些事情不意外,意外的是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公开?

  第609章 你一直将我当成外人

  卓风这么做无疑是将全部的矛盾引在自己身上,那最危险的是他。

  周家当初隐瞒周梦茹的事情就是想保全周家的名声,如今看来却被自己人揭穿,周家还有那个冒牌的周梦茹背后的男人会如何看待这件事?

  我不敢想。

  当初一个冯科已经叫我们鸡犬不宁,卓风现在孤注一掷,他是否能够安全脱身?

  我不禁惊得一身冷汗,手心上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

  他却冲我微笑,只用我能听到的声音告诉我,“那个女人戴着的戒指是假的,知道你在乎,我还留着,回去给你。”

  我心脏都要跳出来,紧握他的手,不敢相信的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想再叫你离开我,你以为你能逃去哪里?”

  我皱眉,我没想逃,我只是想分手。

  “姐夫,你疯了,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现在很危险,周家人当真会杀了你的。”

  “不会。”他笃定的说。

  我急的跺脚,身后顾程峰过来拽我们,“还不走,一会儿这群人要过来管卓哥要钱,我们就遭殃了。”

  卓风浅浅的一笑,手臂一览,将我抱起起来,直接离开。

  在车内,他的手微微发烫,好像火炉,我却一直手心冰凉,这件事可比当初冯科威胁他的时候还要危险,如果说张博远是想体会折磨人的经过才没有做狠毒的事情那周家这么财大气粗的人家要是直接生气就将卓风做掉了我们都无力挣扎。

  “姐夫,你一定是疯了。”

  他呵呵的笑,“我没有疯,只是想给你一个安心,知道你在恨我。”

  “我不恨你,从来都不啊,我只是……哎,姐夫,你还不懂吗,我只是跟你分手了而已,又不是天塌下来了,为什么要折磨自己,你这么做你自己多危险知道吗?”

  他还是在笑,笑的我浑身发毛。

  我已经开始担心的四周乱看,生怕哪个路口就跳出来几个壮汉不顾一切的开始撞散我们的车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到了地方,沈之昂已经回来,正冰块敷脸,看到我们进来,诧异的皱眉问,“这是跟我打群架来了?是不是还要我叫几个人过来?”

  我没心情开玩笑,先进去说,“沈总别闹了,事情很重要,您能回避一下吗?”

  他看看我,看看卓风,最后看到进来的顾程峰,一点头,抱着冰块就往楼上走,卓风却叫住了他,“你去了楼上也是会偷听,还不如下来,事情已经说清楚,隐瞒也没有必要,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吗,坐在这里听吧?”

  沈之昂一挑眉头,又转身回来了。

  我坐在沙发上,顾程峰像个服务生,给我们倒满了茶水还送上来糕点,这才坐下来。

  我手里捧着茶水喝的不自在,眉头就没舒展开过。

  卓风反倒是无比轻松的样子,脸上收敛不住的微笑,扫我一眼的时候给我无限温柔。

  沈之昂禁不住的问,“还不说?”

  “呵呵,说什么?”卓风反问。

  沈之昂气憋,“你打了我,我不跟你计较,但是涉及到卓尔的问题我还是必要问清楚的,说说吧,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就回来了,不在意卓尔的名声?你们是亲戚不假,说到底你这身份也尴尬,有妇之夫,还是孩子的父亲,你来这里,不好吧?”

  “恩,的确不好。不过是否离婚都不不会影响我跟卓尔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你要知道的事实。”

  “哈!你跟卓尔之间还有什么?分手了,还想怎么样,叫卓尔做你的情人?卓风,老大不小了,做事有有点道德吧,你不能为了你自己的心就拉卓尔进来,她可是无辜的,这么多年你对她不够好,还拴着她,你已经害了她。”

  卓风点头,“我承认,所以我以后都会弥补,不过在弥补过程中,好像也轮不到你来插嘴,你算什么东西?”

  卓风已经两次用了看不起沈之昂的话了,他看不起沈之昂,连假装喜欢都做不到。

  我烦躁的打断两人的争吵,“别吵了,现在不是说我的事情的时候,姐夫,你说,你这么做之后呢?你到底想干嘛啊?你先是回来了就开始针对我们,陆哥那边生意亏损了多少你知道吗?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都掰了,你还要针对顾程峰,顾程峰的专利都差一点被你抢走,你现在却又做这些,你到底想干嘛?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身边没有亲人和朋友了,你……”

  我恍悟,是啊,他没有亲人和朋友了,他这么做就是想自己的身份没有亲人和朋友,鱼死网破,之后呢?他要对付的是谁,他不想牵连我们,可现在又将我拖下水,怕是不单想给我一个解释的,他还要做什么?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

  当年他被抓走,我跟着冯科去了郊区找他,看到他满脸血水的趴在地上,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失去了卓风我也不活了,事后我们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分分合合,走到今日,我们之间还有多少感情可言,俺么我是否也在乎过没有他了我也不活了?

  他没了亲人,没了朋友,没了爱人。

  他才是失去最多的那一刻。

  我心口剧痛,泪水涌出来,声音哽塞,“姐夫,算我求你,告诉我好不好,你不要叫我乱猜了,我没你聪明,我只想过安生日子,你能不能别叫我担心?”

  卓风立刻收起了脸上的泪水,放下水杯一伸手将我塞进怀里,胸口剧烈震颤,他似乎比我还要担忧。

  默了很久他才说,“只是不想叫你一个人太孤单,你身边人太杂乱,我始终不放心。我这么做其实没多大目的,离婚很简单,只要周家拿走我手里的部分股份,可我不想给,当年我出事,这笔钱是他们受够,我的公司也被他们瓜分,属于我的东西我都要拿回来,一样都不会少,你也一样,在计划之中,可我却发现你离我越来越远,我才知道我的做法是多么的荒谬,卓尔,别离开我就好,现在的事情不是关键,我会给你一个安定的生活,相信我。”

  我摇头,这不是我要的答案,我要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姐夫,你还是不肯告诉我你的目的吗?你始终都不会叫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一直将我当成外人,你不爱我。”

  “……卓尔,别胡思乱想,我只是不想你太过担心。”

  我推开他,抹掉眼角的泪,声音沙哑,“姐夫,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知道。”

  “你不知道。”回答他的是沈之昂。

  我们同时看向沈之昂,他用力的敲了一下桌面,声音巨响,被子险些裂开,里面的茶水晃了出来,跟着是他的冷笑,满脸的嘲讽看想卓风,“你不知道卓尔要的是什么。”

  卓风脸色骤变,紧咬着的薄唇抿成一条细线,盯着沈之昂依旧是鄙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