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04节

  第618章 分开吧,这样对我们都好

  我愧疚都看着卓风,要说话,他竖起指头封住我的唇角,“好好吃糖,我回病房了,实在太疼。”

  他使劲皱眉,我心痛的一点头,起身要送他,他呵呵的笑着回头对我说,“躺好,我没事,后天就出院了,你好好养身体,最严重的是你。”

  恩?

  陆少说,“你贫血厉害,再不及时补救人就完了,不是妹子,你都不吃东西的吗?啊?你看看你现在瘦的?才几天没见你就成杆子了,再贫血人就彻底完蛋,你这是要诚心减肥还是真的吃不下东西啊?”

  我,我没有啊,我低头看自己的手臂,的确是太细了,男人力气大,估计使劲一掰就断了。

  “陆哥,我吃的不少的,也按时吃饭啊。”

  沈之昂哼了一声,“猫都比你吃的多,我做了你爱吃的煎饼,吃了之后吃药,还有红糖水,医生交代,暂时住院观察,吃上必须好。”

  我愣愣的点头,接过他给我的煎饼,再一次抬头,看到了卓风转身出去的背影,从前在我身边照顾我的是他,各种饭菜营养,他也睡事无巨细,如今却成了别人,而他因为我几次的拒绝,当真转身离开,再没给我任何温柔,哪怕一个眼神。

  可看孤单落寞的背影,我心痛着,犹如刀搅。

  沈之昂递给我一杯水,挡住了卓风的背影,我将视线收回来,无奈的看着他。

  “早点忘记才能接受我,不过我倒是感激你在昏迷时候一直叫着我的名字。”

  我惊愕的下巴都要掉下来。

  沈之昂温柔的笑,伸手过来托我下巴,“别惊讶,都听到了,快点吃吧,凉了味道就变了。”

  我怔怔的看着他,又看看陆少,陆少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开心姐姐一跺脚也跟着出去了。

  我倍感失落的嚼着煎饼,心情复杂。!

  如果因为我跟卓风分开而也失去了周围人,而却得到了我想得到的快乐和自由,那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吃饱喝足,我躺下要睡觉,或许是因为贫血,浑身没力气,脑袋也发昏,沈之昂一直没走,我昏昏沉沉的睡了吃,吃了睡,到了第二天才觉得精神好点。

  这一次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双红肿双眼跟兔子一样的谢晶晶。

  “晶晶?”

  “恩?”她摸了一下眼睛,抬头看我。(!≈

  “顾程峰又惹你生气了?”

  她笑着摇头,“没有,是我担心你,他对我很好。”

  我看着不像,可她不说,我也不能再问,问多了即便是好事也变得不好。

  我无奈的吸口气,坐起身来,又是一阵眩晕。

  “卓尔,你躺好,你知道你现在血压才多少,才三十五,别人都八十,你才三十五,还在下降,多吓人啊,快点躺好。”

  我勉强睁开眼睛,天地都在转,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就不好了,好像从失去孩子后就没好过,吃不好睡不好,就算吃再多,我的体重还是会下降,若非现在白了一些,简直跟我八年前一个样的干瘪。

  “晶晶,我现在是不是看起来特别狼狈?”

  她笑着递给我苹果,“没有,还是那么好看的,吃个苹果吧,我一会儿就回学校,刘薇要来了,我去帮忙给她办手续去,她比我们小两年呢,现在成了我们学妹,嘿嘿,以后有伴了。”

  好事,我高兴的啃着苹果,问她,“那她什么时候过来?”

  “后天吧,我记得是,我回去看看电话,我出来的急,没拿电话,等沈之昂回来了我就走。”

  “他去哪里了?”

  “去你公司了,好像有批货不好,他去处理了,啊,卓尔,卓风在隔壁,知道吗?”

  我没吭声。

  她无奈的说,“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想过来看你却过不来,你们就一墙之隔跟着苦命鸳鸯似的,我刚去看过了,人没精神,估计是担心你,要不我扶你过去看看?”

  我想了想,答应了,“也好,拉我起来。”

  卓风正睡觉,我们推门进去声音不大,他还是惊醒了,豁然起身的他又因为太痛直接跌了回去。

  我脚步不稳,快走几步,追赶过去,咚一声撞在床板上,卓风也担忧伸手,两个人同时脑袋嗡的一下,瞬间分离,发出一声闷哼。

  身后是谢晶晶的笑声,“看你们,急什么啊,这不都没事吗,都没撞到那里吧?”

  我揉着脑袋回头,卓风不揉自己脑袋过来揉我手,对谢晶晶说,“没事,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我去隔壁等了,有事叫我,你们聊。”

  谢晶晶冲我眨眼,转身出门。

  卓风还在帮我揉脑袋,我笑着推他,“你躺好,我没事,脑袋硬的很。”

  他恩了一声,果然躺下来,看着我。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的床撑起来,他半躺着,上半身倾斜,歪头看我。

  四目相对,我们同时笑出来,“姐夫,不吃饭吗?”

  “没胃口。”

  “饭菜是谁做的?”我问。

  “陆少。”

  噗!

  我没忍住笑出来,“他做饭不能吃,还真不如饿着呢。”

  卓风恩了一声也跟着笑了。

  “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这附近很多小吃的。”从前我住院的时候卓风就经常在附近的一个高档饭店买好了提过来,不过当时味道再好也吃的少,卓风说不如家里做的卫生,所以后来在忙,他都要亲自给我做。

  卓风摇头,攥着我手不放开,看了我半晌,看的我浑身不自在,问我,“真的想好了?”

  想了,分开吧,这样对我们都好,不管因为什么,我不能因为心里装着对他的恨跟他在一起。

  “姐夫,我现在还恨你的。”

  他点头,“我知道,怪我,不过答应我,别离我太远,我怕你走的太快,我就跟不上你了。”

  “我腿短,能去哪里啊?”

  他轻笑,“去了别人的怀里,我拉不回来的。”

  我收了笑容,心口剧痛,再没吭声,生怕一开口就说了不该说的话,我们之间,太多的不应该才会分开的,我不想再给我们之间添加伤痕。

  我恩了一声,“知道。”

  “卓尔。”

  “恩?”

  “你真长大了。”

  我笑,的确,我长大了,只是他才发现。

  “后悔。”

  我笑着问,“后悔什么?”

  “后悔几次不考虑你就做自己的事情,你离婚那天我都在市内等你的消息,以为你会像从前那样来找我,是我低估了自己当年对你的伤害。”

  我垂眸,吸口气,第一次正面追问,“那个江华,到底是什么人?”

  “璇儿还记得吗?”

  他表妹,我们见过一次,再没见过了,我都忘记了她的样子,只是那个是她表妹,当时还特别讨厌我的,多少年不见了啊,肯定变化很……

  啊,那是璇儿?

  第619章 沈总,谢谢你

  璇儿本名叫江华啊,是卓青青小叔叔家的妹妹,那次见过之后就出了国,再没回来,之后出了事故,毁了脸。

  卓家出事后卓青青那边就离开了,再没了消息,自然江华这边也是没得联系的,家里人都说罪魁祸首是卓风的姨妈导致卓振东的死亡,并且姨妈分割了财产,卓家人分文未有,大家都心有怨气,这本就有些奇怪的亲情也就烟消云散了。

  亲情,比不过金钱重要。

  我不禁眉头皱紧,所以江华回来也是报复。

  她当年出车祸,竟然因为我。

  那时候我还在欧洲,她也在那个学校,卓风说打听过她,去找过,不想见卓风,卓风就没再去打扰。不想没多久,李思念去找了璇儿,说我是小三。

  璇儿本就看不上我,更加生气,受了挑唆后去找过我,我当时跟顾程峰在学校,她看到后更加生气,以为我是勾三搭四,就叫人打我。

  事情被卓风发现,璇儿还是避而不见,之后那群人找璇儿要医药费,因为卓风的人把那伙人打了,事情被揭发,导致被开除。那伙人打击报复,就想对付璇儿,璇儿开车逃的路上出了车祸。

  我一阵唏嘘,人都说事情有因果循环,却不知道竟然报应那么快,可对她来说,这件事何其无辜啊,她只是一个被李思念洗脑的小笨蛋。

  “那她现在在哪里?”

  “跟男友在一起,那个男人你见过。”

  我诧异,“恩?什么时候见过,是谁啊?”

  “你之前在冯科的公司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是不是有个记者针对你问了一些不相关的问题?”

  啊,那个人,我记得,后来就消失了,叫什么来着?

  卓风提醒我说,“没错,就是他,叫徐志鹏,他是周家的私生子。”!

  这关系,我一时之间蒙圈了。

  他想回周家,却因为周梦茹在这里一手遮天,他回不去,连国都出不了,开始痛恨周家,背地里给李思念和张博远做事,所以几次针对我的报道都是他做的,这么算下来,他已经在五六年前就开始做这些事情了,当时我得了心理疾病就是因为他。

  我气不打一处来,生气的在房间里面踱步,如何都镇定不下来。

  “姐夫,他人在哪里,我去找他。”

  卓风无奈的蹙眉,抓我手不放,“别冲动,我在处理,这一次出去就是去找刘家人,相信他们不会插手。张博远后面人少了一大半,我们对付起来也简单。至于周家这边不用担心,周梦茹跟我们是一条心,只要她在,一切都好会好起来,那个冒牌的周梦茹也不过是棋子,孩子才是关键。只要孩子还在,周家就安全,钱和地位都有保证。”(!≈

  真是可怜,偌大的家族竟然用孩子作要挟,小小的生命就要承载这么大的负担,实在是悲哀。

  “姐夫,那孩子到底是谁家的啊?”

  卓风笑,挑眉看我,“你猜不到吗?”

  我皱眉,我哪里知道?

  他扬了扬下巴,看向门口,“来了。”

  我猛地回头,沈之昂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好像已经站了很久,手里提着饭菜,还有一些水果,样子平淡,可就是觉得他笑的有些怪异。

  我浑身一震,慌忙起身,刚才卓风的话的意思是,那个孩子跟沈之昂有关系?

  “沈总,你神出鬼没的怎么不吭声,吓死我了。”我有些心虚的问。

  他放下水果笑着走过来,摆好了桌子,一样一样的将饭菜摆放出来,之后递给我筷子,“知道你身体好不起来,卓总裁就不吃东西,他身体不好,你这边也好不起来,所以我想还是伺候好卓总裁吧,这样我心爱的女人才能好好养身体,你的筷子,趁热吃点。”

  我愣神之际,他已经将筷子塞我手里,又给卓风一双筷子。

  之后挑眉看我,我惊得缩了缩手,筷子差一点掉地上,幸好他没松手,筷子还在他手心里。

  他仍旧淡淡的微笑,自己说,“没错,那个孩子的确跟我有关系,不过……”他无奈的摇头,搓手坐在了凳子上,伸了个懒腰,很是轻松的耸肩,“跟我也没多大的关系,因为我也是私生子。那个孩子出生,不过是沈家多了一个争抢财产的人头,而我对那个家的东西没有兴趣,所以你们没有必要将这件事将我看成敌人。我跟卓总裁之间只是竞争对手,不过是生意上的恩怨,算不得生死之仇。这个答案满意吗?卓尔?”

  我大为震惊,此时也算是真正的了解了这里面一切。

  看着风光,可背后早就千疮百孔。

  沈家据说是世界首富,那私生子自然少不了,谁会想到在沈之昂二十八岁的此时还有一个还不到一岁的弟弟?他没争抢钱财是对的,可光是这个姓已经给足了他足够多的殊荣,叫他在商场上更加风生水起,难怪他不在乎跟谁做生意呢,这份狂妄是任何人都不会有的。

  重新认识沈之昂,我竟有了几分敬佩,这样的出身,会叫很多人迷失了心智,至少在钱财上不会如此努力,多少纨绔都是这样一步步败落的,可他却自己一步步向上爬,低调做人做事,到底是厉害人物。

  我吃着味道差了一些的饭菜,感慨还是卓风的手艺好,刚才事情也实在太震惊,此时脑袋还在宕机状态,我随口说,“姐夫,等你好了再给我做上次做的那个剁椒鱼头吧,我想吃了。”

  话一出,我就愣了,我为何说的这么自然?为什么要说这个?

  卓风暧昧的笑,温柔的说,“好。”

  沈之昂冷笑,豁然起身,“你们吃完了叫我,我在隔壁。”

  吃过饭后跟卓风聊了一会我才回自己的病房,绕着床走了一圈觉得笑话差不多了才重新躺下来休息。

  沈之昂过来看我,捏捏我的脸,揉揉我的头,最后又按按我的太阳穴,一点头,“恢复不错,就是气血还是不足,你吃的太少了。想吃什么水果,我去洗。”

  我笑,只说,“沈总,谢谢你。”

  他该知道我谢他什么,不是谢他的生意,而是谢他没有在这个时候雪上添霜的跟着张博远一起害我,还给了我不少帮助,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都给我雪中送炭了,我这一声道谢,是发自内心的。

  他愣了一瞬,哈哈大笑,突然低头,薄唇就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