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19节

  第649章 美极了

  上次的事情我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所以此时见到卓风我还是很不习惯。

  “姐夫,我们打算回去了,开心姐姐说她自己能行,非要我走,我在这里也帮不上,就不添麻烦了,我想回去跟之昂联系一下器官的事情,他说可以想办法的。”

  卓风却拒绝了,“这个事情我在做,已经有了消息,并且……”他看一眼沈之昂,欲言又止。

  沈之昂笑了,态度很好,可我看得出来,他脸上的温和笑容是多么的不情愿。

  “这件事我们在想办法的,双手准备吧,姐夫还是别拒绝的好,是我也是卓尔的一点心思。”

  卓风哼了一声,走近几步,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我也跟着紧张,条件反射一样,直接往前挎,挡在了卓风之前,“姐夫,你,你有事吗?”

  我像个护住小鸡的老母鸡,就差长一对儿翅膀护着身后的小鸡雏了。

  卓风眼神不善的扫一眼沈之昂,最后看向我,问我,“卓尔,晚些时候你到我那里去,我给你看些东西。”

  我一怔,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们是亲戚关系不假,可我们单独见面总归是不好啊。

  我不能去。

  我摇头,“姐夫,有事的话现在说吧,我晚些时候想跟之昂出去走走呢,要不我们一去你那里?”

  卓风紧盯着看我,又看看沈之昂,还是冷笑,“也好,你自己出门我也不放心,我等你。”

  我舒口气,只要卓风不惹事,沈之昂就不会出事。

  我拉着沈之昂出来,心口还在跳。!

  他却一把将我抱住了,低头亲吻我好久才松开。

  我大口喘息,脸颊都是热的,不懂得看着他,“怎么了?我差点憋死。”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刚才那么护着我,给你的奖励,知道我心里多高兴吗?”

  恩?

  是啊,我刚才真的是处于一种本能啊,我也想不到我会这样。(!≈

  从前都是像护着自己崽子似的护着卓风的,不管卓风是不是错了我都会将别人怼回去,现在我的却在护着另外一个人。

  之前我还亲口说我不爱他,可这份本能是骗不了人的。

  我惊讶的看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不过见他高兴,我也高兴着。

  沈之昂笑笑,轻轻捏我脸,“回去吧,晚上还是别去的好,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吧,陆少这边的事情我在叫人去查了,相信会有消息的。”

  我也觉得不该去卓风那里,现在我们之间能联系到一起的事情也只有陆少这件事了。

  我答应下来,“好,我们走吧,不去了,我回头给他发一条信息。”

  我发了信息就关了电话,晚上跟着沈之昂去了海边的酒吧,坐下来才喝一口酒,他就将酒杯抢走了,“不能喝。”

  我看着酒杯上被抹掉的口红印子,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他,“为什么啊,我又不开车,不是说好了我们晚上不回去了吗,我都好久没喝了。上次酒席上我都没喝,给我,就一杯,好不好?”

  他摇头,将酒杯放的远了一些,竖起好看的手指头摇晃了两下,“你忘记了?我们之前没用避孕措施,我说过什么不记得了?”

  哦,是啊,我还差点忘记了。

  我低头算了一下,“那都一个月了,我后天姨妈又该来了,现在没什么影响的。”

  他轻笑,捏我鼻子,“那也不可以,要确保万无一失。听话,别喝了,我们喝点饮料吧。”

  我看着那杯好看的调酒十分不舍,不过身体也不是儿戏,是要答应,“好吧,不要凉的。”

  他将酒换成了俩杯柠檬水,端上来我喝一口,除了解渴也没什么作用。

  这里的酒吧很安静,还有一些很精致的甜点,我吃了一小口,太甜了,就戳着樱桃吃,他一口一口的喂给我,突然问我,“老婆。”

  “恩?”

  “想去沙滩上嘛?”

  大冬天海边很冷,不过我穿的很厚实,应该不冷,出去看看也不错,据说风景也很美丽的,尤其是岛上更好。

  我说,“好啊。”

  他付了帐,牵我手出来,拉开大衣将我盖住,两个人慢慢的迎着冷风往海边走。

  走着走着,我觉得有些不对了,这里好像很暖和啊。

  一转身,看到了周围围起来的帐篷,外面的风呼啦啦的吹,灯光昏暗,闪烁着奇怪的光彩,随着风的流动,好似有一双手,在上下跳动。

  我惊呼,“真好看,我第一次来,这里冬天一直都这样吗?”

  他笑说,“不是,只有今天,只有这个时候。”

  恩?我偏头,看向他,似笑非笑,我懂了,我大叫,“你给我准备的?”

  他点头,指了指远处的烟火,“看看吧,知道你喜欢烟花,不过因为最近市区禁止燃放,所以就叫人安排在了这里,怕你冷就做了围栏,还好吧?”

  我重重点头,跟着烟火高兴地跳脚,美,美极了。

  我大声呼喊,“真美啊。”

  他跟在我身后低沉笑,一路牵着我手走,沿着围栏走到尽头,就是海边度假村的木屋,这里很少下雪,即便下了雪也很快融化,可这里却做了很多的假的雪花,白茫茫一片,木屋里面燃着炉火,暖哄哄的,进来后身上一阵暖流,汗水就冒出来一层。

  他帮我脱了外套,拉着我进去,最里面是温泉。

  泉水咕嘟嘟的冒泡泡,冒着氤氲的雾气。

  “不想试试吗?刚才吹了冷风。”

  我一面走,一面解开扣子。他一直跟在我身后,我脸一热,腼腆的笑了,“老公,对不起啊,我一直以为你不懂得浪漫,是我错怪你了。”

  他帮我解开剩下的扣子,问我,“现在了解也来得及,喜欢就好,我帮你脱。”

  房间里面温度太高了,衣服脱下来也没什么感觉,只看到一层层的落在脚下,像拨开的椰子壳子。

  只剩下里面的内衣,他的手就停了下来,陡然打横将我抱起,两个人同时跌坐了水池内。

  咕嘟一声,水花四溅,他的吻就盖了过来。

  我的思绪也彻底的被打乱,眼睛渐渐紧闭,感受着他手上传给我的力度。

  温柔的手掌一层层的在我的胸口上揉捏,我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低吟,“啊!”

  当他强而有力的身体困住我,身上已经没了任何遮挡,肌肤相交,互相攀附,烈火在周围熊熊燃烧,他长驱直入,“啊,痛。”

  他没停歇,只动作缓慢,低头看我,好看的眼睛里面满是焦灼的情浓,纠缠着我。

  我慢慢的进入,他低声问我,“还痛吗?”

  我摇头。

  “那我就继续了。”

  我点头。

  猛然的冲力,又叫我痛的叫出来。

  他这是怎么了。

  我有点排斥的推他,“之昂,你别急啊,怎么了?”

  他紧紧抱住我,有些发狠的说,“我想要你,我说过,你要是想离开我,我就要到你不想要为止,记得吗?”话音未落,又是强而有力的冲击,我惨叫,“啊,痛!”

  第650章 我错了

  他却仍旧不肯将我松开,只紧紧捆住我的腰身,告诉我,“你答应过我的,不离开我。”

  很痛,撕裂一般,比我第一次都要痛,我忍着没喊。

  是我错了,我之前跟卓风的那次偶遇他该是知道了,我没回音,没挣扎,甘愿被他惩罚。

  每一次都要将我穿透一样,我咬着薄唇忍受。

  他要了很久,久到我的腰身都要断了。

  “之昂,够了吗,我受不住了,真的,很痛!”

  我趴在软绵的垫子上,身后是他的一次次的撞击,啪啪的声音像极了拍打在我身上的巴掌,痛却令人无法反抗。

  他压过来,在我耳边问我,“知道错了吗?”

  我点头,“我错了。”

  他却说,“那就更应该惩罚。恩?”

  又一次重冲,我闷哼一声,竟昏死了过去。

  早上的阳光扑在身上,没有夏日的烘烤,可在这样的温度里面还是会觉得阳光很晒人。

  我躲着身子藏在阴阳下,转身寻找沈之昂,他不在床上,房间里也没有他的身影,我起身去找,他正坐在门口的阳光下电话,声音很低沉,有很温柔。

  “我知道了,听话,这件事我知道如何做,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你也要乖乖的,知道吗?”

  出于女人的一种内心的敏感,我知道跟他讲电话的一定是个女人,可这关系就不晓得了。!

  沈之昂一直都很温柔的一个人,可我从未听到他跟除了我之外的女人说话如此轻柔。

  我好奇的站在门口听了好一阵,也没多大的内容,无外乎是用一种甜腻的声音哄着对方,知道对方挂断了他才将电话挂断。

  他突然问我,“偷听吗?”

  我顿时浑身紧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我有点怕他。

  我没吭声,只看着他的背影,宽厚的脊背充满了力量,后面的抓痕清晰可见,我垂眸看着自己的指甲,心口有一种难以言状的不高兴。(!≈

  他的一切都到底还是了解的太少。

  再抬头,他已经走过来,抓我的手,我跟着他走过去,坐在了刚才他坐着的位子上。

  他静默了一会儿才说,“之前你在公司遇到的小偷的事情我查到了,小偷已经抓到,移送给了警方。”

  啊?

  我大惊失色,那是我撒谎胡说霸道的,哪里来的小偷。

  我吃惊的望着他,心口碰碰乱跳,我没听错吧?

  他继续说,“查找视频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你知道之前跟我的那个女人吗?会所都那个。”

  我点头。

  他眉头突然就拧了起来,无奈的摇头,“那个女人发现了我的人在找视频,背后通知了我家里,我父亲的妻子正想报复我,白饭阻挠之下伤了公司的一个秘书,还是一个小姑娘,当时吓坏了,刚才给我打电话哭哭啼啼,我于心不忍,就答应了她的要求,给她放一个月的带薪休假,并且会将她入为我公司的正式员工。”

  昂?对一个小秘书这么说话的问?

  任由我心中多少疑惑,我仍旧一个字都没有说,只盯着他的眼睛,要穿透了看到脑海里面的一切,因为我对他不相信。

  之前卓风说我现在变的不相信任何人,我以为我只不相信卓风,现在看来,我连枕边人都不相信了。

  沈之昂还解释了一通,我才算明白,视频到底是没找到,只抓到了他父亲妻子手下多一个人,说是视频被提前删除了,不过在附近找到了当时正做手脚的小偷,就一并抓获,说是当时抢了我,还打了我,这件事才揪扯到了一起。

  可是,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劲呢,怎么会那么巧?

  我正狐疑的皱眉,他又说,“别担心,这件事我会叫所有人付出代价。”

  沈之昂的身份注定了他这一生都不会平淡安静,他能走到今天也是因为他手段高明惨然,尽管我了解甚少,可我能才想到他背后在做什么。

  黑的,白的,不管哪一种,他都是厉害的。

  我偷偷的吐了口气,心中不安起来。

  回去后,沈之昂去了公司,说是因为秘书不在,要临时安排人,顺便因为一个合约的事情就给耽误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人。

  我实在无趣,直接去了医院。

  哥哥在,开心也在,看开心的样子该是才哭过,双眼都是红的。

  她看我来就将我给抱住了,连声道歉,“卓尔,对不起,我之前一点都不镇定,我打了你,还疼吗,我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

  我笑笑,轻拍她肩头,其实过意不去的是我,开心帮了我们那么多,现在她出事我却一直都帮不上,我自愧不如的同时也感叹自己的无能。

  现在我想能做什么就帮忙做点什么的好,平时也没事,多过来陪陪她,挨打也无所谓了。

  “开心姐姐,我没事,你又没用力气,就是轻轻一扫,你看我不是没事吗?”

  开心看看我,泪水还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流,哥哥过来看我一眼,给了我一个眼神,我就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站在门口,哥哥透过窗户看向里面,陆少还在重症监护室,这个病房现在住的是开心,卓风之前给找来的心理医生也在,看样子就是开心的病房了,她一面哭,医生一面劝说,瞧着就叫人心疼。

  哥哥先是沉重的叹息一声,跟着才说,“卓风给我打电话问我你那边怎么了,人也找不到,电话也不开,他知道不能总是找你,可有些事情你们还是必须当面说。分手了还是认识的熟人不是?还想做仇人?”

  我摇头,“没有,我只是……哥哥,你知道沈之昂心里多难过吗,如果换做是沈之昂的前女友总在身边出现,我也会吃醋啊,更何况现在不是没什么大事吗?”

  哥哥皱眉,有些不高兴,“说的什么话,你良心被狗吃了?卓风在帮你,知道吗?那个沈之昂是个什么样的人还不知道你就结婚了,这以后要是发生什么事情你后悔都来不及。”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沈之昂怎么着了,不是没事吗?

  我也皱眉,反驳,“哥哥,那是我丈夫,你不能这么说他,就算发生什么也是因为我,我不跟卓风来往没错,难道你还想我再离婚一次吗?哥哥,我的婚姻很好,真的,你别操心了,我知道我跟卓风分开你们都替我惋惜,可我们已经分开了,他之前的离婚都还没处理好,我们之间也不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