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8节

  第667章 再不能走到一起了

  一夜的折腾腰都做废掉了,他抱着我洗澡出来没多久我就睡着。

  睁开眼他已经不在身上,床上的痕迹在告诉我,昨晚的疯狂是真正存在的。

  自从跟了卓风之后,我再没有体会过什么叫疯狂了,不想昨天夜里这一次,当真是叫我难忘。

  人都说,女人的身体是跟随心的,自己喜欢了才会主动迎合,冯科除外,那沈之昂呢?

  我到底是否喜欢他?

  我捧着被子,迷迷糊糊睡着,在一起起身,已经中午。

  今天学校该开学了,谢晶晶她们还没来,我想先回学校收拾一番,才到宿舍,门就被人敲响。

  “找谁?”一个陌生的男生,穿着白色的恤,黑色的西裤,看起来其实年龄也不大。哎?我多看了两眼才想起来,这不是卓不凡吗?

  许久不见,他变化真的太大。

  他冲我笑,脸上的青涩还在,只是他为何与卓风越来越像?

  我看的呆了呆才叫他进门来,“进来再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有事啊这是?”

  “恩,打听了一阵子了,学校人都说研究生宿舍在这边,楼下宿管阿姨告诉我你在这里的。”

  我点头,尴尬的笑笑,气氛有些不对,我们从前如此熟悉,时隔一两年再次见面,竟觉得彼此是这样的陌生。

  互相尴尬安静了一会儿,他才说,“我找你是想问你点事儿。”

  “哦,说吧。”

  “你知道李思念没回来吧?”

  我一怔,我好像最近听说了,李思念逃了是吧,押运回来的路上逃走了,还打伤了女警,不过之后就没有了消息,还以为事情已经平息,没想到还没找到?

  “到底怎么回事啊?”

  “她联系了我姨妈,我姨妈给了她一笔钱,之后人就没了,我姨妈收到了牵连,现在人还在里面关着,我哥说不管这件事,可姨妈年纪大了,她……”顿了顿,卓不凡才无奈的说,“她毕竟是我名义上的妈,我不能看着她死在里头,以前的事情是她都错,她承认了我爸的死跟她有关系,可人都不在了,现在重要的是活人啊,她要是也死在里头了,那卓家就彻底完了。卓尔,你是不知道,我哥出事后躲在国外,姨妈也是整日担心睡不着的,还到处找人问情况,可卓家败落了,人脉少,只能干等着,知道我哥回来后我姨妈的身体好了不少,还经常说要来看你们,她已经不会阻拦你跟我哥在一起了。”

  可是,当年因为姨妈和叔叔的阻拦,我跟卓风已经成为陌路,再不能走到一起了。

  我失落的坐在凳子上,心口被人捣碎了一样,痛都有些无力。

  早两年姨妈如果知道了自己的错误的话,那我跟卓风就能走到一起了,卓风不会出事,我也不会嫁给冯科。

  世事难料啊!

  我感叹的说,“我帮不上的,李思念那是中囚犯,逃了会加刑的,姨妈已经没钱了还给她钱,我不是很懂姨妈的想法。”

  卓不凡也没说出个什么正常的理由,只是来求我叫我去找卓风,叫卓风处理一下。

  姨妈年龄大不假,可是她犯罪也是真的啊。

  我当着卓不凡的面给卓风打了电话,卓风那边只恩了一声,再没下文,告诉我,“在宿舍等我。”

  卓风没过来期间,卓不凡与我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恨也好,不恨也好,我淡漠了。

  良久,他自己倒了杯水喝,喝光了将纸杯子扔进垃圾桶,回头突然说,“我听说了,你已经跟沈之昂结婚了吗?”

  “是。”

  “很幸福吧?跟着我哥整日担惊受怕。”

  我没吭声,是否幸福只有我自己知道,外人看来我是很好的吧,有自己的公司,我还在上学,沈之昂为了我将公司迁移过来,对我极好,照顾有加,可其实我们之间,牵系着的不是爱,是责任。

  那是否幸福呢?

  我不敢回答。

  过了很久卓风才赶过来,听到他的脚步声上楼,卓不凡豁然起身,两兄弟四目相对。

  卓不凡先说,“哥,还是帮帮吧,家里都着急着呢。”

  “我知道。”

  卓风看我一眼,坐在了我对面的位子上,习惯性的转着戒指,一直没吭声。

  卓风是难做的吧,他备受心里和身体上的折磨,姨妈是他的亲姨妈,是自己母亲的妹妹。可这个姨妈却是害死他母亲的凶手,也是养大他的女人,不管是为了这个家还是为了他为了他死去的父亲,这个女人既做了好事也做了坏事,叫卓家好起来也叫卓家败了。

  卓风对姨妈的感情是双重的,所以他无法抉择。

  默了许久他才说,“我不会做什么的,她出事是因为想叫李思念洗清了身份再回来,在她心中只有李思念才能进卓家。”

  我不懂李思念给姨妈灌了什么迷魂汤,才叫她如此珍重,李思念那么坏,难道姨妈不知道吗?

  “哥,我知道姨妈当年拿了李思念不少好处,可当时也是……”他看我一眼,欲言又止。

  卓风接过他的话头继续说,“当时她是想叫李思念进门,赶走卓尔,拿了好处就好残害无辜的卓尔,你能忍耐我不能,父亲的死是否与她有关系我不追究,油尽灯灭,神仙也救不了,只是早晚的问题,可不代表我不很她。九年来你也看到了,她都做了什么好事?如果不是她,我们现在会成为为什么样子?当年有父亲在,我没针对她,可不代表我不记着,现在她出事却想起卓尔来,你叫我如何做?帮她?不肯能。”

  卓风的坚决拒绝是我意料之中的,我没劝说,毕竟,我也是恨的。

  我性格不是刚强的,也不是懦弱的,我至少懂得什么叫以牙还牙,姨妈的罪过我们不能还击,那就交给正常的法律,这才是她应该得的。

  卓不凡还想再说什么,卓风怒了,“这件事再有人在我跟卓尔让跟前提,下一个出事的就是他。”

  卓不凡一怔,惊愕的眨巴眼睛瞧着卓风,到底是没说出什么话。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谁好谁坏,大家心知肚明。

  只是刀子没割在自己身上,自然不知道多痛。

  卓不凡走了以后卓风没走,安静的坐在这里很久才看向我,“卓尔。”

  “姐夫。”

  “再有人找你说姨妈的事情就当做不知道。”

  我理解,我也没想去插手,“姐夫,其实我也是恨的。”

  他轻轻点头,肩头好像瞬间垮了下来,对于生活,对于我们所有人,这里最疲倦的是他,他承受的压力也最大。

  从前我还能名正言顺的陪在他身边,帮他遮风挡雨,可现在却不能了。

  我连多说几句关心的话都要担心是否门口突然出现沈之昂。

  他没急着走,等我收拾好了才起身说,“去我那里,我跟你说说冯科的事儿。”

  第668章 想和好,愿意吗

  冯科要回来。

  这件事着实震惊了我。

  卓风说冯科回来目的很明确,要拿走从前失去的东西,可他一出手就是跟我们合作,这实在太不简单,按照常理来说,他该与我们为敌,如今却反复的给我们好处,说明背后掌握东西是我们都无法想象的。

  冯科这个人做事谨慎,没有十足的把握定然不会轻易出手。

  卓风担心冯科要将我们所有人都捞起来吊打。

  从前他还能有把握,可现在卓风没了势力与之抗争,他连在外面走动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暴露了什么别周家人抓住了把柄。

  他在跟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打了石膏的手臂前后挥舞,带起的风剐蹭我的脸,好似冯科此时已经提着刀子开始对我下手了。

  当年的凌辱历历在目,到底还是给我造成了不小的阴影,以至于我现在都觉得浑身难受。

  卓风告诉我,“最近还是听沈之昂的话不要随便出来,他的人虽然经验不足,至少伸手是好的,你会很安全。我的人已经撤回来了,不行他多想,但我还是不放心。”

  我打断他,“姐夫,我不是从前的我,我也不会坐以待毙,这件事我知道如何做。”

  从卓风这里出来,我直接约了冯科。

  见面后,他一直在笑,显然是心情大好。

  “冯科,你想借高登高我理解,可你应该找个更高的人才对,卓风现在不如从前,他自身难保,你何必要继续踩着他呢?如果你是因为当年他非要从你手里抢走我话,我可以告诉你,他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是别人的丈夫,我是别人的妻子,明白吗?”

  我极力的想要跟卓风划清关系,就是想保护他,可这样的保护,反倒叫冯科利用。

  他只看着我神秘的笑,眼睛里面的精光就像剔骨的刀子,正无情的在我身上凌迟。

  良久,他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大惊,“你,你干什么?”

  他笑,“想和好,愿意吗?跟我走,我会立刻离婚,这样子这边的事情就结局了,沈之昂那个私生子我没放在眼中,反倒是卓风这里很难对付,你无法想象一个男人在亲自杀人之前的那种决心,他就做了,或许我都不会做到为了你去杀人,可他做了,所以不管他是否实力还在,我还是要畏惧几分,带走你,会叫他变成一只发怒的豹子,反咬一口的话我会损失惨重的,可我不想损失一兵一卒就想带你走,不是因为你不重要,而是你太重要。”

  我不懂的皱眉望着他,他的表情真诚的就像正在求婚的傻小子,可是为什么,非要是我呢?

  “为什么一定是我?”

  沈之昂轻笑,只说,“嫁给我你就知道了,再者,我们从前婚姻不是很和谐吗?你要的不多,只求我对你好,那么我爱你,你不用爱我,自己留在我身边就行,条件简单吗?”

  不简单。

  他们都当婚姻是儿媳吗,只要牵走了一个自己在意的女人就万事大吉了?简直可笑!

  我抽手出来,甩手一个巴掌,当我好欺负就都来欺负我?我也会发怒的,从前的小太妹可不是白给的。

  我不管周围人的目光,指着冯科的鼻子大叫,“痴心妄想,死了这条心。”

  我怒气的冲出来,坐在接我的李哥才车子上发愣,很快这件事我就想通了。

  冯科,对付他其实很容易。

  “李哥,我姐夫呢?”

  刚才出来的急,卓风手臂上还有石膏,没追上我,我打了车子到了这里才知道李哥的车子也跟了来。

  “回公司了,陆少那边出了点事儿,我给他发个信息我们就出发,我送你回去吧。”

  我点头答应,“好,走吧。”

  到了家没多久,沈之昂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的人知道我去了卓风那里还去见了冯科,肯定要问我。我没说谎,直接说了冯科目的,沈之昂没说话,只交代我不要乱出去走动,就挂了电话。

  可我,坐不住的。

  电话挂断没多久,我就叫来了从前陆少会所里面认识的一个小姐姐,菲菲。之前叫他乔装成陆少的大肚子女人之后就留了联系方式,偶尔会发个微信说说话什么的,她还在陆少的会所,不过现在已经是大堂经理了。

  “菲菲姐,不错啊。”

  她冲我笑,“是啊,你不是交代了我要穿的正常点吗?正常不?”她笑着转了个圈儿给我看,白色的连衣裙与她的白皮肤正相衬。

  “菲菲姐,走,我们上楼说。”

  我看一眼外面站着的几个人,拉着菲菲上了楼,在楼上,我们聊了小半天,等沈之昂打电话来说回来之前我才叫菲菲回去。

  临走前她给我使颜色,“放心吧,我还来,知道你一个人在家里闷,我就多来走动走动。”

  我笑着送她出门,没多久,沈之昂就回来了。

  沈之昂脸色不是很好,坐下来喝了好几口的咖啡才跟我说,“这件事我来处理。”

  “你怎么处理?冯科可是手段厉害的人,我不像你出事。”

  他笑,搂我肩头,“我说了,谁都不要想将你从我怀里抢走,卓风都不行,他冯科算什么?”

  沈之昂语气这么大还是头一次,不过他做事我也放心的,可这件事的源头是我,我不能看着他们任何人出事。

  隔天一早,菲菲又来了,陪着我去了学校帮着收拾好了床铺后跟我一起出来,最后直接去了陆少的医院。

  陆少还没好,不过脸色好多了,呼吸机也撤掉了,整个人瘦了十多斤,身上的线条更明显。

  他看我跟菲菲一起过来,很是意外,跟着也就明白了,当时那个叫艾漠的女人肚子里面的孩子可不是假的啊。看到菲菲,陆少就想起了失去的孩子,连招呼都没打,垂眸不吭声。

  我说,“陆哥,菲菲姐又没得罪你,干嘛不理人家?”

  他恩了一声,无奈的说,“开心不能生了,这是遗憾,知道吗?”

  我心口一痛,不敢相信的看着陆少,自己深爱的女人深受其害,不能生,从前不相识的女人怀了自己的孩子却被打掉,那是很痛的。

  他跟我的情况不同,我可以生,只是时间问题,并且是跟谁生的问题。

  我想的有些走神,菲菲突然拽我手,我才回过神来,“陆哥,菲菲姐最近不忙,我这边也实在无聊,就叫她陪着我好不好?”

  陆少摆手,“知道,冯科来了是吧?我听说了,陪着你也不错,不过你怎么不叫佳佳陪着你啊?佳佳还能把你挡一挡动手的人,菲菲只能大叫。”我噗的一笑。

  菲菲不愿意了,哼了一声,“陆哥,这就不对了啊,我会不会大叫你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