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08节

  第626章 他会遭报应的

  可是沈之昂到底是否如我们现在所了解这般,尚且未知。

  我已经叫自己市区了八年的青春,再不对如此轻易对谁动心了。

  “哥哥,别担心,沈之昂跟我还没那种关系,就是有点好感,我有分寸。”

  “恩,你知道就行,做什么哥哥都支持,吃饭吧,我一会儿还要出去,去看看开心,听说她好了?”

  我点头,“好了,就是有些地方还是不敢去,洗澡也不敢洗,陆少一直陪着,照顾人是很吃力的一件事,最近还在因为公司的事情忙,你去帮忙也不错。”

  哥哥闷头哼了一声,没说话。

  开心的事情成了我们之间不能说的秘密,那件事,是任何人一辈子的阴影,幸运的是,开心遇到了陆少。

  可陆少总说,我真幸运遇到了开心。

  或许,这样的才是真爱情吧。

  我跟卓风之间,那是折磨啊。

  哥哥走后,我自己一个人看看书,打发时间。

  中午的时候护士提着外卖进来,说是沈之昂安排好的,我笑着多谢,给了护士一个苹果表示感谢,她没要,说沈总都买了很多了,办公室都放不下了。

  我心头一暖,吃着午餐,想着沈之昂早上的样子,他的眼睛真好看,越看越熟悉。

  吃饱喝足,我去了医院后面闲逛,最近都没锻炼,走几步就气喘。

  才坐下来休息,就看到远处一到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她脚步飞快,好像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站在我跟前面的时候浑身气的发抖,那只手高高的抬起来,就要往我的脸上拍,身后急匆匆跟上来的男人将她手拦住,看我一眼,拉着她要走。!

  我却将他们给叫住了。

  “薇儿。”

  哦,叫江华。

  江华站住,回头瞪我,“你满意了,我孩子没了。”

  我大惊,这份痛我经历过。(!≈

  “江华,你的孩子没了跟我没关系。”的确没有啊,我从来没对她有过任何敌意。

  “卓风叫人做的,推了我一把,我摔倒了楼梯下,已经四个月了。”

  哄!

  四个月,我的孩子当时都快生了,那该是成型了吧,我脑袋乱糟糟的嗡响,摇头说,“不能的,卓风也喜欢孩子,就算孩子不是他的也不会这么做,江华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卓风在如何狠心,当时的伤心不会是假的,并且这件事也是造成他后来直接离开我娶了别人的主要原因。

  他是怨恨我,不然怎么会走的那么决绝。

  江华冷笑,“你真是愚蠢,孩子就是我跟他的,现在他宁愿做后爹也不要我的孩子,说是近亲,呸,我们江家跟卓家只是干亲,并非真的亲戚,什么近亲,他就是找借口,孩子不想要我自己养,何必要孩子,卓尔,如果不是你跟他分手,我真担心你也跟我的下场一样,孩子在他看来就是累赘,没了一了白了,皆大欢喜啊。他会遭报应的,一定会。”

  身后的男人拉着江华就走,我惊的僵硬了身子,一点转动思绪的心情都没有,只看着两个人越走越远。

  所以,孩子真的是卓风的吗?

  孩子都没了,江湖不至于再诬蔑卓风才是吧?

  那当时两个人真的做了?可是之前为什么卓风还说他除了我碰过任何人呢?

  我不敢相信的一直摇头,连续吸气,到底是平静不下来。

  卓风来的时候我仍旧坐在这里发呆,雨后的风吹的我浑身一片冰凉,他的手热的想滚烫的开水。我惊得抽回来,盯着他的眼睛看,试图要看穿他,可我看不穿,他那么会伪装,那么会隐瞒,那么狠心。

  一串泪水流下来。

  他帮我擦掉,就要抱我。

  我惊慌的像一个手上的刺猬,粗暴对他拳打脚踢。

  他吃惊的看着我,头发凌乱,脸上几条抓痕,满脸的担忧,“卓尔?”

  我后退几步,“姐夫,对不起,我,我有点不镇定,你,你离我远一点。”我慌不择路的要走,他拽我不动弹,皱眉说,“发生什么事了?沈之昂欺负你了?说话,别叫我担心。”

  我摇头,泪水甩出来,他此时为什么变得叫我这么害怕,还是说他一直叫人很害怕,只是我不知道?

  我抽手,扭头就跑。

  不知道我跑到了哪里,是街上还是医院内部,车流喘息,车笛鸣叫,我站在街道中央,不知道如何是好。

  卓风追了过来,打横将我抱起来。

  我没敢再挣扎,已经无力挣扎,汗水都湿透了。

  这一次,再一次叫我病倒了。

  我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才睁开眼。

  沈之昂正用棉签帮我擦唇角,我见到了他竟然笑了。

  他见我醒过来,也笑着说,“梦到我了?”

  我点头,“恩。”

  “等我,我去叫医生。”

  医生来后给我做了简单的检查,依旧是贫血,在一个是精神紧张,叫我时刻放松不要胡思乱想。

  沈之昂一直点头,偶尔回头看看我,却眉目凝重,等医生走后,沈之昂才回过身来坐在我身边,“傻不傻啊,想我就想吧,干嘛还胡思乱想,怕当时把我踢坏了就用不了了?我强壮的很,要不找机会试试?”

  我轻笑,“不要。”

  “恩,不折腾你,好好养着,还想睡就闭眼。”

  “不睡了,我现在想出去走走,浑身难受。”

  “难受更不能走了,躺好,我给你按摩按摩,我手法老好了。”他伸出手,扭了扭手腕,一点点的捏我的手。绕道我身后的时候,面前就坐着的人就换成了卓风。

  他脸上的抓痕还清晰可见,低头看我,一直皱眉,只是看着我,却没说话。

  我不想看他,确切来说是不敢看他,他好可怕,一次次的谎言,不管是真是假,都已经叫我无法忍耐了。

  “姐夫,你,走。”我低声说。

  灯光下他的影子颤了颤,深吸口气,问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我没吭声,身上还传来沈之昂的按摩的揉捏,很舒服,一扫浑身疲倦。

  卓风继续说,“我知道你见了谁,怎么证明才肯相信我?孩子真不是我的,做没做我清楚。”

  清楚吗?给吃了药的人还清楚?

  我摇头,不想再听,“姐夫,走吧,我有男友了,你也结婚了,我们早该结束了,我……现在很怕你,别伤害我了,我真的很怕你。走!”

  卓风张了张嘴还要说话,沈之昂开口道,“卓总裁,现在卓尔身子很虚弱,你该知道是因为什么,如果真为了她好就现在离开,别打搅卓尔休息。”

  第627章 太累

  卓风挑眉看一眼沈之昂,还是坐着没动。

  我不想在看到他,这件事不管因为什么,都对我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当初孩子没了他埋怨我,戒指丢了也埋怨我,好,都是我的错,可这些不是他报复我的理由。

  他在我最需要他的事后离开,转身成为了别人的丈夫,现在捧着的是别人的孩子,江华的事情就算是假的,可是他是有能力阻止这一切的,难道忘记了失去孩子的痛苦吗?

  “姐夫,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好吗?”

  他很久的沉默后才一点头,“好,我明天查清楚了过来跟你解释。”

  卓风离开后,我又沉沉的睡着,这一觉睡到了深夜。

  沈之昂趴在我身边睡着,半张脸压住手臂,看起来十分疲惫。

  我想起从前卓风也这样照顾过我,为什么转眼他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沈总?”我轻轻推他。

  他懵懂的醒过来,看着我,打量我,“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我拽住他,“不是,我没有,我很好,你这样对身体不好,上来吧,我们挤一挤,要不你回酒店也好。”

  他笑,“那我还是跟你挤一挤吧,能叫你睡得也舒服一些。”

  “好。”

  我让开一点地方给他,他躺下来,如果不抱紧我,一转身就能掉地上去。

  翻了个身,我在他怀里找了个地方,继续睡。

  隔日一早,我醒过来,身体好了不少,他还在睡,我轻轻推他,他竟然浑身发烫,好像火一样。

  他发烧了,而唯一的被子在我身上。

  我推了他好几次才醒过来,眼睛都睁不开,哼哼唧唧的一会儿又睡着了。

  我去叫了大夫,叫护士在这里又支了一条床过来,我躺在他身边看着他。

  输液完毕后没多久沈之昂就醒了,一个起身,惊愕的看着我,惊愕的问我,“我是不是病了?”

  我点头,帮他盖好被子,“是啊,还头痛吗,你之前发烧,快四十度了,好在我发现的及时,再睡会儿吧,我叫我哥哥去买米粥了。”

  “我去买。”他豁然起身,跳下床登上鞋子就要走,走到中途又回来了,看我一眼,笑着说,“多谢,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照顾,也第一次生病这么严重,你还是去床上睡,我抱你,别动。”

  他的臂力还真是大,我也瘦的一把骨头,将我抱上去,重新盖好被子,扣了扣眼睛,“我还是去洗了个脸。”

  我歪头看着他,担心的问,“真没事吗?”

  “恩,就是高烧,估计是冻着了,你躺好,我去端盆水出来。”

  沈之昂照顾人没有细致入微,至少能叫人心安。

  从前卓风照顾我的时候事无巨细,我想不到的他都能叫我安心无比,可这个温暖的人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连孩子都不放过,我简直无法想象。

  不管江华的孩子是不是他的,这件事都因为他而起,他有本事叫这事情不发生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

  我无力的叹口气。

  沈之昂蹲在我身边,洗好了毛巾,帮我擦脸,递给我牙刷,上面已经挤了牙膏出来,我一面刷牙一面瞧他,他笑眯眯的眼睛更好看了。

  我问他,“你小时候生活在哪里?”

  他笑笑,“乡下。”

  昂?

  我继续问,“那你父亲知道你的存在吗?”

  他点头,“那个时候超生,我是我父亲的第二个老婆生的老大,下边还有俩个弟弟,不过都没了,逃出去的时候被车撞了。”

  我心口一荡,吃惊的望着他。

  他却笑着揉我脸,“过去的事情了我不在乎的,你别担心。”

  我是心痛。

  原来在光鲜靓丽的外表下面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好的出生。

  刷牙后我将牙刷给他,漱口后擦了脸和手,他递给我一个苹果,“吃点垫垫肚子,肖老大还没来,估计是在排队,早餐那地方人比较多。”

  我恩了一声,没吃,想了想,将这唯一的苹果给了他,“你吃吧,我想喝点水。”

  他一怔,接过去,咬了一大口之后递给我,“你吃吧,我吃完了,我去打水。”

  他一扫从前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哥的样子,像极了乡下半大的调皮的孩子。

  他说下还有两个弟弟?

  我想起隔壁的三个兄弟来,小时候打打闹闹,可其实都是感情,长大了贼亲的,不知道被卖出去后会不会过上好日子了,那长大了还能想起来自己还有两个兄弟在吗?

  我一阵唏嘘,孩子啊,自己的出身无法选择,大人们不负责,都不知道自己的一点点做法都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啊。

  我正胡思乱想,哥哥跟沈之昂有说有笑的回来了。

  沈之昂高烧才好,身子虚,走几步额头一层汗,我递给他纸巾,“擦擦吧,要不你先回酒店好好睡觉,我这里还有我哥哥照顾我呢。”

  沈之昂摇头。

  我哥哥就说,“我叫我媳妇过来了,女人照顾方便一些,我还要去陆少公司,那边是太多,沈总这边也不是事情多,还是先忙自己的事情。”

  沈之昂每推迟,一点头,抓个水煮蛋就走了。

  他走后哥哥一直没说话,坐在角落看太阳,一会儿想抽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我知道,他这个样子该是知道了什么事情却不知道如何说。

  “哥哥,有话就说吧,我承受得住,现在我已经是钢铁之躯了。”

  “恩,是有点事儿,才听说。”

  我屏住呼吸,等地这他口中的事情,想必,跟我有关系。

  “卓风今天去找我了,顺便给陆少那边公司送了个会计过去,最近陆少这边账目太乱整理不过来,我也不懂,就帮着瞎忙,得空跟卓风吃了个饭,说了说。”

  我哦了一声,没追问。

  哥哥看我一眼,走过来帮我把剩下的一个水煮蛋拨开,放我碗里才说,“他说这件事的确很意外,孩子确实不是他的,并且当时真的没做什么,江华是他表妹,他也不是禽兽,知道你不相信,可事实就是这样,他最近在忙着张博远这的事情,那个女人不肯离婚,整天围着他转,你也知道,看到了孩子他就难过,毕竟你们之间的孩子是意外,他怪过你,可也只是一段时间,想通了就后悔,可事情都发生了,现在只想弥补,只希望你能原谅他,至少该相信他的话。”

  哥哥这不是来告诉我事情的,是来当说客的。

  只有卓风知道,我已经不再信任他,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保证我都不会相信。

  一旦开始,就永远不会改变,他眨一眨眼睛我都能怀疑他是不是在对我使坏。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然江华那么拙劣的手段我岂能看不穿呢?

  “哥哥,我跟卓风之间太过事情了,回不去,现在就算是分开了也在互相伤害,很多人不肯放过我们,我也很累。更加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