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节

  第60章 一辈子

  我就好像被霜打了的茄子,垂下头去。看着姐夫起身离开,走到李思念跟前,叫我再没了解释的力气。

  顾成峰坐到我身边,轻轻拍我肩头,“傻瓜,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放心里吧!”

  我知道,说出来就尴尬了,这种公开的秘密才会保持表面的和谐。

  哎……

  从前我都当玩笑一样说出来,姐夫也不在乎,可现在不同了,他有李思念。

  卓风跟着李思念出去,两个人一前一后,一高一矮,一个健硕一个瘦弱,无论怎么看都很和谐。

  “做我女友多好?”

  顾成峰将手臂搭在我肩头,挨得我很近,我们一起看向卓风和李思念离开,气氛异常怪异。

  因为山上出事,所以山上的一切活动都禁止了,姐夫说要回去,退了余下的费用可以去别的地方。顾成峰问我的意见,姐夫也问我的意见,我最后也决定离开。

  本来想在这里享受一段时间,谁会想到出这样的事儿。

  出来后顾成峰拉着我上他的车子,我没反驳,只能看着卓风载着李思念和李妍先离开。

  顾成峰将车窗子打开,问我,“不开心?”

  “……还好。”

  “不开心有很多种,你这是暂时的,要知道卓风跟李思念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儿。”

  一辈子,一辈子,很长很长……

  我深吸口气,觉得心口都在疼。

  “顾成峰,我不能做你女友的。”

  “我知道,不过是给你解围,你还真想霸占着卓哥不放手?那毁了他,也毁了你。”

  当时我还不懂顾成峰会这么说,很多年后我才知道,真的是这样。

  不过,义无反顾的去爱一个人,才是青春内留下的最大的一块回忆,就好像顾成峰追求我一样。

  顾成峰说要带我去别的地方,我没同意,还是跟着卓风回了住处。

  卓风先去了公司,留我在家里,我看着书本发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晚上的时候顾成峰过来。

  “卓哥给我打电话了,告诉我他要出去开会签合约,叫我来找你。”

  我哦一声,将书本放下,仍旧没什么心思。

  “行了,事情到了这地步还不清楚,卓哥是不会选你的。”

  是啊,如果卓风选择了我,岂能再跟着李思念在一起呢?

  我点头,道理我都懂,就是难过。

  “我带你去看看我朋友。”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顾成峰的朋友,他的朋友真是多,满屋子,男女都有,全都是法国人,他原来从小学一直到高中阶段都在法国念的书,是后来回了中国帮着做生意,才在国内上学,其实朋友大多都还在法国。

  他们说很好听的法语跟我打招呼,我早就跟顾成峰学了两句,说的乱七八糟,惹得他们一阵大笑。

  我们玩到了一起,尽管语言不通,不过都是同龄,倒还高兴。

  晚上回去的时候顾成峰喝醉了,抓着我的手不放,红着脸,好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趴在我腿上哼唧,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将他送到床上,起身要走。他一把将我拽住,坐直了身子看着我,脸颊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

  “卓尔,我喜欢你,我爱你,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可我只能当做不知道。

  “卓尔,你说,我哪里配不上你,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能喜欢我?”

  我也不知道,他不是也说了,喜欢是凭感觉的,我想我的感觉不对。

  “卓尔,如果当年去乡下找你的人是我,那你喜欢的人会不会是我?”

  我不知道,当年的事情都过了,我哪里清楚,可我能猜测,就算当年带我走的是顾成峰,我仍旧会喜欢我姐夫,这样的喜欢超乎寻常,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

  我好奇,问他,“顾成峰,你怎么会喜欢我呢?”

  “呵呵,我喜欢你,喜欢你,见到你第一次就挺讨厌你的,之后我就开始喜欢你,不知道。反正喜欢。”

  是啊,这不就跟我喜欢我姐夫一样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喜欢,离不开,忘不掉。

  顾成峰闹了好长时间才消停,我从楼上下来,看着他这个很大却很空旷的家,抱着被子自己睡在了沙发上。

  早上起来,才发现,我竟睡在我和卓风的住所的床上。

  姐夫过来敲门,“出来吃点东西。”

  我愣了好长时间都没回忆起来我怎么回来了。

  “姐夫,我怎么回来了,我明明在顾成峰那里啊。”

  卓风一面递给我牛奶一面低头忙,说,“我接你回来的,忙完了就去找你了。快吃吧,我今天估计还会回来的很晚,要是太晚了你继续睡在那里,我回来后再去接你。”

  那么晚了还接我做什么呢,睡在哪里不是睡?

  “姐夫,不用了,我在那睡一样的,我饿不着冷不着的。”

  “不行。”他语气冰冷

  我愣一下,抬头看他,卓风却没看我,只低头看报纸,吃东西很快,看样子很赶时间。

  他那么忙,我不能给他添乱,“姐夫,我真的没事的,我睡在他那也一样,都是同龄人,我们玩起来就忘记时间的。”

  “不行。”

  好吧,不行,姐夫说的不行就不行。

  我再没反驳。

  他突然又说,“到底是男孩子,你们还太小。”

  哦,姐夫是担心我失身。

  可我……

  我想,不能给我姐夫了,我给谁不一样啊?

  我没吭声,将这句话放在心里嚼碎了吞进肚子,与早餐一起消化掉。

  默了一会儿,他继续说,“我允许你处朋友,却没允许别的事情,听话,吃完了,我送你去他那里。”

  我百味杂陈,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到了顾成峰家里之前,我跟姐夫挥手告别,他坐在车里,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又下车过来,站在我跟前,帮我整理我的衣服,交代我说,“记得我说过的话,不能做出格的事情。如果实在太想……回家来。”

  额?

  我惊的脸颊滚烫。

  他顿了顿又说,“一直都当你是孩子,没想到这么大了。呵呵……跟他好好相处,不要耍脾气,受委屈了给我打电话,不要乱走,凡事有我,知道吗?”

  恩,我知道,凡事都有姐夫顶着,我一直都做他背后的小公主,可这个小公主渴望他这个王子的陪伴和呵护,却不是拱手送给别人。似乎姐夫也承认了我那天对顾程峰说的话算数,做他女友就真的做了?姐夫到底怎么想的?我很是泄气。

  他捏我脸,叹口气,看样子很是疲倦,打量我好一会儿,一伸手就将我拉到了他怀里,继续说,“好好玩,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姐夫,我长大了,我不是小孩子。”

  这要是搁在两年前,我肯定不知道怎么做,甚至倔强的好像一头牛开始各种撒娇,什么顾程峰,什么学习家庭婚姻,只要跟姐夫在一起我就做天下人人尽可夫的婊子吧!

  可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傻的冒泡,除了一股倔强,我一无是处。现在,我早就不是那个才走出大山的小笨蛋,姐夫以为我答应了顾程峰做他女友那我也不反驳,这是他想看到的我就做给他看,姐夫说喜欢我的成绩好我就成绩好,姐夫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他幸福。

  “我知道,进去吧!”他将我松开,眉眼带笑的看着我。

  我迟疑着想问他些什么,他是不是真心喜欢我跟顾成峰在一起玩?

  可我没问出口,在任性下去,我想我真的就是顾程峰口中的傻子了。

  “姐夫,我进去了。”

  “去吧!”

  我恋恋不舍的进门,才推门进去,手被顾成峰抓住,一把将我拽了进去,扑面而来的是他身上的香气,下巴上还有水,落在我的额头。上有些凉。

  我抬头看他,他眉头拧的老高,好像在生气。

  “顾成峰,你怎么了?洗完脸不擦的吗?”

  “恩,以后只准我抱着你,谁都不行,他还碰你哪儿了?”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不要脸啊你,我姐夫抱抱我很平常。他是担心我,关心我,给我安慰,我才来的时候就一直这样了。”

  顾成峰脸都绿了,抿着薄唇怒瞪着我。

  我意识到了不对,就没再说。

  他站在我跟前瞪了我好长时间,突然松口气的样子,“只要跟我睡就行。”

  呸,谁要跟她睡,我将他推开,“不正经,你去洗漱,我来做饭吧,才起来吗?”

  “嘿嘿,你会做饭?”他很是不相信的拉我往里面走。

  “会啊,我一直都会,就是姐夫不叫我伸手,我给你做。”

  “呦呦,我还是优待了,成,你做吧,冰箱什么都有,我去洗澡。”

  冰箱里面还真是应有尽有,不过早上也就吃那些简单的了。我做了煎蛋和煎培根,烤了面包,热了牛奶,等我端上桌面,他也洗好了出来。

  他没有穿上衣,只围了一件单薄的浴巾在身下,腹肌和胸肌清晰可见,他好像又比从前强壮了很多,精壮的身子富有男子的气息,看上去强筋有力。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看到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看向我,跟着就笑了。’

  “小丫头,想什么?”

  我摇头,“没,没什么,我就是,我就是有点热了,我去喝杯冰水。”

  他一把将我拉住,将我圈在怀里。

  我惊得缩了缩脑袋,都没躲开他炽热的目光。

  他的呼吸很热,喷洒在我脸颊上,我的身子,滚烫。

  他突然低头,深情的问我,“想要吗?”

  我吞了口口水,摇头。

  “想要就说,我也想要,就想要你。”

  他将我抱得更紧,脸颊擦着的侧脸过去,我当时身子酥麻了一片。

  “顾成峰,我,我不能,你松开我。”我紧张不已。

  “我知道,我不想强求你,等你愿意给我的那一天。”

  他尽管这么说,还是将我紧紧都抱着,过了很久才将我一把松开,轻轻推我,“坐过去等我,我去换了衣服就下来。”

  我哦了一声急忙跑走,不想才转头,就听到身后的房门被咚的一声撞开了。

  我们同时转身,赫然,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门口,眼神如刀。

  第61章 对不起

  我盯着那个女人看了很久才认出来,这是徐娇娇妈,也是顾程峰的妈。

  “阿姨!”

  女人站门口怒瞪我,瞥一眼顾程峰,快步走进来,“啪”,巨大的巴掌狠狠的摔在我的脸上。

  我终于知道徐娇娇为什么打人那么痛了,都跟她妈妈学的。

  我半个脑袋都在颤,捂着脸偏头过去很久都没回过神来。

  顾程峰拉着她妈妈往外面走,“妈,你做什么,干嘛打人?你来怎么不说一声?我爸呢,你最近都忙什么呢,不好好在家陪我爸,你这么早出来做什么?”

  他妈妈也不吭声,想要挣脱,回头看我好几眼,被顾程峰拉到了门口,狠狠一甩手,“你给我松开,你个兔崽子,你还将她带到这里来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顾家跟卓家势不两立,你还跟她走的那么近,你想走你姐姐那条路?”

  顾程峰泄气,“妈,我姐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吗,跟人家卓家什么关系?不要胡乱说话。走走走,我送您回去?您怎么来的,别闹了,回家闹我爸去。”

  他妈妈不依不饶,又瞪我一眼,指着我的大叫,“就是你勾引了你卓风还害的我们家娇娇惨死,现在还来这里勾引我儿子,你真是个婊子,别人说的对,你就是个小婊子,你给我滚,滚……”

  我错了,我当初以为徐娇娇妈是一个脾气好的女人,最多是因为饱受女儿惨死才会变成这样子,可现在我才知道,其实她也是泼辣不近人情的女人,不问缘由对我只有说我是婊子的人心中都很肮脏。

  连带着我觉得顾程峰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十分生气,推开他们,提着书包就跑了。

  顾程峰没在后面追我,只听到他妈妈的大叫。

  我没回头,那一声声难听的谩骂就好想回荡在我耳边的雷声,还说这里天气好,三天两头就下雨,冷风吹在身上,雨水落在头上,冷的我好像落入了冰窖。

  我记得姐夫送我过来的时候的路线,可走的时间久了我也分不清楚前边是哪里,等我终于迷路站在十字路口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是彻底的没了去处。

  我蹲坐在地上,一颗泪都没有,或许是因为雨水太大了,满脸的水珠子。

  我担心书包里面姐夫帮我抄的习题本子被雨水淋湿,一直抱在怀里,却依旧无法阻挡被雨水淋湿的下场。

  好痛,好难过,好似心口被人戳开了一条缝隙,里面流出来黑红的血水,眼看着生命流失,却无能为力。

  这里的警察过来,询问我一些听不懂的问题,将我带回去我才找到了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

  我写了一串号码,是顾程峰,却不是姐夫的。

  姐夫现在在工作,或许在陪着李思念,我不能去打搅他。

  顾程峰过来的时候眼睛通红,我以为他哭了,看着他的脸色才知道是着急的。

  “再找不到你,我都要去报复社会了,跟我回家。”

  家……

  我哪里有家啊?

  可我在听到顾程峰这么说的时候,到底还是心酸的难过起来。

  顾程峰家里不知道怎么了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摔碎的东西,我们的都没有地方落脚。他拽着我一直往楼上走,帮我擦头发,脱了外面的衣服,还想来脱我的内衣,我给拦住了。

  “我自己来。”

  他楞一下,点点头,将毛巾递给我,关了浴室的房门出去。

  我则坐在地上,颓然的一直无声的哭泣。

  顾程峰来敲门,却没进来,“卓尔,你难过就哭出声来,别憋在心里知道吗?这件事怪我,我没拦住她。哎……我妈那个人你也见过的,她就是因为我姐太伤心了,现在整个人有些不清楚。卓尔?”

  我没搭理他,这件事的确是有人做错了,可错的就一定是我吗?

  为什么一定要指责我?

  徐娇娇的死我也很难过啊,她对我毕竟还是不错的,至少比李思念强。

  我抽噎一声,脱掉了身上的内衣,拧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一扫身上的冰凉,这才觉得舒服了不少。

  顾程峰没有再来敲门,我靠在浴缸里面,享受最后的温暖。

  等我出去,外面的雨已经停了,顾程峰在打扫卫生,盘子那些都被摔碎了,看起来是很贵重的,他一直皱着眉头,角落的电话一直吵个没完。

  “怎么不接电话?”我问他。

  “我妈,接了也是那老一套。我真纳闷我爸怎么受得了她。你洗好了?那边有热咖啡,去喝。”

  他站着没动,手上套着胶皮手套,脸上满是灰尘。

  我下去帮他收拾,等收拾好了才问他,“是你妈妈砸的吗?”

  他先是叹口气才说话,“是。”

  “你妈妈脾气不好,跟娇娇姐一样,喜欢闹。”

  顾程峰却笑了,“是啊,谁像你一样那么好脾气。”

  我也跟着笑了,“我哪里脾气好了,那是你妈妈我没办法,要是别人我肯定还手。”

  “我知道,我跟你道歉,还好脸没留下痕迹。”他又来扯我脸,我习惯性的等他扯完了伸手揉,他也帮我揉,突然一拽我的手臂将我拖进了他怀里,轻轻拍我,“傻瓜,可心疼死我了。”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那你怎么不去追我回来?”

  “走不开,我妈死拽着我。你不知道,哎,她要是闹起来能割腕自杀,我可受不了,我都没姐姐了,再没了妈妈我也要崩溃。”

  我的心一紧,再没了力气说话,享受暂时有些陌生却早就熟悉的味道,他的身上有淡淡的烟草香,夹杂着一种清香,很好闻,却不是我一直需要的味道。

  我们就这样安静的抱在一起,直到外面的天气放晴,太阳懒洋洋的从窗户外射进来,这才分开。

  他还是恋恋不舍的样子,揉我头顶说,“小哭包,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吧!”

  我摇头,“家里什么都没了吗,我出不去啊。”我拽了一下身上的长衬衫,是他的那件,我的衣服还是湿的。

  他哦一声,皱眉,“没盘子做不了饭菜,要不叫外卖?我知道一家中餐馆,有你最爱吃的饺子。”

  我乐了。

  “有吃的你就高兴了,等我去打电话。”

  我们窝在他家的沙发上一直到下午,饿了就吃零食,渴了就喝饮料,看着电影,懒的要发霉。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伤害,叫我浑身都力气都被掏空,我只想这样懒洋洋的躲在一个地方呆着不离开。

  看着电影正精彩的地方,我伸手去找饮料,不想饮料就碰洒了,我低呼,顾程峰拿毛巾过来帮忙擦,他拽着我的手,“别乱动,我来收拾,你坐着。”

  我果然没再乱动。

  等他回来,洗了手坐下来,我们双双沉默了。

  电影演到了激情的地方。

  气氛都尴尬起来。

  他突然看我一眼,我也扭头看向他。

  糟糕!

  他就好像饿狼扑虎,直接将我扑进了沙发里面,好在是沙发,我没摔倒,陷入了沙发的凹陷,跟着是他附身压过来的身子。

  我们呼吸都喷在一起,温热而又浓烈,好像正在将我们放在火架上烘烤。

  他的眼神迷离,眯着好看而又深邃的眼睛,曲卷的睫毛清扫,留下一串剪影,“卓尔……”他低低的呼唤我的名字,魅惑无比。

  我的意识却很清醒,我观察他每一个细微变化的表情,轻轻推他,“顾程峰,我们不可以。”

  “卓尔,叫我亲亲。”

  我抗拒,双手顶住他肩头,他到底还是贴了过来,有些凉的吻落在我的脸上,“卓尔,卓尔……”

  他一遍一遍叫我的名字,就好像勾走了我魂魄的魔咒,我也开始迷离起来。

  我无法想想这样的感受是什么,我曾经一度以为我可以将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的给我的姐夫,可姐夫总是抗拒我的接近,我最近的一次也只是偷偷吻了他,却满是青涩,毫无章法,一点味道都品尝不到。

  我一直当做朋友的顾程峰却给了我无数次这样的吸引,叫我意乱情迷。

  我有些分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是卓风还是顾程峰?

  迷乱之间,感受着顾程峰的吻,热切而又浓烈。

  吻稀稀疏疏的从嘴唇到额头,到脸上,开始向下。

  脖子上的吻却又突然加重,我们的呼吸都变的粗重。

  他一直不停的吸吮,那扣好的衬衫扣子在他的手中早就不是任何障碍,轻轻一扯,身上一览无余。胸前一阵凉意,脑子有了几分清醒,可我却又无法抗拒他的抚摸。

  他没急着吻下去,继续过来亲吻我的嘴唇。

  纠缠在一起的柔软好似要吸干了我的全部力气,吻渐渐的霸道起来。

  我没了任何挣扎,像一滩水,瘫在沙发上。

  他的身子滚烫的要命,仅仅的贴服在我的身上,叫我浑身燥热难耐。

  我哼唧了一声,好似嘤嘤而叫的猫。

  顾程峰就是被点着的干柴,激烈而又霸道。

  我不知道情急之中怎么了,明明知道他是顾程峰,却喊出了卓风的名字,我一遍一遍呼唤,“姐夫,姐夫,姐夫……”

  顾程峰的吻戛然而止,吃惊的低头望着我。

  我很久才回过神来,眨着眼睛有些惊慌的看着他。

  他紧抿的薄唇都在颤抖,陡然将我身前的衣衫盖住,豁然起身。

  卫生间传来水流声,我心里空荡荡的躺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

  等他出来,却不看我,自己去了阳台吸烟,站在阳台的身影落寞而又孤寂。

  我却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只能远远的看着他,直到他自己恢复过来。

  重新坐在我身边的时候,他突然看我,对我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