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2节

  第634章 我想去找你

  他点头答应,“公司正需要你,我们顺路,我接送你也方便,后天就去。”

  “好。”

  他亲吻我,拉我起来。

  我已经能走了,就是有些慢,走快了心脏也跳的厉害,歇下来的时候才会好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心脏我用着不太合适,总觉得我体力配不上这颗跳动的心脏,想出去奔跑,想超负荷的运动,才能叫我浑身舒爽。

  这时,电话响了。

  还是短信,陌生号码,我知道,是卓风。

  他只说,“好些了吗?”

  看这语气,该是之前已经说了很多的话,知道我的情况。

  我想起来之前沈之昂动过我电话,之前的信息也都不见了,那一定是他跟卓风聊过,只是不知道聊的内容是什么。我没挑明,直接回复,“好多了,你呢?情况如何?”

  “很好,在从山里出来,在外面透气,这里空气新鲜,风景很好,有机会我带你来。”

  我忍着激动,偷偷看一眼沈之昂,他没发现,我继续回复,“在哪里,方便说吗?我想去找你。”

  “小笨蛋,我这里你来不了,不是说好了叫我好好在这里生活吗,你还想来?”

  所以沈之昂之前跟卓风聊天是想叫卓风不回来了吗?我理解这份占有的欲望,他不想叫卓风打搅我的生活,没做错,站在情敌的角度上考虑,沈之昂每一个举动都没有错,可我不能看着卓风一个人忍受所有的痛苦。

  “姐夫,我也想我的生活里面有你,你不想吗?”

  那边没回复,我也最后看一眼我们之间的通信,直接删除。!

  隔天,卓风的信息才回复过来,又换了一个新号码,“我想,我想你。卓尔,之前的不是你……”

  他发现了。

  我们在一起八年,相恋了很久很久,我们彼此了解,他甚至比我自己都要了解我,自然知道之前的那个不是我。

  我含泪回复,“之前是他,我才知道你的情况,没人告诉我,姐夫,我想你。”

  “傻瓜,不告诉你是对的,我真后悔还联系你,你好好生活,别回了。”(!≈

  犹如雷劈,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急了,直接打回去,已经停机。

  所以卓风的号码都是发完了就没话费了吗?这样才不会被人跟踪?

  我着急的坐在马桶上,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已经叫我浑身不舒服,如今却又如此着急,叫我更加难过。

  我急的哭出来,看着电话却无能为力,他不再联系我了吗,我说错了什么?

  沈之昂在外面敲门,“卓尔?怎么了?不舒服吗?你在里面很久了。”

  我大口喘息,心脏剧烈的跳动,很久才平静下来,“我,我没事,我只是有点便秘。”

  “哦,该是吃药的副作用,那你慢慢来,我在外面,你不舒服了叫我。”

  “知道了,你去忙吧。”

  我继续坐着,直接打电话给陆少。

  那边没接听,只发了消息,“谁,我妹子还是沈之昂?”

  我回复说,“卓尔,接电话啊陆哥,我有急事。”

  “打过来。”

  我又打了过去,陆少那边接通没说话,我先喂了一声。

  “陆哥。”

  “妹子,我现在不得不小心,你知道因为什么。”

  只有他知道卓风在哪里,自然要小心了,这要是被住到了,他能保护自己,可还有开心呢。

  我说,“陆哥我知道,我跟卓风联系上了,他为什么突然叫我别找他,我好担心,陆哥,你告诉我他在哪里好不好?”

  陆少叹气,声音低沉,“妹子,卓风是为了你好,你现在不是很好嘛,沈之昂对你不错,我也看出来了,那小子是真心的,你不能在跟卓风纠缠不清,你该为自己着想,卓风那边不会出事,还有我呢,你好好养身体,不是出院了,身体怎么样?”

  “陆哥,别岔开话题,我哥哥昨天才来过你该知道我的情况,你就告诉我卓风的具体位置不行吗,不说也行,你就告诉我他那边好不好,什么时候能回来,好不好,求你了,我之前还跟他聊天的,突然叫我别联系他,我好怕。”

  我哽咽,我怕极了。

  “傻子不,不叫你联系不是证明卓风放下了你?你还想纠缠不清吗?”

  我摇头了泪水飙出来,拍在手背上,“陆哥,不是,我特别担心,我知道这件事后真的,我……”

  “后悔订婚了?”陆少问我。

  我浑身一怔,没吭声。

  “傻不傻,后悔也来不及了,沈之昂那小子不错,你订婚后就等着结婚吧,对你也没坏处,卓风都是自己愿意的,又没人逼他,他就是想给你一个自由的生活空间,不好吗?”

  我……

  对啊,我一直要的不就是自由的生活空间吗,我要自己选择自己的爱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寻找我丢失的青春,这一切不都是我所期盼的吗,我为什么会如此的害怕了?

  “陆哥,我害怕,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知道就顺其自然,沈之昂当初那么照顾你,我们看了都很佩服,你好好的啊,我挂了,开心要闹了,没事别给我打电话,我度蜜月呢。”

  电话断线,我的心口上的一根弦也断了。

  好像这一切,彻底的结束一样,我再也见不到生命中那个重要的人了。

  沈之昂又来催促,“卓尔?没事吧?是不是哭了?”

  我连忙否定,“我没有,我就是肚子痛,一会儿就好了。”

  中午到了公司,沈之昂没走,将公司的业务交接给我,告诉我被太操劳,慢慢来,不懂的问他,我一直点头,其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他被公司的电话催促着离开,我也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坐在凳子上发呆。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发证,脑袋一片空白。

  晚上,他因为一个会议要推迟回去的时间,叫我坐他的车子先回家,我执意没走,从保险柜里面拿了卓风以前送我给我的小盒子,里面全都是珠宝,最底下,厚厚一层都是我们的合照。

  我一张张的看,看完了还觉得不够继续看。

  直到沈之昂回来,我仍在看。

  我尴尬的看看他惊愕的表情,再看手里的照片,像是被抓奸的荡妇,手忙脚乱,哗啦,撒了一地。

  他无奈的蹙眉,走过来,帮我将照片捡起来,放回去,锁进了保险柜,安静的坐在我对面,眼神复杂。

  我做贼心虚的垂头,交汇的眼神都不敢有,只僵硬着脊背,勉强叫自己别激动。

  良久,他才说,“想他吗?”

  我没吭声。

  “想了就联系吧,我不拦你。”

  我心口颤了一下,他……

  第635章 还以为你要走

  我突然觉得我好卑鄙,像一条狗,谁对我好就跟谁走,我简直不是好女人。

  “别怪我,当初他出事我没说,因为你才好起来,我担心你经受不住打击,所以一直瞒着,可你知道,人都是自私的,当我知道他安顿好了之后我就存了死心不想你知道了,我不想他打扰我们的生活,现在发现,我不过是自欺欺人,其实你心里一直都有他,忘不掉的。”

  我摇头,眼里全都是泪,却落不下来。

  堵住心口的难过就要爆炸,冲破我的身体,我强忍住哭声,否定的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卓尔,我能体会你的心情,你那么出色,善良,纯真,不管你经历多少仍旧保持初心,你爱的单纯,对身边所有人都掏心掏肺,你真的很好,就因为你好,所以才闪闪发光,身边很多人都爱护你,对你好,这是发自内心的,当初你跟顾程峰的事情我也知道,我想过,即便那个人是我,你也会对我如此的不忍,所以我就是利用你的不忍心才回得到你,可我得到的却是一场梦。”

  这梦来的太突然,叫我们都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你如果想他,就去找吧,我知道他在哪里。”

  我急忙大叫,“不,不会去的,他告诉我了,不要联系他,我不会去的。”

  “你是想去,你刚才那么紧张的叫喊不就是担心我说了他在那里你直接不顾一切的跑去了吗?卓尔,你一直都不会撒谎,你也骗不了自己的心,跟着自己的心走没有错,他在欧洲,你们之前旅游的地方还记得吧,那个小岛,整个岛屿都是你的。我到底是不够伟大,我只有一个破公司,即便给你了你也不稀罕,可他给你的却是全部,包括自己的命。”

  我震惊的望着他,卓风对我付出够多不假,我对他付出也不少,可沈之昂却只一句话否定了自己的全部。

  我于心不忍。

  “沈之昂,我如果不去呢?”

  他定定的看着我,良久,笑了,走到我身边,高挺的鼻子在我的脸颊上蹭,轻笑,“那我们就过好我们自己的日子,你想他了就去看看,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我仰头,泪眼汪汪,他的眼中也是含着泪水的,可他还是选择了给我自由。

  我摇头,“我不去,我不想去。”

  “那我们回家,我想好了今天吃什么。”

  他牵住我的手,我站起来,提着包要走,他突然停下来,转身,抱住我,猛然的气息压过来,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要走。”

  才收回去的泪水又涌了出来,我坚定地说,“不会的,我陪着你。”

  就像当初他陪着我一样。

  阴差阳错,我们总是在命运的河流里面穿梭,不管上坡还是遇到荆棘,都能叫自己遨游在这样的命运的折磨之中难以走出来。

  在我答应了他的求婚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的这一生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如果可以,将我分开两节吧,一人一般,是否就安好了?

  几天后,再回医院复查,医生说身体回复的不错,原来的小伙子是运动体育生,心脏肯定没问题,关键是我是否和使用,叫我适当的运动就会好的快一些,只是我脑子还是反应很慢,语言功能也有些退化,反倒是英语说的很好,偶尔还习惯的蹦出几句英语,这叫一直在美国生活的沈之昂也很意外。

  他经常笑呵呵的看着我,挑起我下巴夸奖我是个语言天才,“你真是叫我意外。”

  我说,“这叫有利有弊,我现在脑子反应迟了一些,可我不傻啊,你说是不是?”

  他呵呵的笑,跨上我肩头,搂住我,回头给我一个吻,绕是很高兴的说,“那是,我捡了个宝贝,走了宝贝,我们去吃火锅,我找了一家很不错的火锅店。”

  谢晶晶也爱吃,刘薇更是能吃辣,我们火锅就要了辣的锅子,吃完了一身的汗,出来后迎着冬日的冷风吹,浑身清爽。

  风中,谢晶晶的声音有些飘渺的问我,“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给你们当伴娘,我不要好处费的。”

  我一愣,回头看沈之昂。

  他笑眯眯,眼睛眯到一起说,“快了,我要问问我家宝贝才行。”说完,搂住我又低头亲一口,跟着很是懊恼的皱眉,“哎呀,一嘴的火锅,回家刷牙,我么好好平常彼此味道。”

  谢晶晶哈哈大笑,急忙跑下台阶,拽着刘薇,“虐待单身狗喽,我们回去了,不打搅你们二人世界,谢谢你们的火锅,走了。”

  回去后,沈之昂果真去刷牙了,连澡都洗好了,穿着宽大的睡衣,绕着我看了又看,放了音乐,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肯赏脸吗,我的卓女神?”

  我咯咯的笑,“好啊,我的沈大帅哥。”

  他也跟着我咯咯的笑,靠近几分,拉着我入怀,下巴抵在我头顶,正好落在了我的那块假的头盖骨上,我有些不舒服的抬头,皱眉问,“这个脑袋不会坏了吗?”

  他笑呵呵的说,“不会,好着呢,比我脑壳子都硬。”他抬手敲了一下,“听听声音就知道了。”

  我也要去敲自己的,他一把抓住,“别乱敲,变聪明了我怎么办?”

  我呵呵的笑了好一会儿,满足的往他怀里钻。

  他一首歌曲放完,他才松开我,抱着我说,“睡觉不?我们一起睡。”

  ‘一起’两个字咬的及其的重,低头看我。

  他眼睛里面好像有光亮,亮闪闪的,照的我浑身都暖和起来,烧的我脸颊都热了起来。

  “我还没洗澡。”

  他点头,“我给你洗。”说完,打横将我抱起,直接进了浴室。

  很多年前,卓风帮我洗澡是常态,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在他眼中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还是一个他很在乎的女人,那时候我十八?身上有伤,是我用了点小阴谋才叫他进的浴室。

  他很细心,任由我如何勾引都没有逾越,后来告诉我说他忍了又忍,反复告诉自己我还不到年龄,至少要等我二十岁才不会叫更痛苦。

  可那份疼痛我还是留给了他,永远难忘。

  如今,我已经是二十五岁的女人,身体成熟,我还生产过,结婚离婚过,到了今日,我成为了眼前这个温柔男人的另一半,感叹世事无常。

  他慢慢的解开我身上的纽扣,好像在拨开一件他等待了很久的稀世珍宝。

  可那一层层的伤疤露出来,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手指有些颤抖,轻轻的覆盖在我的伤痕上,最后落在心口。

  “疼吗?”他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