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7节

  第645章 不要乱想

  两天后的早上,沈之昂说想放假,叫我安排一下出去旅行,我想了想拒绝了。

  倒不是不喜欢,是我因为我要准备开春的研究生考试。

  他说自己没上过学,不懂这些,要是问生意上的事情到还是可以帮忙,于是叫人给我请了一个辅导教师,定在每周末的两天,平常的时候不会影响我上班上课,只是这样叫我更加的忙了。

  这天周末,沈之昂送我去了学校宿舍,我的老师就在学校的公寓里的等我。

  快要过年,学校的人寥寥无几,谢晶晶跟刘薇也早就放假,才在群里说了会儿话,我的车子就到了公寓楼前。

  沈之昂交代我说不要太累,试试老师教的好不好,好的话就留下,不好就直接开掉。

  我笑着开玩笑说,“说开就开啊,好不好学了一段时间就知道了。”

  他笑呵呵点头,递给我一份零食,“饿了就吃吧,长点肉。”

  我提着说了声谢谢,就下了车子。

  公寓这边我很久都没来了,这里本来人就不多,现在更加冷清,进去后没多久,宿管阿姨就交代我说不要太晚,这里空调停了会比较冷,叫我早点回去。

  我分给了她一些零食就推门进去了。

  呃!

  我就知道,他回来,事情不会少了。

  我无奈的走进去,放下书包,看着他。

  他手腕下倒是真的放了一本书,还做了笔记,真的就像个老师一样过来给我辅导,可我的老师是个女人啊,沈之昂特意说女人好办事,男人事情多。

  谁会想到,来的不光是个男人,还是我不能见的男人。

  “姐夫!”

  “上课吧。”

  他很自然的看我一眼,将书本翻到了第一页,之后说,“我给你辅导,不要乱想。”

  我不能不乱想,他来了,事情还能简单了吗?

  “姐夫,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笑,“不做什么,只给你辅导。”

  我无奈蹙眉。

  他继续说,“辅导而已,你想做什么?”

  他……

  怎么一段时间不见这么无赖?

  “姐夫,我现在结婚了,你也……你不是也没离婚吗?”

  我听我哥哥说,那个冒牌的杜梦茹是抱着孩子走了,婚姻还在,最后没签字,估计会一直存在婚姻关系,只是最后是否离婚要看时间问题,因为卓风现在跟周家的事情还没解决清楚,他也不能露面,自然这个婚姻还是有的。

  卓风继续笑着问,“是啊,婚姻还在,能代表什么?你跟他结婚了,能代表你爱他吗?”

  我……

  我张了张嘴吧,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看我一眼,正色道,“上课吧,我来也是想叫你好好学习,不是纠缠从前的事情。”

  哦?

  我挑眉,他真这么想?可是要是叫沈之昂知道了我的老师不是女的而是个男人,并且是卓风,怕是我就不能来了。

  可来都来了,今天也就这么算了,沈之昂那边有急事,我可不想叫他麻烦的再过来,必将两个人之前就打过,再因为我动手,我就真是罪人了。

  “姐夫,今天就先上课,明天你就不要再来了,我还是想要之前我越好的那个女老师。”

  他吸了口气,看我半晌,眼神焦灼的要穿透了我的脸,却一点头,“好。”

  从前我的课程都是他辅导我,诚然,他是真厉害,我懂得的他懂,我不懂的他也懂。

  一天下来,我觉得我的脑子都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好在我提前做了复习。

  晚上时间一到,宿管阿姨就催促我们赶紧走,我提着书包要先下楼,身后卓风没急着出来,我等了一会儿沈之昂,车子来了我就提前离开了。

  车上沈之昂还问我,“紧张什么呢?教的不好?”

  我笑着摇头,“不是,很好,就是太累了,很久没这么学习过了,有点跟不上思路,明天就好了。”

  他哦了一身,回头指了指我身后的东西说,“先吃点,到了家我再做。”

  我看时间都晚上七点多了,“别做了,怪累的,在外面吃完了回去吧,大周末的你还去上班,公司很忙吗?”

  他恩了一声,扭了下脖子,“在做收购。”

  他提起来过,我没多想,就没多问。

  回到家后他突然问我,“老婆,如果我收购了大公司,你愿意吗?”

  收购大公司这可是麻烦事,之前卓风就做过几次,这等同于扩张疆土,慢慢的公司做大,那事情可就多了,估计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都不多。

  之前冯科就是这样,我们见到次数也不错,不过每次见面他都要折磨我,所以我才觉得度日如年。

  可跟沈之昂不同啊,我是渴望天天见到他的。

  “之昂,非要收购吗?”

  “也不是,只是有这个打算,所以在问你的意见。”

  我为难起来,他野心大是正常,扩建公司没什么问题的,可真要做起来的话怕是事情就多了,我们聚少离多,我担心婚姻出现问题。

  我患得患失,自然是害怕的。

  “之昂,我怕!”

  “噗,怕什么?怕我在外面找小的?”

  我生气捶他,“你敢。”

  他笑呵呵的,眼睛都眯到一起来,抓我手,亲吻了一下,“不是敢不敢,是我想不想,不过工作忙起来我怕是连你都照顾不了了,我还哪有时间出去找?你不同意我就不做,我们小公司也不错。”

  说是小公司,他的公司也不小了,至少比之前卓风的那个大厦的规模要大一些,可钱吗,有的花就成了,我向来是容易知足的。

  “那就不做了,陪着我。”我撒娇的往他怀里钻,嗅着他身上好闻的香水味儿。

  他呵呵的笑,“好。”

  翌日,我又去了公寓楼上课,站在门口,我迟迟不敢进门,生怕看到的不是女老师而是卓风。

  推门进入,卓在桌子前的人陌生,我的心开始乱起来了。

  不是卓风,我竟有些失望。

  盯着那个陌生的面孔,我看愣了。

  老师不好意思的问,“同学,不满意吗?”

  我一怔,尴尬的说,“不,不是,我以为我走错了,没有不满意,对不起我来迟了。”

  她看一点手表,翻开书本说,“时间正好,我们开始吧。”

  女老师讲课很仔细,因为不懂我哪里熟悉哪里不熟悉,所以面面俱到,讲的有些缓慢,我能跟得上,就是没了卓风的幽默有些无聊。

  一天下来反倒是轻松地,可我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沈之昂上来的时候提着便当,说是吃完了直接回家换衣服,之后去个地方,老师跟我们一点头先离开了,我们坐在一起吃便当的时候他突然问我,“昨天也是这个老师吗?”

  第646章 平淡如水

  我一愣,嘴里面饭菜就落在了桌子上。

  他笑着拿纸巾给我擦嘴角,“这么不小心,学习学傻了?我问问是不是这个老师?”

  我紧张的追问,“为什么这么问?”

  “觉得她才来,跟你很陌生啊,昨天都来过次的话,按照你的性格肯定两人就很好了,是不是她教的不好?”

  我舒口气,做贼心虚的话立刻摇头,“没有,估计是我们沟通少吧,我没发觉哪里不对,还挺好的。”

  沈之昂嗯了一声,看一眼我桌面上的纸,因为会计专业有很多计算公式的,之前卓风给我写了一篇汇总,就放在最上面,他的字一瞧就是男人的字,潇洒飘逸,苍劲有力,女老师的字清秀瘦弱,衣服弱不禁风,这一对比就知道字迹不同。

  好在,他看一眼没说什么,继续低头吃饭。

  回了家,沈之昂问我是否周一需要晚点起来,他说周一没事,要陪我出去走一走,我想了想就同意了。

  其实跟沈之昂结婚很普通,他做饭做菜,我洗衣收拾家里,我们上下班都在一起,这就是平常人的生活,偶尔他出去应酬了回来的晚一些,可每次出门前都会通知我,我也会等到他回来才能入睡,我们之间相处融洽,安静祥和,可就是在这份安静祥和之下,彼此之间少了浪漫。

  我时常在想,夫妻生活就该如此吧,可见了陆少和开心就知道其实夫妻也可以很浪漫,陆少总有想不完的方法,带着开心一起浪漫消遣,开心的脸上笑容多了,幸福多了,再看我跟沈之昂,平淡如水。

  可我很知足。

  我哥哥说,这就是生活啊,生活就是平淡的,淡入清水,虽然无味,却必不可少。

  在经历了无数波折之后的我,该是享受这份安静,可我却始终觉得,我跟沈之昂之间缺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呢?

  这一天再次见到卓风,我就明白了,我们之间少了感情。!

  我不爱他。

  到底是不爱的,我的身上只有责任,对夫妻生活和夫妻关系的责任。

  我清楚的肯定,我不爱他。

  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卓风那里耗费了力气,才会对任何人都提不起兴趣,哪怕身边睡着的男人对我千好万好,我依旧无法提起半分感情,这叫我几天几夜都没睡好。

  反倒开始想起了从前的林林种种,倍感焦灼。(!≈

  沈之昂注意到了我身上的不对,追问了我很多次,我却只能摇头。

  几天后的晚上,沈之昂说要给个惊喜,叫我下了班去他公司等他。

  我来的比较早,跃跃欲试,渴望知道他给我的惊喜会是叫我心动的东西。

  等了足足一小时,都没有看到沈之昂过来,我问过前台,说他仍在开会。

  我交代了前台说我去附近转转再回来,叫沈之昂出来打电话给我。前台笑着点头,还亲自送我出来。

  出来后,我望着偌大的城市,竟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去哪里。

  最后,我走来了附近的一个水吧,才坐下,面前的人就凑了过来。

  几次的偶然相遇,叫我一点不意外,他既然都回来了,能够遇到也不奇怪。

  “姐夫,你总是巧遇,不好吧?”

  “恩,的确不好,可我想你,就想过来看看你,没想到每次出来都能看到你,还真好。”

  我无奈蹙眉,没接话茬,继续吃我的冰淇淋。

  他点了一份温咖啡,喝了一口,微微蹙眉,该是咖啡的味道不是很好,索性放下了,看我一眼,跟着我的目光也看向窗外,感慨的说,“快过年了。”

  我恩了一声,没吭声。

  “在过年你已经二十五岁了。”

  我点头,是啊,我二十五了,他也三十五了,成了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

  “姐夫,你也找个人结婚吧,相爱的人。”

  他笑,摇头,“心里有个人放不下,找谁都是伤害。”

  我不自然的点头,这话说给他自己的也是说给我的,我心里有人,跟了谁都是不爱,伤害的是彼此。

  “跟他好吗?”

  我点头,“好,非常好。”

  的确是很好,我挑剔不出任何毛病来。

  “可好总是隐藏在一些不好之外的,你没注意到吗?”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沈之昂哪里需要隐藏什么了,他的一切我都知道。

  “姐夫,你没事的话就先离开,或者我走,别说阴阳怪气的话,怎么你现在这么无趣了呢?”

  他呵呵的笑,“我一直很有趣,只是卓尔你没注意到罢了,沈之昂才是无趣的人,看不出来吗?”

  倒不是无趣,而是沈之昂很务实,他就是那种能够安生过日子的老实人,看着吊儿郎当,当时还总是调戏我,可也只在嘴巴上,偶尔亲我一下我打回去他也没任何反应,这样的人最能给人安全感了,他顾家,顾家老婆,这不正是女人一心想要的吗,难道要像卓风一样总是折腾来折腾去的吗?

  我不要过整日漂泊的日子了,我太累了。

  “姐夫,你也收收心吧,你总是漂泊,给不了女人安全感,这样很不好,我的事情你还是别管了,我都结婚了,你也好好处理自己的事情,尽快将离婚手续最后的环节处理好,你恢复了自由身之后不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了吗?是不是?至于我……”我叹口气,“我很好,你别操心了,行吗?”

  “不行。”

  他答应的倒是快,一把抓了我手,用力,捏紧,我抽了几下没抽开,索性没挣扎。

  这是在公共场合,我不想价格事情闹大,距离沈之昂公司这么近,我要是闹了肯定会被认出来,那沈之昂如何想?

  我瞪他,希望他不要做什么过激的行为。

  “卓尔,我想你。”

  我不听,不想听。

  当时我给他打电话,他可是亲口告诉我不在一起的,他要放弃的,为什么转头就要这样?

  他是不是疯了?

  “姐夫,当初分手的是我,后来我后悔了,我相符合,我打电话找你,是你亲口拒绝我的,你了解我,我对爱情一直都是畏首畏尾,你的一句话就可以断送我们的一切,难道不知道吗?既然你也放手了,就彻底放手,为什么还纠缠不清呢?你再这样的话,我就告诉沈之昂了,我们离开这里,不跟你见面好不好?”

  他摇头,手倒是松开了,“不好,别叫我找不到你。”

  我很快将手拿回来,揉了揉,已经被捏红了,看他一眼,实在不想再多做停留,付了钱就走。

  不想,他竟然跟我出来了。

  我走的快了,他也跟着我出来,到了后面的回廊楼梯,他一把将我拽住,打横将我抗走。

  我尖叫,“啊,你放我下来,我喊人了,救……”

  他捂着我嘴巴,一个转身,将我们关进了卫生间。

  身后房门上了锁,他的身子也压了过来。

  我呼吸都没喘上来,他的吻就跟要压碎了我的嘴唇的轮胎一样,一次次猛烈进攻。

  我情急之下,拱起膝盖,往他腹部上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