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3节

  第637章 坏女人

  他告诉我,三个孩子都是兄弟,他是被隔壁的父亲买过去的,当时还以为那个对他们好的老实巴交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一天听到自己母亲在房间里面大哭才知道他们出生之后就被带过来了,三个兄弟的年龄都相差没多少,母亲生产后被父亲送出了城,因为是私生,自然是不能见面的,当时沈家正在闹分家,他们不想受到牵连就被送走,不想当天夜里被一群人抓走,于是就被卖了。

  事到如今,他才知道当年卖了他们的就是沈家的正室,那一年我才七八岁,他们已经十几岁,懂事的他们听说了母亲说这件事,当天夜里就跑了,他跑出去报警,回来的路上带着两个弟弟出去吃东西,出了车祸,随后警察就到了,这件事幸好被当时的一个记者发现,不然他也被无辜出车祸,这件事就彻底的埋没。

  沈家的那个正室已经害惨了他们,他不能一直什么都不做,这么多年尽管没回去,可沈家的生意他没少拿过来,尽管依旧见不得光,始终不如那个沈家接替财产的傻老大过得好,可他还是不甘心,生意抢走了就分出去卖,拿到钱了再借助沈家的关系发展自己的事业,一步步的就成为了现在的他。

  他说完之后冷笑一声,“沈家对我……没有恩情,我对他们也没有感情。”

  我吃惊的看着他,心里比他还要难受。

  私生子,这样的身份再有钱人家是如何都不被看重,他的身世比我还要波折。

  我紧紧的抱住他,想给他温暖。

  他却笑着将我抱紧,“至少现在找到了你。”

  我点头,是啊,至少我们还能相遇。

  我问他,“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查。”

  我噗的笑出声来,“我就那么好查的吗?”

  他点头,“是啊,很好查,你上过报纸,还上过新闻,国内国外都有你的照片,很好查找,并且乡下的事情已经被公开了,你没看网上说的吗,其实在大山里面这种事情非常多,落后,贫穷,重男轻女,导致女人越来越少,这样的事情就越来越多,买卖成了主要来源,不管是否亲生儿子都当做自己延续香火的儿子养大,骄纵,没有人情,很多惨剧也随之发生了。哎……幸好我们都逃了出来。”

  是啊,幸好我们都逃了出来。

  夜里,我们紧紧的抱着,两个孤独的灵魂在彼此的身上寻找一点点的温暖。!

  这份根深蒂固的孤独却始终无法叫彼此寻找到一丝丝慰藉。

  隔日一早,谢晶晶打电话给我,大哭着说在医院,我赶过去的时候她正蹲坐在墙壁边上发呆。

  “晶晶。”

  她看我一眼,眼神仍旧涣散,拉着我面前站起身来,断断续续的说,“张川出事了。”

  我一听,愣住了,这个人都多久不曾在我们视线里出现过来,怎么她还在跟张川联系?(!≈

  顾程峰走后,谢晶晶消沉了一个月,连我都不见,一门心思扎进了学习里面,等我再去找她的时候人已经缓过来,之后我就出了事,难道我住院期间她又跟张川联系上了?

  我问,“为什么又是张川?”

  谢晶晶皱眉,抹掉泪水,哽咽着说,“回头我跟你说,你帮帮我,卓尔,我没钱给医药费,我的生活费不够用了。”

  我点头,给了她一张卡,“密码是六个一,你去刷吧,我在这里等你。”

  没多久她回来,给了我一张药费单子,“三万,我回头叫张川给你,坐下说。”

  我安静的坐下来,面前就是等待手术的手术室,里面的灯还亮着,周围很多人,该是也在等待即将手术的人。

  她没说,我也没着急问,看谢晶晶的样子该知道事情不简单。

  很久后她才说,“是因为我,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就说了会儿话,我以为这段时间他没在学校是已经退学了,没想到他在外面自己报了补习班,学的很好,最近都在学习,我还很为他高兴地,他突然退出来说想跟我说说报考英语六级的事情,问了我一些语法,你也知道,我英语也是稀里糊涂的,我哪里会啊,并且我还有事情要去你公司统账本的,随便应付了一下出来就有人拦着我,说我勾引人家老公,那里的事啊,我跟顾程峰分开后再没心思恋爱了,真的,那个人就叫人打我,张川跑出来帮我,就被人用刀子捅了,一刀在心口上,很严重,我吓坏了,卓尔,他不会出事吧?”

  我听后一阵感叹,张川为人还是很仗义的,当年为了我出头也没含糊过,更何况他对谢晶晶还有点别的心思,希望没事吧。

  “等一等吧,通知他家里人了吗?”

  谢晶晶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家里人啊,我没联系上,直接报警就给松开了,我好紧张。”

  我安抚她,“没事的,等一等就有结果了,我去叫人联系他家里人。”

  “恩。”

  谢晶晶紧张的挫着自己的衣服角,低头还在抹泪,很久不在一起了,我对她都有些生疏,谢晶晶在我印象中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不管自己受了多的委屈都不会说出口,这么多年我们一起走过来,从青涩到成熟,彼此相互照顾,有矛盾也有关心,可没想到短时间没联系,我竟然对她陌生了起来。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还有这个小习惯了,扭捏的像一个受气的小包子。

  我握住她的手,“晶晶,别紧张。”

  她泪眼汪汪的抬头看我,终于说出了事情,“其实,我还挺想他的,跟顾程峰分手后我才知道,我这不就是傻子吗,有个那么喜欢我的人不要,非要追求我够不着的人,伤害了彼此,多不好啊?卓尔,我真是愚蠢。刚才我想了,如果张川还想跟我在一起,我就接受他,可我一想到我之前跟顾程峰做的那些事,我就配不上张川了,我是个坏女人。”

  “你哪里坏了,你又没出卖谁,也不是玩弄感情,都是真心付出,你哪里坏了?”

  要说坏,我才是吧,我明知道我对沈之昂的感情不是爱,却接受了他,放着卓风不管,我才是最坏的。

  我深吸口气,心口堵的难受。

  过了一会儿,手术结束,谢晶晶紧张起身过去瞧,医生说伤到很严重,好在送来的及时,没造成打出血,现在先送重症监护看看情况,过了危险期就没事了。

  谢晶晶松口气,连声道谢,回头拉我,“没事了,我们过去看看他。”

  从医院出来,谢晶晶说去买一些生活用品打算就在这里照顾张川,我没阻拦,帮忙找了胡工,这才打了车子回了公司。

  坐在公司的椅子上,我瞧着面前放着的合约文件,脑袋处于空白状态。

  第638章 恩,想你了

  刘豆跑了一天的业务回来,坐在我跟前,咕嘟咕嘟的喝了一缸子水之后问我,“卓总,这个合约还是别签了,之前我喝了一个月都没拿下来,对方非说我们不可靠,你说不接受就不接受吧,干嘛还同意我的邀请啊,吃了咱们那么多钱,想想都不愿意。”

  我笑,“那你说钱都花了,不回本怎么行?这里面还是对方想做这笔生意,只是有些东西没到位,他们提了什么要求吗?”

  “提了,我没同意。”刘豆眼神躲闪,比之前还瘦了一圈的他露出尖尖的下吧,小眼睛看着大了不少,也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我看看刘豆,再看看文件上合约的落款,想这个人我还有点印象,当年我去找他做生意的时候可是直接将我赶出来了,事后听陆少说此人非常不地道,每次都要框对方很多钱,会所洗脚按摩样样都来,爱摆谱,喜欢装,不管去哪里都要跟着两个以上的漂亮女人,明明是个不举,非要装样子,瞧着就叫人生气,可他有一点好,工厂的货非常地道,就冲这一点,很多家老总都不肯放弃他这个合作方,有一家甚至合作了十多年。

  我当时想来就头痛,这种人多半都是变态,后来就放弃了去找的沈之昂。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还真多亏了沈之昂也在找我,不然我这个小公司也就彻底崩了。

  我深吸口气,收起深思说,“非要这家目的是什么,之前沈之昂说了么?”

  沈之昂接受我的生意之后谈了不少业务,都还不错,收益客观,并且还扩招了两三个职员,现在运转也顺利,一切都很好,唯独这个合作上一直拿不下来,交给刘豆之前还有个小业务员也在做,后来实在被逼的没法子就转手给刘豆,刘豆也配了一个月了,还是没什么进展。

  刘豆哼哼唧唧的说,“还不就是想要作夭吗?什么陪酒陪睡都要,我可不做那些,喝酒唱歌蹦迪怎么都行,陪睡我不干,要是我女友知道了回头打断我三条腿。”

  我笑着问,“那你就非要陪着?你找好了给他送过去不就成了?”

  刘豆摇头,一瞬间从脸红到了脖子,“他,他要我陪着,两男似女,必须在一起,我的天啊,我三观都碎了,我可不接受。”

  我大惊,任由我见过很多事情了可听到后也是很惊讶,没想到这个人都五六十岁了还有这种嗜好。

  这么说来是挺难办的。

  我想了想打给了沈之昂,不明白他为什么当初要选择这一家,是否有什么原因?

  电话接通,他那边笑声传了过来,“想我了?”!

  我也跟着笑,“恩,想你了。”

  刘豆嘿嘿的看我一眼,识趣的出去了。

  “呵呵,想我啊,晚上再聚,我要开会,有事?”

  “恩,问一下,这个东城集团的合约为什么一定要拿下来,我想了很久都没搞懂,为什么非要这一家?”

  沈之昂那边恩了一声说,“晚上说,这个事说来话长,我先开会,好不好?”(!≈

  我笑着答应,“好。”

  还没挂断,里面传来了一声女子的说话声,“之昂,你瞧瞧我的衣服好看吗?”

  我脸上笑容瞬间剪影,手抖了一下。

  沈之昂没吭声,电话还通着,他没有先挂断别人电话的习惯,我看时间一点点的在走,没等到任何回应,实在忍不住心里的这份猜疑,到底还是先挂了电话。

  可我不淡定了。

  坐在办公室里面,除了看文件,我就在想沈之昂。

  到现在我才知道,我对他的了解少的可怜,他对我也没说过什么事情,除了昨天我发现的他是邻居家的孩子之后,在之后就是沈家的一点恩怨,我对他了解简直就是没有啊。

  他的朋友,生活圈子以及他的所有生活习惯,我都不知道。

  而我却因为他照顾了我一段时间就接受了他的求婚。

  刚才的女人那么说话,是谁呢?叫他之昂?包括我们如此亲密了我都未曾叫他之昂过。

  之前订婚仪式也举行的很简单,我甚至都没有看到他的朋友,出现的更多都是我的亲人和同学,而他都不层给我介绍他的家庭。

  他说之前的婚姻是因为家族联姻,可他不是说不依靠家庭的吗,一个能够破坏沈家所有生意的人为什么还能被沈家安排的婚姻左右?

  我想的头痛,下午直接回了家里。

  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我焦躁的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等待着他早点回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却始终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晚上八点,他还是没回来,我才打了电话。

  那边接通,告诉我,“晚上要很晚,出了点事,别担心。”

  他很交集,挂断之后我再也没有打,坐立不安的我最后走出了家里,漫无目的在街上行走,最后不知不觉上了出租车,竟回了我的住处。

  这里还是老样子,家里落满了灰尘,我就坐在地摊上,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

  我的房间放着我最爱的熊猫,有了些潮湿的霉味,我抱着,紧紧的抱着。

  叮,短信音传来,我看一眼,一串陌生的号码,我激动的抓起电话没看内容就将电话打过去。

  等待被接通的过程是令人心急如焚的,一声一声的嘟嘟,犹如牵挂在我心口上的一条绳子,惊的我浑身发抖。

  良久,在我以为希望渺茫的的时候,他接了。

  我大叫,“姐夫!”

  卓风轻声恩了一声,紧张的问,“怎么了,为什么打过来?”

  “你在哪里,告诉我,你在哪里?”

  “卓尔,我很好。我只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结婚,我或许有时间回去,这边事情差不多要结束了。”

  我摇头,不想泪水已经飙出来,“我要去找你,告诉我,你在哪里。”

  “听话,我很好,你不能来,你跟他不是很好吗,我不会在破坏你的生活,听话。”

  我哭着祈求他将地址告诉我,我不想听说什么不想破坏我的生活,我不想知道,我的生活从未好过,就算我得到了好的爱情,可没有安全感的是我注定了还不会幸福,我生性多疑,这是我的童年造成的结果,我知道是我的问题,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问题,可我现在却不能平静,只能知道卓风到底在哪里,哪怕我不过去,我也要知道。

  他始终没说,只反复的重复一句话,“听话,我很好,你乖乖的。”

  他的语气仍旧像很多年前一样,呵护着一个受了伤的我,我从自闭自卑中缓慢走出来,如今却失去了他,在我最需要他时候却无法触及,我的心痛着。

  “姐夫,我知道我不对,我不该霸占着沈之昂还不放过你,可我真的没安全感,我知道是我的问题,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能告诉我怎么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