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1节

  第632章 陌生号码

  我说,“我很幸福。”

  他哈哈大笑,“是啊,我也觉得很幸福,再走走?”

  我点头,艰难的移动双脚,勉强走出去一段路就已经浑身汗水了,我回头看看原来的家门口,还真的走了很远。

  “沈之昂,我好厉害啊。”

  他哈哈的笑了很长时间,轻轻扯我脸颊,“是啊,你真厉害,继续走,我还要再跑一圈,我们下一圈汇合。”

  “好,你去吧,我自己能行。”

  他脚步飞快,身体矫健,我记得他当初跟卓风交手的时候被卓风打的混身伤,现在不知道伤口好了没有?那个时候他是没尽全力的吧?

  我吸口气,总是喜欢拿他跟沈之昂作比较,我只能是白痴。

  摇晃脑袋将思绪甩开,我又走了一段,沈之昂已经跑了一圈回来,绕着我跑了好几圈才停下来,呼口气说,“不错,今天真厉害,我们一起走回去。”

  “好。”

  他笑着,牵我手,手很烫,却给我温暖。

  大手牵小手,走路不怕摔跤。

  回了家里,他因为临时有事不得不去公司,我也要看看书,复习一下我的专业知识了。

  才坐下来,电话叮的一声。

  我记得昨天晚上就有个陌生号码联系我,我没看信息内容,现在才想起来,可之前的信息没了,只有现在发来的一条,“好。”

  恩?我诧异的看那个陌生号码,每当一回事,或许是发错了?

  放下电话,我一面在地上走一面看书被知识点。

  沈之昂说我多背一背东西方便我找回记忆。

  背了一整天才记住一页,我有些泄气。

  吃晚饭前,我打算先去洗一洗身子,一天没闲着,汗水也没落下来,浑身湿透,恶臭的汗水味道自己都嫌弃。

  脱了衣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遍体鳞伤,这样的我,真是太难看了。

  胸口上一条疤痕,触目惊心。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颗心脏是别人的,好像很有动力,一次次的跳动就在告诉我是鲜活的。

  渐渐的,浴室的温度上来,水汽掩盖了我的样子,朦胧之中我才能想到从前那个光滑皮肤的自己。

  门外传来敲门声,沈之昂已经回来。

  他担忧的问我,“卓尔,没事吧?”

  “哦,没事,我在洗澡,马上就好,你先吃饭去吧,我自己做的。”

  “你做的?真不听话,不是叫你别动手了,你别太久,我等你。”

  我笑着答应,躺在了浴盆里面。

  水温始终,周围温度正好,热气扑面,没有多会儿,我竟然睡着。

  等我睁眼,已经在床上。

  我惊愕的豁然起身,看到沈之昂正放下我的电话,面带几分紧张的打量我。

  我看看他,看看电话,没多想,揉了揉脑袋问,“我怎么了,是不是睡着了?”

  “是,还好我发现的及时,要不就出事了,还好些吗?我叫了医生过来。”

  他扶我坐起来,帮我揉额头。

  脑袋上的骨头都缺失了一块,现在换的是放生的3打印的骨头,据说是跟人体的构造一样的,可我始终觉得那里少了点什么,才会叫我浑身不自在。

  “我就是觉得犯困,没事了,你别紧张。”

  “医生看过后才知道有时没有,起来,我们下楼。”

  他抱住我,我没力气挣扎,舒服的躺在他怀里。

  我们挨打很近,气息都在彼此的脸上,近距离的他更好看了。

  我开玩笑的说,“沈总,你怎么那么好看啊?”

  “呵呵,哪里好看了?”

  “哪里都好看。”

  “那就多看看。以前没看够吗?”

  以前?以前我们认识没多久,我没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啊。

  我笑,“以前是多久啊,我们认识到现在才半年。”

  他表情微微僵了一下,追问我说,“不好好想想?以前真没见过我?”

  我皱眉,没什么印象,就是觉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很熟悉,那双眼睛很好看,没别的想法了。

  我轻轻揉他的眉眼,“这里好熟悉,我想不起来,最近记忆力不是很好。”

  “好,慢慢来,舒服了没有?我给你揉揉脚,今天都在做什么?”

  “我做了运动了,学着电视里面做了瑜伽,还背书了,不过睡一觉之后好像也忘的差不多了。”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

  我抱怨,“别笑话我,我很厉害的。”

  “没笑话你,是替你高兴,慢慢来,医生说没问题的,就是时间问题,这里还是没知觉吗?”

  他帮我捏脚,我觉得有点感觉,他捏的很用力,我点头,“发胀,你捏的很用力。”

  沈之昂蹙眉,继续捏,半晌才说,“怕是今天走的多了,医生说发胀是不好的,我没用力捏你为什么会觉得我用力了。”

  我也不懂了,看他紧蹙眉头样子我也担忧起来,安慰他,“没事的,应该是我太急于求成,几天太累了。”

  医生来过后看了看,说我这是浮肿,是新心脏影响的,叫我明天去医院做检查。

  这个事儿叫我和沈之昂一晚上没睡好,半夜还有短信过来,仍旧是那个陌生的号码,我直接关了电话。

  沈之昂从身后抱紧我,很用力,好像要将我揉进身体里,我能感觉到他的担心,比我自己都要担心,在疾病和生死之间,我们都是渺小的。

  到了医院,做了相关的检查之后医生说再叫我住院,排斥的反应是伴随终生的,前期阶段不恢复好的话会影响以后的生活。

  沈之昂手忙脚乱,一会儿就忙的一头汗珠子,办理好了住院手续回来坐我身边,好看的眼睛都要簇到一快去了。

  “别担心,我没事。”我安慰他说。

  他点头,继续帮我捏脚,看他紧张我也紧张不少。

  好在,这几天都没事,脚上也有了知觉,沈之昂担心我再出状况,坚持叫我再住几天医院。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

  哥哥来了,他瘦了一大圈,恢复了从前我认识他的时候的那个样子,穿着松垮垮的西装,走进来的时候我都险些没认出来。

  “哥?”

  “恩,我听沈之昂说了,但系你,过来瞧瞧,好些了吗?”

  他戒烟戒酒后身体状况好了不少,脸色也白了,走路无声,该是在加强体育锻炼的,只是看得出来,一直不开心。

  老婆孩子都走了,他还是孤身一人,想来是孤单的。好在他最近都在陆少的公司做事,忙的脚不沾地,陆少带着开心出去旅游短期内是不会回来的,偌大的公司和那么多家会所,哥哥一个人当真是累的很。

  第633章 我要见他

  “我没事,你过来,我看看你,现在都变了个人一样,我险些没认出来,哥哥,你现在多好,以前太胖了。”

  他点头,恩了一声,看看病房,好奇的问,“自己?沈之昂呢?刚才还跟我打电话,说他要出去两天,实在不放心就叫我过来了。”

  “哦,我都说了我没事,非要你来,我好着呢,他该是离开之后给你打的电话,走了有小半天了。嘿嘿……”

  我们话很少,没了从前的亲密,不知道因为什么,这份疏离叫我很不安。

  默了一会儿,他帮我削平果,递给我的时候看着我手腕上的针管,问我,“还有排斥反应吗?”

  我说,“是啊,不过不严重,就是沈之昂不放心叫我坐住几天观察看看。”

  “也好,这不是小事,不能马虎了。”

  他说话很漫,说完了一句又没了声音,安静的病房就只有我啃苹果的声音,一个苹果吃完,他才说话,“卓尔,你听说了吗?”

  我好奇的问,“恩?”

  “卓风……”

  我心口一荡。

  这段时间我总是会暗暗的想他,却没有人在我耳边提起来过,我知道我没忘记他,就算有些记忆少了,可感受是不会变的,那份心痛和心焦,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可在哥哥提起卓风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是会激动的,捂着胸口,不淡定的看他。

  哥哥无奈的吸口气,“我不想说,知道你身体禁不住,可我还是要说,你出车祸是有原因的,卓风一直都在找这个人,现在找到了,是张博远的人做的,他一激动就动手了,杀……”

  话没说完,我手里的苹果胡落在了膝盖上,睁大了眼珠子看着他。

  哥哥又说,“你出事的时候卓风在山区找人,张博远当年的罪证是一个老警察调查的,后来因为身体不好就回了老家,可那里太偏远了,不通车,来回走出来需要好几天,卓风找了很长时间,回来后就开始做这件事,一直在忙,你这边电话打不通,你出事我们都没说,就是不想卓风分神。谁知道卓风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答应了沈之昂的求婚。他一怒之下离开,找到了开车撞你的人,他知道要是交出去,那个人也不过面临十几年的牢狱生活,出来还是个大活人,可你现在……还有死的几个无辜的小青年都是命啊,卓风一怒之下就动了手,现在还在躲着回不来。陆少找到了他,给他电话和钱,据说人很不好。周家也因为公司的事情在找他,他情况真的很不好。沈之昂叫我不要说,可我不说不行,我知道你忘不了他,卓风为了你也做了不少啊。”

  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好像灼烧我心口的刀子,一下一下,我的心脏跳的厉害,很痛,咬住了薄唇不叫自己发出声来,可我抑制不住的激动。

  所以那个陌生的号码是卓风吗?

  我慌张的抓起电话,已经没了,之前的消息都没了,我没删除啊。

  我问哥哥,“你知道卓风的联系方式吗?”

  他摇头,“一直都会变,只能等他联系我们。事情不小,周家势力大,怕是躲一阵子了。他当初是答应了周梦茹帮助周家,联合起来对抗张博远,不然你以为张博远都在国外了谁能将手伸的那么远?背后还有沈家帮忙,就是想要那个孩子。卓风将事情放出去,事实公开,两家都不利,最后收益的是卓风。谁知道这个时候你出事了,卓风没忍住,就……所以一切全完了。”

  哄!

  外眠雷声震天,从我头顶上滚过,我浑身颤了颤,茫然的看着哥哥,浑身无力,眼前黑了又黑,捂着胸口沙哑的说,“我要见他,帮我,哥哥……”

  “好,哎,妹子,你,医生,我真该死,医生,我妹妹在抽搐。”

  抽搐是排斥反应的一个常见现象,这会导致我的心脏停止跳动,十分危险,抽搐到口吐白沫,可我仍旧意识清醒,好似一瞬间,所有记忆都回来了,我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八年来的点点滴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我跟前跳,我忘不掉,永远都不会忘。

  缓过来后我浑身都是汗水,躺在床上全身僵硬。

  医生和护士都没走,他们说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这种情况,警告我哥哥别再给我说刺激我的话,抽搐久了人会昏死过去,昏迷那么久,对大脑损伤很大,再伤害一次怕是人就完了。

  我不知道自己变成傻子会成为什么样子,是否还有人爱我,是否被当成了贩卖的机器变卖自己的子宫给比人生很多孩子?

  我胡思乱想了一阵,沉沉的睡着。

  再一次睁眼,身边多了两个人,一个是谢晶晶一个是刘薇。

  她们都哭过了,眼睛还是红的,肿着眼泡子看我,见我醒过来都勉强的笑了。

  “卓尔,你可醒了,再不醒我就捏你了,睡那么沉,多吓人啊?”谢晶晶笑着说。

  我看看她们,看看垂头的哥哥,他在自责,可这件事不告诉我他更自责,卓风为了我成为过街老鼠,我却在这里跟别人结婚,不对,沈之昂又做错了什么,他没有利用我,只对我好,求婚的时候没有当着别人,他光明磊落,他没错。

  我深吸口气,这件事真难熬啊,我该怎么做?

  谢晶晶跟刘薇跟我说了会儿话就走了,哥哥还没走,帮我买了米粥,坐我身边看着我吃,他一直在叹气,我们始终都没说话。

  吃过饭后他对我说,“妹子,这件事……哥哥也是心里过不去,要是我还有个你这样的妹子就好了。”

  我笑,“还有一个我,那卓风喜欢的是哪一个?如果都喜欢了,都嫁给他吗?哥哥,你想多了,卓风那边怎么想的要问过了才知道,并且……”我亦是无奈,皱眉道,“沈之昂对我很好,他是无辜的,我都已经伤害了顾程峰两次,还想叫我伤害一个无辜的沈之昂吗?”

  哥哥有耷拉着脑袋,再没吭声。

  晚上的时候,沈之昂打电话过来,我没说我抽搐的事情,只叫他安心工作,我等他回来接我出院。

  哥哥陪了我两天,等沈之昂回来了他都没走。

  我们一行人回了住处,哥哥坐了一会儿才离开。

  沈之昂很累,脸上的皮肤都很差,该是两天都没休息好,我叫他洗了澡去睡一觉,他非要陪着我,不得已我也跟着上楼。

  躺在床上,我却毫无困意,身边的他睡得无比香甜。

  晚上,沈之昂醒了,我也看完类本书,很久没有用一天的时间看完一本书了,觉得脑子一瞬间充实起来,整个人也神清气爽。

  “沈之昂,我没事了,我想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