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6节

  第663章 姐夫,我做不到

  我不明白的问,“为什么?”

  “他想要的不是什么孩子,是你。已经从我手里夺走了你,现在却不甘心我还在这里,所以即便你告诉了他孩子不是他的,他不会放弃什么。这不过是沈之昂想要利用的借口罢了,对我的借口。”

  我吃惊睁大眼睛,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如果是真,那我要怎么做?我不能看着我的丈夫这么做,他是我的丈夫啊。我跟卓风已经分开了,他是知道,我说过我不会离开他,为什么不相信呢?

  卓风又说,“这件事暂时不要说,对你也有好处。至于冯科那边,暂时不要理会,他不过是想叫我们这里更乱,他只先看戏吧了,不要给他得逞的机会。你权当没发生过,继续过你的日子,我会处理好。”

  不!

  我尖叫,“姐夫,我做不到。”

  多少次卓风遇险我都只能袖手旁观,我再也不想叫他一个人撑起所有的困难了。

  之前他因为要我安全不惜跟李思念假结婚,后来手上险些丧命。再后来,他为了报复开车装伤我的人而另自己陷入危险境地,躲在国外岛上生活了那么久,消瘦成了如今的样子。

  他已经三十五岁了,即便还有婚姻,是迫不得已,他从未有过一天好日子,我不能再叫他继续受苦受难。

  可这是我心中的想法,知道他会阻拦,我不能叫他知道我心中所想。

  我说,“姐夫,你要我怎么做?”

  “回去好好跟他生活,他想怎么做我这边接着就是了,如果我没出事,说明他沈之昂不是我的对手,不足以照顾你,我自然会找他将你接回来,可如果我出事,同理,我放手,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你好。”

  我浑身僵硬,犹如被灌入铁定,顺着浑身的全部脉络,一点点的刺伤全部。

  好还是坏已经无从辨别,我唯有将这件事里面所有的矛盾降到最低点。

  我都不记得我是如何从卓风这里离开的,只将视频全都交给了卓风,打了出租车回来,到了家里,天已经黑了。

  我摸着黑,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愣神,脑袋一片空白。

  我想解决,却无从下手,我不知道如何做。

  胡工过来帮我上药,我身后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不在疼痛的我现在只觉得有一点点结痂之后的紧绷。

  胡工帮我拍了照片,我看着身后的伤疤,敛了眉头,“还是没见好吗?”

  胡工笑着说,“好多了,已经很多伤痕都开始变浅了,这药水很好用的,就是太贵了,国内几乎见不到。卓总有福气了,沈总可是买了不少呢,说是要将你身上的疤痕全都消除了才甘心。好了,记得不要沾水啊,我回去了。”

  我愣愣的点头,盯着地面继续愣神。

  沈之昂对我的感情我不是体会不到,他不似顾程峰的那种稚嫩,是成熟的隐忍,他的欲望比任何人都强烈,霸道的不容许我看别人一眼,可他都在克制,要的只有我。

  问题关键就是我留在他身边,可是卓风呢?

  我不走,卓风也不会离开,矛盾还在啊。

  我不能驱赶卓风,我做不到。

  “怎么办?”我无助的问自己。

  “什么怎么办?”沈之昂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手里的公文包还没放下,站在门口看着我,眉头的痕迹都有深。

  我有些局促的撒谎说,“我在想,在想我的伤疤。胡工说只有一点点效果,我担心花了钱还没用,岂不是白花钱了,这个药这么贵的。”

  “别担心,会好的,需要时间,一年不成两年,总会有效果,并且已经有人在坚持用了五年以后彻底的清楚了身上的伤痕了。你怎么坐在这里,出去过吗?”

  他看一眼我脚上的鞋子问。

  我恩了一声说,“是啊,出去走了走,老是在家里实在太闷了。”

  “也好,吃过了?”

  我想了想。好像没呢,我摇头,“没,回来了护工就来了,我还没去做。你也没吃吧,哎呦,都这个时间了?”

  晚上九点,沈之昂可从来不会回来这么晚的。

  他的身上有很重的不属于他香水儿。

  我多瞧了他两眼,想到了张朵。

  张朵好像比他要大一两岁的吧,我记得。

  “吃过了,晚上有个客户一起,我去给你做,家里还有什么。”

  “不清楚,你看看吧。”

  我盯着他去厨房的背影,笔挺的西装后面多了一些这周,该是一直坐在办公室依靠着原因,他工作努力,做事谨小慎微,那就注定了他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他要跟卓风交手了,真正的交手。

  明的暗的,黑的白的,你争我抢,没有硝烟的战火之下却是最残酷。

  没多会儿,厨房传来了饭菜香,他催促我去洗手。

  我去了卫生间换了卫生棉条,洗了手出来,他正上楼,打着电话,“这笔款项到位了就通知我,好,我知道,其余的货物全都压着暂时不动,那边找准时机再动手,尤其是陆家那边,别出错。”

  他声音很低,该是故意避开我的,我开了门没急着出去,站在门口等他上楼进了房间才出来,坐在饭桌前,我先发了信息给我哥哥,“哥哥,注意点最近的货。”

  哥哥那边回复我,“放心,卓风在盯着。”

  我舒口气,删除了短信才开始吃饭。

  饭毕,沈之昂才下楼,手里提着资料,厚厚的一摞子,衣服都没换,看样子是还要出门。

  “老婆,我出去一样,很晚才回来,别等我了,自己睡,睡不好的给我打电话,我在公司。”

  他这么晚了还要出去也是第一次,我只点头答应,没说什么。

  他走后,我给哥哥打电话,那边很久才接,看样子是睡着了,声音慵懒,“卓尔,有事?”

  “哥,最近陆哥这边的货源都是我姐夫在做吗?”

  “恩,差不多吧,我在管会所和赌场的事情,两天才合眼,怎么了?”

  糟了,沈之昂肯定是在这个时候动手啊,陆少还在医院,哥哥这边人手不足,卓风那边不方便露面,一旦出事,货源被抢,那卓风这边一旦露面就是败露了行踪,周家肯定对他下手的。

  我大叫,“快去,快去找卓风,带人去,快点,我给他打电话。”

  不想,卓风电话无法接通。

  第664章 不要去找他。求你

  我当时就急了,直接穿了衣服出来。

  不巧,沈之昂电话打了进来,“老婆,我在公司,忘记了一份文件,能否送来,我叫司机去接你,你先去帮我找找,在书房的桌子上,或者西边墙壁上的那个灰色的柜子找一找,名头是凌芳建材。”

  我紧张的抓着电话,半晌才应声,“好,我去找。”

  我出不去只能干着急,找资料手忙脚乱,险些打翻了柜子才找到他说的东西。

  内容就是一些建材资料的报价,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东西,我攥着资料在房子里面团团转,卓风的电话打不进去,哥哥那边无人接听,我又能联系还在医院的陆少,只能找别人。

  想来想去,最后将电话打给了李哥。

  李哥竟然无法接通。

  我的心更加忐忑起来。

  这会儿,沈之昂的司机过来了,我跟着上了车子,到了车上才想名字,沈之昂是故意的。

  公司门前,他等着我,看到拿了资料下来,牵我的手往里面走。

  公司整栋楼都亮着灯,里面灯火明亮,却没有人走动,值班的保安也只有两个,其中一个该是才被梦中惊醒,揉着惺忪的睡眼跟在我们身后,脚步都有些不稳。

  上了楼后,沈之昂拉着我坐下,自己看资料,却将我刚才拿过来的资料放在了一遍,眼神都没落下过。

  我提醒他,“之昂,不看看吗,我拿的资料对不对?”

  他瞄一眼,笑了,“对,你等我一下,我这里马上好,我们该在这里休息了,我怕是要到很晚,放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也不放心。那边有书,自己去翻翻看,实在不行去楼下会议室看会儿电影吧。”

  我点头,“不打搅你,我出去走走。”

  我抓着电话,直接出了门。

  楼下会议室有监控,我不能去,楼道里面也有摄像头,所以我最后去了楼梯口。

  楼梯口和外面的拐角处是没有监控的,我特意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打了电话给卓风,此时还是关进状态,李哥这边仍旧无法接通,反倒是哥哥的电话通了。

  “哥哥,怎么样?”

  “没事,我到了,有些说不方便,这里信号不好,回头等我消息,挂了。”

  哥哥匆忙挂断,我再打,已经无法接听了。

  我一次次的给卓风的微信发消息,期盼着他尽快安然无恙的回复我。

  不能在这里周旋太久,我很快出来,顺着楼道口去了楼下的茶水间。

  不知道为什么整栋楼的人都不在却都开着灯,又是大晚上,周围过于安静,脚步声尤其明显,我一个人还有些害怕。

  端着两杯咖啡回来,沈之昂还在看资料,只是他的桌子上多了一份水果和才做好的汤。

  我好奇的站在门口看一眼,迟疑着还是进去了。

  他抬头笑着说,“过来喝一点暖暖身子吧,咖啡少喝点,对你身体不好。”

  我哦了一声走过去,办公室里面是熟悉的香水味,之前在他的身上有过的。

  我皱眉,看着汤和水果,再看看他,没说话,只等着他先给我解释。

  可他就像没事一样继续看资料,过了很久才放下手里的笔,吸了口气,“朵儿,给我敲敲肩头。”

  我皱眉,他叫我什么?

  他一怔,跟着就笑了,“看我都糊涂了,差点忘记说,刚才她来了。”

  她,张朵吧,他叫她朵儿。

  当时他抱着孩子的样子,可不像是才见面呢。

  这称呼实在叫我惊讶,多么亲昵的名字?

  我没说话,只打量他。

  沈之昂,我到底了解多少?

  我匆忙的将自己交付给他,下定决心的不离开,最后会换来什么呢?

  他低头看一眼装着汤的桶子,蹙眉问,“没喝吗?”

  我摇头,问他,“如果这是我姐夫拿来给我的,我叫你喝,你会喝吗?”

  他一愣,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我继续问,“朵儿是她的名字吗?你刚才脱口而出,很是自然。”

  他眨了一下眼睛,起身朝我走来,坐在了我身边,先是吐了口气,才说,“我只知道她叫朵儿,刚才是我做贼心虚了,她突然过来我也很意外,不过东西都拿来了。还……”

  我接过话,“还抱着孩子来的,你心一软就收了,却没想过我的感受,甚至都没告诉我是谁送来的东西就叫我喝,沈之昂,我该说是你的神经大条还是你故意的呢?还是那个问题,这个东西如果是我姐夫给我的,你会喝吗?”

  他脸色白了一片,无奈的摇头,“对不起,是我思虑不周,是我……”

  “之昂。”

  我亦是无奈的吸口气,一时之间若大的办公室里面更加安静了。

  放肆底层的保安巡逻的脚步声都传到了这里来。

  “老婆。”

  “朵儿是吗?全名都不知道?你们当时不是认识的吗?”

  “是,可我只知道她叫朵儿。孩子也叫朵儿,刚才给我捶腿,我一时之间没缓过来。对不起。”

  何必道歉呢,我理解这份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心情,当年我怀了孩子的时候也曾经想过,如果冯科对我好,对孩子好,我就断了对卓风的念想,可谁知道孩子没了,冯科对我不好,我也忘不掉卓风,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

  那么沈之昂只在看到视频后就承认孩子是他的,他不曾怀疑,不曾有过别的行动,这个轻而易举就妥协的举动着实伤害了我。

  “之昂,没必要道歉的,我理解,这是我无法接受和原谅,叫司机送我回去吧,你也早点回家。”

  我最后看一眼那弄弄的汤,早已经凉透,里面承载的是女人对男人的爱还是手段?

  沈之昂没追上来,只有楼下挺好的车子。

  回来后我继续不断的给卓风打电话,终于在凌晨一点的时候通了。

  “姐夫!”

  “我没事,还算顺利。”

  我舒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姐夫,我……”

  电话突然占线,是沈之昂,我皱眉迟疑着,姐夫那边说,“我先回家,回去后再跟你说。”

  我哦了一声匆忙挂断,接了沈之昂的电话。

  那边迟疑着问我,“在跟他讲电话吗?”

  我没吭声。

  其实有些事情我们不想要说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知道我肯定会跟卓风联系,再或者,卓风出事了肯定会告诉我。而卓风那边为什么会出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事情没成功过,沈之昂肯定就要回来了,所以在回来之前先问问我,因为他也不相信我能够完全放弃卓风。

  我们都在彼此的不信任着,这样的婚姻,还能如何继续?

  “老婆,我一会儿就回家了,等着我,不要去找他。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