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8节

  第647章 变成了禽兽

  他闷哼一声,终于停了下来,却仍旧抱着我没动,瘦了很多的人,身上的肌肉也一根根的,像是要刺穿的我皮肉。

  我大口喘息,狼狈的的质问,“卓风,你现在已经变成了禽兽吗?你这样有意思吗?松开我。”

  他死压住我不放,问我,“你现在高兴吗,你嫁给一个你不爱的人,你满意了?”

  我是否爱不爱沈之昂都跟卓风没关系,他说走就走,说来就来,现在突然回来,告诉我身边的人我不爱,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推开他,他又贴过来,我生气的狠狠踢他一脚,也不知道这一脚踢在了哪里,他闷哼的往后面躲,还是跻身压了过来,;捧着我的脸,问我,“卓尔,你还在怪我。”

  他这是怎么了,听不懂我的话吗,我都结婚了,我冲他大叫,“我结婚了,我结婚了,你看不到吗,我都结婚了,我是不爱他,可至少他能给我稳定的生活,我不需要面对危险,卓风,你放开我,我们都分手了,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你撒开我,撒开我啊。”

  他死抱着我不放,只是没做过多的举动,盯着我的眼睛问我,“我没变么,你看清楚,我没变,当初你打电话给我,求着来找我,我拒绝了,可后来我后悔了,我打给你,你说什么,你说你等我,你说你等我。为什么一转眼你就跟他结婚了,你说,为什么?欺骗感情的是你,不是我,变得是你,不是我。”

  放屁。

  我生气,甩开手,没拍在他脸上却,胡乱的拍在他脑门上,啪的一声,巨响,我的手心都麻木了。

  他怔怔的看着我,还是没松开我,问我,“卓尔,你到底怎么了?”

  我什么怎么了,我一点都没变,变的是他,是他不讲道理,反复无常,我实在是受够了。

  我狠狠的再一次踢了他一脚,估计是踹的痛了,他眉头拧成了一坨,不敢相信的后撤,看向我,满脸的担忧。

  我愤怒的咆哮,“卓风,我受够你的反复无常,我不是你手心里的玩偶,你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我慌乱的跑出来,回了办公楼,前台看到吓了一跳,吃惊的看我身上,“沈夫人,您……”

  我低头一瞧,这才知道,衣服扣子都被撕开了,狼狈的就像被人强了一样啊,我胡乱扯谎,“没事,路口遇到了小偷,我跟他撕扯了一顿,沈总那边还没结束吗?”

  “哦,快了,刚才还打电话问过您是否来了,我说都来了有一会儿了,沈总说马上结束,这就下来了。”

  我一点头,去了卫生间,整理身上衣服,扣子已经掉了一颗,实在是没办法归整好,我只能这么算了,洗了把脸,可是嘴巴还是肿了起来,我胡乱了吐了唇彩,就出了卫生间。

  沈之昂已经在这里等我了,我挣了会儿,才勉强扯起一个微笑,“结束了啊?”

  他紧张的看着我,打量我的衣服,最后视线落在了我嘴唇上,“刚才在路口遇到小偷了?人没事吧?伤到哪里了没有?有没有报警,人呢?打你了?”

  我尴尬的摇头,躲闪他的目光说,“没事,没事,就是不服气,我跟对方撕扯起来了,他拍了我一巴掌,正好在嘴上,问题不大,就是火辣辣的疼,没事的。哎呀,别看了,我要去换件衣服才行。”

  “恩,先去商场,在哪里遇到的,记得人的样子吗,我叫人去查查,路口的话有监控到。”

  我心虚的皱眉,“没事,没事,走了,就是小偷,戴着鸭舌帽呢,我没看清楚,路口应该没监控吧,这附近都有监控的吗,我没注意啊。”

  他还不放心,拿了电话就打,我慌张的抢电话,“别,别打了,我没事啊,被小题大做了。”

  “那里是小题大做,这要是出事了就糟糕了,听话,我打个电话叫人查一查。”

  我握着电话不给,偷偷看一眼路口,还真有监控的,好像每个路口都有监控,这要是查到了岂不是就知道我撒谎,来去我的行踪都能查到,怕是卓风进了水吧的画面都有。

  “算了,别老叫人查这查那的,我没事,走了,走了,我饿了,先去换件衣服,这多难看。再说了,我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啊,这点小事不算什么,要是我手里有个家伙,我肯定能把对方打趴下,别看我瘦小,我力气大着呢。”

  沈之昂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又看,我知道我不会撒谎,我在心底反复提醒自己不能出差错,千万不能,绷着身体上的一根弦,也盯着他的眼睛看,这份心虚叫我心跳如雷,咚咚的响个没完。

  半晌,他终于点头。

  我也松口气。

  我把电话还给他,还在说,“早知道你那么担心,我就不说了,其实也不是大事啊。”

  我真后悔,为什么不处理好了回来。

  他没吭声,只拉着我的手用了力,载着我坐上车子去了商场。

  挑选了一些衣服回来,我们去吃饭,我发现嘴巴是真疼,这一瞧就知道是被人亲的,不是被拍的。

  我低头吃饭,他给我夹菜,突然笑说,“知道的是被人打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被我亲了。”

  啪嗒,我手里的一块牛肉落在了桌子上,捡起来的汤汁飞溅起来,惊得我浑身一跳。

  他抽出纸巾帮我擦,漫不经心的笑。

  好看的眼睛里面满是笑意,可我却觉得怎么笑的那么奇怪呢?

  我深吸口气,低头继续吃饭,这顿饭吃的我心不在焉。

  回去后他去洗澡,我则继续坐在阳台上的凳子上发呆,他洗澡出来我都不知道。

  “恩?出来了,我去洗。”我要起身,他按住我肩头。

  “坐,里面水汽太重,等一等再进去,我们说说话。”

  我看他一眼,心里打鼓。

  “今天的事情我还是去叫人调查了,相信会找到那个小偷的。”

  我一怔,回头看他。

  他慢慢将目光移向我,半晌才笑着说,“这件事会查清楚地,我知道我沈之昂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可我不能看着我自己女人受委屈,你跟我结婚那天我就说了,我肯定会保护好你,出这件事是个意外,可我还是很在乎的,你从前经历的事情多,那是过去,跟我在一起后我不会叫你发生任何意外,懂吗?”

  我是感动的,同时也是自责的,这件事是意外,也是不该发生意外,如果我当时就离开,是否就不会被卓风追上来强吻了?

  我想告诉他,一五一十的说,但是有些事情吧,就是会适得其反,我说了他肯定会介意,人都说,从前的过去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在乎也没用,可现在我们结婚了,那中间再冒出来一个卓风,这事情就麻烦了。

  我知道,到底是我的不对。

  “沈之昂,我们闲下来的时候一起去远行吧!”

  第648章 之昂,谢谢你

  他笑着答应我,伸手楼我入怀。

  可这个旅行的计划仍旧没有被提上日程。

  两天后,陆少这边出事了。

  我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进了医院,开心吓得抖如筛糠,蹲在地上,谁说都不理,问也不吭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

  卓风过来的时候带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是心理医生,坐在地上陪着开心说话,开心突然就哭了,大叫着说有人要杀她,但是说不出是谁。

  我看着着急,抱住开心,她挣扎更加激烈,甩手给了我一巴掌。

  我被打的有些蒙,好在身后沈之昂及时抱住了我,不然我就摔在地上了。

  “她情绪不好,我们先走开一会儿,交给医生,好不好?”沈之昂问我。

  卓风也走过来,要伸手碰过我的脸,我缩了缩脖子,往沈之昂怀里钻。

  他不自然的放下,对我说,“开心情绪不好,估计是被吓到了,陆少还在做手术,现在事情在查,会清楚的,不如你们先回去,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回头我叫人通知你们。”

  沈之昂也说叫我们先回去,我看这里的确是乱,可我担心开心。

  我摇头,“我想留下来陪开心姐姐。”

  卓风无奈皱眉,看一眼沈之昂,“带她回去,这里帮不上什么的。”

  沈之昂没说什么,抱着我就走。

  我回头不停张望,眼神落在开心的身上,她缩成一团的样子着实叫人看着心疼,可我真的是帮不上什么啊。

  当天晚上,打来电话的是我哥哥,说出事的时候没人看到,但是有人听到了叫喊,陆少当时跟开心在游乐场,准备坐海盗船的,出来的时候就被人用刀子刺伤了。

  行凶者顺着过道骑自行车走的,走的很快,该是老手,那人留下了刀子,已经报了警,现在正在调查,相信会水落石出,可是,陆少还没醒。

  我着急的又往医院跑,开心已经被送走了,卓风还在,哥哥也在。

  我走过来看一眼,手术还在继续,这都进行了五个小时了,人还没出来,我担心的不停张望,卓风过来拉我,“坐着等,看也没用。”

  沈之昂在我身后,将我的手从卓风的手里拽住来,一声不响的拉着我往旁边坐。

  我哪里坐的住,一会儿就起来看一眼,坐立不安。

  三个小时后,医生浑身都被汗水湿透的走出来,走路都有些木讷,看一眼我们,有气无力的询问,“谁是病人家属?”

  我们都凑过去,卓风先站在医生身边,“家里人都不在这边,所以在按时没通知,妻子有些身体不适,已经送回去了,跟我说就行,我是他兄弟。”

  医生一点头,拿出来一个本子,一面写一面说,“刀子刺穿了肝脏和肾脏,现在人是没事了,可还要看看情况,医院现在没有器官移植,你们自己也去联系一下,实在不行就换器官,现在看来是很危险的。”

  他飞快的写好了病例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之后就走了。

  卓风接过来将纸团捏的变形,半晌才点头,看我们一眼,转身交代了我哥哥一些话就走了。

  我们大眼瞪小眼,没多会儿陆少就被推了出来。

  他浑身都插满了管子,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打着氧气,被送去了监护病房后将我们全都驱赶了出来。

  沈之昂问我是否需要帮忙,他可以联系联系。

  我想了想说,“也好,你帮我想想办法,我这里出钱。”

  他一怔,挑眉看我,没说话。

  我知道我说错话了,我们是夫妻啊,我为什么要提钱的事儿?

  我皱眉,连声道歉,“对不起,我太着急了,我不是那意思。”

  他嗯了一声,笑了,轻柔我头顶,“知道,我们先回去吧,我回去叫人想办法,器官不好找,当时你做手术也是事出有因的,正好遇到了。”

  昂,我都差点忘记了我的心脏也是别人的。

  “之昂,谢谢你。”

  他轻笑,“我们是夫妻啊。”

  哦,我总是忘记。

  哎!

  回去后,我一个晚上都没睡好,沈之昂也被我吵醒了两次,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就出来了。

  夜晚很安静,天上的星辰不多,厚厚的玻璃窗上一点灰尘都没有,遮挡住了外面的夜风。

  这里距离市区有些远,周围人烟稀少,很远的车子发动机的声音都能听到清楚。

  我蜷缩在沙发里,脑袋放空。

  沈之昂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起来了,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看着我。

  我不好意思的说,“我怕吵醒你就出来了,还是吵到你了吗?”

  他摇头,帮我倒了杯水,坐我身边。

  “还在担心?”

  我点头。

  陆哥是为数不多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却跟我亲人一样对我照顾有加的人了,自从认识以来,他就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出示与否他都在,这回出事我却一点帮不上,想想都很自责。

  之前我哥哥出事,开心出手相助,事后还闹的丈夫打,现在他们有难,我们只能干看着,这心里着实难过。

  沈之昂自然是不懂得我内心的愧疚的,可他却说,“我会想办法。”

  我感激的抱住他,这份恩情,我也无法偿还了。

  “之昂,谢谢你。”

  “傻瓜,回去睡吧,睡不着我们就看会书。”

  我嗯了一声,跟着他起来,回了房中,他果真开了灯,看样子是不睡了。

  我看时间都晚上两点了,我是睡不着,他是在熬着,我实在不忍心,催促他赶紧睡觉,关了灯,躺在床上,依旧翻来覆去。

  他睡着没多久,我也昏沉起来。

  早上,身边好像有人在说话,迷迷糊糊的听到沈之昂在说,“这件事不要说,我知道了。如果她问起来就说视频坏了,好,我知道了。”

  我迷迷糊糊坐起来,看到一门之隔的他站在门口,一只手还握着门把手。

  我歪头叫他,“之昂,什么视频啊?怎么了,是不是陆哥那边有消息?”

  沈之昂转身,冲我笑了,“没有,是公司的事情,不再睡会?”

  “不了,我想去医院看看,之后再去开心那里,你要是公司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能行。”

  他想了想,摇头,“还是陪你吧,我去交代一下就来。”

  到了医院已经八点,开心也在,看样子情况很好,还在招呼我们。

  陆少还在重症监护室,开心开了一个单间出来,已经准备好了要在这里常驻的打断了,买了很多东西,衣服都提了一箱子。

  卓风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发信息,手法很快,发完了一条对方就马上回复,他脸上的表情就凝重了几分。我跟沈之昂过来他都没发现。

  等我们打算走的时候,卓风突然叫住了我们。

  “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