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节

  第62章 不害臊

  我一怔,有些茫然的蹙眉。

  他继续说,“对不起,我忘了你还没答应我做我女友。”

  “……顾程峰,我……”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想如何他刚才继续的话,那我可能就同意了呢?

  其实我也挺纳闷,我这份感觉是什么?我明明喜欢的是我姐夫,我却从未拒绝过他的任何亲密,如果我坚持告诉我姐夫我不想做顾程峰的女友,他是否还会将我送到这里来?

  或许是因为我自私吧!

  自私的要霸占姐夫,现在又自私的霸占顾程峰。

  他扭头看我一眼,无奈的冲我笑,“傻子,没关系,是我太着急了。”

  不,是我太混蛋。

  我垂下头去,靠在他肩头,“对不起。”

  他没吭声,只将我抱在怀里,很长的一声叹气,沉重而又令人心碎。

  晚上的时候,我终于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

  顾程峰要我睡别的房间等着姐夫过来接我,可我却想跟顾程峰一起睡,不回去了。

  他起初还嬉皮笑脸的逗我,“你傻不傻,要是我忍不住怎么办,你知不知道第一次对你意味着什么?国内很多女孩子被教育的很注重第一次,你不也是吗,非要留给你姐夫。”

  我摇头,“我不在乎,我的教育里面就只有生孩子,那些不重要,并且……”

  我没有再往下说,并且后面的内容很难以启齿,我想说的是从前那些懵懵懂懂的事情早就见过,甚至险些就尝试,并且那个人就是我父亲,我总是排斥的。

  可现在我不排斥了,是否不排斥了就是喜欢?

  我也分不清楚。

  反正我现在不想离开顾程峰,安慰他也好,说我利用他忘掉我姐夫也好,我都想开始一下自己的新生活。

  没有姐夫,没有那些纷纷扰扰和我的不甘心,一心只看着姐夫幸福,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很好。

  “我今天不想回去了,跟你睡,你想,你想做,我同意。”

  他呵呵的笑,“不害臊。”

  尽管这么说,他还是搂我肩头,“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可我高兴,你利用我忘掉你姐夫,我高兴,至少我还有利用价值。”

  他说的我心里虚的慌,推开他,“讨厌,我自己睡去。”

  他在我身后哈哈大笑,“就该这样,别想勾引我,我是一个定力很好的小处男。”

  我回头瞪他一眼。

  他笑的满脸无害,还要来追我,我直接跑进房间,碰一声关了房门。

  他在外面对我说,“好好睡,卓哥马上估计会很晚,实在不行你就睡这了。”

  “……哦。”

  我靠在门上,听着他的脚步声,似乎没走多远,我突然叫他,“顾程峰。”

  他很长时间才回我,“我在。”

  “……没事。”

  外面仍旧没有声音,过了很久才传来他下楼的声音。

  我靠在门上,看着眼前收拾的干净的房间,全无困意。

  姐夫来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车灯在外面亮的好像白天。

  他的脚步很轻,在楼下与顾程峰还说了会儿话才上来。

  我主动给他开了门,提着书包,“姐夫,我早就收拾好了,我们回去吧!”

  我没等他的手过来牵住我就自己往楼下走,他在门口楞一下才跟上我。

  坐在车子里面,卓风也一直没说话,到了住处,下了车子,他才问我,“怎么了?”

  我摇头,“没事啊,就是一直在等你过来接我回来。”

  他瞩目的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沉默了很久才说,“进去吧,进去说。”

  进去后,我果然看到李思念在这里。

  我冲她笑笑,打了声招呼就直接进了我的房间。

  躺在床上,我没脱衣服,抱着熊猫,仍旧没有任何困意,似乎周围的味道也变了,床也变的陌生。

  外面是两个人的说话声。

  “卓尔怎么不高兴,你又训她了?多大的孩子了还训,大姑娘了。”李思念的语气温和的好像今天雨后的阳光。

  “没有,估计是跟顾程峰闹别扭了,你先上去吧,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

  李思念没吭声,也没走。

  过了一会儿,卓风又说,“别闹了,你先上去。”

  “……卓风,你到底想怎么样?卓尔心情不好你也这样,你这么容易被她牵动,还叫我来做什么?”

  我的心一痛,紧紧的闭上眼睛,仍旧毫无困意。

  “别乱说话,我真的有些工作要忙。”

  紧跟着,传来了一声巨响,李思念摔门离开了。

  外面传来姐夫的一声叹息。

  我也蒙着被子,叹息声就好像撞在周围墙壁上的闷响,敲打在我的胸口,十分沉重。

  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外面的声音,我没在意,继续沉睡,不想身边坐过来一个身影,我勉强睁开眼睛,摸着黑,看着他。

  姐夫背对着我,坐在我的床边,双臂放在膝盖上。

  我碰他一下,他整个人僵硬着扭头看我,那只温热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腕,却没说话。

  我感觉得到,姐夫有心事,很难过,无法言说,更不知道如何做。

  “姐夫,你不睡觉吗?很晚了。”

  “恩,坐一会儿,等你睡着。”

  我起身,抱住了他的腰,姐夫的身子又僵一下。我继续抱紧,将脸紧紧的贴在他的怀里,他仍旧僵坐着没动。

  “姐夫,你,你留下来吧,睡在我这里。”

  他一怔,却笑了,“别胡闹,我是过来看看你,快睡。”

  我哪里还睡得着。

  哎呀,我就是那个小骚包,白天还想着不理会姐夫,可看到了他我就情不自禁,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扒光了跟我扯上点关系。

  “姐夫,我会做,我知道怎么做,我不怕疼,你,你留下吧。”

  “别乱说话,我就是担心你。”

  啊?

  担心我心情不好?不对,不对。

  那是担心我什么?

  我仰头看他,黑幕之下,他的眼睛仍旧灿若星辰,好像闪闪发光给我指示的明灯。

  我深吸口气,觉得那眼神太耀眼了。

  “姐夫,你,你担心我被顾程峰……”

  他这才身子松懈下来,轻轻揉我头顶,“没有最好,睡吧,有我在,我一直都在。”

  真好,他一直都在。

  我有些庆幸没跟顾程峰怎么样,要不然姐夫知道了还会说他一直都在我身边吗?

  后半夜我睡的很沉,不知道姐夫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看着身边仍旧留有的坐着的痕迹,心中安定了不少。

  姐夫今天不忙,他说带我去附近的商场,买一些法国货。

  我兴高采烈,牵住姐夫的手,逛遍了每个地方。

  我们满载而归,我提个我最喜欢的书本袋子,他提着给我买的衣服鞋子,还有一些我从来不用的化妆品,他告诉我说长大了该懂得社交,以后有机会就带我出去。

  我笑着点头。

  路过一家很好看的咖啡厅,我们坐进去喝咖啡,我学着姐夫的样子拿着勺子一点点的将咖啡搅匀,这里的咖啡很浓,味道也有些怪,却好像里面放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喝起来十分诱人。

  我们混到了下午,姐夫才带着我回去。

  不想,住处门口站着李思念。

  她没进门的钥匙,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好像受气包,可怜的不得了。

  却在见到我们的时候冲着我们傻笑,“回来了,我等了一会儿了。”

  卓风笑笑,“恩,才回来,不是告诉你了我们回来很晚咱么还在这里等?”

  李思念摇头,“没关系,时间多,交接工作做好了,你那边也忙完了吧?”

  “是,忙完了,我们后天出发。”

  我好奇的问,“后天去哪里?”

  不等卓风说话,李思念回头轻轻的点我鼻子,“带你出去玩,小丫头。”

  看起来李思念心情很好,笑的眼睛都完成了月牙形状,她轻轻点我鼻子的样子就好像我表姐。

  我看的楞了一下。

  “对了,李妍也去,你们不是同学吗,还有个玩伴。”

  昂,我什么时候跟李妍玩到一起去了?

  可看着姐夫也高兴,我就没说什么了。

  李思念今天带来了很多的菜,姐夫在厨房忙的脚不沾地,等几样刚出锅的菜端出来,香气宜人,我们围坐在一起享用的时候李思念提议要喝酒。

  我也想喝,卓风就同意了。

  三个人开了瓶红酒,吃着中国菜,喝的漫不经心,饭桌上的气氛也是难得的融洽。

  看着卓风看着李思念的眼神,我有种错觉,他还是喜欢她的吧!

  就像顾程峰说的,不喜欢能答应继续交往吗?

  是啊,我算是明白了,姐夫是个正常男人,睡多了不就产生感情了?

  哎……

  我将最后一口酒喝一饮而尽。

  姐夫却看着我笑了,又提着酒瓶子给我倒酒,“没想到酒量不错,看来以后要多带你出去转转了。”

  他说的是出席各种酒宴。

  我之前去的时候他只安排我坐在角落吃东西,看热闹,从来不叫我碰酒,现在这么说,他是觉得我真的长大了吗?

  我冲他笑,我想我可能是醉了,看不清楚他的眼睛,却能看到他的眼神多停留在李思念那里。

  酒醉导致我睡的跟一头猪一样,半夜口渴起来找水喝,就听到楼上的声音。

  那声音……

  第63章 疼

  我站在楼下竖起耳朵听了很长时间,却没能辨认出到底是怎么回事,时有时无,或者说两个人已经结束了又在温存?

  我的心,疼!

  抱着水瓶子咕嘟咕嘟喝了一瓶子,我才往回走。

  隔天早上,我顶着两只熊猫眼,看着卓风在厨房做早餐。李思念在卫生间化妆。两个人都神采奕奕的,我却没了精神。

  卓风开着车子载着我们出来的时候是中午,到了市中心,姐夫又在车后面拖了一辆木船,放了几个帐篷,这才离开。

  姐夫带我去的是附近的山林,适合野游,有山有水,不比岛上的环境差。

  我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就在乡下长大,对这样的环境格外的情有独钟,所以倍感欢喜。

  “卓尔,你去那边帮李姐姐将帐篷支好,我架篝火,我们做烧烤吃。”卓风笑着冲我挥手。

  我转身看一眼李思念,对姐夫点点头,走了过去。

  “姐姐,我帮你啊。”

  李思念将帐篷的一角递给我,“这边拉开,等我说你拽就拽,别剐到了手。”

  “恩,知道了。”

  我拉着帐篷一角,等她那边抖开对我对我一呦呵,我也将帐篷打开,她往后走,我也往后面走,拽开四角巧劲用力,帐篷就开了,她在另一侧将绳子系好,我这边弯腰也开始系绳子,等我们都起身,我看到李思念蹲坐在地上,脸色不好,我好奇过去,这才发现她的手被划破了。

  “姐姐,没事吧?”

  “没关系,就是刚才你力气太大了。”

  啊!

  我满是愧疚的帮忙过去吹,她笑着摇头,“没事,你去那边帮我把药箱拿来,包上就好了。”

  我拿来药箱,手忙脚乱的帮她包好,连声道歉,“姐姐,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东西这么厉害,真对不起。”

  她笑,“不怪你,是我手皮肤就这样,一直都磕磕绊绊的,你知道我用的画纸吧?经常划伤我的手,你坐过来,别那么紧张,你好像一直很排斥我。”

  我坐了过去,我不是排斥她,我是排斥所有靠近我姐夫的人,可我已经极力在克制了,依旧不能完全的接受她。

  她继续笑,“傻丫头,没关系,我这不是没事吧,满脸愁苦的样子看着叫人怪不好意思的。”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姐姐,其实你挺好的。”

  如果她真的爱我姐夫就更好了。

  她继续笑,就没说话。

  我们两个人安静的坐着,一同看向山下,山下风光无限美好,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余晖洒在脸上,失去了原本的炽热,却又有些温暖。

  李思念突然问我,“你跟顾程峰怎么样了?”

  我摇头,“没怎么样。”

  “不喜欢他?”

  我还是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

  “喜欢不是爱情啊。”

  她愣一下,“呵呵,你还知道什么叫爱情啊?不过爱情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可对我们来说就那么那么重要了,只要互相有好感就行,不讨厌,总会走到一起。”

  就好像她和卓风?

  我回头看着卓风,他正生火,将事先准备好的鱼肉拿出来放在烤架上,涂了油,动作快速而又简洁。

  落日的余光洒下来,将姐夫的身影拉的老长,斜斜的照在地上,勾勒着他强壮而又高大的身影。

  我深吸口气,觉得姐夫真是吸引的我无法呼吸。

  等我回头,也看到李思念正看着姐夫,她的眼神淡淡的,没有强烈的爱意,却有着很重的深沉,不知道是不是我到了她那个年龄的时候考虑的事情也变的不一样。

  只有利益。

  “你们看什么?”卓风回过头来看我们,我和李思念同时一惊。

  她看我一眼,眼神复杂,起身轻拍我肩头,“走吧,李妍和顾程峰快到了,对了,我还叫了高可可一起。”

  啊,难怪姐夫准备了四只帐篷。

  我深吸口气,觉得这个旅行又要闹腾了。

  顾程峰开着车子过来的时候,老远我就听到了高可可兴奋的呼喊。

  “顾程峰,你快看,那边的山,是不是很巍峨?顾程峰,你快看,那边有跑走的野鹿。”

  过了一会儿,顾程峰哀嚎,“闭嘴,烦不烦?”

  李妍清冷的走过来,坐在了远处,与我和姐夫以及李思念都距离很远,她总是高冷的不合群,尤其是那双眼睛。

  “卓尔,我是不是也该带来几个男人?”

  我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左边是姐夫右边是顾程峰呗?之前我们在岛上她就想故意将我支开,不就是看不惯我跟我姐夫在一起吗?

  我还嘴道,“你想叫就叫呗,你认识的男生不是很多吗?”

  看谁的把柄多,还想陷害我,门都没有。

  李思念看我一眼,回头对李妍说,“别乱说话,过来吃东西,是你非要出来,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实在不喜欢跟我一起我送你回去。”

  据说李思念跟李妍是一个父母,但是我怎么看都不像呢,他们家里好像还有一个哥哥,接手了家里的公司,一直忙的脚不沾地,李思念不想要家里的东西,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赚来的,还攻读妹妹一切开销,不知道这家女人是怎么回事。

  世间啊,总是欺负弱者,女人就是弱者呗,资源被男人占尽,就算没了资源男人也要叫女人去付出,就好像我家里,我家里穷的叮当响,可我父亲还不是想尽了办法来榨取我们身上的资源。

  好在,我遇到了姐夫。

  我回头看他一眼,姐夫慈爱的好像我父亲,却又笑的像我男友,伸手揉我头顶,“不够吃了吗?”

  我看着我手里小山状的考试,笑了,“够吃,我吃不完。”

  “那快吃吧,凉了不好吃。”说完,他看向远处还在闹的顾程峰和高可可,“你们吃完了再闹,顾程峰你过来。”

  顾程峰一听,眼睛发亮,颠颠的跑过来,一屁股坐在我身边。

  “卓哥,我饿了,你都做了什么,哎呦,还有鱼?我不吃,给卓尔留着,知道卓尔爱吃,我吃这个,卓尔不喜欢吃排骨。”

  他絮絮叨叨的跟个老爷爷似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就要去抓,我将他拦住,“拉肚子了可没药吃,去洗手,那边有水。”

  他愣一下,冲我笑,果真乖乖的去洗手。

  李妍又阴阳怪气的说,“混世魔王自由妖精来降。”

  不想,这话被高可可听到了,横了一眼,“李妍,别说话阴阳怪气的,上次给你教训还不够?”

  高可可是替顾程峰说话,可不是冲我,她瞪我一眼,那眼神严厉的叫我浑身发冷。

  姐夫在我身边说话了,“都快吃,你们吃好了带你们四处转转,天黑了不好乱走,明天我们往山上走,有那力气不如留着爬山。”

  高可可愣一下,没在吭声,李妍却笑了,“某人走不动吧,那就在这里看东西,就知道耍嘴皮子。”

  “你……”高可可气的眼珠子瞪圆。

  李思念回头又看一眼李妍,“闭上你的嘴,别乱说话。可可,别在意,李妍不懂事。”

  可可哼了一鼻子,低头吃东西。

  顾程峰回来,看着自己的位子被高可可占了,轻轻扯她衣领子,“别坐我位子,我挨着我女友坐。”

  高可可不愿意了,回头看我一眼,又看看顾程峰,最后看向了卓风,“卓哥,你同意卓尔跟顾程峰好了?”

  “……吃东西。”卓风没回答。

  高可可显然是没得到完美答案,脸色瞬间就变了,豁然起身,扔了手里啃了一半的鱼,啪嗒一声,喷洒了我们跟前的水,我们慌张的开始擦,就听高可可尖叫,“你们都欺负我,我来做什么,李姐姐是你叫我来的,告诉我顾程峰没和卓尔在一起,你看看现在,这不是诚心叫我心里难过吗。”

  我倒抽口气,李思念叫高可可过来原来还说了这些,可我没同意跟顾程峰在一起的,我出言要辩解。

  不想,身后的卓风咣当一声扔了手里的杯子,看着李思念,脸色很难看。

  我吓了一跳,姐夫生气了。

  “姐夫。我,我没和顾程峰在一起,你别生气。”

  顾程峰也不愿意了,“卓哥,你可说不管的啊,我又没对卓尔做什么,你不是都问清楚了,啊?高可可,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我说过八百遍了我们不可能,你还抓着不放累不累?”

  “我累,我当然累,要不是因为你们顾家好卓家关系不好,我也不会一直抱有希望,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除非卓尔不叫卓尔,还叫大丫。”

  大丫的名字就好像我的真实身份,是我不想回去的过去,承载了我的所有痛苦。

  卓风一直坚持不叫我提起从前也包括我的名字。

  我心头一震,垂下了头。

  大丫啊,我怎么忘记了我是大丫了,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我算什么呢,不过是因为代孕才雨姐夫接近的人,我又凭什么参与到他们中来。

  “可可,我不会跟你抢顾程峰的,你别误会,我,我是叫大丫。”

  “胡说!”卓风激动的站起来,看一眼高可可,抓了车钥匙,“我送你回去。”

  高可可愣住了,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

  姐夫去发动车子,顾程峰站着拽我不叫我去阻拦,高可可气的大哭大闹,踢翻了我们跟前的东西,最后扯着我,“卓尔,卓尔,你告诉我,你永远不会喜欢顾程峰,你告诉我。”

  我怔怔的看着她,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大哭,大颗泪珠子滚落在我手背上,我看着无比心痛。

  她说,“卓尔,我对你那么好,我帮你出头,教训了李妍,你现在在学校多好,你是好学生,你只管好好学习,你还有卓哥,你不要跟我抢顾程峰了,好吗?”

  她的话叫我们所有人都难堪。揭穿了李妍欺负我的事儿,揭穿了我喜欢卓风的事儿,也揭穿了顾程峰和我的事儿。

  虽然是哭着求我,却好像一把清凉的大巴掌拍在我脸上,不痛,令我头脑清醒。

  顾程峰低吼,“你说什么,别胡说八道。”

  “我哪里,啪!”

  不想,一个巴掌甩过去,打断了高可可的说话,我们所有人都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