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1节

  第653章 不打搅你们私会

  九年来的生活到底是不平凡的,我从未安静的回头去看看我以前的人生到底是怎么个样子,此时回想,当真是一团糟呢。

  再一转身,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

  我情动之时,竟然有些想哭。

  九年了,陪在我身边的竟然一直都是他。

  我主动牵住他的手,就像很多年前的每一次一样,味道还是那个味道,温度还是那个温度,只是他消瘦了很多,没了以前的厚重,我也长高,穿着七厘米的高跟鞋,与他紧紧相依。

  沈青将目光收回来,无奈的摇头,“我长大了,呵呵,明天毕业后我也要接管家族的生意,当时还想要跟沈之昂好好的较量,谁知道他这就倒下了,我的嫂子还真是个厉害人物呢,你好,卓总裁。”

  他朝卓风伸手,卓凤看一眼,还是礼貌的轻轻握住,笑了,“幸会,早听说沈家二公子一表人才,今天终于见到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你陪着卓尔?”

  沈青呵呵的笑,“小叔子陪着嫂子也不是什么道德事情,我也是受人所托,不过人家夫妻之间我也不方便多说什么,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我就先走了,不打搅你们私会。”

  私会两个字咬的及其的重,好似就真的捉奸在床一样。

  我冷笑,“随便你怎么说,我已经决定的事情不会反悔的。”

  沈青哈哈的干笑三声,深看我们一眼,陡然凑进来,低声告诉我,“你跟卓总裁,一点都不般配。再有,你不如去查一查,当时沈之昂到底有没有出轨才是真的,还没证实什么就想着离开他,你当他是什么?”

  我……

  我一愣,等我抬头追问,他已经转身走了。

  人群热闹,周围满是嘈杂,他瘦瘦高高的身子早就淹没在人群中没了影子。

  卓风轻轻在身后扯我的手,我才坐下来。

  他盯着我脸看了半晌,才说,“回去吧!”

  我问,“回去?去哪里?”

  “我那里,那里始终都是你的家。”

  我摇头,“不再是了,你的家现在是你跟你妻子的,不属于我,我有自己的家。”

  他蹙眉,声音压低了几分,“那你就回沈之昂那里。”

  我讥讽道,“从前喜欢把我退给顾程峰,现在知道抢不走了就再一次打算将我退给沈之昂吗?姐夫,你当真是厉害呢,我自己的人生我自己做主。”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火气,说话很冲,可说完了我自己还后悔。

  使劲皱眉,咕嘟一口喝光了全部的酒,才吐了口气,“对不起,我心情不好,为什么现在来找我,知道我郁闷的时候喜欢自己呆着的,你现在来只能见我像刺猬一样的我。”

  他不在乎的轻笑,“担心你,知道沈青过来我就来了,走吧,太晚了,我送你回你的住处。”

  我怅然一笑,摇头,“不回去,太冰冷,我哪里都不想去,我现在就喜欢人群多的地方,你如果累了就先走,我不会出事的。”

  他没在说什么,只无奈的看着我,回头叫人又给我送了些酒过来,他没喝,只看着我一杯杯的将酒水喝光,瞪我终于喝的累趴下来,他一伸手,将我抱了起来。

  我趴在他怀里,使劲嗅身上的味道,可我满嘴的酒气,分辨不出别的味道来了。

  我死死的攥住他的衣服,胡乱说话,心碎,心伤,难过,委屈,都在这一刻说了出来。

  我后悔过,我无力的挣扎过,到底,我们是要面对现实。

  我还没离婚,他也没离婚,我们却相爱,可我们没了彼此非要在一起的用力和力气,有的只是这份暧昧不明,彼此分不开。

  第二天早上,我醒过来,瞧着周围熟悉的环境,豁然坐起来。

  沈之昂就躺在我身边,听到动静也跟着坐起来,脑袋上包的像个粽子,眨巴着好看到黑漆漆的眼睛看着我,满脸的担忧。

  我使劲皱眉,推了他一下,“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姐夫送来的。”

  我冷嗤,“是他送来还是你找到我?”

  他抿了抿嘴唇,递给我一杯水,我没接,他无力的放回去才说,“真的是他送来的,我没说谎。”

  我不相信!

  我掀开被子起身,呵!我没穿衣服。

  我尖叫,“啊……沈之昂,你卑鄙。”

  他一把将我搂住,按住我肩头,任由我发疯了一样的挣扎他还是捆着我,“我是男人,你非要扯着我,我哪里能走开?别生气,求你了,听我说,我跟她真的没什么,我当时也是吓到了,我以为我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儿,当时她的说我也是第一次听到,之后我去找过她,她哭着跟我道歉,那些都是她胡说的,我还叫人将她送了医院做身体检查,我没碰她,真的。”

  我渐渐地没了力气挣扎,只伏在他胸口大口喘息,脑子里面全都是昨天晚上的疯狂。

  可我当时将他当成了谁?

  我说,“我们做的时候我是不是念着卓风的名字?”

  他肩头僵了僵,摇头,“没有。”

  我不信,“是吗?”

  “真的没有,你叫我老公。”

  可我叫老公的男人有三个。

  我无情的戳穿这一切,我试图要他相信我不爱他,我要离婚,我不信任他,可他死沉的身子压过来,犹如钢铁,将我捆在身下。

  我无力的尖叫,本是热闹的大年初一就成了我的哀嚎。

  他一直压住我的身体,不想我动弹,等我终于平静下来,他才沙哑着嗓音说,“答应过我的,不离开我,除非我做错了事情,我肯定放你走,可我没做,你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我……

  我大哭,哀嚎的我释放着我心里的矛盾和无助。

  我闹够了,哭够了,我才知道,其实他在我心中是有位置的。

  我慌乱了,我习惯了生活中有卓风的存在,突然有人闯进来,硬拽着我叫我分给他一点爱,我慢慢的被融合进去,到了今日才知道,我早将沈之昂存在了心里。

  他继续问我,“忘不了卓风没关系,记得我就好,哪怕是为了一种婚姻责任,至少我们还在一起。”

  他疯了,疯了。

  我们都疯了!

  他帮我擦干净眼泪,回头给我看之前调查的有些东西和那个秘书的身体检查资料,之后就笑了,脑袋搁在我肩头,好看的眼睛像极了昨天晚上看到的烟火。

  我看着有些痴,伸手将他抱住。

  “对不起。”

  “该道歉的是我,之前我以为她说都是真的,没去调查,是我没处理好,我当时卑鄙的想隐瞒,事后才知道我隐瞒不了,所以一个人在会所喝了点酒,没想到她找到了那里,幸好你在,呵呵……”

  我抹掉泪水,主动承认说,“我不是因为这个道歉,我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我,我没遭遇小偷,当时我是与到了卓风,他不知道为什么找到我,我不想你生气,所以随便撒谎了。”

  第654章 我要你的人

  他半晌才哦了一声,点头,“其实我都猜到了,但是小偷的事情确实是真的。”

  我皱眉,不敢相信的问,“可我没遇到小偷啊。”

  他笑,轻轻剐蹭我鼻子,“是秘书做的,是她找的人,目的是要叫人吓唬你,可那个小偷认错了人,他将你之后的一个人看做是你了。所以我想,是否该感谢卓风,如果不是他,那那天小偷遇到的就是你了。”

  这……我扑哧笑出来,“真是太巧了。”

  事实证明,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儿?

  那个小偷在隔天的下午真正的找到了我。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很久的大柱子,陆少出事就是他做的。

  我与沈之昂和好,他送我到了公司,我出来去见客户,才到楼下,大柱子拿着刀子将我拦在了停车场。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装,是高档的牌子,脖子上挎着指头粗的金链子,手腕上的金表闪闪发光,要刺瞎了我的双眼。

  我站着没动,手里的车钥匙还没来得及按下去,身后跟上来的刘豆也吓到了,大气没敢喘。

  “大柱子,你现在混的这么好,还不好好享受生活?还来找我,对你有什么好处?陆少那边的事情已经查明了是你做的,你还不走吗?这里是停车场,监控多,保安也多,看到了这里的情况会很快报警的。”

  大柱子只冷笑,鸭舌帽抬高了一些,冲我冷笑,“卓尔,我该叫你一声姐姐吧?你还真是说对了,陆少的事情就是我做的,我做了我就承认,可我不会收手,我既然敢回来,我就敢于做一些叫你们拿我没办法的事儿,你那个废物老公找到了我又怎么样,还不是将我放了?呵!”

  沈之昂该是不知道大柱子跟我之间的恩怨,可他走后卓风也没再追究什么,为什么还是阴魂不散呢?

  “大柱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我不要你的命,也不要你的钱,我要你的人。”!

  他手里的刀子哗啦的一声抖开,由刚才一小节变成了长长的一条,周围全都是尖刺,这要是抽打在身上,连着皮肉就是一条血痕飞出来。

  刘豆这时候站了出来,怒吼,“你谁啊,还有没有王法,给我滚远点?小个子还想在这里打架?我体育生不是白学了。”

  我大惊,刘豆是体育生,身体强壮,耐不住大柱子是亡命徒啊,为了钱可利益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人,他能毫不犹豫的刺伤了陆少,就肯定不会在乎自己的生死。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能叫他伤害了无辜的刘豆。

  我死死的攥着刘豆的衣服,靠近几分,盯着大柱子手里的家伙,警告他,“大柱子,你有本事冲我来,恩怨是我们之间的,跟别人无关,你想叫我走我就跟你走,你想要我的命就给我个痛快。”(!≈

  大柱子呵呵的笑,“没想到你跟卓风别的没学会,不怕死倒是真的,好啊,我就成全你。”

  大柱子脚步飞快,犹如一道闪电,挥舞着手里的东西就冲了过来,刘豆情急之下一把将我推开,高举着手里的公文包就飞扑了过去。

  我惊吓不易,惨叫连连,从地上爬起来就追过去,只听嘶一声,公文包被那个奇怪的兵器扯开了,里面文件全都飞出来,白纸片子纷纷落地上,哗啦啦的响,伴随着刘豆的惨叫,我看到了喷溅在白纸上的血痕。

  我怒吼,不顾一切的直接撞上去,大柱子还想冲过来的身子就被我撞了出去,可我到底是太瘦了,他后退几步,站稳了又转身冲回来,甩手,手里的东西啪,咔嚓,拍在我后背上,我觉得骨头都要碎了,他猛地一拽,一条血痕,我甚至看到了剐在尖刺上面的皮肉。

  他大叫着再一次抬手,又一次甩过来,刘豆的咆哮冲破天,莆田盖地,转身一脚,闷在大柱子的心口。

  这一脚力气不小,大柱子猛地后退,咚一声整个人拍在地面,巨大的声音一阵地动山摇,周围暴起一层烟尘。

  我抢走了他手里的东西,甩手给了他一下,可我没拔出来,大柱子这会儿就爬了起来,看了我们一眼,满眼的血红,只一眼,就惊的我跟刘豆同时后退。

  远处,保安跑过来大吼,大柱子转身往外面跑,流了一地的血点子。

  刘豆痛的弓腰,满头的汗珠子,回头看我,大惊,“卓总,你,卓总,哎呀,你们还看什么,叫救护车啊。”

  我也不知道痛了,到了医院才知道,后背皮都没好地方,医生给我缝合的时候一直在念叨,“好好的皮肉,肯定要留疤痕了。”

  缝合的时候我都不知道痛,是否打了麻药都不清楚,我只担心刘豆别出事,好在,他当时只是手臂上刮了一下,没多大事儿。

  沈之昂来的时候疯了一样在跟电话里的人怒吼,这会儿我才知道,他一直都有人在暗中保护我,却因为当时我在地下停车场,他们的信号不好没找到我才出了事。

  他紧紧的握我的手,眼珠子通红的,紧咬着薄唇不吭声,当时保镖们过来,给了他们一个巴掌,全都跪在了地上。

  到底是医院,不能这么闹,我叫他们先回去,我也出了院,直接在家里养。

  沈之昂推了所有的事情在家里照顾我,这天晚上卓风来了。

  两个男人坐在楼下客厅,说话声音很低,我好奇在说些什么,想出去偷听,耐不住身后太痛了,我只能趴在床上昏昏欲睡。

  后来卓风进来,坐在我身边看着我,眉头一直拧着,说了什么我也没听清楚,只看着他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那个象征意义不同的戒指,闪闪发亮。

  他喂给我水喝,还是没说话,还是我先开口,“姐夫,这么晚了来做什么啊?”

  “看看你,大柱子已经抓到了,还没开口,这背后是谁还不清楚。”

  我点头,“小鱼小虾好找,关键是背后的大鱼,你别插手了,你的事情还没解决呢,周家那边没找你麻烦吧?”

  他无奈的吸口气,“没有,我很好,我会处理的。陆少那边手术很成功,人也苏醒了,多亏了你找的人帮忙。我那边很多事情都处理的很好,现在就是担心你。”

  我看着他,没说话,房间里面安静的好像只有我们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