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29节

  第669章 我不想你

  陆少的女人不少,可自己不碰自己店里的人,菲菲这话不是说两个人关系如何,而是因为当年训练一姐的时候陆少大多都是亲自把关的,如何叫,在床上是否叫的叫人起了兴致都是有讲究的,菲菲是第一批,陆哥就差亲自上阵了,对菲菲的情况自然是清楚了。

  陆哥嘿嘿的笑开了,一脸的享受,抹了把下巴,“恩,差点忘了,不提以前的事儿啊,开心一会儿就来了,你们赶紧走。”

  菲菲跟我一眨眼,拉着我就出来了。

  今天阳光非常好,阳光很足,初春的天气艳阳高照的,照的人暖融融的。

  菲菲跟我说了会儿话自己打车离开,我也坐上了沈之昂的车子回了家。

  晚上,菲菲给我来了电话,“卓尔,我可说啊,我去了,但是任务没完成,人家发现了。那个冯科真是厉害啊,一眼就看出来不对了,我该不该继续去啊?”

  我说,“去啊,发现了不承认就是了,反正也没证据,要紧的是你要保护好自己,欲拒还迎,知道吗?”

  “得了,瞧好吧。”

  我紧张的捏着电话,等待着菲菲的消息。

  在家里闷的都要发毛了,谢晶晶打电话来说她要回学校,刘薇跟她一起,因为东西多,要我去接她们。

  到了车站,两个人上车,我们一行在车里面笑开了花。

  谢晶晶最近都在刘薇的山区做支教,发生了很多好玩儿事情,说的我都有点心痒痒想跟着一起去了。

  谢晶晶自从跟张川和好后,一直很开心,听说张川还拿了奖学金,全都转给了她,她买了电脑又还给了张川。

  看她甜蜜的样子,叫我想起了顾程峰。

  那个男人,现在好吗?

  我不忍心去打搅,可还是侧面了解到,顾程峰现在,很不好。

  据说他回去后听说我出了车祸,特意赶了过来,陪了我三天才走,回去后没多久公司出了事,又因为顾洛的事情闹的顾家上下不顺利,生意上亏损不少,卓风将国外我账户上的钱给了顾程峰做周转,这会儿才勉强有了一点点起色。

  并且,因为家里的相亲,叫顾程峰不得不接受了一个有钱家的小女儿的婚姻安排。

  我听后一阵唏嘘,当年他就为了躲避相亲跟父亲斗智斗勇,这么多年了,到底是没能逃脱这样的命运。

  到了学校,谢晶晶突然提到了高可可。

  “她好像回来了,孩子都好几岁了啊,特别可爱。”

  哦?

  孩子呢,冯科最喜欢孩子了。

  我心思一动,点点头,再没接话头。

  有了朋友,开学后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开学第一天,我打了瞌睡,导师训了我半小时,我哈欠连连的道歉,出来后他叫我去他办公室。

  我先去洗了把脸才赶过去。

  导师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我跟着他是因为他手底下很多学术高的学生,并且他当年也是高材生,跳级三年,保送博士后的人。

  我坐下来,他倒了杯水给我,将一摞子厚厚的资料啪的一声重重摔在桌面上。

  “说说吧,我的课就那么无聊吗?给我个理由。”

  我很是不好意思的说,“不是的,赵教授,我就是,我就是……最近老犯困。”

  “睡不好了就不要来,在我的课上打哈欠都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赵教授很严格,打哈欠都不允许,可我却睡着了,可以想象我的后果,可我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就觉得实在太累了,总想着瞌睡,脑子都不够用。

  我也没有办法辩解,只能承认错误作保证了。

  赵教授给了我一些资料叫我回去背,都是上学期的课程,我好像都忘光了。

  哎,最近事情多,车祸后明显精力不足。

  我背着书包坐上车子往回走,还没到家,冯科电话就打了来。

  有司机在,我不方便接,只能发微信。

  他对我说,“方便的话约个地方见面,我想你。”

  我冷笑,回复说,“我不想你。”

  “我想要你。”

  麻痹,我心里大骂,按电话的手都用了力,可我还是隐忍着回复,“不必了,去找你媳妇吧,我想要的话可以跟我老公,也轮不到你,滚!”

  他惊恬不知耻的发了个色色的表情,我再没回复。

  冯科,我们走着瞧。

  他是不达目的不罢手的人,没过多久微信一条条的发过来,起初是表情,后来就说了正事,“卓风出事了,你该去问问你老公,他做的事情可不小,在你老公的帮衬之下,周家人找来了。”

  我大惊,当时就给卓风打电话,没人接,我给沈之昂打电话,还是没人接。

  我急了,去拽司机,问他沈之昂在哪里,他看我的样子,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说,“去了山区的工厂,不过快回来了,走的早,回来的也快。”

  我生气一巴掌甩过去,“要是沈之昂或者是我姐夫任何人出了事,你也完蛋,带我去。”

  司机被打很冤,可他是沈之昂的人,一大早三四点就送了沈之昂去目的地,他清楚的知道沈之昂的目的,也知道这件事多严重。

  周家人要捉拿卓风,那是要动手的,生死都不好说。沈之昂还要抢卓风的货,他了解卓风,那批货是陆少的,就算是卓风死了也不会放手。两面夹击的情况下,卓风顾不了全部,肯定会出事。

  我的心脏都要飞出来,反复催促司机快点开。

  到了地方,司机回头告诉我,“卓总,这里就是了,之前山上有电,可是我们到了之后将电掐断了,所以现在上去很危险,并且上去容易,怕是想下来就困难了,你还是在这里等一等再说吧。”

  我才不管,生死都跟他没关系,我要见到所有人安全。

  我不顾一起的往上爬,山路不好走,漆黑一片,越是向上越是黑,伸手不见五指,走一步跌倒,爬起来继续走却错了方向。要不是山上还有一点的亮光,我怕是走到猴年马月也到不了地方。

  好不容易爬到了顶,这里一片荒凉,偌大的集装箱摞成山。

  在最顶端,只有一处微凉的光束,我仰头看的脖子都酸也没瞧出来什么,只要找入口上去。

  才打算往上爬,转身,身后传来了怒吼,是卓风的,“你给我住手。”

  我的心咚的一响,没迟疑,脚步不停地奔过去。

  不想,腰间一紧,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我大叫的嘴巴还没张开就被宽大的手掌给捂住了。

  沈之昂抱着我快步离开,挣扎的时候我看到了远处人群中围着卓风的场景,一阵心境肉跳。

  沈之昂将我扔进了远处的集装箱,回头上了锁,周身恢复了安静。

  第670章 不能不去

  我发了疯的往外面闯,他抱着我,拽着我,我对他拳打脚踢,一心只想去找卓风。

  他突然咆哮,“卓尔,你是我老婆,你跟我说过什么,你算数吗?”

  我一愣,呆呆的看着他。

  我答应过他不去找卓风,不会跟他走,可今天的事儿就是沈之昂做的,我不能不去,那边的人都是周家人,我认识的,卓风叫周家周转不灵险些破产是因为我,他要的是我的自由,从冯科手里就出了我,却禁锢了他自己,周家人叫人开车撞我,我大名没死,沈之昂过来照顾,可不知道,这背后卓风做了什么,他顶着多大的压力亲手杀了那个害我的人。

  现在卓风的一切困境都是因为我。

  我不能不去。

  我急的团团转,房门被锁,我举着这里唯只凳子往上面撞,身后的沈之昂亦是怒火暴涨,不断地徘徊,突然拽我过去,继续追问,“你告诉我,你说话不算话吗?”

  我急了,转身给他一个巴掌,“沈之昂,开车撞我的人跟你家里人也有关系,你为了要抢走沈家的家业,给你自己复仇,你针对卓风我没意见,认为才是,鸟为食亡,我知道你的手段,可你想过没有,如果卓风的付出和退让,我们走不到一起来,他背后给我做了多少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他杀了那个人开车撞我的人,也不会暴露自己,也不会成为现在的众矢之的,我能看着他被人凌辱不管吗?”

  沈之昂不想听的姿态,困顿的像一只正在发疯的猛兽,反复在我跟前走动,突然天下来,拽我的手,“我不管,你是我妻子,你说过不会去找他,你答应过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睡在我身边,却整日想着别的男人,你理解我的心情吗?我爱你,你不爱我,你爱的是他,既然这样我们要答应我的求婚,你说,你说。”

  他激动的眼睛赤红,浑身颤抖,攥着我的手很用力。

  他只求我在他身边,仅此而已。

  可我做到了,不是吗,只是现在不可以,我要去救卓风,他从未放弃过我,我已经放弃了他,再不能看着他入了虎口。

  我的命都是卓风给的,一次又一次,我能做的也只有叫他活着。

  我推开沈之昂,“你跟卓风之间的恩怨只是那个无辜的孩子,你想要孩子可以,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你伤害了卓风,我会更加不爱你,相反,我会恨你。”

  他生气的咆哮,怒的摔坏了地上的凳子,凳子散落在上,一根根的木头七零八落,一角飞起来,擦着我的脚踝过去,顿时痛倒抽口气。!

  他大惊,弯腰查看,抱着我要去检查。

  我生气的将他推开,“沈之昂,你冷静点,我必须去,我答应过你跟你在一起,我一直在做,我说到做到,可卓风必须活着,我的命是他给的,九年前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你还怎么找到我?不错,我爱他,到现在都没忘记那份强烈的爱,可我们早说清楚,在如何相爱也没了非要在一起的决心,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不是白眼狼,我急着你的好,我更记着他的好,我的命是他给的,一次又一次,你懂吗?”

  沈之昂摇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我急了,拽着他,尖叫,“沈之昂,你要我给你跪下吗?我发誓可以吗?你怎么样才能相信我说的,我跟卓风不会在一起了,再也不会了,从我答应了跟你结婚那天开始我就在努力的想跟你好起来,你为什么不相信,现在我问你,你要我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我救他,与我是否跟他在一起没有任何冲突,懂吗?”

  我急出泪来,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卓风不能出事,谁都不能出事。沈之昂只要我,我就跟他走,做什么都可以,我只要卓风跟活着。(!≈

  沈之昂怒瞪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失望的望着我。

  他对我失望极了,在他看来,我该早就与卓风不来往,陌生人一样,可我做不到啊,那是我的恩人啊,一辈子的恩人啊。

  他不能出事啊。

  “沈之昂,如果,我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你会爱上我吗,你会记着我吗?如果我跟李思念或者冯科一样狠毒,你会如此珍惜我吗,会吗?我卓尔就是热乎的一团心,对我的好我能记住一辈子,忘不掉,卓风救了我多少你该清楚,如果不是他,我能活到现在吗,你还有你爱的人吗?沈之昂!”

  咚!

  我毫不犹豫,空白之间,我不知道我是如何跪在地上的。

  集装箱很坚硬,膝盖撞下来,痛的我半个身子头麻木了,我跪着,仰头满脸是泪水的望着他,是求他能相信我的话。

  “沈之昂,我求你了,只要卓风还活着,我跟你一辈子,你相信我,相信我。”

  他满脸的不敢相信,低头看我,啪嗒,热泪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惊的心口剧颤,死死的抓着他的手,“沈之昂,没有他就没有我,如果说我的上半生早就在九年前死了,那这九年来,没有他卓风,我早就跟着我的好友安妮和我二表姐一样死了,枯骨都化为灰烬,你想过没有啊?”

  我不求沈之昂跟我一样的感激卓风的好,我只求他能相信我能回来,我真的会回来。

  他突然冷笑,满脸的泪水,漠然的转身,随手扔出一串钥匙。

  我慌张的捡起来,开了锁,回头看他,嘱咐说,“等我回来,相信我。”

  我赶到的时候,卓风挨了一棒子,从嘴里面飞出来一条血痕,啪的一下拍落在地上,我惨叫着飞奔过去,赶在那棍子再一次落下去之前挡住了棍子的手。

  “卓尔。”

  李思念?

  我皱眉看她,如今的她宛如一个男人,胖了一圈,看起来很臃肿,从前光鲜靓丽的人此时叼着香烟,皮肤黑的想地痞,干枯的头发随便扎在脑后,目光凶狠,满脸怒气的瞪我,捏碎了手里的烟蒂,踩着不稳的脚步朝我走过来,一甩手,巴掌落在了我脸上。

  我扭头,很久才转过头来,半个脑袋都在嗡鸣。