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6节

  第643章 要到你不想走为止

  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我跟卓风的婚礼,两次的求婚都没给我足够多的惊喜,可我却从来不知道我最后嫁给了沈之昂。

  我们没有盛大的婚礼仪式,就包括最后的结婚还是我提出来的,可我却很满足。

  他拿走了红本子,揣在衣兜里面,宝贝似的告诉我,“以后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你要是想走了……”顿了顿,他皱眉,严厉的说,“我就把你压在身下,要到你不想走为止。”

  还是那个死性不改的下流坯子,我捏他的肉,“你就不能正经点吗?”

  他嘿了一声,“我一直都挺正经,走了,老婆我们得吃点好了庆祝庆祝,哎呀,吃点煎饼吧。”

  我一口答应,“好。”

  煎饼是他做给我的第一顿饭,我始终记得那个味道,不管卓风当年给我做过多少的饭菜,我都没感动过。

  我有些时候会想,我就是那种养不熟的狗吧,卓风对我再好,我最后却还要将他赶走,那我这狼心狗肺的女人受了再打的苦难都是活该,只要别针对我身边的人就好。

  婚后,我跟沈之昂没什么变化,结婚的消息是我说出去的,即便见到了我哥哥很多次他都没说,我知道,他是想叫自己承认,结婚证都领了,我还有什么好回避的。

  当日卓风说放弃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之间该走到尽头了。

  几天后的早上,哥哥说要给我们庆祝一下,叫了几个熟悉的人坐一起吃顿饭也好,即便不摆酒席也要喝一杯,算是认亲了。

  我答应了,约好了在一家酒店,订好了房间,到的时候因为路上堵车,我跟沈之昂晚到了十分钟。

  推门,我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像是立刻冻在了冬日里面的一汪水。

  卓风瘦的厉害,不过更加年轻了,改变了古铜色的皮肤,白的没血色,精瘦的身上穿着得体的西装,剪短了头发,这叫我好想回到了八年前,当年的他就是这个样子闯进我的视线,举着手里的照片问我是不是叫大妞?

  我楞在门口,走也不是,进也不是,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沈之昂的手伸过来,才将我的思绪拽走,我茫然抬头对上他的眼睛,知道我刚才的表现是多么的不应该。

  可我镇定不下来。

  房间里面坐了很多人,我都认识,有客户,有朋友,还有从前的一些老相识,陆少也在,开心也来了,嫂子也坐在那里。

  我看着满桌子的人,知道我不能出错,更不能叫沈之昂心里难过,我勉强牵了牵嘴角,“进去吧,老公!”我说。

  沈之昂给我一个眼神,他也很意外卓风会来,不过他更加担心的是我是否能够安心的走进去,并且一点问题没有的坐下来吃顿饭。(!≈

  我对他轻轻点头,拽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卓风坐在下首的位置,那主要座上的两个位置该是给我跟沈之昂的留的。

  沈之昂好像比我还要紧张,他的手都有些凉,我看他一眼,他没回应我,帮我抽开了椅子,叫我坐下来他才落座,这位置就错开了,我跟卓风之间隔开一个沈之昂,因为桌子比较大,所以距离还算远,如果不大声说话我们彼此都听不到彼此在说些什么。

  坐下后,一直很安静,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

  默了很久,哥哥先说话了,“大家都到齐了,今天两位新人,因为说了不想铺张浪费,就没准备什么,酒店还是我央求着卓尔去办的,叫来都是一些熟人,大家都认识,吃个饭,互相认识一下。这个就是我的妹夫,沈之昂。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之前我妹妹在医院的时候他代着管理了公司,当时都打过交道。呵呵,既然都认识,那么大家都开始吃饭吧,想送祝福语的就送祝福。都是熟人,不用客气。”

  所有人都客客气气的点头,一时之间热闹了不少,隔壁桌子上坐着的陆少一声呦呵,在我哥哥手下人的撺掇下就更加热闹了。可尴尬还在我们这里继续着,围绕在我们三个之间,挥之不去。

  卓风没吭声,手里面攥着酒杯,垂眸看着桌面,沉默的他身上散发着冰冷。

  这段时间我们都没联系,因为我跟沈之昂结婚,哥哥那边也没告诉我卓风的消息,我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为什么会回来,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回来,我更加不清楚了。

  沈之昂倒了杯酒,满上后转身送到了卓风跟前。

  “我应该也叫卓总一声姐夫吧。”

  沈之昂的话一出,我们这桌子上的人全都安静了,隔壁桌已经喝开了,这边声音也小,自然是听不到的。

  卓风缓缓抬头,那双锐利的双眼看向我们,笑了。

  我没敢多看,生怕他给我一个眼神就叫我瞬间崩溃,生怕我多日来坚持的不去想不去念就此崩塌。

  我低头吃菜,坐在我身边的嫂子不停地给我夹菜,我看她一眼,没太注意,因为的心思全都在旁边的两个人身上。

  诚然,我是担心卓风和沈之昂会闹起来的。

  不管如何,我都想好了,我不能叫沈之昂我的丈夫心里难受。

  卓风呵呵的笑,这声音听了没半点喜色,他接了,“好,叫我姐夫,呵呵,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知道你们结婚我特意回来,还算来得及,这杯酒,我喝。”

  卓风接了酒,一饮而尽。

  我看过去的时候他正仰头喝光,喉结上下蠕动,喝光了酒杯倒过来,落了两滴,跟着还是笑了,眼神发亮的看着我。

  岁月在他的脸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好似此时的他就是八年前那个年轻的卓风,如果他伸手,问我是不是大妞,我肯定会点头答应,并且一点不犹豫的跟他走。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叫我无比熟悉,早已经刻在我的心口上,举手投足我能想到他要做什么。

  他看我一眼,我立刻心跳加速。

  身下,沈之昂的另一只手攥住了我的手腕,他的手已经不冷了,温温的,像火炉,给我力量。

  我垂眸瞧着桌面,听着沈之昂喝光了酒说,“谢谢姐夫远道而来,我跟卓尔感激不尽。呵呵……”

  同桌的还有一个哥哥的老朋友,说话嗓门大,跟着沈之昂的一声笑,在我哥哥的眼神下瞬间拉高了这一桌的气氛,举着酒杯给我们敬酒。

  一圈敬酒下来,沈之昂的脸已经红了不少,他酒量好我知道,可这么喝我还是担心。

  殊不知,坐在他身边的卓风也一直没停,一口一口的喝光了所有的酒后低头安静的吃菜,他偶尔会停下筷子来,将我喜欢的菜转到我跟前来。

  沈之昂笑眯眯的帮我夹,一切心照不宣,却透着一丝诡异。

  第644章 免得被人误会

  这一顿饭吃了接近三个小时还没结束,期间沈之昂去了四次卫生间,卓风去过两次,陆少早就醉的不成样子,开心扶着他先离开,余下的人也越来越少。

  又过了半小时,这里只剩下我们几个人,都是家人。

  嫂子,仍旧安静的坐着,自己也在闷头喝酒,一声不吭。

  哥哥在她的斜对面,满脸通红,酒嗝连着打,盯着嫂子不说话。

  我们这里,卓风依旧挺拔如松,捏着酒杯,慢慢饮。

  沈之昂靠在椅背上,看样子是没事,可眼睛眯起来,盯着桌面,有些发呆。

  我没吃多少,一口酒都没有喝,算是这里最清醒的一个。

  看时间已经午夜十二点,我起身要求送大家回去。

  正摸出电话,卓风拿出来一个小盒子放在了桌面上。

  我心口都锁紧,他拿出来的是戒指,这个盒子我认识。

  我深吸口气,心口乱跳,盯着那个盒子,要盯穿一个洞出来。

  安静的我们都看着那只盒子,没有人说话。

  卓风也不急,喝光了两杯酒才说,“我跟卓尔相识到现在已经九年了。”

  九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从青春年少走到成熟,接近中年,而他,已经从年少情况到沉稳老练的中年男人,岁月在我们彼此之间犹如剔骨尖刀,一下下的无情落下来又收回去,刀子上满是我们身上皮肉和鲜血,留下来的却是我们之间的伤痕。

  九年来,我们分分合合,聚少离多,伤害多余喜悦,可我们仍旧无法将彼此之间这一根情思彻底斩断。

  谁知道,我到底还是走了用别人来忘记卓风这条路,这叫我对不起卓风,对不起沈之昂,也对不起自己。

  静默片刻,他又说,“我在国外很好,只是消息闭塞,很多事情不知道,你们结婚我很意外。”

  当日我给卓风通电话,沈之昂暴怒要分手,自那以后我再没联系过卓风,换了新电话,我再一次将陌生号码设置成了黑名单,新的电话没有任何提示,才会叫我收不到任何消息,就算我想,也找不到分毫。

  但是他还是回来了。

  他看我一眼,那一眼饱含多少深情,又多少情绪,交织在一起,“这个东西买的匆忙,可我还是要送,我……”他顿了顿,私有千斤重量在心口上周旋,如何都开不了口,红着眼睛看向我,一字一顿的说,“知道你们婚礼送忙,我不知道送什么,就送了戒指,希望你喜欢。”

  我呼吸杂乱,心跳如雷,知道卓风跟我求婚的人不少,可知道那意义不同的戒指的人却没几个,卓风现在送给我,作为我结婚的戒指,寓意何为?

  我吃惊的看着他,眼中全都是卓风赤红的双眼,酒精已经上头,他的脸都是红的,在异常白的衣服上似一团烧红的火焰。

  我深吸口气,没去接。

  沈之昂看着东西没动弹,我扫一眼他的脸色,猜测他是否知道这个东西的重要性。

  静默的酒店房间里我们就只有我们彼此的沉默,似乎一切都静止不动。

  半晌过后,沈之昂伸手去接了,笑着将盒子打开,不出意外,是那对儿戒指,已经焕然一新,真如才做好的一样。

  他拿出来,看一眼,笑了,笑容却无比凄凉。

  我想,他是知道的吧,沈之昂为了找到我没少做调查,肯定也知道那戒指的意义。之前一直都戴在卓风的手上,现在辗转回来,一定知道这戒指的意义。

  抗拒着沈之昂的手,生怕他就将那戒指戴在我手上,这是对他是伤害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因为,我现在的手指头上空空如也,倒不是他没给我买戒指,而是我之前洗脸摘下来放在了洗手池旁边,就忘记了没戴。

  我盯着沈之昂的脸,一瞬不移开。

  他笑了一会儿,将戒指放了回去,合上盖子,又将戒指推送到卓风跟前,“姐夫,这个东西我们有,只是有些时候我想你该知道,人的生活习惯是会变得,卓尔从前喜欢戴这些,现在不喜欢了,我给她的戒指都时长会忘记。这个也太贵重,我们不能收。”

  沈之昂的话是在提醒卓风我们现在的关系,一句一句的姐夫就说明了他已经在我的生活中刨除出去了,而那个抡起锄头将卓风刨除的人就是沈之昂。

  沈之昂呵呵一笑,拍了拍盒子,“收好吧,戒指这个还是轻易不要送,免得被人误会。”他看向我,又恢复了之前笑眯眯的样子说,“老婆,我们该回去了,明天还有个会要开,记得不?”

  我点头,大气没出,可我已经紧张的四肢乱颤。

  跟着沈之昂一起起来,还以为这一切的煎熬终将结束,不想卓风也跟着站了起来,猛吸口香烟,“我没地方去,不如跟着你们一起,如何?我妹子的家里我还要看看,过得好不好我要亲自看一看。”

  卓风想做什么?我皱眉看他。

  挡在白色烟雾下的脸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握着手里的戒指盒子,站的挺拔。

  沈之昂看我一眼,该是在征求我的同意。

  我正要说话,沈之昂说,“还是算了,我叫人给姐夫订酒店吧,我们二人世界,不希望有人打扰,尤其晚上了,还想做点什么,被听到了可不好。走了,老婆。”

  我默默的跟上沈之昂,脚步错乱,几次踩到了沈之昂的脚。

  开门那一刻,卓风大声叫我,“卓尔!”

  我的心碰等一下,要跳出来。

  他立刻说,“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没理会,跟着沈之昂就走,沈之昂回头看他一眼,眼神复杂,犹如刀锋。

  我们回了家里,安静的坐在沙发上,谁都没说话。

  沈之昂浑身酒气,此时正浑身冒汗,能喝酒的人就是这点好,走肾,并且挥发的快,我洗了毛巾给他,他没接。

  我无奈的吸口气,坐在他身边,问他,“沈之昂,你介意吗?”

  他点头。

  “可是从前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卓风能来我的确也意外,好在他没做什么,不过我想好了,我不会跟他走的。”

  他轻笑,挑眉问我,“是可怜我吗?”

  我摇头,坚定的说,“你是我丈夫,我们结婚了,并且……”我还是将毛巾塞他手里,深吸口气,靠在他肩头上,“我现在想过安生日子,不行吗?”

  他一伸手,长臂搂住我,亲吻我额头,“跟了我别后悔就好,想走我不拦着你,跟我说一声,但是别背着我做什么就好,好不好?答应我。”

  当年我跟冯科结婚,背后也跟卓风纠缠不清,这些事情沈之昂也知道,可我不会那么做了,那时候的婚姻就是个阴谋,冯科利用我,威胁我,我岂能老实了,可现在不同,如今的婚姻是我自己愿意的,是我主动要求的,我不会错失良机。

  “不会的,相信我就好了,我有分寸,你也说了,人是会变得,我想我也变了不少吧?”从前那么喜欢卓风的人,现在的我已经跟别人结婚了,这不就是改变吗?

  他点点头,很是感慨的道,“刚才真害怕你就跟他走了。”

  他心痛的看他,眉眼温和,即便刚才盯着那么大的压力也没任何激动,沈之昂不简单,可也证明他的不简单才会叫我如此安心,因为他的不简单没用在我身上。

  我主动亲吻他,口中的香烟味道混合着浓重的酒气搅合在一起。

  我不断的索取,他慢慢的迎合,猛然一扯,身后的拉链被撕开,那双温柔的手在后背揉搓,一浪一浪的火焰山混着后背在全身蔓延。

  我不住的低吟,“啊,之昂……”

  他偷笑,“之昂?好听,继续叫。”

  “之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