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3节

  第657章 别跟他联系

  我放声大哭,这份温柔一直都没有变,可我却已经千疮百孔,如何都温暖不了我的身。

  良久,身后传来沈之昂的说话声,我茫然回头,看到了他一张受伤的脸,这会儿我才清醒我抱着的是我的前男友而不是我的现任丈夫。

  “之昂,我……”

  沈之昂没吭声,只将我拉走,直接抱我上了车子。

  车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回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卓风,他白色外套上染了我的血水,触目惊心,眉目不展的他浑身透着冷霜。

  如果我没结婚,如果我没一再将他推开,是否现在冲过来不顾一切将我带走的人就是他?

  泪水成线,我却被沈之昂搂紧。

  到了医院,医生说本就不容易愈合,现在怕是要感染,叫我必须住院。

  沈之昂忙前忙后,处理好了一切提着一些生活用品回来,坐在我身边,修长的手指头轻轻划过我的鼻子,最后捏在我脖子上。

  他没收紧,可我还是情绪紧绷,生怕他的手就捏住了不放开。

  我紧绷着身子,看着他的眼睛,里面的温柔已经不在,有的只是一层层的冷。

  我轻声叫他的名字,“之昂。”

  他身子一颤,缩回了手,转头看向了别处说,“等你好了我再抱回来,我老婆只能我自己碰。”

  我偷偷吸口气,无力的辩解早就无用了,现在只能保持安静。

  这会儿,他的电话响了,终于打破了彼此的尴尬,他接起来,压低了声音,对方的声音却很大,“沈之昂,你疯了?我的公司你也敢碰?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当年冯科都礼让我三分,你一个私生子算个什么东西?”

  对方是个男人,语气粗犷,听着还有些熟悉,我正在想是谁。

  沈之昂说话了,“杜老板,你这么说我可是惭愧,我在您那里的确不算什么角色,可我知道您背后的人是个狠角色,既然你都知道了是我,该知道我目的。”

  杜老板,陆少生意上的伙伴,背后与卓风的关系也很好,他那边总是能够找到便宜的货源,后来我姐夫出事,陆少也受牵连,他就金盆洗手自己做了正经生意,这几年做的还不错,直接上市了,股票市值也很高。

  没想到,沈之昂的手直接伸到了他这里。

  可沈之昂没防备着我,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不知道我也认识杜老板?

  杜老板又在电话里面一阵咆哮,跟着电话就断了线。

  沈之昂又打了一个电话才跟我说,“我请了胡工照顾你,你不要乱走,实在太闷了就跟我打电话,我去去就回。”

  我点头,目送他离开。

  他走到门口又突然侧身回来,交代我,“别跟他联系。”

  他说的‘他’是卓风。

  我笑笑,对他摆手。

  可我不能不联系。

  卓风出事,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沈之昂是我丈夫不错,我也不能因为我跟他结婚了就分不出是非曲直啊。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看着卓风这边出事置之不理。

  我打了电话给卓风,卓风没接,给了回了信息,“我马上到。”

  他要过来了。

  卓风来的时候带来了一个国外的医生,医生提着黑色小包,拿出来几个瓶子的药水给我,分开,写了一份详细说明,放下后交代了卓风几句就走了。

  卓风坐在我身边,眉头打结,半晌才说,“他已经得了肝癌,活不了几天,我在里面做了点手脚,这辈子都出不来的,病也不会给治疗,所以你该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样。”

  我自然知道。

  那个作恶多端的男人,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我自然痛快,可我高兴不起来。

  “姐夫,我心里堵的难受。”

  “过去了,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村子也不在了,人也不在了,你要往前看,知道吗?”

  卓风是担心我再回到之前的状态,那几年我过得畏首畏尾,一点点的波折都能叫我几天睡不好,他这两天都在担心我的心里问题,见我没事也就放下心来,告诉我说,“不要再去了,里面的日子也是不好过的,你过去了是能给他造成不小的影响,可对你的影响更大,听话,不要再去了。”

  卓风轻轻握我的手,揉我头顶。

  他的眼神温柔,面容紧绷,浑身都透着担忧。

  “姐夫,我没事,别担心我,真没事。对了,姐夫,我有件事想问你。”

  “说吧。”

  “你知道杜老板吗?”

  他深看我一眼,没说话。

  “你都知道什么?”

  卓风是真聪明啊,我这么一问就知道我要说什么。可我知道的还真不错,杜老板背后是否跟卓风有联系我都不清楚,我贸然说了什么万一误会了呢?

  卓风也是心狠手辣的人,他要是察觉了肯定会动手,可他要对付的是我的丈夫啊。

  我无奈蹙眉,就没说,这件事不到万不得已还真不能说。

  “姐夫,我,就是问问,突然想到了他那里可以拿到货,我想是否跟我合作一下。”

  卓风将信将疑,看着我的眼睛没多问,只点头,“我叫陆少联系吧,我已经不在商场上混了,所以不清楚这些,除了生意上的事情你都可以找我,尤其是你的身体,一定要照顾自己,知道吗?这些药留下来,自己涂抹不了就叫胡工帮你,按照上面写的涂抹,相信会祛除疤痕的。”

  卓风没看到我身上还有别的伤痕,自然是不了解,这一次的后背再多几条伤疤我已经不在乎了。

  可他的好意我还是要领的,毕竟,他还是我亲人。

  “姐夫,我知道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这段时间都在照顾陆哥很累吧?要注意休息。”

  他没急着走,又坐了一会儿,我担心沈之昂回来跟他碰头,徒增不痛快,催促了他好几次他才走,可事情啊,往往就是这么叫人难以琢磨。

  到底是遇到了。

  沈之昂提了晚饭进来,看到卓风在这里的那一刻,收送了,晚饭落在地上,啪叽一声,里面的汤汁洒了出来,溅起来老高。

  卓风站着没动,背对着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我也紧张了,真怕两个人再打起来,直接就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连忙解释,“之昂,是我求我姐夫找的国外的名义给我拿了一些药水过来,之前我受伤就用过的,所以就叫我姐夫过来了,我……”

  沈之昂冷笑,大胆了我的话,看向我,挑眉戳穿我的谎言,满脸的讥讽,“是你叫他来的还是他自己要来?我说过不准你跟他联系的吧,现在是你没听我的话还是说你在撒谎呢?卓尔,你是不会撒谎的人,现在的脸为什么那么红?你紧张什么?”

  我激动的要坐起来,卓风回头,按住了我肩头。

  我惊得缩了缩脖子,沈之昂的话犹在耳畔,他说过我只能他碰,我真怕卓风离开后沈之昂能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我继续说,“之昂,是真的,我没说谎,我……”

  第658章 警告

  卓风却道,“是我自己过来,我知道她背后的伤口不容易痊愈,所以去找了医生,直接过来没跟她打招呼,你有脾气冲我来,别跟卓尔过不起。这件事说到底,我也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你沈之昂如果非要误会什么,我也没意见,但你要想想卓尔,她跟着你整体提心吊胆,外面受了委屈不说,在你身边还要忍受你的压迫,你这个做丈夫的合格吗?”

  卓风的话说的不急不缓的,好像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每一个字都尖利的戳在沈之昂的心口。

  沈之昂怒瞪着他,眼睛通红,脸上满是冰霜,拳头都握紧了。

  我也紧张起来,盯着沈之昂的手,生怕他的拳头就落在卓风的脸上。

  不想,卓风的拳头更快,先打在了沈之昂的下巴,沈之昂脑袋往旁边偏移,看样子卓风没用力,他一点事儿没有,只是这一拳头无疑挑起了沈之昂的全部火气,他暴怒,举拳头要还击。

  我大叫,“之昂!”

  这一声叫喊反倒叫事情更麻烦了。

  我无时无刻都在暴露我的内心,我如果偏向于他,是否刚才大叫的时候就来呵斥的是卓风,而不是要还手做正当防备的他?

  我心虚的看着他的眼睛,渐渐的垂眸,低声说,“对不起。”

  沈之昂更加暴怒,一拳头砸了过去。

  卓风没有躲,只告诉他,“有事情冲我来,别动卓尔。我警告你!”

  卓风撞他肩头,沈之昂身子往后面闪了闪,没动,气氛怪异,紧张,想就要爆开的冰锥。

  卓风离开,摆动的病房的门哗啦啦的响。

  房间里面只有沈之昂的咆哮,一拳头砸在了墙壁上。

  我皱眉看着这一切,心口在滴血。!

  如果可以重来,我刚才一定要忍受住不叫自己偏向于卓风,是我的错,我的错。

  沈之昂回头警告我,“卓尔,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的心也是肉做的,你如果觉得无所谓,我们离婚,我放你走。”

  我没吭声,责任也好,工具也罢,是我选择的他,因为我还对卓风放不下就伤害了他,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我知道我自己懦弱,对卓风总是逃不开忘不掉,可我在努力啊,我现在不是已经走出来了?即便不想要卓风,我也在成长。

  我坚持说,“我不离婚,我不会跟他在一起的。”(!≈

  沈之昂怒吼,回头扫掉了桌子上的药水,指着我暴怒的低吼,“别后悔,我们现在回家。”

  他抱着我出了医院,叫人按照那些坏了的药水在国外尽快买回来,我们回了家中,他锁了房门,衣服都没脱下来就冲了进来。

  钢铁一样,干涩的疼痛叫我惨叫。

  他不顾身下的我如何的痛苦,一此次的剧烈撞击,发泄心中不快。

  我忍着,除了尖叫我没有任何动作,像一只死狗。

  良久,他终于发泄了两次后累在我身边,大口喘息的看着我,汗珠子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眼中却满是泪。

  我浑身无力,身上身下早就痛的没了知觉,只眨巴眼睛看他的脸。

  他啊,其实是个好男人,只可惜,遇到了我这个坏女人。

  “之昂,对不起。”

  他哽咽,搂紧我,啃咬住我肩头,“卓尔,你叫我怎么办就好?”

  我也不知道,我不想离开他,不想他变成第二个顾程峰,可我做不到这么快的忘掉卓风。

  “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他没吭声,只松开了嘴,一次次的亲吻我,身后的伤还在痛着,却不及我心口的痛的十分之一。

  “卓尔,卓尔,我爱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

  可我却无法直接回应说我爱他。

  我哽咽,“之昂,我不会离开你的,不会的。”

  他轻轻的抚摸我的皮肤,从前的伤口留下的不可磨灭的伤痕凸起,在他的指腹下滑动,手感一定很差,可他还是一次次的轻轻抚摸,像是在欣赏一件宝物的小心翼翼。

  “对不起。”

  他在我耳边低声呼气,汗水粘稠在皮肤上一阵酥麻。

  我低声问他,“之昂,还想要吗?”

  他一怔,在身后轻轻捧住了我的身体,“对不起,刚才我是我禽兽,以后不会这样了,对不起。很痛吧?”

  我摇头,“能帮我洗一洗吗?”

  “我去打水,你别动,千万别动。”

  每次他都会弄疼我,我却像是上瘾了一样的想叫他一次次的狠狠要我,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叫我心里得到一丝宽慰。

  他洗了毛巾,帮我一点点擦干净,最后还用了温毛巾敷在身下,我觉得舒服了不少,在他怀里渐渐的睡着了。

  早上,背后一阵凉意袭来,我豁然惊醒,他按住我肩头说,“别动,是药水,药水已经买来了,我再给你擦药水。”

  “几点了?”我问。

  “九点,饿不饿?”

  “还好,我想喝水。”

  “好。起来,我喂给你喝。”

  他端着水杯过来,抱起我,有些温的水送我嘴边,关照我说,“放了盐,味道有点不对吧?”

  我皱眉,笑了,“是啊,放多了啊。”

  “那我再去做个柠檬水,煎饼也该差不多了。”

  我趴在床上等,没多会儿他就跑了上来,端着煎饼,还有两杯柠檬水,放下后抱着我起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山口在愈合,就觉得身后的皮都在紧绷,好在不那么痛了,只是身下昨天被他弄到还在隐隐作痛,坐着也火辣辣的。

  我皱眉,换了好几个姿势都觉得难受,他看出来了,抱着我亲了好一会儿,“对不起,以后我不这样了。”

  我没怪他,他在我身边是最受委屈的,他如何发泄我都不怪他。

  “之昂,你不吃吗?”

  他笑着摇头,“我吃过了,给你留的,吃吧,吃完了我们出去走走,今天天气很好,适合出去走走的。”

  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外面的艳阳高照,我想了想,摇头,“我有点疼,你还是给我用毛巾敷一下吧,我不想出去。”

  他满脸愧疚的点头,“好,你先吃。我去烧水。”

  水壶吱吱乱叫,楼下传来了他手忙脚乱的声音,一会儿就端着水盆上来,氤氲的水汽挡住了他的脸,他用热水烫了毛巾,等水温凉了下去才拧出毛巾给我,“我给你敷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摇头,晚上赤诚相见还没觉得什么,可大白天的这样子就算是夫妻也还是有些难为情,“我自己能行的。”

  “别害羞,我来吧,你躺好,别乱动就行,疼了就告诉我,家里好像还有药膏。”

  药膏啊,从前都是卓风准备的东西,他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莽撞了弄伤我,所以常备着,可我只在第一次采用过。

  可现在,却成了家中必备了。

  我无力的舒口气,有点任命的一点头,“那好吧。”

  身下传来温热,我舒服的恩了一声,渐渐的这份热量就蔓延了全身,身上冒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子。

  他的手指轻柔,在我的皮肤上一点点的游走,最后落在了两腿间,我陡然抖动了一下,鸡皮疙瘩就冒了一层。

  他在我身后,双臂撑起来,轻轻的呼吸,喷在我耳畔,“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