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4节

  第659章 我能,进去吗

  我“恩?”的转头,看到了他的脸。

  他此时笑的很温和,好似满足的小孩子,鼻尖上还有汗珠子,我要去帮他擦掉,他的嘴巴就咬住我的手指,狠狠的吸一口。

  我浑身麻了一片。

  他扔了毛巾,征求我的意见,“我能,进去吗?”

  我问他,“很痛啊?是不是伤到了?”

  他摇头,“笨蛋,我们多久才一次,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吗?每次都跟第一次一样。”

  啊?

  我吃惊的看着他,是这样吗,可我都怀过孩子了。

  他轻笑,鼻子蹭我脸,声音似乎蛊惑的毒药,一次次的勾走了我的魂,当那一股热进来,我浑身都软了下去。

  原来每次的痛都是因为我自己,而不是因为他啊。

  他低呼,“很水的,所以不是我的原因,是你这里太小了,我有点控制不住。”

  我轻笑,这个时候还不忘逗趣,“你没经验吗?笨不笨?”

  他也跟着笑,“的确没有。”

  恩?

  我还没发问,他就说,“的确,第一次给了个不认识的女人,是意外,我自己都不知道,之后就是你了,我,老婆,我还是忍不住,你给我点时间。”

  我险些笑出声来,这个风流的男人,只会耍嘴皮子的人,竟还是一个不知道如何收放的纯情傻小子?

  这一次我们很好的沟通,他每一次都要问我感受,生怕在弄疼了我。

  之前的剧烈冲撞换了技巧,结尾的时候的猛烈简直要将我冲上云霄,我浑身都在抽搐,供着身子一阵不自主的呻吟。

  一股暖流淡开来,他也舒了口气,喘息着在我耳边问我,“还痛吗?”

  这一次不痛了。

  我笑着说,“还能来吗?”

  “啊?”他惊讶归惊讶,却没急着拿走,只笑,“那我可不可气了。”

  这一次时间比较久,久到我腰都要断了。

  终于疲惫的将我松开,他捧着我在怀里,我趴在他身上,低头看他。

  每次看他我都感慨,他真好看,尤其是这双眼睛,美的像通话里面的人。

  我轻轻抚摸他的眼皮,眼帘,最后是鼻子,每一个地方都很完美,如果说他是女人都有人相信,可在阴柔之下也有阳刚,尤其是这一身肌肉,谁都不能小瞧了他。

  不过他不爱动手,几次跟卓风冲突都在克制,这是我最欣赏的地方。

  “之昂。”

  “恩?”他捧起我的脸,看着我,跟着就蹙眉,“还想要?我要歇一歇。”

  我噗的笑出来,热着脸捏他的下巴,“你是不是淫娃转世?才完事还想这个?我就叫叫你的名字。”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好看的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我以为你还想要,不过还能伺候你,就是要等一等了,腰疼。”

  我伸手帮他捏了捏腰,“那休息两日吧,躺好,别乱动。”

  他听话的像个孩子,乖乖的躺着没动,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我也趴在他怀里,闭上眼,睡了个香甜。

  一睁眼,是被电话吵醒,他在浴室洗澡,我不耐烦的按了,电话又响。

  我不得已接了起来,对面是个声音有点粗犷的女人,“你是谁?”

  我看看号码,是陌生号,直接说,“您找谁呢?”

  “我找沈之昂,为什么是个女人?他不会换号码的,你是谁?说话,你是谁。”

  还真是没礼貌,我直接说,“我是谁跟你什么关系,被再打来。”

  既然是陌生号码,说明人本就不重要,这么不知道懂礼貌好好说话,我也不会给好脸色,挂断了电话还想再睡,电话又打了过来。

  我直接按断,起身要去将电话交给沈之昂,他已经出来了,看看我,看看我手里电话,又看看我的脸色,好奇的揉了揉自己的湿漉漉的头发说,“怎么了?吵醒你了?谁啊?”

  我没吭声,交给她自己趴床上。

  他翻开了号码,没什么表情变化,随便一扔,继续擦头发,没了水流下来才对我说,“不认识的陌生人也能叫你生气?不接就是了,是不是打错的?”

  我说,“不是,她说就找你,是个女人,语气很不好。”

  他哦了一声,电话拿过去拨通,按了免提。

  我盯着他看,又盯着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一阵咆哮,谩骂是真难听。

  沈之昂的眉头紧皱,显然也是不高兴的,“你是谁?”

  那边的谩骂嘎然而至,跟着声音就变了,“之昂,是我啊,不记得我了吗?你的初恋。”

  沈之昂的初恋?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他不是说初恋是我吗?不过那时候是暗恋,是抱着儿时的记忆找的我,怎么还有初恋?

  我饶很感兴趣的笑着看他。

  沈之昂嘶了口气,“我初恋是我老婆,可刚才被你骂的人就是我老婆,我不知道你是谁。”

  “……之昂,你真是忘恩负义,你忘记了,你的第一次给的我,当时还哭了,说你要留着以后都老婆,我说我做你老婆,你后来出事人就消失了,我找了你三年啊。”

  之前的房事沈之昂还说第一次就是稀里糊涂的没了,这会儿正主就找来了。

  我好笑的看着他,都是过去的事情,我也是不生气的,但是我想知道他沈之昂以风流自居的人是怎么解决这件事,当年叫他悔恨不已的事情的。

  他看我一眼,捏我的鼻子,拿了电话要走。

  我抓他的手腕,他挣了一会儿,无奈的笑了,坐下来躺在我身边,端着电话问,“当年我们只有一夜情,并且我是被迫的,你也知道我被吃了东西。如果你非要我负责,我怕是负责不了,我已经结婚,你想要什么,可以开口。”

  电话那头的女人哼了一声,“我只要你,你给我吗?”

  我忍着笑,捏沈之昂的肉。

  他吃痛的皱眉,还是对那个女人说,“不能,我有老婆了,你如果不介意,我可以给你钱,除了钱还有房子和车子,别的我给不了。并且当年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走,为什么一定要主动贴过来是受了谁的指使比我都清楚吧?”

  哦,沈之昂当年正跟他父亲的妻子斗的厉害呢,想必也是那个时候出事的吧?之后身边就多了一个我之前见过的那个大屁股女人,所以别的女人就没出现过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哭声,凄厉无比,听着叫人实在是难过。

  我刚要说话,那女人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找了你三年,谁想到你都结婚了。沈之昂,我恨你,我要带着我们的孩子去找你父亲,你的婚姻幸福不了。”

  哄!

  犹如五雷轰顶,我跟沈之昂全都被雷劈了一样,吃惊的看着电话。

  半晌,他坐起身来,抓着电话不敢相信的问,“你说什么?”

  “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以为你是第一次我就不是吗?我也是第一次。你当时哭的那么伤心,我也很自责,可我就是喜欢你啊,你以为我愿意在你公司做公关吗?是,我是受了你爸爸那边人的指使,可我对你的感情不是假的,当时你受不了的样子我看着难受就主动跟你睡了,事后你消失了我才知道我怀孕,我找了你三年,我们的孩子都三岁了。你不要我可以,我去找你父亲,你父亲要是知道自己有了孙子,你看看他会怎么做。”

  电话挂断,我也彻底凌乱。

  第660章 我必须去

  我的第一任丈夫冯科就有了孩子,尽管他也是被逼无奈,事出有因,可孩子却是事实啊。

  当年高可可自己大着肚子乱走,冯科担心出事就将高可可带走了,等生了孩子才将高可可放出来。再后来,冯科回了国外,跟我离婚,孩子也还给了高可可,现在生活步入正轨,身边有个外国老婆。

  我以为我的第一人丈夫已经是可怜的人,没想到现在的沈之昂也是。

  他是否喜欢孩子我不清楚,可现在看他的脸色该知道,他不是那种不负责的人。

  “沈之昂,你给我等着,不管你老婆是谁,我都有办法叫你离婚。”

  可跟我离婚跟她就能幸福了嘛?

  我皱眉,没吭声,看着电话被挂断后屏幕黑下去。

  他一直坐着没动,半晌才舒口气,起身穿了衣服。

  “我出去一趟,你在家里别出门,我叫护工过来,等我。”

  “……”

  我一直盯着他看,要在他身上穿个窟窿出来,我知道他出去做什么,肯定要去见那个女人。

  这件是否是真的还不知,他一定要去证实,可人家一通电话就叫他坐立不安,该是多在乎?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的。

  他拉开房门要走,随即站住了。

  “卓尔。”!

  我没说话,还是盯着他看。

  他垂眸站在门口低头想了一会儿,又坐在了我身边,“我必须去。”

  我点头,“所以呢?然后呢?确定之后呢?做亲子鉴定吗?确定了孩子是你的,你就养着吗?那个女人呢?你也要养着吗?曾经的事情我不会干涉你什么,可你该想想以后。她既然已经把孩子养到了三岁,这三年来都找不到你吗?她是你父亲那边的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你该知道因为什么。”

  这个时候是沈之昂的关键,他正在帮自己的父亲从卓风手里抢小儿子,可是他却娶了我,难道他父亲就真的相信他?

  “……卓尔,我,我必须确认,你说的我知道,可孩子是无辜的。”(!≈

  那我就不无辜了吗?

  我大叫,“那我呢?你想过我吗?你认为一件无辜的事情会影响我们。”

  他双眼圆睁,脑袋耷拉下来,“我知道,可我……这件事是我做过的错事,不管是否是真的,我必须去承担。”

  我冷笑,“如果是真的呢?你要怎么做,你告诉我你要怎么做。”

  他张了张嘴,显然,他是不知道怎么做的。

  “沈之昂,婚姻不是儿戏,这是你教会我的,可你现在却将婚姻当成了儿戏,因为你已经忘记了我,忘记了我们的夫妻关系。但凡你想过我,你会直接要走吗?你问我的感受吗?啊?问过吗?”

  他呆呆的看着我,一脸的白。

  我继续说,“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是我,我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拒绝不承认,但是,背后我会去调查,因为我知道受害的不光是我还有你。这件事中,我是无辜的,你想到了吗?”

  他茫然的瞪大了眼睛,好看的眼睛放到了一号,没了之前的精明,竟满是无助。

  我不想逼迫他,可这件事我忍不了。

  两次婚姻都是这样,我无法欣然接受。

  “沈之昂,我告诉你,我不是圣母,我做不来后妈,我的家庭就是这样,我的父亲不是亲生,我的妈妈也将我当成是生产繁殖工具,我长这么大都在战战兢兢生活,我的第一任丈夫是个变态,我活的生不如死,好不容易离婚认识你了,我才坚持的走出来。现在我的丈夫已经有了孩子,而你呢?你不顾我的感受就要走,你问过我是否会接受吗?沈之昂,你这不是爱,不是。”

  我有些激动,这份激动是带着怒火的,怒火就像从脚底板窜出来的火苗,一瞬间烧了所有。

  我推开他,“你是无辜的,我也是啊,你的孩子是无辜的,我也是啊,难道非要离婚才行吗?”

  他大叫,“不离婚,谁都别想将你从我身边抢走,卓风都不行,孩子更不行。”

  我猛然一震,望着他,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他深吸口气,镇定下来,轻擦我泪水,低声说,“可我必须去,就是想给你一个交代。我不相信一次就中了,我也是带着几分侥幸的。你也说了,我父亲那边的人做了手脚,既然都猜到了,我就要去纠正。如果,我是说如果孩子真的是我的,我也不会叫他影响我们的生活,我父亲那边更不会,相信我。我不是无能的卓风,也不是变态冯科。”

  沈之昂的相信我就好像一块定海神针,直接压在了我心头上。

  他还是走了,一天一夜都没回来。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下了大雨,我莫名的心慌,原本是不想打电话干扰他,忍了又忍,我还是将电话打了过去。

  不想,关机。

  我失落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台上流下来的水珠子,心里也跟着在滴血。

  护工过来帮我擦药水,我忍着疼痛皱眉。

  护工笑着开玩笑的说,“叫出来没关系的,这真的很痛,药水杀菌融合坏死的皮肤,会很痛。”

  可他不知道,这份痛远不及我心口的痛来的猛烈。

  入了深夜,电话依旧没动静,人还是没回来。

  我迷迷糊糊的在楼上睡觉,听到脚步声,我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身子,门被推开,光线暗,可我还是看清楚了,卓风来了。

  我愣了会儿,才揉了眼睛确认,我没看错。

  “姐夫,你……”

  “我知道了,担心你,过来看看,吵醒你了吗?”

  他是想偷偷上来看看我就走的,所以昨天晚上我以为做梦沈之昂回来了也不是错觉,一直都是卓风吗?

  “姐夫,昨天晚上也是你吗?”

  他笑,“是我。”

  “你一直都在附近?”

  他抽了把椅子过来,摇头说,“没有,只是临时过来,确定你没事了我才会走。”

  “还是别来了,我没事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

  他看着我,眼神复杂,我明白的,他担心的不光是我的伤口,还有我这个人。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一个喜欢转着戒指的习惯,一下一下的转来转去,钻石在暗淡的光线下扫到我的眼,刺得我心口剧颤。

  我茫然的收回视线,他不知道盯着我看了多久,见到我对上他的眼睛就笑了,“想他?”

  他的问题着实难住了我,我不是想,是担心。

  可这份担心远远超过了我平时对沈之昂的那种不在乎的。

  “姐夫……”

  “你们是夫妻,担心是正常,你想他也正常,人没回来也没消息,该是好事,相信不会出事。”

  情敌之间不是分外眼红的吗?卓风却在这里说沈之昂不会叫我失望,他给我吃定心丸。

  他的大度,原自我。

  “姐夫,你回去吧,很晚了,下了这么大的雨,路上开车很危险的。”

  他嗯了一声,却仍旧坐着没动,突然伸出手来,捏我脸颊。

  猛然,房门开了,沈之昂站在门口,眼神凶恶的看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