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4节

  第639章 卓尔,你过分了

  卓风那边无奈的叹息,沉重的像是落在我心口上的石头,“卓尔,是我以前对你保护的太好,只给你结果不给你经过,只是因为经过你无法接受。每一个被我除掉的人下场都不好,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叫你好好生活,可没想到适得其反,我反而害了你,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的确,我该放手了,叫你自己选择,你该自己去面对,而不是一再依赖我。知道你接受了沈之昂的求婚,我是难过也是高兴的,知道你成长了我很高兴,可也注定了我们永远的错过了。卓尔,或许这是好结局。”

  “我不……”

  我对着电话大叫,无助的像是当年被瘸腿张绑在炕上的十六岁的我,可即便那样,我仍拼死挣扎,企图要改变自己的一切。

  如今,却为什么不行了?

  “姐夫,我只想好过,可我发现没了你,我好过不了。对不起,是我叫你失望了,从头至尾都是我在做蠢事,对不起,姐夫……你叫我怎么办好,我忘不掉你,真的忘不掉。”

  “姐夫!”

  碰!

  房门被推开,沈之昂站在门口,他好看的脸上犹如外面的乌云天,黑压压的,马上就有狂风暴雨袭来。

  我一怔,手里的电话掉落,他一把抢走,转身咣当一声摔在了墙壁上,回头瞪我,半晌才一字一顿的说,“卓尔,你过分了。”

  我吓了一跳,身子一个激灵,泪水涌了出来。

  他指着我说,“你这样对的起我们谁?”

  是啊,我谁都对不起,我本就是自私的人。

  我颓然的坐下来,没吭声。

  他也没有再说话,只在我面前徘徊了好几圈,突然怒吼,“分手。”

  我茫然的抬头,看着他渐渐走远,楼下传来一道道的摔紧房门的声响,撞击声像刺进我心口的雷鸣。

  车子开走,这个不大的别墅院子也终于安静。

  我将自己抱成一团,蜷缩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一夜无眠。

  早上的阳光太过刺眼,投射在墙壁上,我眼神轻轻眨动,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雨,已经停歇,接近新年的此时,还是没有多冷,房间里面被阳光照的冒着氤氲的雾气,我浑身发热。

  不知道是不是一夜没睡的关系,我头昏脑涨,浑身难受。

  到了晚上,有人将我从房间里抱出来,我才知道我这是生病了,两天没吃东西,加上高烧,被送进医院的的时候我已经昏迷。

  醒过来是第二天早上。

  哥哥坐在我身边,正跟身边的人说话,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坐在角落的沈之昂低头攥着手里的电话不吭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听了我哥哥的说话。

  我轻声唤他,“哥!”

  哥哥豁然起身,紧张的看着我,抓我手,“我在,醒了?”

  我点头,“口渴。”

  “那就喝点水,我去给你倒水。”

  哥哥转身的功夫,沈之昂已经将水杯递了过来,哥哥迟疑了一下没接,将他晾在了一遍。

  沈之昂无奈的叹口气,坐在了哥哥刚才坐过的位置上,端着水杯送过来,“我喂你。”

  哥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用不着,你出去,我来照顾她。”

  哥哥对沈之昂的敌意我是知道的,之前哥哥就说沈之昂跟我不相称。

  后来不得已接受,也是因为当初我昏迷的期间,他对我的照顾,并且我都接受了求婚,他就没说什么。

  这次我出事,他定然是觉得是沈之昂的错,怪他是必然,可我不怪沈之昂,说到底都是我自己作的。

  是我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错的是我。

  “我自己来吧。”

  我接过水杯,喝了口,是温的,水钻进肚子,顿时一股暖流流了进来,我又重新躺下,哥哥过来帮我盖好被子,对沈之昂说,“你回去吧,我照顾她。”

  沈之昂脸上没什么表情,只看着我,眼神灼灼。

  我冲他轻笑,“回去吧,知道你忙,我没事。”

  “我不放心。”他说。

  我摇头,“走吧,我在医院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无奈的吸口气,还是起身走了。

  沈之昂走后没多久,哥哥告诉我,是哥哥将我送来的医院,当时他收到了卓风的消息,说我联系不上了,叫他过去看看,可找了一圈没看到我人,最后问了沈之昂才知道我在我的房子里,因为房门紧闭,他叫了很多声都没人答应,房间都灯还开着,最后不得意跳了窗户,好在身手好,当时隔壁还当他是小偷报了警,这才录完口供。

  我问他,“那你就生他的气?他很忙的。”

  哥哥哼了一声,“忙个屁,我去找他的时候还在会所,身边做这个大屁股女人。”

  我不禁想到了之前我跟沈之昂相识的那天,他的身边也坐一个大屁股女人,他是会所常客。

  我笑笑,不禁凄凉起来,我对沈之昂了解真少,也因为他对我的好叫我忘记了他其实是一个往返于风尘场所的老手。一个很多年都不曾有夫妻生活的人,在外面肯定是一个情场高手,从他对我说的那些情话就知道。肯定跟很多女人说过,可我竟然一点都没在乎过。

  说到底,我对他了解太少,并且也从来都没有真心相待过。

  “哥哥,这件事不怪他,是我的错,我给卓风打了电话,被他听到了。”

  哥哥哼了一鼻子,“那卓风好歹还是你的恩人,救过你的命,救了多少次了?还能老死不相往来?打电话怎么了,你不是也叫他姐夫?你们分手了,电话还不能打?”

  我没吭声,是呢,电话还不能打了?可我打电话的目的不单纯啊,换任何人都会生气的。

  哥哥照顾我了一天,晚上因为陆少公司的事情不得已临时回去,他说要请护工,我没同意,自己躺在床上发呆。

  电话没摔坏了,我也没得玩了,书也每一本,百无聊赖的自己玩手指头,实在躺不住了出来走走。

  天气好像暖和的很快,这一年还没结束,春天的身影已经慢慢的接近,风吹在身上一点不冷,我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站在风口中,吹着风,叫我一直烦乱的思绪沉静不少。

  这段时间的时光过得很慢,也叫我多了很多思考的时间。

  尤其思考我跟卓风之间的事情。

  我到底是做错了。

  第640章 冲动了

  每当自己安静下来,我就思念卓风,越想越多,越多越思念。

  他在国外还好吗?

  我深吸口气,无奈的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凳子被风吹得有些凉,挨着屁股,浑身都冷冰冰的,我还是没动,只想看着这里一直走到岁月尽头,那该多好。

  人思想多了,想得多,好累啊。

  我时常在想,十六的我在做什么,在想什么,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只知道努力的小姑娘,心思不多,打架学习,背后有卓风撑腰,我天不怕地不怕。

  哪像现在啊,我什么都怕。

  我胆小如鼠。

  怕失去,怕得到,失去了我就渴望得到,得到了我又害怕会离开,真矛盾。

  可我都答应了沈之昂的求婚,他说分手了,那就是分手了吧?

  我摸了摸衣兜,想确认,忘记了自己没电话,无奈只好坐吧。

  回去后我跟护士借用了电话,叫谢晶晶去帮我买一部回来,电话号码还是之前的那个,她隔天早上就松来了,紧张的看着我皱眉,“卓尔,你这是怎么了,从前看你总笑呵呵的,浑身都是力气的样子,现在总病怏怏的,你过得一点不好。”

  是啊,我过得一点不好。

  我勉强笑着说,“可能我就是这个命了吧,离开了卓风就过不过了。”

  “还是沈之昂不爱你,这要是卓哥,你肯定会这样子,哎,你后悔了吧?”她问我。

  我后悔了吗?好像还没有,只是放心不下卓风而已,我自己过得好与不好我却不在乎的。

  我没回答她,这件事,我要慎重考虑了,就算跟沈之昂分开,我也不会叫自己在做一些没有思考的决定,包括卓风。

  我已经错了太多了。

  “晶晶,你还照顾张川呢吗?”

  她摇头,“没,他家里人来了,听说他爷爷去世了,家里人都忙这件事呢,是因为生病,得了心梗,当时还在阳台吹风,突然发病就摔到楼下去了,很凄惨的。”

  呃?

  我惊愕的半晌没说话,这个结局,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可瘸腿老张他……

  晶晶继续说,“我想好了,等张川好了再说,我们之间总要有个结果,他其实也有好处,只是我没发现吧,我那个时候被顾程峰鬼迷心窍了,就觉得他好,可感情真像你说的,强求不来,哎……算了,不说了,心里难受,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刘薇被破格录取了啊,她考上研究生了,啊哈哈……高兴不?”

  还真是好消息,我的课程已经无限延期,大学都没毕业,一路走来,艰辛无比,我能活着还真庆幸。

  “那真是好事,告诉刘薇,等这边出院了我们三个聚一聚。”

  谢晶晶嘿嘿的笑着答应,满脸兴奋,“我们都好久没聚一起了,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晶晶走后,我开始给我哥哥打电话,告诉他我电话买好了,叫他有事打电话,别担心我,后天就出院了。

  他那边恩恩的答应,周围满是嘈杂,该是很忙。

  我挂断电话后开始摆弄电话,看看电子书,浏览新闻,一会儿就犯困,才睡着,就觉得身边有人,我还不想醒,这一觉睡的特别长,睁开眼已经天黑,好像我跟这个世界都离开了很久一样。

  转身,沈之昂坐在我身边,正低头看资料。

  我轻轻推他,他抬头,笑了,“睡醒了?饿不饿?今天都吃什么了?”

  我坐起来,恩了一声,揉了揉眼睛说,“不饿,晶晶给我买了不少吃的,我还没吃完,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看一眼手表,“来了半天了,这个时间该是下班时间。”

  我看一眼时钟,“哦”了一声,没说什么。

  他继续低头看资料,我则捧着电话玩,我们各自忙各自的,再没任何交流。

  天黑下来,他放下了手头上工作,哎呦一声,紧张的起身,“我差点忘了,这么晚了?”

  “是啊,你去忙吧,我自己能行。”

  他摇头,“不是,我是说忘记给你去做饭了,你怎么不提醒我。”

  我心头一暖,笑着说,“没事,我还不饿,你出去吃吧,我一会儿吃点晶晶给我买的零食就可以了。”

  最近还真是没什么胃口,总觉得吃了东西就能一天不饿。

  他摇头,皱眉看我,先是叹口气,跟着才说,“对不起,那天我有点……冲动了。”

  我放下电话,关上了网页,最近他做了很多生意,名声大噪,在市内的风头越来越大,难怪最近这么忙。可我却只能通过新闻才知道他的情况,刚才还查了一些关于他的身世,之前叫肖恩帮我也去找了找,这几年他一会都都各奔西走,这两年才安定下来,至于那个妻子,只有一个名字,据说是沈家在国外的一个比较长期合作的客户,两家关系不错,他父亲就安排了这次的婚姻,可也看出来两个人互相没感情,坚持了三四年,到底还是离婚了。

  这件事没有任何报道,也没影响两家的生意,看样子是和平分开的。

  肖恩还告诉我,沈之昂这几年身边一直有一个女人,陪着他东奔西走,叫什么不知道,但是是个风尘女子,该是说的就是之前在会所看到的那个大屁股女人了。

  那个女人我见过的,看得出她对沈之昂的感情,可沈之昂对她,该是只有身体上的利用吧。

  人吗,总会有需求,只是他选择了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一直保持关系,常年带在身边,不想他来了这里,那个女人也来了。

  只是我不懂,为什么沈之昂不给那个女人一个地位呢,即便不爱,也可以给她一个安全的环境,叫她自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啊。

  这样子隐蔽中带着一个女人,外面对我求婚,我想知道,他对我到底是爱呢还是不爱呢?

  我放下电话,就想问他。

  不想,他说,“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难道他要主动跟我坦白了?也好,不管是否分手,总要有个交代。之前生气说的话或许不作数,可现在心平气和,说一说也好。

  我笑,“好啊,说吧。”

  他点点头,将资料收拾好,先给我倒了杯水,又将水果递给我。

  我没接,只看着他。

  他防下来后,开始搓手,看样子是有些紧张,那我没猜错的话,他该说的是那个叫他之昂的女人吧?

  “卓尔,我,对不起!”

  先道歉,那就是做错了事情了,并且明知道错还是做了,其实他一直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可怜被蒙在鼓里的是我。

  是我太蠢。

  面对爱情,我总是不知道方向,才会叫自己一次次的错过真正对我好的人。

  我不禁又想起卓风来,到了今日,他也离开了我。

  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谁都不怨。

  “说吧,我听着。”

  他点头,半晌才说,“之前你见过的,她……最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