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7节

  第665章 夫妻生活不错

  在爱情面前我们都是卑微渺小的,不管彼此之间牵挂多少,不管我们是否真的强大到天不怕地不怕,可在面对自己在乎的人面前,我们都是蝼蚁,无名小卒,甘愿为奴。

  沈之昂卑微的祈求叫我放弃了出去的念头。

  我乖乖的在家里等他,没到半小时,他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份夜宵,是从便利店买来的,看样子是才做好的炒面,味道很纯,包装也完好。

  放下后,他坐在我对面,自己喝了口早就凉透的咖啡才开口说,“对不起。”

  他的道歉是因为那一声朵儿,还是因为对付卓风呢?

  我没追问,只点头,“我接受。”

  “谢谢你没走。”

  我心口骤然一紧,刚冷外壳瞬间收拢。

  如果他是冯科,更有冯科一般的心狠,我都会毅然离开,可他偏偏不是。

  他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等对我无微不至。

  故此,我做不到放开他去投入卓风的怀抱。

  心里一片柔软,我竟然不怪他,只求他能够早点放弃自己的报复,但在这之前,我却只字不能提。

  “之昂,我没怪你的,孩子是自己的才会喜欢,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件事最好有个解决的办法,我不想整日提心吊胆的担心我的丈夫突然带回一个还在之后再带回一个别的女人。”

  他重重点头,伸手抱住我,轻声说,“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在处理。”

  清晨,阳光正好,我看一眼电话,三个未接,都是卓风打来的,昨天我将电话设置成了静音,藏在了枕头下,即便他打来我也不会听到了。!

  我起身要去回,翻身的时候才意识到,沈之昂还没走。

  他还在睡,睡得很沉,我放了电话继续躺回来。

  他注意到我醒过来,往我身边靠拢,怀抱收紧,“老婆。”

  我也也懒洋洋的,伸了个腰身,“恩,你该去上班了。”

  “还早,想再睡会,今天没什么事情,在家陪你一会儿。”(!≈

  我笑,乖巧的像只猫,也往他怀里蹭了蹭。

  他笑的眯了眼睛,坚强睁开来看我,吻就落了过来。

  我没躲闪,任由他的吻有些霸道的席卷而来,铺垫该地的热浪盖住我,我扭曲了一下身子,触碰到了他身下的坚硬。

  “早上比较坚挺。”

  可我还不能做,我大姨妈还在呢。

  我笑着推开他,“别闹了,我还没过去呢,忍一忍。”

  “我知道,抱一会儿就好,忍着太难受了。”

  我轻笑,拿他没办法,任由他抱着亲着,良久,他才将我松开,在我耳边轻声呼吸,“老婆,帮我吧。”

  我一愣,这……用嘴吧?我还不会啊。

  我尴尬的摇头,“我不会啊。”

  “用手总会吧?”他拿着我的手放在身下。

  触手火热,滚烫。

  顺着他的方向慢慢的抚摸,他渐渐的迷乱起来,我不是很懂该如何做,只紧紧的抱着他,给他温柔,试图叫他更舒服。

  良久,手腕已经酸痛的没了知觉,他才结束。

  我急忙抽了纸巾过来帮他擦干净,他转了个身,将我压在身下,额头上的汗珠子曾着我的脸颊。

  我笑着推他,“做什么啊,还来啊,等一等,我过两天就结束了呢。”

  “老婆,谢谢你。”

  他好看的脸上晕染了一片绯红,既可爱又纯情,娇羞的样子像极了才出嫁的大姑娘,耳根子都红了一片。

  “之昂,你害羞啊?”

  “没有,抱一会儿,手酸不酸?”

  我笑着说,“不酸,不酸。”

  平常说情话说的那么顺,没想到他被撩的时候还这么纯情,我第一次见,觉得新奇,逗趣了好一会儿,俩个人才从床上起来。

  他去上班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我才收拾了一下上了药水才得空给卓风回电话。

  “姐夫,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他走了吗?”卓风却问我。

  我无奈的说,“是,才出门。”

  “夫妻生活不错。”

  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的确叫我们都很受伤,可我不能放任沈之昂这边做手脚不联系卓风,我也做不到看着卓风回击叫沈之昂受伤害,两头我都要顾及,却两边都要受伤害。

  “我没事,只是受了点轻声,在医院躺着呢,你不用过来,我这就出院了,还有点事要处理。你好好在家里养身体吧!”

  他挂了电话,我却盯着电话发起呆来,他受伤了?

  顾不得是否被沈之昂在乎,我直接披了一件衣服就出了门。

  没问他在哪个医院,我直接打电话给李哥,李哥说在陆少的医院,我直接就过来了。

  到了医院,正巧遇到卓风办理出院手续,一只手还架着石膏,脸颊也肿了。

  我大叫着跑过去,拉着他上下查看,“姐夫,没事吧,还伤到哪里了,为什么会受伤,啊,说话啊,为什么会受伤啊?”

  他周围看一眼,拉着我往里面走,进了陆少的病房才停下脚步,我怔怔都看着陆少,看看开心吃惊的脸,再看看卓风,才知道我如此慌乱,已经暴露了我自己的内心。

  “卓尔妹子,你这么紧张卓风,干嘛还跟沈之昂结婚?”陆少阴阳怪气的问我,回头吃光了开心姐姐给他是苹果,咔嚓咔嚓的嚼。

  我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不知所措。

  “我没事,你为什么会过来,我不是说了别来?沈之昂的人在跟着你,被发现了你该怎么跟他解释?”

  我嘟囔,“我没多想,昨天晚上听到了他打电话我就告诉了我哥哥叫他那边小心些,之后你这边就出了事,我才担心的。”

  卓风吸口气,无力的皱眉。

  陆少呵呵的笑,满脸的看好戏,脾气十足的吊着眉梢,“卓风办事你还不放心?再者,你上当了,沈之昂就是故意叫你听到他在做什么,好看看你的表现,你这下子被抓包了,回去被老公埋怨,有碍于夫妻和谐啊。”

  啊?

  我大惊!

  卓风点头,“我昨天就想到了这件事,可在那边没信号,货源比较多,我不能分心,以为你联系不上我就没事了,谁想到肖老大过去了,我才想起来我疏忽了他这边,他一旦出现,就证明这个消息是你传给我的,沈之昂这边不可能不知道。”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皱眉,是我弄巧成拙了?那沈之昂他可是一点破绽都没有呢。

  “快回去,我这边会没事,只是搬货的时候被碰到了,没多大问题,赶紧回去。”

  卓风催促我,打了石膏的手曲起来的角度看起来十分滑稽,可他的脸上却满是愁容。

  我在担心他,难道他就没担心我吗?

  “姐夫,我不放心你。”

  “都说了没事,早点回去。”

  卓风轻轻推我。

  我知道不走不行,可我人都来了,回去与否不重要了,“我来都来了,就说我看陆哥不是一样的吗?我不走,你真没事吗,我不放心你。”

  “老婆,你不放心我吗?我没事的。”门外,沈之昂的声音冷的像冰,直戳我的后背,惊得我半个身子都僵硬。

  第666章 你要我怎么做才满意

  沈之昂推门进来,我还没回头,卓风的就拽着我往里面走,我下意识的挣脱开他的手,走向沈之昂。

  这一举动,实在是意外之中的意外,可我也知道,我这么做不是想跟任何人划清界限,我是不想叫问题更加严峻。

  沈之昂轻笑,牵起我的手,笑了,“老婆知道我最近胃不好,所以特意过来的吗?”

  他胃不好?我不知道啊。

  我没吭声,只梗着脖子,恨不能现在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作为他的妻子,我真的对他关心太少。

  他捏我的手用力,我觉得有些痛,茫然抬头看他,他还在笑,却是骇人的。

  卓风扫他一眼,说,“卓尔来这里看陆少,你有事的话先回去吧,卓尔说要照顾陆少一段时间,开心最近很累。”

  开心也反应快速,笑着接过话头说,“是啊,我想回去休息几天,卓尔你留下来照顾两天,我回去后再回来。”

  我感激他们给我解围,可沈之昂能来,说明他已经知道了我来这里的目的,解释越多也无济于事。

  “姐夫,陆哥,我留下来可以的,就是之昂这边身体不大好,我不放心,我只是来看看,实在不行我去叫我公司的人来照顾几天也行,陆哥行吗?”

  我在这群人中左右不是人,说什么都错,做什么都不对。我是沈之昂的妻子,也是卓风的妹妹,陆少的朋友,这一层层复杂的关系叫我站在中央,被挤压成了一块饼子,如何抉择都不知道。

  可我清楚地知道,我不能离开沈之昂,只有这样才会叫他不会再继续针对卓风,不会针对陆少跟我哥哥。

  我轻轻扯沈之昂的手,示意他跟我走。

  沈之昂看我一眼,对卓风说,“我要跟我老婆回去了,有事情的话打电话吧。陆少,实在对不起,我最近身体不是很好,卓尔的伤也没痊愈,不能照顾你了,我请了护工,叫她偶尔过来看看吧,好吗?”

  陆少没说话,只苍白的脸色更冷。!

  陆少是一直都不同意我跟沈之昂在一起的,之前他人在国外,还经常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沈之昂的不好,可我还是违背了他的意愿,在我出院的没几天就同意了沈之昂的求婚。这会儿沈之昂对付起卓风跟他来,固然是叫他更加生气的。若非身体还没好,陆少肯定跳脚大骂我没良心。

  殊不知,我不能叫问题更加严峻,唯有顺逆沈之昂的意思,毕竟,他还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

  气氛僵硬,温度都骤降几分。

  卓风没说话,眼神落在我身上去没移开过,我知道他担心,可我无法回应。

  我继续催促沈之昂,“走吧,我有点饿了,也到时间上药了。”(!≈

  他嗯了一声,最后深看一眼卓风才拉着我离开。

  回去这一路上他都没说话,到了家里才关了房门,他陡然转身对我咆哮,“你要我怎么做才满意?”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都没放过。

  他做什么我才满意?我也在想。其实他做任何事情我都没阻挠过,哪怕他现在对付是卓风,我也也没有阻止,我只是不想再叫任何人离开我。

  我已经失去了太多,我曾经以为有的父亲,我以为有的母亲,我还以为我会有的互相钟爱一生的卓风,还有我的好友安妮,我的表姐,都走了。

  现在我手里紧握的几分关系也在悄然的离开我。

  只是因为我有了沈之昂。

  他却在问我他做什么我才满意。

  我都满意。

  我真的很满意。

  我只想做他的妻子,相安无事的度过这一生,生一个属于我们孩子,难道我的要求很高吗?

  我深吸口气,没吭声。

  他急切的握我肩头,捏紧,皱眉继续对我咆哮,“你非要跟他走吗,非要离开我才甘心吗?”

  我没想过离开他,从来没想过。

  我垂眸,一字一顿的说,“沈之昂,如果我说我没想过离开你,你会相信吗?”

  看他表情,该是不相信的。

  我无奈的说,“之昂,你不相信我,是不是?所以你才会不安,才会叫人跟着我,你这样的监视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从前冯科就喜欢叫人监视我,卓风也做过这样的事情,你可有问过我是否喜欢?你以为我会跟卓风藕断丝连,会背着你做坏事,会离开你。可这些我从未想过,我真的没有想过,我也想问你,要我做什么你才满意?”

  他紧皱的眉头就像扒不开的一块山峰,里面早就生长出了荒凉的野草,如何都舒展不开。

  我推开他的手,揉着肩头,依旧隐隐作痛着,无力的说,“我们之间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彼此呢?”

  他盯着我看了半晌,拽着我手往怀里送,搂紧,呼吸落在我耳畔,声音粗哑,微微颤抖,“我真担心再一次找不到你了,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

  我哽咽,我深知在他心中是如何的需要我。

  当年我们是邻居,玩闹的很好,他经常跳墙三更半夜的跑过来找我说话,有些时候就塞给我一块糖,有些时候给我一颗枣子,我都记得。

  不管懵懂的对我好是因为什么,我都永远的放在心底。

  殊不知,他早就将这份感情视为全部,当他遇到危险,看着自己的亲兄弟被汽车碾压的那一瞬间就彻底的明白了,他失去了所有,包括回不去的山村和找不到的我。

  再之后,慢漫成长的几年里,他几乎是带着一丝变态的执着。他认为只要要找到我,就等于找到了全部,包括当年失去的童真美好。

  可我们早就不再是从前的我们了。

  我回应他的拥抱,“之昂,自从上次争吵过后,我再也没有想过离开你,相信我。”

  他颤抖的肩头告诉我,他是真的在害怕的。

  令人疼惜的男人,我如何放得开手?

  夜里。

  他拥着我入怀,赤裸的身上满是火热。

  身体疯长的坚硬在警告我他此时的需求。

  我凑过去,在他怀里,仰头望着他,好看的眼睛全是温柔。

  “之昂,我的姨妈走了,可以……”

  他眉眼渐渐弯起来,翻身将我压在身下,低头亲吻我,半晌才抬头说,“可以了吗?”

  我笑,“猴急什么啊,是可以,但你还是要注意一下,轻一点,你那里太,太大了。”

  他咯咯的笑,凸起的喉结就好像勾引的火焰,叫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往他怀里凑,“之昂。”

  他俯身,回手拉高了被子,温热的呼吸扑面而来,“老婆,今天你在上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