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09节

  第628章 分手吧

  哥哥惊讶,“你怕他,只因为他对外人心狠手辣?卓尔,你……”

  我打断哥哥的话说,“哥哥,是我自己的问题,不怪他,从前他在我跟前就是一个温柔的人,做事有余地,不管遇到多大的事情都知道收敛,可最近的事情叫我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这叫我无比震惊,我八年来的认知全都被颠覆了,我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哥哥垂头,半晌才吭声,“也怪我,之前不该跟你乱说话,其实卓风一直都这样,不然你以为在商场能活下来吗?当初混的那么好,现在却需要仰仗别人来支撑自己,手段是其中之一,他能取胜能伸,这都是本事,男人女人想问题角度有些偏差,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乎这些,毕竟他的心没变。”

  我点头,这是事实,可我没了必须在一起的勇气了。

  “哥哥你给他当说客我不计较,可你也该理解我。”

  他皱眉,“我,我那么明显吗?”

  我笑,“是啊,很明显。”

  他呵呵的笑,“我也是嘴巴笨的人,不过这件事你还是别怪他,他也不是神仙,江华怀孕他躲还来不及,还继续找事的话岂不是做事了孩子是他的,不管两人之间什么关系,这件事其实也简单,就是江华喜欢卓风,暗中想做点什么,谁知道用错了方式。卓风在乎孩子,之前徐娇娇的孩子没了他打击也不小,当时以为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你想想那心情?现在你们的孩子也没了这么长时间,他的心也难过。”

  我当时怀孕的时候还跟冯科在一起,他一直担心孩子,后来也怀疑过我,可我最受伤的就是这份怀疑啊。

  我是孩子的妈妈,我在如何变心也不会杀害自己的孩子,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当时孩子还在我肚子里面,我要是不想要,直接堕胎多好,何必还整日担惊受怕的留着?

  我们之间,不光是我怀疑他,他也在怀疑我啊。

  “哥哥,我现在不想跟他纠缠了,太累,真的。”

  哥哥没在劝说,只告诉我,“卓风说回来,估计一会儿就到了,你们好好谈谈也好。”

  谈过很多次,还说什么呢,误会吗?不必了吧,是否是误会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别人笨拙的计量就能彻底的击垮我,这次是关键,我们都不是当年那个万事不畏惧的单纯相爱了。

  “哥哥,告诉他,我现在想好好养身体,叫他别再来了。”

  他现在一家三口,不是很好嘛?孩子吗,自己也会有,生了就一样了,呵!

  我凄凉的想着,深吸口气,再没力气多想,又沉沉的睡着。

  梦里,有人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很热,还有些湿,我不情缘的躲,却无论怎么躲开都会被拽着。

  我似乎在梦里也见到了卓风,他在哭,无声的落泪,很伤心,安静的看着我,我却没力气说话,问他一下都没有,翻身继续躲闪。

  梦跳过去,再一次睁眼,又是天黑。

  谢晶晶哭红了眼睛坐在我这里,正低头发信息。

  我轻笑,“傻瓜,我这不是好好地,哭什么?”

  谢晶晶愣了一瞬,“你醒了?我,我不是因为你,我就是自己心里难过。”

  “顾程峰的事儿吗?你们和好了?”

  谢晶晶摇头,嘴巴咬的很紧,“我分手了,刚才说的,看信息。”她将信息给我看,只有三个字,“分手吧!”顾程峰只恢复了一个字,“恩!”

  她凄惨的笑,“他解脱了,一定很轻松,可我却非常难过,你说的对,他不爱我,甚至都不曾正眼看过我,还会觉得我是一个多余的人,我不想自讨没趣叫人厌烦,我也累,这才几天,我瘦了五斤,我提出来的,我厉害吧?”

  她大笑,泪珠子却越来越大,跟着扑在我怀里嚎啕大哭,“卓尔,我真的喜欢他,特别喜欢,为什么啊,为什么他不喜欢啊,一点点都不喜欢,为什么啊?”

  我也想知道什么,可我不知道答案。

  我只默默的陪着,等着她伤心过了才摸掉脸上的泪痕说,“我也难过,这对你也是好事。”

  她哽咽,“恩,及时止损,你这一病了我自己在宿舍想了很多,我是真够愚蠢的,哎,我不要他了,是我不要他的。”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假装坚强,傻姑娘。哭出来会好过一些。”

  她坚强的抿着嘴唇,哼唧哼唧的半晌还是哭声来。

  谢晶晶走后没多久,顾程峰就告诉了我这个消息,之后还对我说,“我回法国一段时间,你好好照顾自己,再见。”

  我没回复,对于他,我除了愧疚,不知道还有什么。

  我对不起他,他爱我,爱了整整四年了,这几年的青春岁月里面,一直都是我在伤害他,可我始终无法回应,我不敢也不能,我不爱他,一点都不。

  哪怕一点点,就像谢晶晶说的那样,一点点也可以,我都可以跟他在一起,至少这会叫他的青春不留下遗憾。

  深夜的时候,卓风来了。

  他来的有些匆忙,该是才开完会,手里提着公文包,放在地上,坐我跟前,低头看我。

  我非要坚持坐起来才肯跟他说话。

  “姐夫。”

  “我来迟了,有点事耽搁了,你要是累我先回去,明天再来。”

  我摇头。

  “说吧,说完了我们好决定以后如何,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了。”

  “对不起,这件事我以为结束了,是我考虑不周,是我……”

  我打断他,“姐夫,不是你考虑不周,是你纵容,你知道是谁做的,你的妻子是什么样子的人你不清楚吗?你也有了孩子,尽管都不是你,可那个孩子也才四个月,是江华的,你都知道的。”

  他定定的看着我,没说话,眼神复杂,紧咬着薄唇。红着眼。

  我继续说,发狠的说,“你心狠手辣,这一切你早该预见,为什么不早早做准备?你比任何人都知道失去孩子痛苦,当初你怨恨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对失去孩子的这份心里阴影,为什么不好好保护江华的孩子?”

  他突然惊愕的问我,“我什么时候怨恨过你?”

  “卓尔,你对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误会?”

  我一怔,我……这是误会?

  他抓我手,很用力,继续追问,“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误会?我什么时候怨恨过你,孩子没了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难过,我心疼还来不及,知道你的孩子是我们的,我多高兴,孩子没了是意外,我连冯科都没埋怨过,你为什么说我会埋怨你?谁跟你说过什么?我们之间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有这么多误会?你告诉我,是谁跟你说了什么吗?这么多年我对你只做过两件错事,一件事将你推给顾程峰,之后就是看着你成为冯科的妻子我无能为力。”

  第629章 是假的

  我尖叫,“那你娶了别女人呢?两次,你告诉过我吗?”

  “假结婚,结婚证都没有。”

  卓风也大叫。

  “我不相信。你是骗子,你欺骗了我们所有人,你还要害我们。”我极力反驳。

  他不敢相信的站起来,抓我手都要变了形,“早在你跟冯科不急着离婚的时候就开怀疑我,卓尔你回头想想,我们之间真正变得不是我,是你。”

  我愣住了,因为他说的,好像对。

  我不敢相信的看他,又觉得有些心虚,猛然低头,他捏我下巴。

  “卓尔,你回头好好想想,我什么时候对你有过二心?你跟冯科离开后我一直在找你,可我当时在医院,顾程峰那边一直都有你的消息,你以为我不着急吗,事后说你怀了孕,我就知道那个孩子是我们的,我多高兴,我就想将你接回来,你说不允许,你想保全我,卓尔,你为了我牺牲那么大,我还要对你动手还要埋怨你,那我就是畜生,可我没有,从来都没有。跟她结婚是我的错,那是迫不得已,周梦茹当时已经通知我,如果我不做点什么,冯科这边被逼急了肯定会对你动手,你以为他离开之前给你钱和房产就是真的为了你吗,我当时在背后做了多少事情你知道吗?好,你埋怨我,我知道,这件事我的确做错了,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该直接跟别人结婚,可那是假的,是假的。”

  我哑口无言。

  他重复道,“因为我知道我说再多,你不相信,卓尔,变了心的人是你,不是我。”

  我……

  他继续说,“你可以不信任我,我只求你能留下来,至少叫我知道你在哪里是否安好,你坚持要离开我也不会阻拦,可我没想到你对我误会这么深,我问过你很多次你想知道,我都告诉你,为什么你从来不问,为什么别人的一句话就可以叫你如此怀疑我,我么八年的感情还不及别人第一句话重要,还不如他一个月的关心来的重要?卓尔,你太叫我失望了!”

  卓风越说越激动,猛然转身,指着身后的沈之昂,沈之昂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手里抱着几件衣服,那是我要换衣的衣服,他这个时候过来,肯定也是不想回去了。

  我看看沈之昂,再看看卓风,茫然摇头。

  “姐夫,我,我没有。”

  “卓尔,你有没有你清楚,我好好回头想想这件事我们之间到底是因为走到今天,成为不了过去还必须成为敌人吗?你说你等了我八年,我等你呢?多久?我说过的话,做过得事儿你还记得多少?你的心呢,你摸一摸自己的心口,你的心呢?”

  我的心?丢了,早就丢了,碎了,在我看到了他跟别的女人结婚的那一刻起就碎了。

  我大哭,“是你跟了别的女人结婚,我离婚后找不到你,你还把我们戒指给了别人,是你出卖了我们的感情,是你。”

  卓风暴怒,眼睛都要瞪出来,低吼,“我没有,戒指还在,我一直留着,你看不到吗?我手上的你看不到吗?那个女人手上的是戒指是真是假你不知道吗?我们演戏而已,你看不到吗?卓尔,很多事情是你不用心,是我高估了你对我的感情,变心的是你。我结婚是假的,你为什么不相信,当年我父亲病重我都能伪造结婚,为什么现在我孤身一人我就不能继续做了,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为了金钱什么都能做的男人吗?卓尔,你问问你自己,我在你眼中是这样的人吗?”

  我很想说,是。

  可是话到了嘴边我却说不出来。

  我痴痴的看着他,泪水湿了一脸,眼睛都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他没再来哄我,赤红着脖子对我大吼大叫,这是我们有史以来第一次争吵如此激烈,却是在分手之后。

  我大哭,生气,暴怒,所有委屈都撒在了手上的枕头上,无情的拍在他的脸上,他只站着,无动于衷。

  人都是肉长的,这一次的争吵伤害了我们彼此。

  从前的疮疤再一次揭开,伤痛的是自己,再也无法愈合了。

  他离开的时候将房门摔的碰碰山响,绝尘而去。

  这一走,我一连十天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哥哥回去之前还在问我到底怎么了,卓风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我没回应,我也不知道。

  出院的时候刘薇回来了,她在宿舍等我,看到她那一刻,我放下了全部的心里委屈,笑了出来。

  “微子,好想你。”

  我们三个抱在一起,起初都没说话,之后说起了很久前的事情。

  我提到了安妮。

  安妮的墓地迁移到了这里,之前他父母联系过我,我帮着找了好地方,修缮好后全都是我自己处理的,所以只有我自己知道具体位置。

  想起来我都很久没去看她了。

  我们相约下午三点过去看看,我买了很多装饰品,打算给爱美的安妮那里装扮一下,打了出租车过去,到了地方,却意外的看到了在徐娇娇那边站着的卓风。

  谢晶晶推我,“去看看,去啊,愣着做什么。”

  我摇头,脚下好像生了钉子,如何都移动不了。

  “不了,我们去安妮那里吧,之后我去看看我表姐我们就回去。”

  我转身,直接往另一个方向走,可我不争气的一直回头,卓风还在站在那里,低头看着墓碑,该是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那个女人也算是他的妻子啊。

  我无奈的蹙眉,一直想要在一起的我却分开了,而身边却反复出现更多女人,成为夫妻,朋友,暧昧的关系,却都没善终。

  再一次回头的时候卓风已经离开,我有些着急的追着他的身影看过去,直到消失不见。

  到了祭拜了安妮回来,我又去了表姐那里,跟她说了会儿话,转身路过徐娇娇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了放在这里的一封信,被石头压着,那信封上的字是卓风的,封皮我认识,当年卓风放在一本书中的,该有些年头了,只是不知道内容是什么。

  我轻轻擦了一下徐娇娇的照片,嫉妒的说,“姐姐,还是你好,将会被他一辈子都记者,我却不同了,过往匆匆,都是过客,过不了多久就忘了,我过段时间来看你,我们好好说说话。”

  回了学校没多久,我们开始去上课,初秋渐渐转凉,换了厚厚的衣服,我还是冷的厉害。

  医生嘱咐我多吃一些部品,补充热量,沈之昂每天给我送各种大补的汤,我却喝的没滋没味,大多都给了谢晶晶和刘薇。

  这天放学回来,我去公司,路上出了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