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2节

  第655章 我老婆的手只能我碰

  我身后痛的犹如火烧,此时却像是有凉风在吹,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我低声问他,“姐夫,你要照顾好自己,好吗?”

  我既然决定了走进这个婚姻,也希望他好过,不要再停留在原地等我,不然我的负罪感更重。

  他没吭声,只轻轻捏我的手背。

  这份安静叫我的心更痛,被人揪扯着扭不开了一样。

  他对我说,“我希望你好,我无所谓。”

  我哭,咬着嘴唇,“姐夫。”

  “听话,别哭,我的事情你不用管,我回来就是希望你好,知道吗?”

  我点头,不想辜负他的期望,可我好过了是不是他就要走了?

  他帮我擦掉泪,勉强笑笑,“听话,好好养伤,这件事我会处理好,沈之昂的人都没什么经验,处理这样的事情我不放心,所以留了两个在附近,你别觉得我在监视你,是真的担心你,好吗?”

  我哪里还会拒绝,哽咽着答应,“好。”

  他离开后,沈之昂进来,坐我跟前,像刚才卓风一样捏我的手,似乎要抹掉所有卓风痕迹一样用力,捏的我痛了才松开我,“这笔账我记着。我老婆的手,只能我碰。”

  我无力的看他一眼,没有挣扎,任由他小孩子是的乱吃飞醋,药劲上来,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刘豆告诉我说公司最后的款项已经到位了,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他想趁着这段时间回家看看。

  过年刘豆都没回去,知道孩子想家了,就放了他的长假,临走之前他来看我,提了一篮子水果。

  我看着里面的火龙果舔了舔舌头,“给我切开,我想吃。”

  刘都不呵呵的笑,“卓总,你家那位虐待你啊,不至于馋成这样子吧?”

  我也跟着笑,牵动后背疼的我一头汗珠子,我无力的说,“是啊,虐待我,他说少吃一些东西会对我的是恢复有好处,所以很多水果不叫我吃,可我想吃,给我切开,我吃一点,剩下的你都吃了在包好,别给他发现了。”

  刘豆哈哈大笑,按照我的话做了,切开了二分之一的火龙果给我,余下的自己啃着吃,他嘴巴大,吃东西也快,我这边才吃了一半他都吃光了,还不忘将吃完的果皮包好,准备一会儿带出去。

  我吃着正酣,楼下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我跟刘豆同时一怔,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他比我速度都快,将我手里的火龙果抢走,一口塞进自己嘴里面,随便的摸了摸手,将果皮藏在书包里,装作没事人一样的坐着,等着脚步声慢慢接近。

  门推开,进来的是沈青。

  我松口气。

  刘豆咕嘟一声,刚才没来来得及嚼,此时有点噎,才下去,发出一声咕嘟,脸色就顺畅了。

  我忍着笑,刘豆却没忍住,噗嗤的笑出来,问沈青,“是沈总的弟弟吧,我们见过的。”

  沈青不知道什么事情,愣愣的点头,走过去跟刘豆握手。

  刘豆也起身提着书包要走,“卓总,我回去十几天就行了,这边我还跟进了一个合约呢,我回来要办成了才行,房价不是目的,目的是要赚钱。嘿嘿,那您好好养着,我走了啊。”

  我挥手,跟他心照不宣。

  沈青坐在了刘豆刚才坐着的位置上,看一眼水果篮子,好奇的问,“这水果篮子谁抠了一个出去?孩子也是不懂事,送东西不看看?”

  真是冤枉,我帮刘豆解释,“我叫他拿去给我打皮的苹果,谁知道我手不好用直接掉地上了,他就给扔了。你来做什么?”

  他哦了一声,看一眼已经走了的刘豆,关了房门,声音放低,“沈之昂可是不欢迎我来的。”

  在我看来,两兄弟的关系该是不错的,虽然说沈青从来都没有叫沈之昂哥哥,可之前沈之昂住院的时候沈青就去照顾了,还特意去找了我,能看出来沈青与沈之昂之间的关系至少比一般的兄弟关系都要好。

  我点头,“那你还来?”

  “这不是担心嫂子吗?”

  他自己从篮子里面抠了颗葡萄出来,想吃,又停下来,直接提了一串,自己去卫生间洗好了端出来,放我跟前,突然又时拿了回去,“他说你不能吃的。”

  我无奈的舒口气,沈之昂有点小题大做了,医生说的量可是很多的,我吃一点算什么?

  “给我点吧,我最近就想吃水果。”

  他犹豫了一会儿往我嘴里面塞了两颗,“只能吃这么多,够了,回头想吃等你好了我请你。我说正事。”他身子往椅背上靠近,吃了一颗葡萄,含糊不清的说,“沈之昂没说吧,他生意最近忙的很,要扩建,吸收了两个小公司,这会儿要开始做大了,之前我爸说给他资金,他没要,看样子是想要自己做,我爸的关系都没有用,我还以为他真的想做点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谁知道竟然是在做蠢事。”

  我皱眉,沈之昂可不会做蠢事,他做生意向来谨慎小心,沈青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直说吧,别打哑谜,我没心思猜想。”

  他呵呵一笑,眉头飞扬起来,“不知道了吧,他要做的是收购卓尔集团。”

  我深吸口气。

  我的卓尔集团也没上市,受够也谈不上,只能说是吞并,他的公司那么大,一跺脚我这边就没生意做了,所以沈青说的就是卓风的卓尔集团了。

  “我姐夫的卓尔集团现在还剩下多少?资金是不少,可不是都已经被冻结了吗?并且我姐夫现在也没在做生意啊,他在帮着陆少做线下的货源呢,沈之昂收购我一个死了的公司做什么啊?”

  沈青哼道,“不懂?”

  我还真不懂。

  沈之昂这么做也没好处啊。

  他笑,“你是真蠢还是真聪明?我看你也不错啊,自己开公司还读大学的,怎么一遇到卓风的事情就自己没头绪了。”

  是啊,我也纳闷。

  我急道,“说不说?不说我自己去问他。”

  他哈哈干笑,扔了一颗葡萄在嘴里面,“我告诉你跟你去问的能一样吗?我告诉你,是叫你提醒一下卓风,沈之昂也不会说什么,可你要是自己去问,沈之昂只能叫这件事做的更快,懂了?”

  我懂。沈之昂说过,只要是我的东西都要拿回来,哪怕是我的手被卓风握着了他都不愿意,非要再捏回来,那么从前的卓尔集团也有我的一部分,可那只是挂牌的公司,我没参与,他争抢有什么用?

  “沈青,这里面还有别的事情吧?”

  沈青一点头,带着水的手指头戳我额头,“还不笨,没错,还有别的事情。知道我们沈家私生子多吧,呵呵,我爸爸一把大年纪了还在外面风流,现在还有一个才一岁多的弟弟,老来得子,他自然是喜欢的,可那个弟弟现在是卓风的儿子,你说他心里多难过?自然是要抢回来,可是卓风不给,婚都不离,老婆孩子都给藏起来了,我爸爸这边找不到人,一定要想点办法啊。”

  啊,所以沈之昂这是在帮他父亲抢儿子吗?

  第656章 报应到了

  我摇头,不相信的问,“沈之昂不会帮助你们家里的才对啊,这么做对他的地位没好处。”

  沈青撇嘴,“你说没好处?我可不信,沈之昂一辈子都在想回到沈家,但是如何回去,怎么回去就不一样了,他现在这么做不就是想光明正大的给自己找个回去的方式方法吗,最关键的是,这个办法如何光明正大?最直接的就是帮助我爸爸找到那个孩子,之后呢?沈之昂会得到我爸爸给他的一半家产,余下的我们几个兄弟平分,啧啧,真不公平,就因为他沈之昂手段残忍,是我爸爸最爱的女人的儿子就可以优待,我不会叫这件事放生的,正如你也不想叫卓风再多一个敌人是一个道理,知道吗?”

  我倒抽口气,这件事真的,很难做啊。

  沈青走后,我就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如果真如沈青所说,那么沈之昂不就将我也变成了帮凶?

  卓风不能出事。

  我心中坚定的想。

  可我还不知道如何跟卓风说,他那边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才对,所以,我要从这沈之昂这里做点什么才行。

  正琢磨着,沈之昂回来了。

  他笑的满面春风,看样子还挺高兴。

  我问他,“什么事啊?”

  “好事。”他轻轻的捏我鼻子,亲我一下,看了一眼盘子里面的葡萄,问我,“你吃的?”

  “你猜。”

  “谁来过?”他脸色瞬间不好起来。

  我笑,“你弟弟,你那么不欢迎他来?我自己在这里实在无聊,多一个人陪我说话不好?”

  “不好,谁来都行,卓风来都可以,他不行。”

  哎?

  我盯着他的脸色看了又看,没看出什么不对,他的话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那个弟弟不错啊,一直在帮你做事,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他没吭声,只将葡萄收走,看了一眼过篮子,放到了一边,去衣柜翻找了一件欢喜的衣服才回答我,“因为他不是我弟弟,我弟弟早不在了。”

  沈之昂亲眼目睹两个比自己小了两三岁的弟弟被车撞死,这份阴影在心中是如何都磨灭不掉的。

  当时他还那么小,被父亲的妻子的人追杀,要面对饥饿和寒冷,面对恐惧和求生,能够安全走出来已经不容易。

  可沈青对他确实不错啊。

  “之昂!”我叫住他。

  他半个身子已经进了卫生间,听到我叫他又侧过身来看我,“他的事情我过段时间再告诉你,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现在不想说,好吗?”

  我点头,不逼迫他,人都有心理阴影,好比我,当年见到父亲和瘸腿张,也会叫浑身发抖,现在已经没有那种畏惧的感觉了,那段时间父亲被利用总是来骚扰我,卓风找了律师,彻底的将他送了进去,听说最近身体不好,保外就医,可是没批下来,整个人病了没得抑制,想想就知道下场该是如何惨烈了。

  至于瘸腿张,自己将自己摔死了,后果更加凄惨。

  这都是报应,不是不报,是时候味道。

  沈之昂洗澡出来,身上带着水汽,捏我脸颊的手也有些温润,问我,“想什么那么出神?”

  我一怔,吐了口气,摇头说,“在想我那个不是爸爸的爸爸。”

  他愣了一瞬才说,“忘了吧,人都那样了,报应到了。”

  是啊,可是有些事情是忘不掉的。

  在我的坚持一下,沈之昂才同意我去监狱里面看他,意外的是,卓风也来了。

  在在外面等待的时候,卓风赶到,他很紧张,他能够体会到我那段时间的悲苦,是他一路陪着我走过来,亲眼目睹了我一切不幸。

  “姐夫,我没事的,我只是想在最后问他点事情,是关于我表姐跟我哥哥的,从前的事儿对我没多大影响了。”

  卓风轻轻点头,习惯性的想抱着我的,可伸出来的手在还没出碰到我肩头的时候就只能收回去,尴尬的冲我笑笑,“进去吧,有事叫我,我在这里等你。”

  我笑着点头。

  这里规定只能一次进去一个人,所以我只能自己走。

  进去的路有些长,途中三道房门,开了锁,锁了开,我等着有些焦灼。

  他很消瘦,从前我还能叫爸爸的人,此时到底还是成了陌生人。

  他瘦骨嶙峋,早已没了从前的样子,坐在玻璃后面,好似一句带着皮囊骷髅,眼窝深陷,挑起的眼皮都很沉重。

  他看到我后有些激动,死死的抓着玻璃,瞪着眼睛看我。

  我坐下来,安静的看了他很长时间。脑海中不断的跳出从前的事情。

  他的一举一动,捏我的时候的享受,恨我长不大的时候的那种渴望,以及酒醉之后的变态扭曲,都在我脑海中蹦跳出来。

  很久后,我才开口说话,透过沉闷的玻璃罩,传过去,我尽量叫自己的声音压低,沉稳,充满力量。

  “你还记得我二表姐吗?”

  我问他。

  他含泪,一点头,泪水就流了下来。

  我想,他是知道自己的错误了吧?

  他说,“那是我女儿,我的女儿。”

  嗡!

  我的脑袋轰然炸开了,当年的事情那么乱,那么复杂,小小的我如何都想不明白,事到如今一切真相大白,竟然是这样的令人难以接受。

  他的亲生女儿,忍受他的凌辱,多大几十次,可他竟然是知道的。

  “你知道?”我竟然白痴的再一次确认。

  他点头,又摇头,抹掉泪水,“后来才知道,她怀孕了,孩子是个傻子,你妈告诉我,她是我亲生女儿,可都晚了,晚了。”

  他激动地的身子在抖,毫无血色的脸渗透出一丝丝难看的黑来。

  我怒瞪着他,这就是禽兽的本来面目吗?他在知道是自己女儿的情况下,还是性侵了她,并且生了孩子,那孩子呢?

  我真后悔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个愚蠢的白痴,我什么都不知道?

  “孩子呢?”我强忍住心中的颤抖,大声的问。

  “死了,傻子活不长,家里没饭吃,你奶奶容不下,当时还当做是你妈生的,可是瞒不住了,就将她给嫁人了。”

  “畜生!”

  我激动的豁然起身,不顾身后的皮肉还在隐隐作痛,粗暴的拍打面前的玻璃,如果可以,我真想现在就钻过去,直接撕碎他的一切。

  为什么世间要有这样的人存在,为什么?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这是禽兽不如,还不如我从前在山上放养的几只野猫,小动物尚且知道人情冷暖,他却能做出如此狼心狗肺之事。

  我狠狠的拍打玻璃,一声声沉闷的嗡响,身后的女警察将我脱出来,撕扯中崩开了我身后的药线,血水染了我们两个人一身。

  女警察也吓坏了,外面站着的卓风和沈之昂也吓坏了,同时跑过来。

  我却将手递给了卓风,大叫,“姐夫,我好恨,我恨,我要他死!”

  卓风一把拉住我,抱我在怀里,轻轻拍我脊背,重重点头,安慰我,“好,好,我会叫人去做的,别激动,这件事过去了,别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