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03节

  第616章 义无反顾

  身后是谢晶晶的泣不成声,高兴之余,她也是难过得,她清楚的知道顾程峰不爱她,而我也清楚的知道顾程峰这么做只是心里愧疚,带有绝望。

  我也捂着嘴痛苦,却是无声的。

  在这一层关系中,我连哭都显得无比的无力。

  隔日一早,谢晶晶已经不在房间,空下来的床表示她已经离开很久,我发了信息问她去了哪里,她没回复我,我正要打电话,她将电话打了过来,笑着对我说,“卓尔,我跟顾程峰在吃早饭,给你带点吗?”

  我愣了一瞬,勉强笑,“不,不用了,沈总过来了,我正要告诉你呢,没事你们吃吧。”

  “哦,好吧,沈总又来了,哈哈,那个人挺有意思的,你们好好聊聊啊,我不急着回去。”

  “恩,你们好好玩,我挂了。”

  电话挂断,我呆坐了一会儿,脑袋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思绪,只觉得这件事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我们几个人的关系,总会错综复杂的乱下去。

  这会儿,有人敲门,我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过去开门。

  沈之昂笑着站在门口,手里是早点,“知道你没吃早饭,我来得及时吗?”

  不知为何,见到他心情会好很好,我让开一点地方给他,“进来吧,我才起来。”

  沈之昂的脚步微微迟疑,可还是进来了,扫了一眼房间,“你喝酒了?”

  “不是我,是我舍友,她出门去了,你坐吧,我去洗漱就回来。”

  洗漱回来,我找了衣服,再去卫生间换,换好了坐在凳子上,沈之昂就坐在我对面看我。

  我知道他想知道什么,还不是跟卓风之间的事情?

  我说,“我跟卓风的事情你都该知道的,并且我们是否和好也不影响我跟沈总的合作,是吧?”

  他恩了一声,声音拉开的老长,笑了,“那我是有机会了,吃饭!”

  吃过饭后他带我去见了一个人,他的工厂监工,说是这次的所有产品都是由他来监管,叫我认识认识,以后会直接联系。

  我意外的是还有能叫沈之昂信任的人出现,见到之后也更加意外,此人我认识,熊叔。

  我吃惊的看着他,他却很是热络,跟我握手,手上从前的烟疤还在,只是纹身不见了,留下了难看的疤痕。

  他从前很胖,现在瘦下来整个人跟以往不同,气质也变了,穿着白衬衫,一口黄牙也变的白的发亮,若非他亲自介绍自己就是熊叔,我还没认出来。

  沈之昂笑着说,“改过自新就是好同志,熊叔的手艺很好,很多原厂件出来的东西他都能按照比一的比例做出来,当初他才出狱,没工作没收入,在我的工厂打工,我看出他比较沉稳,就一直带着。”

  沈之昂的话说明他是知道熊叔是什么样的人的,更加知道当初跟我卓风的那段恩怨。

  我盯着沈之昂,想叫他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这里的事情绝非他口中说那么简单。

  他是聪明人,看得出我的表情,也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一直不开口。

  他不开口,我也没有必须在说什么,所以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就变的不一样了,原本他是想将人介绍给我,叫信任他,背后很多工作可以跟熊叔交涉,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吃过饭,我要走。

  沈之昂没拦我,出来后我拦了辆出租车走,才到地方,他的电话打了过来,“卓尔,这件事就不能过去了吗?当年的恩怨你还记着?”

  我记着,当然记着,当年熊叔叫我哥哥出事,背后动手拦截陆少的车子,这些事情我历历在目,就算当年他是受了卓振东的指使,可他熊叔也是有私人恩怨在里面的,后来卓风没下狠手,只叫他入狱,现在出来就该销声匿迹,可他竟然还在周围出现,我实在接受不了。

  自然,心中所想不能告诉沈之昂,我们还没熟悉到可以说任何心里话的时候,我只告诉他,“我考虑考虑再说吧。”

  回了宿舍,望着空挡的房间,我竟然一时之间不知要做什么,谢晶晶那边没有考试压力,现在顾程峰也约她出去了,相信会相处得很融洽,不管心里如何过不去,高兴就好,我也就放心了。

  不想,才打算抱着书本去学校,谢晶晶推门进来,满脸怒火,碰的一声扔了手里的书包放地上,回头问我,“卓尔,你是不是知道顾程峰的不会跟我结婚?”

  原来是这件事,我的确知道,我以为顾程峰会告诉她。

  “卓尔,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该知道我跟顾程峰在一起可不光是为了要交男女朋友的,那我还做这么多做什么,我知道他不爱我,可我不在乎,只要他还对我好,我就会留在他身边,而不是直接被拒绝。既然都知道得不到,我就不会开始,现在好了,我骑虎难下,你知道跟他在一起多开心吗,我差点以为我是在做梦,我从前多少次都在幻想着能够成为顾程峰女友,现在终于实现了,却被告诉我们不能结婚,卓尔,你知道我心里多难过吗?”

  她对我大吼,吼叫完了颓然坐在地上,嗷的一嗓子哭了出来。

  我心口一窒,连忙过去抱住她,这件事我无从劝说,她心里难过我知道,可事实已经是这样。

  顾程峰坚持原则没有错,错的是相爱这件事不是一个人说的算的。

  我深切知道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那种无助,不管自己做什么,对方都看不到,更加会惹来对方的烦躁,谢晶晶这才刚开始就会叫顾程峰处处防备,那以后交涉深了,感情深了,会伤害更重。

  可是,谢晶晶却义无反顾。

  她大哭着告诉我,“我爱他,我就是爱他,他不爱我没关系,我不在乎,我只求跟他在一起,结婚生孩子,我这辈子都值得了。”

  哎,在爱情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傀儡,失去了自我。

  她伤心哭了很长时间。

  哽咽着问我,“卓尔,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同意了顾程峰,他会不会突然提出来跟我分手?”

  我摇头,“我不会同意的。”

  “因为你不爱他,他知道,可是他坚持,就像我坚持一样,我们都是命苦的人。呵呵,多可笑啊,我竟然爱上了我闺蜜的前男友,我这是自找的,真的。”

  我心痛的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别乱说话,感情事情谁都说不清楚的,这件事没有谁对谁错,还要不愧对自己喝心就好了,总之别后悔现在的决定。”

  谢晶晶无比坚强的拍着胸脯保证,“我绝对不后悔。”

  如果我们都知道多年以后会是那样的命运,相信她一定会哭着说我不坚持了,可世事难料,我们都在固执的行走,只有走到尽头,才知道这件事到底有多残酷霸道。

  第617章 吉人自有天相

  卓风回来的这天下了大雨,他打电话告诉我滞留在中途,说是给我带了我最虚幻吃的椰子糖,我在电话里面犹豫了一阵子才回应说,“多谢。”

  挂断电话,总觉得我的回应有些冷淡,权衡再三,又发了信息,“路上小心。”

  这一条短信等同于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他的任何回应,到了晚上,我从图书馆出来,下意识的看电话消息,他还是没跟我联系,我多少是有些担心的,回去后看电视,说是飞机场延误导致机场滞留人太多,很多人都回来了,却在中途出了车祸,时间就在卓风给我发信息的那一段。

  我心口骤然紧张起来,穿了一件衣服就飞奔出去,一面给卓风打电话一面往外面跑,大暴雨,车子都不好找,终于拦住一辆才上车,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两名乘客,是拼车。

  我正想拒绝,司机说现在大雨,打车不容易,不多收你钱,上来再说,顺路的话就不要钱了,去哪里?

  我直接说,“去飞机场的路上,出车祸的那一块。”

  车内的其余两个人也看向我,原来他们也是,都是亲人被滞留之后没了消息,现在无比担心,并且因为在高架桥上,救护车上不去,很多人都没救下来,家里人都担心坏了。

  我们惴惴不安的坐在车内安静的期盼,期盼出事的人不是自己的亲人。

  车子在中途停了又停,本一个小时的车程足足开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附近,我实在等不及了跳下车往高架桥的方向跑,很远就看到了这里被拥堵的人群和救援的医护人员。

  幸亏大雨已经渐渐小了下去,能够看清楚对面的来人,可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被救出来的人,一个一个的查找,看谁都像卓风,又希望每一个都不是。

  直到这里的车子被疏散开,所有人的被抬头我始终都没有发现卓风的身影。

  我急着打电话,那边依旧无人接应,我接了,最后打给了李哥,李哥那边也无人接应,我的心都要飞出来。

  尾随着最后一辆救护车去了医院,到了医院才知道这次车祸的惨状,死伤不少,据说接连三十七辆车子相撞,事出因为中途有人拦车,导致被拦截的车子冲进中间地带,当时大雨正猛,车子打滑,这一撞,整个高架桥都危险了。

  我去了医院前台检查人名单,没有卓风和李哥,问了附近的医院,才转身出门,就看到了陆少。

  他正着急的赶过来,一脸慌张。

  我大叫,“陆哥,你怎么在这里?”

  他惊慌的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说,“卓风出事了,我来看看,人呢?”

  我眼前黑了一片,勉强站稳,再次睁眼才知道开心也跟来了。

  “陆哥,我不知道,我也再找,出事了吗?你确定?”

  陆少点头,“当时我在跟他通电话,听到了动静,电话一直不通,我刚从现场过来,没看到人,别的医院都找过了,就这价没找,找到了吗?”

  我摇头,“问了,没登记,那怎么办?”

  我慌乱的汗珠子和泪珠一起流下来,扶着身边的开心才能叫我站稳脚跟。

  开心安慰我说,“卓尔,别着急,会没事的,卓风吉人自有天相。”

  我点头,话虽如此,没见到人,我怎么能不担心?

  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好好跟他说说话,至少能够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出事,是否安好,是否还在这里。

  我真的慌了,觉得天都塌了,上次他出事我就有这种感觉,可那时候我是抱有希望的,我知道用我自己去换取冯科的收手就可以再一次见到卓风,可现在呢?就好像在汹涌的海涛中寻找一块沉入海底的石头,希望渺茫。

  我脚步踉跄,跟着陆少从一楼开始每个房间的搜寻,最后到了楼顶最后一层,我们都安静了,再找不到就真的不知道如何搬好了。因为没出事的人肯定都在医院的手术室或者是病房,可出事了的人呢?那该是在太平间。

  我手脚冰冷,浑身都在发抖,不知道是不是淋雨的缘故,竟然发烧起来,开心在我耳边说了什么我都没听到,只坚持着朝前走,我要亲眼看到卓风,一定要看到。

  陡然,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梦中,我遨游在满是漆黑污泥的海洋里,周围臭气熏天,我想挣扎却没有力气,头顶上是卓风的声音,沙哑的低吼我名字,我已经渐渐的失去了重心往下坠,再没了任何力气寻找。

  猛然惊醒,我惊愕的看着眼前坐着的沈之昂,呆坐了很久,诧异的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一直在做梦吗?我不是在医院找卓风吗?是不是?”

  一双手伸过来,上面满是玻璃碴子划过的痕迹,手臂上割了一条血口子,只简单的包扎,我顺着手臂的方向向上看,大叫,“姐夫。”

  他轻笑,拦我入怀,我像一头失去了方向的困兽,也顺势撞进他胸口。

  他闷哼,我惊愕的抬头,看着他的胸口,他穿着病号服,脸色苍白如纸,身上还包扎了很多地方,唯独一张脸是好的。

  陆少笑着说,“人没事,你这一撞怕是要撞出毛病来了,伤到了肋骨,一些擦伤而已。”

  我舒口气,这份担忧才彻底放下来,反复重复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傻瓜,我能有什么事,放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不过可惜,糖果只剩下一块了,想吃吗?”

  我含泪说,“人没事就成了,不要吃什么糖果。”

  他一伸手,塞我嘴里面一块糖,熟悉的味道,我笑的说,“好吃。”

  他轻柔我头顶,“好吃下次再买。”

  沈之昂有些醋意的接过话头说,“我家乡的东西,想要多少都有。”

  昂,他家乡,卓风去了沈之昂的家乡?去那里做什么?那边好像没有卓风的开发地产吧?我狐疑的皱眉,正要发文,陆少已经给了我答案,“恩,张博远刘家那边已经开始发话了,绝对不会插手这件事,卓风这一趟没白跑,至少少了个地方多个的友方,这一次张博远就算是损失不大也足够他气个半死。”

  原来是这件事,看样子陆少也知道了。

  我深吸口气,似乎只有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