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07节

  第624章 我奉陪

  “卓尔,我做了你爱吃的煎饼,早上走的早,相信卓总裁会叫你吃饱了吧,现在都有谁在?他出院了吗?”

  我如实说,“出院了,才走的,我哥哥和谢晶晶还有顾程峰都在,要不你先忙?”

  沈之昂不管是因为什么留在我这里,我都不想叫他见到我哥哥,这种见到家里人的想法我还是很保守的,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客户关系。

  不想,沈之昂却说,“哈哈,那我必须出现才行,我表现的机会来了,等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挂断了。

  哥哥问我,“沈总,哪个沈总?你交男友了?”

  呃!

  谢晶晶嘴巴快的说,“还不是呢,沈总正在追,卓尔没同意。”说这话的时候谢晶晶看想顾程峰,那意思再不明白过,他要顾程峰知道,我这里已经不可能,叫他死心。

  谢晶晶还是不了解顾程峰,如果他那么容易死心的话,那也不会等了我四年还不离开。

  顾程峰没说话,低头看时间。

  谢晶晶生气的撅嘴,“看什么时间啊,你不是说今天没事,想走吗?”

  “不是,我是想知道几点了。”顾程峰皱眉解释,语气中透着不高兴。

  谢晶晶生气的瞪眼,到底是没说什么,哼了一声,嘀咕,“要是在这里不自在,就走吧。”

  顾程峰豁然起身,“那行,我走了。”

  谢晶晶大怒,也跟着站起来,指着顾程峰大叫,“你,你疯了是不是,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你就将我扔在这里不管吗?”

  顾程峰看我一眼才回答她,“不是,你要是想走我就送你,正好顺路。”

  这话说的多硬气,好似谢晶晶求着他顺路一样。

  谢晶晶是什么脾气啊,点火就着,火气更猛,“顾程峰,你就是诚心的你,好,我跟你走,只要不要你打扰卓尔,我奉陪。”

  我无奈的吸口气,这件事我也插不上嘴,只能干看着。

  谢晶晶提起书包,跟我哥哥说了声话就拉着顾程峰火速离开。

  两个人一走,不大的房间彻底的平静下来。

  哥哥垂头,问我,“这是怎么了。”

  我将两个人事情一说,哥哥只叹气,看我的时候满脸的担忧,“妹子,我了解你,这件事其实最难过的是你,一个是好朋友,一个是等了你四年的人,你都不想伤害,可总要伤害一个,谢晶晶那丫头没心眼儿,直来直去,也是个倔脾气,这件事顾程峰也肯定不会让步,除非顾程峰低头,不然两个人好不了。”

  是啊,在一起了也是折磨,可谢晶晶就是不肯放手,她还没有被感情伤害的太彻底。

  “哥哥,我不想插手的,看着难受,也不知道怎么管,只希望他们能善终。”

  “善终不了,一个爱,一个不爱,一个追,一个逃,多累啊,这跟你和卓风不一样,想起来都挺累得慌,哎,小年轻的就能折腾,要是我就放手,睡了就睡了,也没吃亏。”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哥哥被我嫂子睡了就吃亏了吗?”

  他想了想,觉得问题不对,叹口气说,“不一样,不一样,不说了,这件事头疼。那你跟卓风彻底没戏了?”

  我说,“哥哥,你知道我看到他抱着那个孩子的时候的心情吗?我的孩子还没出生就没了,我能理解卓风的难过,可我也是受害者啊,当初出事,他还有几分怨我的,虽然他一直没说什么,可我也知道。就因为他埋怨我,才会在那个时候一声不吭的跟了那个女人结婚。可我也是受害者啊,我不知道孩子会出事啊,我……”

  哥哥轻轻拍我肩头,“知道知道,别哭,哥哥也难过,孩子没了都难过,那是意外,相信冯科也不想的,你嫂子说男人喜欢孩子是发自内心的,他当时那么喜欢我的两个孩子就看出来了,其实他也不是诚心要害死孩子,谁都怪不得。”

  我哽咽了一阵,也渐渐平息下来。

  沈之昂来的时候换了衣服,跟早上的不一样,还特意梳一个很整齐的发型,笑的满面春风,如果不是我还知道我们之间没什么,我真的怀疑他此时已经是我的丈夫,第一次见大舅哥的那份紧张和惊喜一览无余。

  他笑呵呵的进来,手里的东西放下就去握手,侃侃而谈,哥哥也应对自如,沈之昂自己虽然地位不同,也算是白手起家,自己没拿家里一分钱,当真是什么事情都做过的,他也养过鱼,并且还做过厨师,是后来才找到门路做的材料加工。

  我听了一阵犯困,迷迷糊糊睡着。

  再次睁眼,两个人还在说话,看样子还说得挺开心。

  沈之昂见我醒了,问我饿不饿?

  我看时间不早,身体也无事,“那我们出去吃吧,老吃盒饭有点腻。”

  沈之昂一口答应,“成,我陪哥喝点,晚上住酒店吧,我在附近找个,方便你来看卓尔。”

  哥哥没什么为难,估计是出来之前跟我嫂子打过招呼,直接答应了,“成。”

  我才知道沈之昂是个能喝的人,一瓶白的一瓶红的都没事儿,我哥哥直接趴了。

  我瞪他,“做什么?灌醉了你有什么好处?”

  他笑呵呵,起身的时候身子也有些不稳,到底还是没事,“就是,嗝……想对你做点什么,醉酒了方便。”

  喝醉了就原形毕露了吗?

  我哼哧,“把我哥哥送酒店去,回去收拾你。”

  他哈哈大笑,“这是小媳妇欺负做丈夫的样子吗?哈哈,等我啊,我送哥回酒店,不行,你在这里等,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

  我提了衣服就走,什么不放心的,我又走不丢。

  等我到了医院没多久他就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在酒店洗了澡,身上一股沐浴乳的味道,吃着口香糖,进来的时候眉头一挑,“我洗澡了,酒味还重吗?”

  我无奈的叹口气,都这样了还来,“你既然定了酒店就在酒店休息吧,还过来做什么,多累?”

  “不累,看着你就不累了,我铺床。”

  这段时间都在这里打地铺,又因为雨水大,地面很潮湿,他还喝了那么多酒,这要是睡上去怕是要病上好多天。

  “要不你回酒店吧?”

  “恩,烦我了?”

  “嘶,不是,就是觉得这里睡着了对你身体不好,你回去吧。”

  他摇头,跟孩子似的,“不回去,我没事,身体好。你早点休息,我铺好了床就睡。”

  “不行,你怎么不听话呢,今天再睡就病了,赶紧起来,起来。”

  我急着去拽他,我哪有他力气大,这么一拽,整个人扑了上去,好巧不巧就跌到了他怀里。

  第625章 揉,给我揉

  四目相对,他的身子像块铁,可我撞上去的时候又像摔进了棉花里,没有任何疼痛,还以为自己摔进了床垫。

  他抱住我,眼神在有点黑的光线下微微发亮,盯着我看了很久才笑着问我,“就这么睡吗?”

  我一愣,挣扎要起身,他宽大的手收拢我的腰,我就已经动弹不得。

  “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我低吼。

  他手一松,我整个人又没了支撑的颓然倒在了他怀里。

  不知道撞到了他哪里,他一声闷哼,脸色就变了,“你太狠了点。”

  我惊愕的看着他,起身打量,没见着哪里不对,“我撞你哪里了?”

  他无奈的皱眉,“你这是要废了我,不至于吧,我没想对你怎么样,你腿,腿拿走。”

  我慌忙拿走,不想那里什么时候都硬邦邦的了,轻轻一撞的确是会出事啊,我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去找医生。”

  他摇头,脸色渐渐缓了不少,“没事,回来,回来。”

  我起身蹲在他身边看他,的确是挺难受的,可不能干看着,“要不你去床上躺着吧,会不会舒服点,这要多久才能缓过来啊?”

  “一会儿就好,太疼了。”

  昂,我以前打架的时候也爱踢那里,知道那里致命,不知道那么致命,一个大老爷们疼成这样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沈总,对不起啊。这也不能揉,我只能干看着,我还是去找医生吧。”

  我起身要走,他一把将我拽住,半晌才憋出一个字,跟着笑了,“揉,给我揉。”!

  我一愣,盯着他脸色看了看,伸出手一巴掌甩过去,他的手挡住没拍到,我还是不死心的继续拍了两下,啪啪的响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的刺耳。

  他笑着做起来,拽我手往他怀里塞,“真给揉啊?”

  老不正经。

  我有点生气,挣脱开自己爬上床,“你死了才好,懒得管你。”

  他呵呵的笑,关了灯,也没再闹。(!≈

  我还是于心不忍,他喝了酒身上火气大,地上那么潮湿,实在不放心。

  翻了个身,我正要说话,外面的雷声就响了起来。

  我惊的坐起来看他,“沈总,还是回酒店吧,你真会生病的。”

  “恩?”沈之昂已经来了困意,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就没了动静。

  我无奈去拽他,他估计是酒劲儿上来了,任由我拽着爬上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就没动弹。刚才还在闹,这会儿就睡着了,估计是酒精上来了。

  我也没打搅他,决定去地上睡,可地上真是冷,他只盖一条毯子,我觉得我还需要两条被子才行,翻了好几次身都没睡着,反倒冷的我浑身发颤。

  后半夜,我迷迷糊糊睡着了,身边有人跟我说话,我没挺清楚,跟着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我很是贪婪的往怀里面挤了挤,这一闭眼,终于舒服了。

  早上起来,一张放大的眼睛在我跟前,好看的叫人深陷其中,逃不开,躲不掉。

  我看的痴了。

  他突然一个吻亲上来,笑着说,“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一怔,这才后知后觉我躺在他怀里,四肢跟八爪鱼一样缠绕在他身上,而我们却同时在床上。

  呆呆的想了一会儿才将他松开,狼狈的险些掉下去床去。

  “躲什么,这床小,别乱动,叫我抱会儿,没想到搂着女人睡觉这么舒服,听话,别乱动。”

  我使劲推他,他跟着铁似的,捆住我一点不动,我挣扎了好一会儿,浑身大汗,气喘吁吁。

  他笑着满脸春风,“你这样是在勾引我吗,我血气方刚,要是忍住了怎么办?”

  我深吸口气,渐渐平息下来,“那你下去,天都亮了,你不去公司吗?我要好好休息。”

  “哦。才五点,还早,在抱一会儿。”

  我惊异,我不反感这样的亲密接触,反倒觉得这样很好,很舒服,叫我无比心安。

  从前不管身边睡的是顾程峰还是卓风,亦或者是后来的冯科,我都没觉得睡在一起多安定,就算死卓风在身边我还是会觉得他随时都有可能跟别人走,那种不安根深蒂固,深入骨髓。

  可跟沈之昂却异常的叫我觉得浑身自在,甚至想,就这么睡下去多好?

  我不禁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呆呆的看着他,脑袋嗡鸣。

  他说了什么我没听到,只觉得看着他实在叫我不忍放开,索性直接抱紧,往他怀里又蹭了蹭,低声说,“那就再睡会吧。”

  他亦是一愣,跟着头顶上传来他自信而又低沉的笑声,“你同意了?”

  我摇头,“再想想,就是觉得这样很舒服,没有过的舒服,但是男女朋友还是叫我再想想。”

  他低沉的恩了一声,准确的说,“忘掉一个八年的男人不容易,我等。”

  他手臂收紧,我们挨得更近。

  这一次,睡得很沉,我一睁眼,眼前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有些失落的起身看一眼周围,人该是早就走了,最近我没在公司,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处理,听刘豆说他做事很谨慎小心,账目不碰,一些敏感的区域都不会插手,只管他这里的交接,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叫我十分放心。

  可我们之间,没有爱情。

  我承认我需要他,依赖他,可我不爱他。

  人的感情分很多种,亲情友情爱情,还有知己,以及同事战友,生死之交,各种各样,我不知道我跟沈之昂之间是什么情感,可我敢肯定,我不爱他,只是存在一丝丝的依赖。

  沉默了一会儿,我起身去洗漱,哥哥也过来了,他说沈之昂七点走的,走之前交代他买什么带回来,最晚不要错过八点,哥哥想叫我多睡一会儿就没急着来。

  放下早餐后嘀咕了一句,“这小子还不错。”

  我噗的笑,“人家都二十八了。”

  “恩,我三十八了,在我眼里还是个小屁孩子,但是还不错,跟当年卓风比起来差不多,要是肯努力,一定比卓风强。卓风吧,妹子,有些话我只能当你说,你是我妹子,到底是一家人,我也想你好过。这话不是很好,但是是实话,你知道卓风太过心狠手辣,阴谋算计,无所不用,对我们的确不错,可我总担心有一天他回头对付我们,就像开始回来的时候那样,他如果想害死谁,还不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你们之间啊,我觉得他对你不是十足的好,我想了一夜,觉得分开了也不错,现在难过比以前难过要好。”

  我深吸口气,这个想法我早就有了,只是没确定,也没对任何人讲过,不想亲耳听到哥哥如此说,我对卓风更加痛恨了几分。

  因为。我能够清楚地知道,他在跟被人结婚的时候那种果断,当真是没有想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